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三十三节 女人

    这是一座足有几十层高的大楼废墟。只不过,整个楼层已经从中部断开,歪斜着倾倒在地面上。与之相接的部分,有一半已经没入土中。而那裸露在空气中的楼面,则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肆虐的狂风,从自己身体间的窗户与门洞间随意穿过,使它们本来就已经不甚牢固的身体更加脆弱。而那种气流掠过孔洞时发出的“呜呜”声,就好像是废墟发出的哀鸣一般,在向空荡荡的世界诉说着自己的无奈与悲哀。

  大楼的基座还剩下三层,只有从其上端断口处,才能隐约看出曾经是与倒在地上的部分相连。与躺倒在地面的残肢相比,它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儿去。几百年的风吹日晒,已经在其身上留下了众多的斑痕。虽然还没有到那种摇摇欲坠的程度,却也已经是千创百孔,破烂不堪。

  这里就是天翔感应到的地方。就在它的二楼,有着三十六个陌生的狩猎者。

  雪下得很大,呼啸的风声也足以掩盖世间所有的声响。但聚集在废墟中的狩猎者们凭借着自己敏锐的听觉,还是发现了其中的异常。

  就在四名来访者刚刚走到废墟边上的时候,一支从二楼飞出的投枪,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猛地插进了天翔面前的雪堆里。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明显带有因寒冷产生的颤抖,却又不失冷静的女声从二楼响起。

  “女人?”天翔颇有些诧异。口中却依然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别害怕,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人。”

  “帮助?”女声里明显带有一丝惊奇与慌张。

  “对!帮助你们!我有你们最需要的东西!”天翔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女声沉默了。看得出,声音的主人在犹豫,在思考。而天翔自己也能从发出声音的位置感觉出:那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而紧张,却又明显在压抑说话声调的争吵。

  “你们。。。。。。进来吧!”半晌,女声这才再一次重新响起。不过,谁都听得出,比起刚才那种警惕的询问,其间已经多了一些无奈与疲惫的成份。

  获得准许的四人进入了阴冷的废墟,沿着被积水浸透,已经微显松软,却也尚能支撑的楼梯步上了二楼。只不过,眼前的景象实在是让他们大吃一惊。

  “女人?怎么全部都是女人?”这是天翔走进房间时的第一个念头。

  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叠摞起来的砖石碎块小心地堵塞了朝向两边的孔洞。剩下唯一一扇用于通风的窗户,则是用一块被蛀蚀得斑驳点点的木板所遮掩。尽管如此,仍然无法将带有寒气的狂风完全阻隔在外面。刺入骨髓的寒冷依然从碎石与木板的缝隙间悄悄钻进,占据了房间里的各个角落。仅仅只剩下位于屋子中央一堆尚在燃烧,但却已经散发不了多少热量的小火,在苦苦支撑着已经所剩无几的阵地。

  火堆的附近,围坐着一群神情呆滞的女人。她们拥挤得是那样紧密,以至于相互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缝隙。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圆形的人环,将整堆火焰全部笼罩。只留下头顶上一处微小的空间,尚能容许空气小心地通过。

  她们在取暖,就依靠着这么一个很小的火堆在取暖。看着她们,天翔忽然间不由得想起了基地里族人燃起的那些巨大的火堆。那些熊熊燃烧,每天都不曾熄灭的温暖火堆。

  看见四个穿着古怪的男人走进,所有围坐在一起的女人全都“忽啦”一下站了起来。手边的投枪也高高举起,将闪烁着淡蓝色光芒的锋利枪尖,指向了这几个突然造访的陌生人。

  “别紧张,我们没有恶意。你看,我们没有武器。”天翔见状,连忙抬起左手轻轻晃了晃,右手却丝毫没有放松紧握的M5G43枪柄。乌黑冰冷的枪口,也始终没有任何偏差地指向面前的女人。

  善意归善意,但是必要的警惕绝对应该保持。

  可能是看到他们手中并没有狩猎者惯常使用的武器,女人手中的枪尖也开始微微低垂。有几个衣服单薄的,甚至直接丢下手中的投枪,猛地坐下,将原本靠后的位置,硬挤到了火堆前。从其颤抖不已的身体与牙齿打战发出的撞击声看来,寒冷造成的威胁,显然要比这几个莫名来访的陌生人要大得多。

  不仅是她,几个身材较为瘦小的女人,也纷纷围坐到了火堆前,瑟瑟地颤抖着。她们身上几乎就没有什么衣服,有的只是几块仅够遮羞的布片而已。

  “真惨!”天翔身后的战风摇了摇头,轻轻用手肘捅了捅他的腰间,手中的枪口也微微指向另外一边。顺着指引,天翔清楚地看到: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女孩,正颤抖着,一边用口中呵出的热气,温暖着因为寒冷而被冻得发青的双手。一边将一双粘满污渍的脚伸到火堆边烘烤。而她的左脚上,仅仅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大拇趾而已。其余的趾头位置,已经被四个黑乎乎的印记所代替。

  那是冻伤留下的痕迹,古人的医书中曾经提到过这一点。

  不仅是她,几乎所有围坐在火堆前的女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那么一些因为寒冷造成的淤青。而且,天翔还注意到,除了火堆前那几根零散的枯树枝外,整个房间里,再也找不出一丁点儿可供燃烧的东西。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天翔只觉得鼻子一阵发酸。眼中也没来由地涌上一股酸咸的液体。

  不只是自己,就连其身后的三个人。天翔也能感觉到他们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在那一瞬间将四个男人完全笼罩。

  人类,这就是曾经统治地球的人类,曾经拥有超过几十亿数量,创造了无数辉煌与文明的人类啊!

  “你们能给我们什么帮助?”刚才的女声再一次从人群中响起。顺着声源,天翔很容易找到了它的主人——一个看上去已近中年,身材也相对较为魁梧的女人。看得出来,她应该是这个女性小族群的首领。

  只不过,与其它女人一样,她身上的衣服同样单薄。而且,距离火堆的位置也更远。

  “你们需要什么我就给你们什么!”天翔差一点儿就把这句话脱口而出。如果不是大脑中的理智尚存的话,恐怕他现在已经掏出怀中的虫肉干,带着无限的怜悯递了过去。

  因为,这些女人实在太可怜。可怜得让人看了简直想哭。

  温和与友善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无私地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更是被古代人类所赞叹的行为。对此,天翔很明白,而且,也正准备这样做。他会帮助她们,给她们充足的食物与温暖。让她们在舒适的环境下,安然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只不过,这样的帮助,绝对不能是无偿的提供。

  “我能给你们食物、燃料、还有躲避风雪的最佳场所。”天翔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以丝毫不带任何情感的口气,冷硬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所有的女人不由得都把目光转向了这边。从她们翕张的嘴唇与颤抖的身体,还有充满期盼与热切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天翔的话对于她们究竟有多么巨大的吸引力。

  “食物?燃料?”女首领苦笑着摇了摇头,叹道:“不错,我们是很需要。可是。。。。。。”

  天翔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女人,他在等着后面那段没有说完的话。

  “我们。。。。。。我们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恐怕。。。。。。恐怕根本拿不出任何能够与你交换的东西。”沉默了半天后,女首领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终于说出了憋在内心已久的话。

  “你们还有人,可以用人来做交换。”天翔的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感情波动。还是那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只不过,这句话,却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阵明显带有惊恐和畏惧的窃窃私语。

  “。。。。。。你是说,肉人?”女首领惊讶且愤怒地问到。手中低垂的矛枪也再一次高高举起。把锋利的枪尖再一次指向了天翔的眉心。在她的带动下,坐在地上的女人们也纷纷站起,重复着与她们首领同样的动作。屋内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不!”天翔冷漠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和善的微笑:“不是肉人,我要你们加入我的族群,成为我的族人。”

  “加入你们?”女首领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了。

  “对!加入我们!”天翔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女人,恐怕是黑暗世界人类中最有争议的个体。一方面,她们没有太强的力量,无法承担狩猎的主要任务,只能依靠男人存活。因此,在众多男性狩猎者看来,女人这种生物其实可有可无。于是,也就出现了众多的女性肉人。毕竟,对于一个不能猎食养活自己的废物,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杀了吃肉。

  而另一方面,女人却又是难人不可缺少的伴侣。虽然食物的来源相当单一,可也并不是每天都会处于饥饿之中。

  就这样,女人在狩猎者间的地位相当尴尬。一方面,食物充足时,男人需要她们。而另一方面,在没有猎物的时候,男人又会将她们充做最好的食物。这样的例子很多。

  总而言之,女人在狩猎者中没有任何地位。

  因此,女人想要生存,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自己独立组成新的狩猎团体。

  至于加入别的族群,成为其中的一员,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除了一些为族群生养众多人口的女人外,其它女性狩猎者想样加入其中,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毕竟,食物很宝贵。谁也不想浪费一块充饥的肉干,来换取一个只会吃饭不会狩猎的女人。

  所以,天翔的的建议会引起女人们的惊讶,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

  “要我们加入你的族群?你,你是认真的吗?”女首领的惊讶依然,不过其中已经多了一些喜悦的成分。手中的矛枪也不由自主垂了下来。

  天翔肯定地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们都是女人。。。。。。你也知道,女人。。。。。。我们的能力。。。。。。”女首领兴奋地声音逐渐变得有些落寞。她很清楚狩猎者之间的规则,也知道女人在黑暗世界中的地位。没有哪个族群会凭空收留一批体弱力微的女人。除非,这个族群需要女人来生育,以保持其种群的繁衍。或者是某些力量强大、食物充足的族群。更或者,他们需要一批奴隶。一批为自己缝补衣物,烤制食物的奴隶。所有的这些,都有可能成其为男性族群收留女人的原因。

  但是不管怎么样,无论这些原因看上去多么令人难以接受,却总要比成为肉人的悲惨命运好得多。好歹也总算是活着,还能保证有一口延续生命的食物到口。可一旦成为肉人,唯一的结果,就只能是充当他人口中的没餐。

  虽然,在那之前,你多少也能吃上几顿饱饭。

  而且,与现在饥寒交迫的困境相比,再也没有什么比得上一块喷香的烤肉,和一堆温暖的火焰更有诱惑力。

  更何况,面前的男人已经答应:绝对不会把自己变成肉人。

  “。。。。。。好吧!”认真比对目前状况,并仔细比较了一番后,女首领终于长叹一声道:“我答应你的条件,所有在这里的人,都会加入你的族群。只要你能遵守诺言,不把我们当作肉人一般食用。那么,我们也会答应你的所有要求。”

  听到她的话,围坐在火堆前的女人们纷纷会意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虽然,这样做,会使她们更加寒冷。身体间好不容易积存下来的那么一点点温暖,也在肆无忌惮的展示过程中,消散的无影无踪。

  这是黑暗世界中的规则。也是狩猎者之间的铁律。只要你答应了施恩者的要求,那么你也就成为了他的私人财产。作为主人,有权对属于自己的东西进行最详细的了解。而附庸者也必须在第一时间,让主人明白自己身体上的优劣。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刚刚猎获一只虫子时,在仔细分辨留物身上哪一块肉最肥美一般。

  虽然,她们不是虫子,也不是某种没有生命的物件。而是人,活生生的人。

  女性的尊严与矜持,在这一刻荡然无存。有的,仅仅只是因饥饿而对食物产生的极度渴望。还有想要彻底摆脱寒冷威胁的最基本要求。

  对于一个饱受严寒与饥饿摧残的人来说,一块虫肉、一堆营火,无疑就是一种最奢侈华丽的满足。

  (对于这一节与以后的内容,不可避免地牵涉到很多男女之间的问题。首先声明,老黑我不是大男子主义者,也绝对不歧视女人,更不会去写些香艳的种马镜头。只不过,在对于女人的某些观点上,考虑到实际情况,可能会出现一些与之符合的说明。。。尽管是这样,我还是被无意中看到此节的老婆狠批了一顿。。。看在老黑悲惨的份上,送点票票给我当创可贴用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