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十一节 围猎

    “哦?食物呢?我们总共还有多少食物?” 天翔转而提出另外的话题。

  “食物已经不多!上次弄到的那点虫肉,这几天已经被吃得差不多了。如果再不补充的话,恐怕只需要再过两天时间,整个营地就再也找不到任何可吃的东西。”说到这里,老人脸上收起了刚才的喜悦,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凝重与焦虑。

  “能够参加狩猎的人,目前有多少?” 天翔继续着自己的问题。

  “除了年老体弱无法行动的老人和孩子,连上勉强能够充数的我在内,应该还有七十四个人。只不过,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妇女。至于年轻力壮的男人,只有六个而已。”说到这里,老人颇有些鼓励地看了看天翔:“说吧!该怎么做?”

  “我记得,你好象会用枪。是吗?”皱着眉头思虑良久后,天翔把头偏向老人一边问道。

  刘睿点了点头。

  “那么,这个归你了。” 天翔微微一笑,从身后摸出此前放在营地里的那支M5G43,连同六个满装的弹匣,一起递到了老人面前道:“会用枪的人不多,由你来保管,我也多少放心一些。”

  紧接着,天翔又从一旁睁大眼睛听他说话的妹妹手中,接过那支从图书馆里带出的P104手枪和几个同样满装的弹匣,塞进正盯着老人手中冲锋枪的叶战风手里:“这是你的,应该会用吧!呆会儿出去熟悉一下,就是别伤了自己人。”

  “至于其他人,告诉他们做好出发准备。明天狩猎结束后,我们就出发。”

  天翔最后的这道命令使老人吃了一惊:“出发?去哪儿?我们要离开这儿吗?”

  “不错!” 天翔点了点头:“这里不安全,食物来源也比较少。我知道一个很不错的地方,那里要安全得多。最重要的,那里有武器,我们目前最迫切需要的武器。”

  几小时后,当天翔手腕上的计时器刚好跳动到清晨位置时,刘睿老人带领着另外七十三名狩猎者,来到了新任族长的面前。

  天翔望着眼前这支参差不齐的狩猎队伍,心中不由得一阵感慨。虽说就此前,自己已经知道这一弱势狩猎群的实力。但是到了现在,当所有在刘睿口中声称“有能力参加狩猎”的人,全部集中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还是再次被这支几乎完全由老人和妇女所构成的狩猎队所感动。

  因为,就在这支七十四人的队伍里,细数一下,竟然有五十多人老得根本就需要依靠扶着矛枪才能走动。在剩下的人当中,除了有六名身强力壮的男人之外,其余的则完全由妇女组成。更糟糕的是,这十多名妇女中,除了有七人看上去算得上有力气。其它的,根本就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你们不用去了。”没有多话,天翔默默地从队伍中点出自己看中的十余人后,平静地对剩下的人说道:“你们就留在营地里,等着我们回来!”

  “我们有力气,我们能打!”一个老人急了,连忙扶着手中的矛枪,几步窜到天翔面前,气喘吁吁地嚷道:“别,别扔下我们。。。。。。我们还有用。。。。。。咳,咳,我们,我们不是废物。”

  仿佛这是个信号一般,所有的狩猎者顿时全都围了上来,纷纷向这位新族长表示着自己的恳切意愿。

  “求求你,别把我妈妈扔下。她还有用,她能跟着我们一块打猎!”

  “我不老,我,我才六十多岁。。。。。。我,我还能在远处扔投枪!”

  “别抛弃我们,我们能扛、能搬、也能动弹,我们能搬运猎物。我们吃不了多少东西,只需要一丁点儿食物也就够了。。。。。。”

  “不要扔下我。。。。。。”

  不狩猎就没有吃的。同样,不参加狩猎的人,除非是猎获者自己愿意将食物于之分享外,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别的食物来源。而且,年老体弱者在食物分配上也没有优先享受的权利。他们只能吃别人剩下的烂肉,啃别人嚼不动的骨头。很多时候,就连他们自己亲生的子女也根本不想过问。毕竟,没有食物就无法生存。在饥饿的威胁面前,一块能够果腹的虫肉价值,远远要比父母子女间的温情更加来得重要。

  天翔没有想到,自己区区一个简单的命令竟然会在这群可怜的人当中引起如此之大的反映。特别是当他看到几个精壮的小伙为了能够让自己年迈的母亲随队狩猎,而不惜虎着脸与自己叫板的时候,眼睛不禁微微有些湿润。

  那一瞬间,他想起了死去的父亲。为了能够让年幼的自己与妹妹不再挨饿,父亲竟然毫不犹豫地割下了大腿上的肉,烤好后分成两块,塞到了自己手中。。。。。。

  也正是因为这样,行动不便的父亲才在一次外出狩猎中,再也没有回来。

  “大家不要乱,请听我说!” 极力控制住自己情绪的天翔慢慢地说道:“这次狩猎,不需要去那么多人。我们只需要获得一些必要的食物而已,所以,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更何况,老人去了,也只会给狩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有我们在,已经足够。至于留下来的人,我保证,绝对会按照最公平的原则,把所有食物分给大家。毕竟,我是你们的新族长!新领袖!”

  “不要乱了,一切都听族长的!”刘睿分开众人,插进了其中,举起天翔的右手大声道:“要相信我们的族长,他绝对不会抛弃任何人。既然族长说了只带这么多人,那么就一定有着他自己的理由。难道,对于我们的领导者,大家心里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吗?”

  没有人再出声,看得出来,天翔与刘睿的话已经打动了他们。只见没有被点中的老人们,在将手中的武器默默地交到年轻人手中后,便相互搀扶着,带有几份期待地,慢慢转身朝着营地方向走去。。。。。。

  虽然从时间上来说已经是清晨,可天色依然昏暗。明媚的阳光根本无法穿透飘散在天空中的那层阻碍,只能颓然地将自己散发出来的光芒,隐隐约约透过其中部分微薄的空隙,以一种几乎难以分辨的淡淡微红色出现的天边。

  光线虽然被阻碍,但是温度却仿佛一名勇敢穿越封锁线的士兵一般,根本无视层层阻绊,依然忠实地将自己的所有,洒播到了每一块碎石及瓦砾之上。

  虫子喜欢黑夜。不过,相比之下,现在的它们显然要更加喜欢白天。这固然是因为夜间的温度太低,有时候甚至会低到冰点以下。每当这种时候,这些以数量优势占据了地球目前绝对统治地位的爬虫们,就只能瑟缩着身体,相互拥挤着,老老实实地呆在地下狭窄却不失温暖的巢穴中,无聊却相当有耐心地,等待着几小时后的温暖重新降临。

  虫子不喜欢太阳,一点儿也不喜欢。毫不夸张地说,对于那颗散发着火红色刺眼光芒的该死星体,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虫子们的世界中。阳光会使地面变得干燥,并带走大量寄生于虫体表面的其它微生物。使得很多必须依靠其共生才能获得食物分解的虫类不得不面对死亡的威胁。其中,尤以食肉类虫子为甚。

  一个没有阳光威胁,却又不失温暖的黑暗世界,注定会成为虫子们的乐园。

  十五个人,这样的狩猎团体与那些动辄数百人的强势族群相比,人数实在是少得可怜。围猎,是生活在黑暗世界中人类的必要获取食物手段。与个人相比,群体狩猎不但可以猎杀体积更大、性情更凶猛的虫子,而且在猎获食物的取得数量上,也远比个人单独狩猎多得多。所以,相比之下,每一名孤独的幸存者,都以能够加入一个强势族群而感到荣幸。因为,这样做,无疑意味着能够获得更多、更丰富的食物,饥饿的威胁当然也就显然要小得多。

  而且,最重要的是,群体狩猎很安全。当你被一头食肉虫狂追不止的时候,如果能有几支锋利的矛枪能够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掷出,无疑意味着你那宝贵的生命,再一次获得了新生。

  从这个角度上说,狩猎群体显然是越强越好。参加围猎的人,当然也是越多越安全。

  从小就一直在虫堆里拼杀出来的天翔自然也深知这个道理。可是没有办法,目前手上连同自己在内,总共也就只有这么十五个人。至于那些老人,与其让他们跟来白白送死,还不如安安心心地呆在营地比较好。毕竟,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多一个人总是好的。哪怕这个人已经老得走不动路,仅仅只剩下喘气的份儿。

  从基地返回的时候,天翔就注意到:在距离营地约莫五公里多的地方,有着一片低洼且集满了霉臭黑水的湿地。尽管那片地域周边生存环境恶劣,哪怕就算是再随遇而安的人,也根本无法忍受而逃离。但是,虫子们显然不会这么想。湿润的烂泥、还有足够的水份、再加上一片从旁边楼房倒塌下来,刚好被几块废墟做阻挡,遮盖在湿地上空,形成一片天然避难所的钢筋水泥板。这样的一块美地,如果不用来筑巢安家,那么也实在是太可惜了。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虫子都喜欢这样的环境。除了那种被天翔看中,成为本次狩猎目标,叫做“黑虱”的扁平甲虫外,恐怕就只有腐蛆之类的软体虫多少会对这里感兴趣。

  整天在腐臭烂泥里打滚的黑虱是一种植食性虫子。虽说其巢穴相当肮脏,但就对食物的品味来看,黑虱其实已经算得上是虫类中的绝对绅士。因为,与其它植食性虫子那种近乎于掠夺般的狂啃猛咽相比,黑虱每次仅仅啃掉植物上端丰美部分的举动,无疑就好像是古代人类养殖畜群一般。

  它们很聪明,每次只吃一半。就算是在饿极了的情况下,也绝对不会啃光植物埋藏于泥土中的根茎。而是相当有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这株宝贵的植物再次长高长大,为自己提供更多更好的美食。

  从这个意义上看,黑虱其实已经具有了虫类中,最难拥有的智慧。

  虽然,这样的智慧相当低级。在人类看来,根本不值一晒。

  获得了基地所有资料的天翔自然不会对这种虫子感到陌生。从那些古人的知识里他已经多少猜到,黑虱很有可能就是一种从数百年以前变异过来的小昆虫,只不过现在体形已经超过了原来几百倍而已。但是不管怎么样,在天翔看来,哪怕这种虫子在进化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很远。可最终,它们还是无法摆脱被人类统治并利用的命运。

  就像现在,对于自己刚刚获得统治权的小族群而言,这些看上去颇有些恐怖的半大虫子,只不过是一些能够用于果腹的食物而已。

  十五个人,分成三队。天翔自带一队,叶战风带一队。还有一个从狩猎中挑选出来,看上去颇有几分机灵且强壮,叫做夏冬的小伙子,也临时被天翔指定为最后一个小队的指挥。

  天翔的计划很简单:三队人,分从三面将整块湿地完全包围。从远处投掷矛枪,将独立的黑虱个体一一消灭。至于那些围裹在一起的黑虱群,则留到最后集中消灭。天翔计算过,整个族群中两百四十多支投枪,用来对付这群数量不过百来只的黑虱,根本就已经足够。只要不出现任何意外,那么,他完全有把握在半小时以后,为所有的族人带来一顿新鲜可口的美餐。

  每个小队所在的位置,都是经过精确计算得出的结果。不但相互之间的距离完全相同,就连人与人的间距也很有讲究。而且,猎场附近的道路天翔早已对每一个人严格交代,反复叮嘱其在遭受攻击时,必须按照自己给出的行动路线与附近的接应群汇合。绝对不允许出现擅自跑动或自作主张的行为。

  纪律,这是古人在很多书中一再提及的东西。围猎是一种需要合作的互相协作行为,如果没有纪律的约束,哪怕其个人能力再强大,终究也只能是获得最微小的利益罢了。

  对于天翔反复强调的“纪律”,很多人颇有些不以为然。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对于这名新上任的族长,他们多少在内心里还有那么一点漠视!更多的,则是因为这些理论,在他们听来,不过只是一篇无用的废话而已。

  难道不是吗?狩猎,不就是用矛枪刺穿一只虫子的身体吗?何必又要絮絮叨叨说上那么多?

  只不过,面对族长的威严,任何人都没有把这样的想法表露在脸上。

  “六十七、六十八、六十九。。。。。。” 天翔默默地计算着所有视线能够探及的虫子,强大的思感早已在此前就在整片湿地中扩散开来。按照他所感知到的目标,这一整群黑虱的数量,应该是一百三十二只。而眼前出现的空地上,暴露出其身躯的虫子,不过只有九十一只而已。

  也就是说,还有四十多只虫子,正安全地躲在湿地下面松软的黑泥里。

  天翔没有说话,只是回身朝自己带领的四名族人微笑着看了一眼,旋既从放在地上的投枪中抽出一支,轻轻掂了掂,照准距离自己正前方五、六十米远处,一只正在大肆啃嚼植物叶子的黑虱掷去。

  破空而出的投枪很准确,只听见“噗——”的一声,身长约莫一米的黑虱,在遭到贯穿背腹的悲惨命运后,仍然没有放弃面前的美味食物。仅仅只是在继续咀嚼并低声闷哼数声后,悬空般地将六条脚肢无用地扭了扭,就再也无法做出任何举动。

  (收破烂的大家应该见过吧!“谁家有废纸废铁废瓶子拿出来卖拉!”。其实我也在收,只不过吆喝的不一样:“谁有月票短信票推荐票拿出来投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