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十六节 怀疑

    天翔惊讶极了。他根本没有想到,濒死的格萨居然会提出这样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要求。不,这根本就不应该是要求,而应该是一种馈赠。一种将整个族群命运交给对手的馈赠。

  “为什么这么要这么做?” 天翔的语气仍然冷漠,但是只要细心分辨,应该不难从中发现搀杂了一丝柔和与不解。

  “你。。。你是真正的领袖。。。。。。比,比我要强得多。。。最,最起码。。。。。。你会为了自己族人的利益。。。。。。来,来与对手拼死较量。。。更,更重要的是,你。。。你有。。。人性,人性!”

  说到这里,格萨已经是语不成句。从腿上伤口处流淌出的大量血液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力。随着无法止住的血液流失,生命的迹象已经开始一点一点从其体内消散。

  天翔没有说话,半蹲在地的他,安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就在几分钟前,还想亲手将其碎尸万段,现在却已经奄奄一息,说话间隐隐约约还透出一种亲切与友好的男人。就在这一瞬间,天翔脑子里忽然生出了一种相当怪异的念头。他觉得,这个叫做格萨的男人,不应该是自己的敌人,反而应该是自己的朋友。那种相当贴心,能够事事为自己考虑的朋友。

  一个在临死前能够把整个部族托付给对手的人,绝对是一个品行高尚的人。根本不应该是那种邪恶的奸诈之徒。毕竟,直到这种时候,他还是在为自己的族人考虑。至于他自己的安危,似乎根本就没有被放在心上。

  “不对,我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这个人不应该死。他应该不是那种为了食物而掠夺其它部族的恶徒。。。。。。可是,可是,以我的族人为食,也是他自己亲口承认的事实。这里也有着大量被杀死的人体遗骸。那些直到现在都还放在火堆上烧烤的人肉就是最好的证明。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天翔的脑子乱极了。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念头纷纷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愤怒、仇恨、怜悯、疑虑。。。。。。各种看似根本没有任何联系的东西一起涌了上来。他实在是无法分辨,这其中,究竟什么是错,什么是对。

  “答应我,年轻人。。。。。。答应。。。帮我照顾好他们。。。从现在起。。。。。。他们,就是你自己的族人。这,这也多少算是。。。。。。我对。。。自己曾经行为的一点补偿吧!”说到这里,格萨挣扎着,艰难地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朝着身后百余名站立在原地的狩猎者们拼尽全力大声喊道:“我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你们的首领。你们。。。所有的人,将会并入一个新的族群。。。。。。他,就是你们的新领袖!新族长!”

  族长的命令必须无条件服从。这是黑暗世界的一条铁律,也是所有加入族群狩猎者必须遵守的生存法则。哪怕族长的决定与你个人的意愿相违背,你也仅仅只能提出抗议。但是最终,仍然要不折不扣地执行。

  格萨死了。最后的说话已经耗尽了体内最后的力气。确切地说,他根本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将所有剩余的族人,交到了天翔手中。

  望着躺在血泊中格萨的尸体,天翔一时间百感交集。他曾经设想过很多种报复敌人的残酷手段与血腥场景。但是却根本没有想到,曾经被自己看做是恶人的格萨,竟然会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送给了自己这样的一份礼物。想法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居然会是如此天壤之别。

  天翔叹了口气,绕过地上两具尸体,径直走到剩余的狩猎者们面前。以威严且不可抗拒的语气大声喝道:“你们,曾经是我的敌人。是我必须杀死,根本无法饶恕的敌人。但是现在,你们的前任族长已经决定,将你们并入我的族群。所以,从这一刻起,你们将摆脱敌人的身份,成为我的朋友。我也将会给予你们与其它族人同样的待遇。现在,向我效忠吧!我将会带领你们,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努力生存下去。”

  格萨临死前的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因此,天翔的要求并没有遭到太多的抗拒。只不过,在众多纷纷跪下的狩猎者中,仍然有着那么几个不和谐的声音。

  “你杀死了我们的族人,杀害了我们的族长,想要承认你的首领地位,我绝不答应。”

  “不,我绝不承认你是我们的族长。”

  “格萨的话不能算数,我们要重新选出新的族长。不要相信他的鬼话,这个小鬼根本没有统治我们的能力。他根本不能给我足够的食物。跟着他,只有死路一条。”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打断了所有纷扰的声音。只见天翔慢慢放下手中枪口向天的M5G43,坚决而冷漠地说道:“我不会拦着你们,要走的人可以离开,想留下的人我也欢迎。我答应过格萨照顾你们。因此,你们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食物来源。跟着我,你们会活得很好,比现在好。而且,不用再以人肉为食。因为,在我的族群中,绝对不允许这样的行为存在。”

  顺从与反对俨然就是一对性格截然不同的双生子。它们无时无刻不存在于现实。虽然就这样莫名其妙换了新族长,使得很多人内心根本无法接受。可是,残酷的现实却使得他们不得不选择服从死者的意愿。合并到天翔的族群中去。毕竟,在这个必须要为食物抗争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比每天都能吃饱来得更加重要。

  至于人肉,可能有人很喜欢吃。但那不过是饥饿到极点后,不得不选择的一种极端食物。虽然狩猎者基本上都处于野蛮状态,但毕竟是从拥有辉煌文明的古代人演变而来的产物。比起那些亿万年前的史前人类来说,他们其实已经继承了部分必要的文明。

  虽然,这些文明的痕迹,已经残留的不多。

  离开十七人,留下一百四十八人。这就是天翔从格萨手中获得的新族群。与原先的族群相比,这实在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毕竟,这一百多名新加入的成员中,没有一个老人。

  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离开,尽快地离开。这一方面是因为天翔想要尽快与原来的族群汇合。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虫子。大量尸体散发出的浓重血腥气息肯定已经吸引了大批虫子。如果不是因为那几堆正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恐怕它们早就已经冲进营地,大肆啃咬起这些美味的食物。

  在带领所有新族人离开这片被尸体与鲜血充斥的悲伤之地时,不知处于什么心理。天翔回头看了看地上已经僵硬的格萨尸体。却意外地发现——早已死去多时的格萨脸上,似乎露出了那么一丝如释重负的诡异笑容。。。。。。

  回家的心情,应该是愉快的。与来时相比,复仇者心中的恨意虽然还在,却也已经大为平淡。这固然是因为暴虐的杀戮与血腥,安抚了因为丧失亲人导致的悲伤与愤怒。更重要的,还是那种族群壮大后带来的充实与兴奋。也正因为这样,夏冬等一干老族人,也才能够在天翔的一再劝说下,勉强接受了与仇人合并为同族的现实。

  “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是我们的兄弟。虽然之前有所冲突,但是格萨已经用他的血洗清了这一切。因此,我要求你们,向看待自己的朋友与亲人一样看待他们。我们的族群已经经受不起任何损失,我也绝不希望看到族人之间的相互残杀。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简单的解释与要求很快为复仇者们所接受。天翔以自身的实力和诚恳的态度打动了每一个人。甚至就连刚刚合并的格萨族人中,也有不少人被其表现出来的强大能力所折服。

  毕竟,在危机四伏的黑暗世界中,一个拥有强悍实力的领袖,绝对会获得追随者们的肯定与拥护。

  只是,天翔心中的烦恼与迷惘,仍然无法获得解脱。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格萨必须死。族群之间的仇恨必须得用血来洗清。这不是你的错。”一只温暖宽厚的手,轻轻搭上了他的肩膀。

  是战风!一股暖意顿时涌上了天翔心头。自己并不孤独。至少,还有这么一个忠实的支持者。有时候,哪怕就算天下所有的人都背叛自己,但只要知己的一句话,也能把最颓丧的人,从失望的深渊中拉回。并且充满无限的信心。

  “不管怎么样,我会带领这些人活下去。哪怕我不是什么‘探路者’,也不是什么末日救世主。我也要带领他们一起生存。毕竟,我有亲人,也有朋友,还有一帮唯我是命的族人。还有什么是比这些更重要的呢?”

  阴冷的风还在吹,远处完全隐入黑暗之中的废墟堆,就好像是一个个从远古就存在的神诋一般,带着冷漠与不屑的眼光,默默地注视着这支百余人的队伍。他们的内心,可能在发笑,也可能在叹息,还有能是在好奇。毕竟,与数百年前存在的古人类相比,这些人的存在根本就是一种无望的挣扎。他们的命运,充满的危险、坎坷、甚至是死亡。

  虽然,他们是人,是在不断进化中,逐渐变得强大的人。

  回到营地,首先映入天翔眼帘的是妹妹那张天真活泼的笑脸。还有剩余族人如释重负般的表情。

  “马上收拾所有东西,我们得离开这儿。”轻轻抚mo着妹妹柔软的头发,天翔依然以自己惯有了冷漠,向着迎上来的一干族人下达着新的命令。

  “夏冬,你带上五十个人,到先前的那块猎场去。把剩下的猎物全部运回来。剩下的人分成两组。战风,你带五十个年轻人,去把那些已经运回来的虫子洗剥干净。把肉弄出来,当作这几天的口粮。刘睿带着剩下的人,把必要的东西全部集中到一起。等夏冬的小队回来,我们就马上出发。”

  营地四周曾经触目惊心的血腥尸堆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厚厚的黑泥,上面还铺洒了大片燃烧后形成!的灰烬。在它们的四周,已经点起了数堆熊熊的篝火。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将血肉的气息完全散去,彻底消除潜在的威胁。

  天翔斜靠在一面低矮的土墙边,静静地看着面前忙碌的众人,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也不需要再说任何话。该布置的已经布置,所有命令都简洁明了。新加入的族人也都纷纷干得不亦乐乎。那种对于大量食物的整理过程,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一种无上的乐趣。

  所以,天翔有足够的闲暇。他要利用这点难得的时间,把脑子里所有的问题一一解决。因为,思索,需要时间。

  夏冬的运输队在几个小时以后重新回到了营地。他们的归来,在新加入的族人中引起了阵阵轰动。那么多的虫子,那怕就算是一人分上一只都绰绰有余。虽然一只虫子身上能吃的部分并不多,但不管怎么样,依靠这些猎物,足够维持四天以上的消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新族人们才第一次发现:这个年纪甚轻的族长,绝对会是一名优秀的领导者。毕竟,在他们的心目中,判断的唯一标准,就是食物。

  “走吧!”

  安排并整理好所有必须的物件后,这支在一天之中刚刚经历两场血腥拼杀的小族群,在一声简短的命令下,开始了新的迁徙。而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天翔,略微带有几分稚嫩的脸上,也显出了一种坚毅与刚强。

  他们的目的地是图书馆。确切地说,应该是那个隐藏在图书馆地下的小型基地。

  那里很大,很空旷,足够一次安置数千人居住。而且很安全,只要稍加修改,就能变成一处最坚固的武装居住点。那里有数量庞大的枪械,足以抵挡任何虫子的进攻。食物来源也相当充足。别的不说,盘据在图书馆内成百上千的虫子,就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为族群提供最新鲜的肉食。

  把那里当作族群的新据点,实在是最好不过。

  就这样,在天翔的带领下,经过数个太阳日的跋涉。一百八十名狩猎者,终于站在了图书馆那布满灰尘,却又高大无比的门廊面前。

  “不要惊扰门口那群锯齿蜂,走的时候尽量轻一些。不要去碰那些地上的书籍。也不准攻击任何虫子。照我的话去做,千万不要乱来。”

  天翔反复叮嘱着各小队的队长,直到确认没有任何人会做出擅自举动后,这才才小心地沿着那条自己曾经走过的路线,将所有人一一领进了馆内。继而步上二楼,打开馆长室的大门,从那道隐蔽的小门中,进入了荒弃已久的基地。

  “夏冬、战风,带着他们把这里打扫一下。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请教一下刘睿。弄干净点儿,这里可是我们的新家。” 天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指挥着身边的人将基地南角上一块空地清理出来。因为从那里堆积的物品,以及一个个金属构造的床架看来,那里应该是古人的居住区。

  如果说几天前狩猎者们还在对天翔这个新任族长多少有些不服的话,那么,这种感觉已经在他们步入这片地域的那一刻起,完全消散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由衷的佩服与尊敬。因为,就算再笨的人也能看出:这里很安全,很舒适,很适合居住。

  看着手下的族人一个个干得热火朝天,天翔脸上的笑意也逐渐变成了一种凝重的思索。几分钟后,他来到正指挥着众人将金属床架一一归位的刘睿身旁。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有空吗?过来聊两句。”

  基地北角处有一辆废弃的坦克,在它的遮挡下,远处众人的视线根本无法抵及其背后的空间。带着刘睿走到这里后,天翔忽然抛出了一句令人意想不到的话。

  “说吧!你与格萨之间,究竟有着什么协议?或者说,你为什么要让格萨杀死那些营地里的族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