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三十七节 行动

     按照黄曼云所说,流云族的营地位置应该是在距离基地两个太阳日,也就是近十天的地方。虽然这样的表述方法实在让天翔不习惯,但是没办法。狩猎者们已经习惯了这样以时间来计算路程的方法。古人创造的长度计量单位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些完全陌生的东西。米、公里、毫米。。。。。。这些名词在他们看来毫无用处。特别是在路程的远近上,更是完全以自己的脚力与时间来进行判断。

   虽然,这样的结果,往往会出现太多的误差。两个行走速度完全不同的人,在对于某个地点的远近描述上,也几乎会因此出现一倍以上的差距。

   对此,天翔毫无办法。虽然他很清楚地知道这样做不对。唯一的正确的方法,就只能是依照古人的长度计量单位来进行参照。但是归根结底,那毕竟是他个人的想法,根本无法强加给任何人。想要这种情况有所改变,只能是在潜移默化中,用实际的效果,让别人明白并理解自己的做法,从而最终获得广泛的认可。

   找到并解救剩余的女人,无疑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必须尽快进行,迫在眉睫的急事。在与战风、刘睿、以及新近加入的流云女族长认真商议过后,天翔最终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带上足够的御寒衣物与食品,找到剩余的流云族人后,将之带回基地。

   六十个强壮的男人,再加上自己与带路的女族长。这是天翔在综合所有情报与众人讨论结果后得出的数字。也是参与到营救行动中,必不可少的人员数量。根据黄曼云的说法,还有超过一百个以上的女人被留在了营地。想要顺利解救她们的话,就必须带上足够的东西。

   人手一套的衣服是肯定的。数量不够,就先从族人身上脱。基地里有充足的燃料和毛毡,足够他们再做一套新的。至于肉,那就更简单,从冷库里大块撬下后,架在火堆上直接烘烤。缩减水份后的肉干,不但很经饱,而且分量也不重。手臂般大小的一块冷冻旋毛虫肉,完全烘干后,不过只有原来的三、四份之一而已。

   尽管如此,当所有必须准备的东西完全码放在一起后,还是堆叠成了一座厚实的小山。

   天翔与战风仔细清点着每一件东西,从中挑选出不合乎要求的残次品。借以减轻携带者的负担。至于装运的工具,也不成问题。馆长室的秘密仓库里,有几只装满帆布背包的大木箱。其数量虽然不能满足全族人手一只的要求,但就这次参加营救的人员来看,也已经足够。

   六十二只鼓鼓囊囊的背包放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只只硕大无朋的布制面包一般。只不过,它们的重量,显然要远远超过蓬松轻巧的仿似物。

   找到女人,救回她们。这是天翔的计划。当然,在挽救她们的同时,也必须保证营救人员自己的给养补充。携带足够自己吃二十天的肉干并不困难。问题在于,携带的食物,至少有很大一部分,都要提供给那些被困的女人。

   因此,所有人都必须背负上超过自己食量两倍的肉干。这就在本来已经相当沉重的背包里,又加上了一块相当分量的砝码。

   但是,这还不是所有需要携带的东西。

   衣服与食物只能够满足身体上的物质需要。而且,这仅仅只是针对在没有外来威胁的安全情况下。想要活命,还得带上更加重要的东西。虽然,它的重量与重要性完全成正比。

   武器。

   每人一支M5G43突击步枪,外加四个满装弹匣。除此之外,每人再配发一把匕首,四颗手雷。按照天翔的意思,本来还应该再多带几个弹匣与一支近战用的手枪。可是没办法,所有的这些东西加起来,分摊到每个人头上,都已经超过了三十公斤。已经快要达到族人能够负担的极限。

   走出地下基地的大门,天翔不禁狠狠呼吸了几口夹杂着风雪的寒冷空气。与基地里那种温暖的热闹氛围相比,外面银妆素裹的世界,显然要冷清得多。放眼望去,空旷的天地间根本没有任何生物在活动。一片笼罩在黑暗中的白色,在些许不知名的微光中,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死寂。

   这就是地球,曾经生养了万物的地球,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可是现在,它不过是一颗带着遍体的伤痕,在毁灭之战中苟延残喘幸存下来的星球而已。

   “走吧!”随着一声充满力量的简单命令,一支全副武装的队伍,顿时从地面一处隐蔽的入口处顺序而出。蜿蜒行进在雪地中。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队整齐而有序的虫子,正在按照某种规律一般,努力地寻找着自己被大雪所掩盖的目标。。。。。。

   沉重的背包与武器对于天翔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太大的负担。体内运转的太极心法就好像一台能够源源不断提供能量的机器一般,使自己几乎感觉不到剧烈体力运动带来的疲劳。也正因为这样,天翔背负的东西也要超过族人的一倍还多。虽然,这样的举动在他看来很正常。可落到了一干奋力跋涉的族人眼中,完全就变成了带有另外一种意味的东西。大步走在队伍前面的天翔丝毫没有发现,身后族人们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眼光,明显带有比以往更多的崇拜与尊敬。

   在积雪深达腿部的情况下行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而身上背负着的众多物资,此时也成为了众人的最大负担。幸好,这些族人都是天翔精心挑选出来的强壮者,负重能力也远远要超出一般人。更何况,这段时间以来,天翔为了增加族人体能而进行的一系列训练,也提高了他们这方面的能力。虽说行走起来有些困难,却并不感到有多么的吃力。

   相比之下,黄曼云的情况就要糟糕得多。尽管出发前天翔已经对其刻意照顾,缩减了其背囊中近一半的重量。可是没有用,仅仅只走了不到半天,身强力壮的女族长便已经气喘吁吁,汗流满面。

   当然,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好处。最起码,寒冷的威胁似乎已经不在。擦抹了头上的汗珠后,女族长颇有几份玩笑意味地无奈说道,想要脱掉身上的毡衣。因为,穿着它,自己实在太热,热得几乎透不过气。

   晨起夜宿。几天以后,营救队已经走出了原来的城市废墟,开始进入一片更加荒凉的世界。与城市相比,这里没有那么多的钢筋和水泥。却多了不少耸立在雪地间的植物。只不过,这些被冰霜包裹的植物,显然都早已死亡。只有裸露在地面上的枯黄株茎,在向这些默默走过的人类,无语地诉说着自己曾经青嫩的生命与对阳光的渴望。

   “我们距离营地已经不远,从这里计算,如果保持现在的速度,大概只需要再有三天的功夫就能抵达目的地。”

   在一棵巨大的枯树上,黄曼云找到了自己来时所做的记号。那是一片从树身中部割下死皮后,显露出来的灰白色痕迹。按照她的说法,这是为了防止迷失方向所做的标记。

   显然,营救队的行进速度,已经远远超过流云族人来的时候。想到这里,天翔不禁有些无奈。如果事先知道确切的距离,那么自己也就不用背上如此沉重的背囊。需要的物资,可能也就可以相应减轻一些。

   只是,这样的遗憾心理,并没有维持多久。

   两天后,营救队已经来到了一处荒弃的废墟。从遗留下来的几堵残墙断垣来看,这里应该曾经是一个古人生活的村落。摇摇欲坠的房屋顶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几间破损严重的房屋早已被这巨大的重量所压垮。只留下断裂的屋梁,与失去房顶的墙壁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悲哀且无声地看着所有这些自己根本无法制止的事情。

   虽然没有地下基地那种足以遮蔽风雪的空间,狩猎者们还是依托着一堵堵低矮的残墙生起了一堆堆温暖的篝火。比起一望无际的旷野来,这些破碎的土墙已经好得太多。最起码,它们能够挡住扑面而来的狂风,为劳累一天的人们,提供一处相对温暖的休息场所。

   从雪地里收集到的植物枯枝成了燃料的唯一来源。而添加到其中的一些助燃成份,也使得火焰的燃烧更加持久。早在出发之前,天翔就已经预见到燃料收集的困难。因此,每一名营救队员除了要带上自己背包与武器之外,还必须额外带上十来片烘干的旋毛虫壳。因为他们发现:这种东西很好烧,也很耐烧。一般来说,一片干燥的虫壳,足以抵得上十倍同样体积的燃料。

   虫肉干嚼在嘴里很硬,加上气候寒冷。冰冻过后的肉干更是硬得与钢筋有得一比。放在火上一烤,就会渗出大量的水份。相应的,肉干也多少会变得柔软一些。吃起来也不是那么费事。如果烤炙时间更久一些的话,表面焦脆的地方也会散发出一股特别的香味儿。再加上陶碗中化开煮沸的雪水,这样简单的食物吃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休息的时候总是伴随着愉快。尽管天气寒冷,可欢笑与希望总是笼罩在人们的心中。很快,满足了胃袋的要求后,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拉紧了身上的毡衣,将身体移近火堆。借助着附近地面传来的阵阵暖意,绻缩在一起,很快进入了梦乡。

   与他们不一样,负责警戒的哨兵却不能安然享受这份惬意地睡眠。宿营之前,天翔已经向周围分派出了四名警戒人员。虽说在风雪弥漫且视野极差的情况下,想要顺利看清远处的东西实在很困难。可丝毫没有防范的宿营者们来说,实在是一件极其必要也必须的事情。

   冬天,对于狩猎者来说很安全。同时也是一个远比平常要危险得多的季节。寒冷的天气与漫天的冰雪足以封住所有生物外出的脚步。为了保住那点来之不易的温暖,平时凶残至极的虫子们,也只能忍住饥饿,乖乖选择躲在自己的窝里睡大觉。因此,狩猎者们在冬天外出的时候,几乎根本看不到任何虫子的踪影。

   可凡事总有例外。

   生物的进化实在是一件相当有趣且无法理解的事情。按照虫子们的习性,冬天睡觉本应该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举动。然而,那些已经突破自身局限,进化到了更高一级形态存在的虫兽,虽然遗传了它们老祖宗冬眠的习惯,但是却并不彻底。它们在睡眠中仍然会感到饥饿。那种接连昏睡数月醒来后,隆隆作响的胃袋与极端需要营养补充的身体,一起向大脑提出的疯狂的抗议。要求身为控制中枢的它,尽快带领自己获取事物。以满足那种最原始,也是最基本的欲望。

   因此,在冬季外出的狩猎者们,偶尔也能遇上一些觅食的虫兽。比之平时,它们的性情会更加凶猛,攻击力也更加强悍。而且,与它们遭遇的生物,几乎根本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为了获得一块能够果腹的肉,人类尚且会做出最疯狂、最可怕的举动。更何况是虫。

   虽然,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机率并不大。能够有足够的勇气离开温暖的小窝,出来寻觅食物的虫兽也寥寥无几。

   但是,这样的情况依然存在。

   从昨天起,天翔就开始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那是一种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与抵制。这种感觉一直弥漫在脑子里久久不能散去。而且,随着营救队伍距离黄曼云所说的位置越来越接近,这种明显带有部分恐惧的不安情绪,也仿佛一片越来越沉重的阴云一般,笼罩在他的内心。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抑或是哪里不对?”两天来,天翔一直这样反复的思考,但是却没有获得任何答案。他也曾把脑中的思感尽可能地发散到更远的地方,希望能够以这样的方式,获得一些意外的收获。可结果却令他很失望。思感波及之处,除了冰冷的积雪而外,剩下的,就只是那些默默无语的残垣断墙,以及枯黄干死的植物。

   “很安全,至少现在很安全。”

   每走一步,天翔的思感就能往前延伸一步,探测的距离自然也就更远。这种时候,他总是期盼着能够从中发现一点什么,以此来解除内心的莫名恐惧。毕竟,时刻被负面情绪所笼罩的滋味儿并不好受。尽管天翔的精神承受能力远远超出常人许多,但归根到底,他仍然是一个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虽然,他的很多能力都要比平常人更加强悍。可他毕竟是人。

   宿营前,天翔再一次放开思感,认真将附近的每一个块地域仔细搜索了一遍。除了几百只躲在冻土下面十数米深洞穴中,舒服地拥挤在一起蒙头大睡的虫子外,再也没有找到任何生物存在的痕迹。这一点多少让他有些放心。以思感的探测范围来看,一千米,绝对是一个难以接近的距离。尤其是在移动困难的雪地中。有了哨兵的警戒与自己放出的思感,只要出现任何异动,所有的人都能在第一时间立刻进入全面戒备状态。

   但是,那种笼罩在心头的不安感觉也更加强烈。以至于侵扰得天翔根本无法安睡,只能焦躁地火堆前翻来覆去。

   虫脑的预知能力,在这一刻,再一次显示出了自己对于未知事物的神秘感知能力。虽然不知道个中究竟是什么,以及那种莫名的威胁究竟来自哪里。可是,它仍然能够察觉到危险的存在。

   尽管,直到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迹象说明危险的存在。

   漫天飘舞的飞雪洋洒洒落了一地,燃烧的篝火也因此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火焰燃烧带来的温暖使得人们睡得更加香甜。昏暗的天地间,不时刮过几缕不安分的小风。所有的这一切,都显示出一种难得的安详与宁静。。。。。。

   (再次感谢读者支持!后面的章节可能有些血腥,希望大家能够有心理准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