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十二节 猎术

    数十秒后,从天翔小队西北方向再次掷出了一支投枪。同样把那一方向上的一只黑虱牢牢钉死在地面上。很快,几乎同样的间隔过后,东北方向飞出的一支投枪,也获得了前两支相同的战果。

  “看准自己的目标,以第一小队的出手时间为信号,依此顺序间隔掷出投枪。所选目标必须尽量远离虫群。在虫子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以前,尽可能多地杀死它们。”

  这就是天翔的战术。

  虽然是食草虫,可黑虱却也有着不输于肉食性虫类的可怕攻击力。它们口器边上的甲锷一般来说只对植物挥动,但是也并不妨碍对其它生物造成威胁。尤其是人这种身体表面没有任何角质甲覆盖的生物来说,其硬度更是相当于切开豆腐的锋利刀子一般。因此,黑虱虽然天性温顺,却也没有任何人敢保证,能够在超过一百只愤怒的黑虱锷下顺利逃生。

  尽管它们对人肉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却很喜欢玩一些,诸如把人肉从人体上一片一片撕下来的游戏。

  首轮攻击过后,三支钢矛仿佛三颗巨大的钢钉一般,牢牢固定在了黑色的泥地上。锋利的矛尖处,无一例外地,都躺着一只从口角处渗出黄绿色腥水的黑虱。对于这些忽然之间莫名其妙不再动弹的同伴,其它群聚在一起的黑虱虽然心里多少也有那么一丝疑惑。可由于距离较远,仅仅在奇怪地抬头张望一会儿后,便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植物身上。

  毕竟,对于它们来说,现在最具有吸引力的东西,就是这些鲜嫩多汁的植物茎叶。少了一个竞争抢食者,实在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几分钟后,在虱群逐渐散布到了相对偏远的位置,三支矛枪又再次先后飞出,将三只可怜的肥胖黑虱的身体射穿。

  这样的战果显然令所有狩猎者感到满意和高兴。天翔高兴的是: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任何黑虱被惊动。而其余狩猎者则是为了这些获之容易的猎物而感到兴奋。

  很快,第三轮攻击再次开始。没有任何悬念地,三只目标虫子顺利落入了狩猎者们的手中。

  “嘘!” 就在一名跃跃欲试的女性狩猎想要掷出手中投枪的时候,却被天翔一个小心加禁声的手势所阻拦。`倒不是他故意想要放弃到手的猎物,而是天翔发现:现在的虱群比起刚才已经有所警惕。接连数名同伴遭遇的残祸使得几只领头的黑虱起了相当的戒心。虽然一时间它们并没有发现暗藏的敌人究竟来自于何处,但是弥漫在空气中那股充满危险的气息,已经使它们无心进食。转而快步跑到死亡黑虱的身边,拼命晃动自己的触角,想要以此来探究其中的原因。

  所以,在这种时候,根本不能出手。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安静地等待。等待着虱群重新归于安静。等待着紧接其后的机会再次来临。

  天翔的解释很快使身后四人感到释然。同时内心也多少有了一种对这位新首领的尊敬与佩服。毕竟,能够在这种时候依然保持清醒头脑,冷静狩猎的人,本身就具有着一种强大的亲和力与威慑力。

  一分钟、两分钟。。。。。。十多分钟过去了,天翔依然没有看出任何有可能出手的迹象。不仅是他,就连身后紧随他一起的四名狩猎者也看出了其中的倪端。

  原本以湿地中央一片葱郁芦苇做食的黑虱们,现在已经三五成群,以九只插在地上的钢矛为中心,纷纷聚拢在一起。在这些小群落的四周,还有大量散布在附近,拼命闻嗅着空气中异常气味的成年黑虱。

  看得出,虱群已经发现了这些同伴的意外死亡。现在的它们,正在努力寻找着这些从天而降莫名杀手的主人,寻找着那些对自己生存安全够成极大威胁的人类所在。

  虱群已经被惊动,进入了相当的警戒状态。如果这个时候再出手,那无疑就是把这一百多只可怕的成年黑虱往自己身上引。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安静地等待,等待黑虱的激动情绪再一次归于安宁。

  残酷的生存环境使生活在黑暗世界中的人们,进化出了最敏锐的观察能力与最清晰的判断能力。四名跟随天翔的狩猎者对此也心神领会,一方面握紧手中的矛枪,另一方面则有意识地在脑海中进行必要的放松和休息。有一个年纪看上去颇小的女性狩猎者甚至双脚一屈,立时坐了下来。看得几人一乐,也纷纷猫着腰,依托掩护其身躯的一面破砖墙坐在了地上。

  反正前后都是等待,还不如让自己的等待过程变得舒服一些。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按照天翔事先安排的攻击顺序,应该以自己所在的第一小队首先攻击后,其它两支狩猎小队才能依序攻击。反过来说,如果自己不出手,其他人也绝对不应该进行攻击。这样做,固然是为了不在同一的方向对虫群造成太大惊扰。更重要的,还是因为指挥上的原因。毕竟,对于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想要控制并约束手下其它人的行动,也只能依靠这唯一的办法。

  尽管如此,仍然还是有不听号令的情况发生。就在天翔刚刚想要弯腰坐下的瞬间,丝毫没有放松对猎物注意的眼睛却愕然地发现:一道散发着青白色轨迹的细线,从自己位置的东北方出现,准确地命中了正在猎场边缘处徘徊的一只虫子。

  那是一支投枪,一支劲力十足,插入地面很深后,尾端还在拼命颤动的投枪。如果换在平时,天翔一定会对投出这支枪的人报以极大的赞赏。要知道,就算是他自己,也绝对没有如此之大的力量。更不要说是在如此之远的距离命中目标。

  但是现在,天翔小队所有的人,都在心中愤怒地将这个擅自掷出投枪的家伙归于最没有大脑的白痴一类。因为,就在距离刚刚投出矛枪仅有不到半米距离的地方,一只正在寻找潜在敌人存在的黑虱,在惊愕地看到这一幕后,便拼命震动着自己尾部一处能够发出声响的翅形器官,提醒着所有同类,危险已经来临。

  仿佛是个信号一般,正在湿地周围到处游动的黑虱纷纷一惊,顿时集结成群,朝着投枪飞出的方向,铺天盖地般地扑了过去。

  “东北方向,是夏冬的第三小队。”站立在天翔身边的一名狩猎者恼怒地说道。不单是他,所有的人,口中都纷纷发出最能够代表其内心震怒的咒骂。就因为着冲动的一投,已经破坏了整个隐密而安全的围猎活动。现在的情况,就连能否顺利从疯狂的虱群口下逃生都很难说,更不要妄提什么猎物了。

  天翔也很恼火,精心策划的一场围猎就这样变成了泡影。但是现在,他却没有多余的心情去向那个擅做主张的笨蛋发火。因为脑中放出的思维护能量已经感应到:东北方向的第三小队目前已经乱做了一团,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虱群,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逃跑。

  但即便是逃,也无法躲过黑虱群的追击。虫子的报复是最可怕的。更不要说是像这样在近距离内,惹怒了数量如此之多的一群成年黑虱。与用两只脚奔跑的人类相比,拥有六条脚肢,并能一次性跃出超过自己身长十数倍距离的虫子,根本就是拥有了绝对速度控制能力的可怕杀手。

  “快!我们得救他们!”无暇多想,天翔在简短而急促地朝着小队成员下达命令后。飞快地从地上抓起一支坚硬的钢矛,照准正快速移向远处的虱群目标,奋力掷去。

  与前几支投枪一样,从天而降的投枪顿时把一只肥胖的虫子牢牢钉死在地面上。而这只濒死前的黑虱,也以自己特有的哀鸣声,引起了周围数只同伴的注意。只不过,在整个虱群完全把主意力放在正前方奔跑敌人身上的时候,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骚动,所能达到的效果,仅仅只是让几只落后的虫子稍微感到一丝犹豫罢了。只见它们不过略微对着已经不能动弹的同伴,轻轻晃动了一下黑色三角脑袋上的触角后,便飞快地朝着大队行进的方向,拼命赶去。

  “嗖——嗖!嗖!”接连数道硬物掠过空气发出的声音过后,四支投枪再次从虱群的后方袭来,带着强大的威胁力,赫然插进了承载虫子身体的松软泥土中。

  两中两空,这是此轮攻击获得的战果。也是天翔小队在继队长出手后,唯一能够做出的最强大攻击。

  显然,这样的攻击很有效。庞大的黑虱群顿时以这四支投枪的出现,从中部分成了两截。前面,是气势汹汹拼命追赶逃亡者们的报复虫群。而后面,则是一堆堆以投枪接触地为中心,簇拥在一起的黑虱。它们在来回奔找,在呼唤同伴,在寻找着发出这些莫名攻击的可恶敌人究竟隐藏在哪里。

  “继续攻击!” 天翔头也不回地朝着身后数人命令道,手中一支刚刚拎起的钢矛也再一次飞离了手心。刚才的攻击很有效,但却没有完全收到他想要的结果。哪怕就算只剩下了一半的虫子,也绝对不是第三小队那区区五个人可以对抗得了的可怕存在。

  五支投枪再一次从狩猎者们藏身的废墟间飞出,照准各自瞄准的目标撞去。一般来说,准确的投掷是每一个狩猎者必须具备的本领之一。只不过,在现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来不及对目标进行反复照准,仅仅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与判断能力,朝着黑虱群最密集的地方投射。

  四中一空,很明显,比之上一次,此轮攻击的成果显然要好得多。

  当然,这样的攻击显然也引起了正在徘徊虫子的注意。就在几支投枪刚刚落地并穿透目标身体的瞬间,几只看上去似乎是负责联络的黑虱,也发现了新的危险所在,拼命晃动着身体,向同伴发出新的预警信号。顿时,虱群的后半部分马上转向,朝着天翔等人的藏身之处狠狠扑来。在它们的引领下,之前追赶第三小队的虱群,也逐渐转移了自己原来的目标,朝着这些威胁更大,也更加危险狩猎者所在位置,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而来。

  “快跑!” 天翔紧张而简短地下达了新的指令。催促着四名手下马上离开这处已经为虫群注意的废墟。在看到这些人已经跑远后,这才对准蜂拥而来黑虱群中,个头最大的一只虫子掷出了手中最后一只矛枪。他有把握逃跑,也知道就算所有黑虱全部转而攻击自己,也绝对无法跟上展开太极心法运转的奔跑速度。因此,只要能够把虱群吸引到自己所在方向,那么其它人就绝对安全。

  只不过,天翔心里多少还有那么一丝遗憾。如果不是因为当初托大,把那支M5G43冲锋枪交给刘睿老人用作防身的话,恐怕这些虫子的数量哪怕在翻一番也根本用不着跑。顶多只需要三、四个弹匣,就能让它们全部躺下。

  “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得卖,就是后悔药没处买。”这是古人书中所说,当时天翔觉得无法理解的一句话。现在,他可是当真体会到了个中滋味。无奈地摇了摇头后,天翔掷出了手边最后两支投枪。这才纵身一跃,钻出了自己藏身的废墟。

  “嗖——”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天翔身后响起,引得他忍不住回身观望。只见一只从西北角上飞出的投枪准确地将一只肥大的虫子身体扎穿。紧接着,四只带着同样青白色光芒的投枪再次从那里飞出,命中了各自不同的目标。

  “叶战风?好主意!” 略微有些困惑的天翔刹时间明白了队友的想法。旋既带着一副恍然且惊喜的表情,朝着自己四名手下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吸引虫子,以逐渐加强攻击的方式,使虫群疲于奔命。进而逐渐将其完全消耗。这就是天翔脑子里打的主意。

  叶战风小队的攻击很有效。接连几次轮射后,黑虱群放弃了对天翔小队的追击,转而朝着西北方向展开了进攻。只不过,与之前相比,此时的黑虱数量已经大为减少。而那块由黑色虫子构成的黑布,也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仿佛被人用剪刀在上面开了几个巨大的破洞一般。

  “攻击!”回身转回的天翔看到这种情景,也再次带领队员投出了手中的钢矛。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也发现:自己小队能够使用的投枪已经不多。充其量不过还能再来上两次齐射后,恐怕就再也没有一支投枪可用了。

  虫子对于危险的认知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出现,这个问题天翔根本无法探究。他只知道,随着叶战风小队与自己小队相互的间歇性攻击,已经使狂怒的黑虱群,在相距数百米之间的路程中往返多次。大量虫子也因此丧生在了一支支破空而来的投枪下。只是,随着虫子数量一只只的减少,天翔内心的忧虑也就越发强烈。

  自己小队只剩下能够最后一轮投射的矛枪。反观对面的叶战风小队,他们的情况似乎也不是很乐观。从之前一排排的强劲攻击,直到现在稀稀拉拉的投射,都说明了第二小队与他们一样,正在面临一个同样严峻的问题。

  投枪快要用光了。

  “怎么办?是射出手中所有的投枪,然后冲上去与剩下的虫子肉搏?还是尽快撤离这里,等会去营地重新补充武器之后再来?”几种解决困境的念头刹时间一一在天翔脑海中闪过。可无论是哪一种方法,都有其利弊因素所在,根本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再一次发生。

  (昨天和朋友去外面吃饭,那家伙点了几道菜:红烧蜗牛、蜂蛹蘸蜂蜜、油炸竹虫。。。。。。全是虫子。别说,味道还不错!大家有兴趣可以尝尝,的确很好吃!提醒一下,周末了,票票别藏私,贡献出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