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三十一节 训练

    几根粗大的木头,从基地外面慢慢拖进。这是战风带领伐木队辛勤工作的结果。尽管这样做,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但是在已经把天翔当做神一般存在的族人看来,只要是年轻族长交代的事情,哪怕就算再难以理解,也肯定有着它特殊的意义。

  狩猎小队也回来了,他们的成果同样突出。一头足有三米多高的巨蝗成了他们手中的猎物。而且没有任何人员伤亡。这在以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高兴归高兴,除了天翔、战风、还有刘睿之外,所有的人对此都有些不理解。

  基地里的冷库已经快要装满,族群也并不需要过多的肉食。那么,在这种时候猎获一只巨蝗,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我需要它的筋。”这是天翔在带领狩猎小队出发前,对两位副手说的话。

  弩属于弹射武器,没有适合的发射装置,就根本无法制造。一头从蝗虫进化到虫兽的巨蝗,已经改变了此前的生理特征。连接其腿部与身体之间,那条强劲有力的韧带,就是充作弩弦最好的材料。

  其实,按照天翔最初的想法,制造弩弦的材料,应该是用古人生产的钢丝为宜。只是,那种东西并不多。而且,经过几百年的岁月腐蚀,就算能够遗留下来,也早已锈渍斑斑。无法再使用。

  蝗虫的腿部肌肉相当强劲。依靠它们,蝗虫能够毫不费力地跳跃出超过身长数十倍的距离。战争遗留下来的辐射改变了它们的身体。为了适应新的环境,蝗类不得不重新进化。变异后的巨蝗体内器官也产生了完全的改变。他们的前肢开始退化,后肢得到了加强。纯粹依靠肌肉收缩达到弹跳目的的腿部,如今也产生了与身体相连接的韧带。这本来是生物演变能力强化的一大表现。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使得天翔把搜索的眼光,放到了它们的身上。

  材料虽然不多,但是用来制作几张威力强大的弩,却也已经足够。天翔综合了脑海中所有的资料,最终整理出了一套最适合目前状况的制造方案。

  弩臂,很简单。用块状的木头直接削成便是。虽然因为缺乏工具,外表显得有些粗糙。但不管怎么样,作为承载武器的身体,却也已经足够。

  弩弓,横于弩臂前段,是用来担负弩弦的受力部分。因此,必须要用铁制。天翔有铁,大量的铁。但是却没有任何足堪用做弩弓的铁条。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以一段从中截断的钢筋,充当了驽弓的位置。

  至于弩机,也是整把弩中最关键的部分,更是让年轻的探路者费尽了心思。如果严格地按照标准,精巧的弩机部分应该最为关键。毕竟这是控制发射的枢纽中心。

  可问题是,天翔翻遍了身边所有能用的材料,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能够被当作弩机使用的东西。按照最初的想法,弩机应该由熔炼后的金属煅打而成。但是,熔炼金属需要极高的温度。其中最为关键的燃料,恰恰是目前整个族群赖以过冬的储备物资。

  最终,无计可施的天翔只能将一枚小小的铜制弹壳,反复锤打成了自己需要的形状后,勉强把它塞进了弩机的位置。

  可以想象,这样匆忙制作出来的一把弩,会是多么的粗糙,多么的难看。而且,就其精准程度来看,也根本无法与古人制造的同类武器相比。所以,当叶战风与刘睿两人第一次看到天翔手中“试验弩”的时候,首先的反映是好奇,等拿到手中仔细玩看过后,纷纷摇着头,把这张长度超过米许的“强力武器”,重新塞回到它的制造者手中。

  “这东西根本就无法瞄准。就算你能瞄准,也根本不可能准确地命中目标。它实在是太粗糙,太简陋。换了是我,宁愿用投枪,也不会去用这种东西。”

  这是战风在仔细看过弩后,毫不留情道出的话。

  自己做的东西,当然要比谁都清楚。天翔苦笑着,颇有些不舍地将手中的弩轻轻放在了一边。看来,自己想象制造新武器的念头只能暂时先放在一边。毕竟,粗枝大叶地滥造,最终还是无法获得想要的东西啊!

  既然无法可想,那就索性不要去考虑。天翔很快把注意力转到了别的事情上。按照他的计划,这个冬天,将会是一次绝佳的机会。食物丰足,又有大量御寒衣物。不必再为这些东西犯愁的族人们,也终于能够安安静静坐下来,学习一些必要也是必须的古代知识。

  第一场雪已经落下。按照古人的历法计算,现在应该是十月下旬。寒冷的空气从基地的各个缝隙间,悄悄溜进了狩猎者们居住的空旷场所,想要以自己特有的冰冷笼罩这片地域。却惊讶地发现,一种洋溢着欢乐与畅快的温暖,很快击垮了它那简单的念头。并且,将其完全与自己溶为了一体。

  虫毛毡制成的衣裤已经分发到了每一个人的手里。面对厚实的新衣物,所有狩猎者脸上都带着喜不自禁的神情,愉快地穿戴起来。虽说毛毡直接穿在身上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甚至在毡面某处还有那么一些处理不是很好的扎人硬毛。但不管怎么样,比起此前那些几乎可以被称做是布片或布条的“衣服”来,这样的毡制衣物已经好得太多。

  最重要的是,它们很结实,而且也能保暖。

  首批用于教授知识的书籍刘睿已经整理完毕。天翔从中又重新甄选出三本有关基本算术、生存技能训练、以及日常工具使用方面的书籍。以此作为这个冬天族人学习的首要目标。

  空旷的基地已经被清理出来的物品,分隔成了几块较大的区域。人们围拢在熊熊燃烧的火堆前,带着喜悦与崇拜的眼神,望着用一块白色石头在漆黑墙壁上写来划去的新任族长。口中不时发出阵阵惊叹与欢呼。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世界上竟然还有“知识”这种奇妙的东西。也第一次知道,“知识”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居然会有如此之大的影响。

  知识的教授,暂时已经由天翔和自己的两名助手来负责。这一方面是因为天翔有了较多的空闲时间。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对那些老人呆板的讲授,实在是觉得无法理解。

  最简单的例子:就以辨别皂角这种东西来说,老人们固然对它的外形、用途都相当熟悉。但是在把知识传授给年轻人的时候,他们却只能呆板地拿出一个实物,告诉自己的学生:“这就是皂角,它能用来洗衣服。”至于别的话,一句也不肯多说。换做是理解能力不错的人,可能多少能够明白这其中的含意。可如果遇上某些实心眼的人,他就只能按照老人手中那颗被充做范本的皂角,去寻找其它的同类物品。

  甚至还有的人,在看到两颗外形完全不同的皂角时,根本不知究竟该怎么办。最终,只能由哭笑不得的天翔,来向他做出一番完美的解释后,这才对于其中的奥秘恍然大悟。

  “他们的理解能力很有限,所以,在知识的传授方面,必须遵循简单易懂的原则。如果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那么,对于今后族群的发展,将会是一种绝对的阻力。”

  这是天翔私下对战风和刘睿说的话。对此,两人也深以为然。

  从那以后,三个人决定,暂时由他们流落对族人授课。毕竟,在整个族群中,只有他们,才是真正能够理解并懂得古代知识的人。

  学习一种知识并不难。但如果是要将之完全运用到现实中,就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好像你虽然知道1+1等于2,可是也必须清楚,这仅仅只是一种表面上的计算方法。而且,在很多时候,这样的计算,并不见得就完全正确。

  理论与现实之间的差别,就是这么巨大。

  所以,天翔现在所做的,就是要把理论与现实完全揉和在一起,用最简单明了的办法,向族人们清楚地展示出来。让他们明白,知识是一种对自己有所帮助的东西。在危急关头,灵活的运用它们,甚至要比一百支最锋利的投枪都更加管用。

  而这个时候,赵天翔这个年轻族长的威望,更是在族群中达到了顶点。很多崇拜他的年轻人甚至直接将他当作了自己最崇拜的目标。按照他们的话来说:“这是自己有生以来,最愉快的一个冬天。”

  黑暗世界中的生存环境相当残酷。虫子与天气是两种对于狩猎者来说最致命的东西。“虫子会吃人,天气能杀人。”这是流传在狩猎者之间最多的一句话。因为太阳的缘故,黑暗世界的气温很低。哪怕就算是在炎热的夏天,人们也会经常感到丝丝冷意。而到了冬天,如果没有事先储备好充足的食物与燃料,那么,等待狩猎者的,将会是被冻饿而死的悲惨命运。

  很显然,在天翔的族群里,这种事情已经完全不可能发生。

  收集到的燃料虽说不是很充足,却也已经足够支撑到第二年春天。几棵砍伐下来,本该用做制弩材料的树木,也已经被劈成了小块充做燃料。只是,每当看到它们,天翔心里总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自己的第一次发明创造,居然会以一个笑话收场。早知如此,还不如多让战风他们多弄些烧柴回来。

  食物更是不用担心。几个满得不能再满的冷库里,一块块挂着冰霜的虫肉就是最好的证明。按照古人的标准,天翔将原来族人习惯的每天两餐或一餐,改为了现在的每日三餐。这样做,更加符合饮食规律,也更能补充体内所需营养。最重要的是,族人`们也因此拥有了一种固定的时间观念。

  狩猎者的计时方法,多以太阳出现的时间为准。因此,也就有了“太阳日”的说法。但是现在,天翔要他们习惯的,则是古人流传下来的二十四小时计日法。毕竟,与每百小时的太阳日计法相比,计日法显然要更简单,更容易。

  毕竟,太阳最终将会由自己去解放。到了那个时候,拥有正确的时间观念,将会对族群的繁衍生息,起到绝大的作用。

  虽然学习是必要的,但是在整个寒冷的冬天,狩猎者们将不会有太多活动的机会。为了保持族人的身体健康,也为了在春天到来后,族群不至于出现一种雍懒的局面。天翔决定:每天固定留出五个小时以上的时间,给族人用于体力训练。

  基地里散落的金属物件到处都是。这些东西相当沉重,而且体积也颇为庞大。其中,尤以那几辆报废的坦克为主。说真的,对于这几堆锈渍斑斑的铁疙瘩,天翔早就已经看不惯。它们所在的位置实在不是地方。正好将占领了住宅区的中央。使得往来出入的人们,只能小心地绕开它们行走。

  因此,搬开这些东西,让出道路。就成了时刻环绕在天翔脑子里的一大念头。

  不过,这种念头想想还可以。一旦要落到实处,根本就是一种妄想。就自己族里那百来号人,想要顺利搬动这些重达数十吨的大家伙,根本不可能。

  对于这些碍事却又无可奈何的废铁疙瘩,天翔只能摇头。他几乎每天都会思考一番,究竟应该如何把它们搬离现在的位置。如果说,最初产生这样的念头,仅仅是因为他们占用了太多空间的话。那么,现在则不单纯是如此。因为天翔发现:这几辆坦克的所在位置,以及它们的姿势,实在是很古怪。

  坦克一共有五辆,分别散落在基地的四周。从空中看,恰好构成了一个极其规则的五边形。这还是叶战风在带领族人,将木臼上使用的滑轮挂在基地顶上的时候,发现的怪异状况。

  那本古人的日记内容,天翔记的很清楚。按照上面的记载,这些坦克应该是用于阻止“入侵者”。因此,它们应该是开出基地应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保持一个完美的五边形呆在这里。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入侵者”攻入了基地,古人们不得已,才会在这里发生战斗。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此强大的作战武器,竟然会保持这样怪异的姿势,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

  “坦克的下面,应该有着某种东西。或者是某种古人不想让“入侵者”发现的秘密。”这是天翔在与战风和刘睿的交谈中,透露出的想法。对此,两人也表示出相当的赞同。

  尽管发现问题的异常所在,可天翔一时间还是拿它们没有任何办法。他试过,让所有族人一起推动其中一辆。但很失望:沉重的废坦克,好像在地上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

  既然做不到,那就暂时放弃,等到今后有了足够的力量再说。这是天翔的一贯主张。所以,他的目光很快从这方面,转到了族人的体力训练上。

  训练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基本的负重行走与奔跑。破旧衣物拧成的布条有很多,用它们栓系上一定的重物给族人背上,沿着整个基地的四周来回奔跑。每天二十圈。而且,必须保持一定的速度。这就是天翔的计划。

  对于这种新奇的活动,刚开始,所有族人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但是几天以后,已经没有任何人会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游戏。他们发现,尽管自己能吃饱,也有力气。但是背着沉重的一包东西,奔跑如此亢长的距离,实在是一种残酷的折磨。

  对此,很多人表示出不理解。纷纷要求族长废止这样的活动。有的人甚至直接摔下了背上的重物,站到一边,疲惫地观看着其他人的表演。

  “不许停留,跑不完的,擅自停止的,在规定时间没有完成任务的,缩减每天一半的口粮。”

  这就是天翔的应对方法。

  (感谢各位书友对于地名方面的评论,对老黑很有启发。我也会按照各位的建议进行修改。后面的情节中可能有些东西比较血腥,希望大家看的时候能够有所准备。。。。。。砸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