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十节 朋友

    脑波的侵扰相当有效。步步进逼的巨蝗也在这股莫名思维的牵动下,不由自主地把带有两只巨大复眼的脑袋转向了天翔一边。而密切注视其动向的青年,也仅仅在惊奇地朝着天翔所在的方向看过一眼后,不失时机地将早已紧攥在手中的那支锋利钢矛,拼尽全力猛地掷向巨蝗的头部。

  虫兽对于危险的感知远远要比人类敏锐得多。与人类眼睛构造不同,凸显在外的复眼,就算头部完全在面朝前方的情况下,也能清晰地看到身后发生的所有状况。青年奋力投出的矛枪自然也无法躲过它的观察。两下一比较,巨蝗迅速对自己的处境做出了准确地判断。依靠两条强壮有力的后肢支撑,灵活地向侧面跃开了数米,小心地躲过飞掠而来钢矛的攻击后,立即转身,朝着胆敢偷袭自己的青年狠命扑去。

  矛枪刚一脱手,青年便忍住受伤腿部传来的剧痛,迅速转移着自己目前的所在位置。他看得出来,侧面土丘上这名刚刚出现的狩猎者,很明显是想要帮助自己。虽然没有看到他手中握有任何武器,也不知道他刚才究竟用了什么方法,使得专心注意自己的巨蝗回在瞬间转移目标。但他完全可以感受到从这个陌生人身上传来的那种亲切、温和、以及威严。

  两下比较,青年很快做出了判断,他要为自己的援手制造机会,一个能够让他出手的机会。于是,这才有了刚才明知不会命中,却仍然要拼力掷出的那支钢矛。

  矛枪飞出的瞬间,天翔便已经从土丘上高高跃下。此时的巨蝗已经完全弃他于不顾,转而专心对付受伤的青年。毕竟,在它看来,这名刚刚出现的人类,虽然不知道究竟用了什么手段使自己转移了注意力。但是,从目前看来,他的威胁力显然远没有另外的伤者强。

  毕竟,与自己一直对峙的家伙手中还有一支锋利的矛枪。而后来者的双手则空空如也。也正因为如此,巨蝗才在明知天翔临近自己身后的情况下,根本不对其做出任何反映,而是一心一意朝着受伤的青年,发起新一轮的攻击。

  是啊!一个没有武器的人类又能对一头巨大的虫兽造成什么伤害呢?用拳头砸?用脚踢?还是用牙齿咬?要知道,我可是昆虫类进化的最高等级所在,是拥有绝对力量与强悍肉体的最佳结合体。仅凭小小人类脆弱的肉体,根本就不可能对我造成任何伤害。

  经验的深化可以演变为智慧。但如果把不多的经验当作自己行事的唯一依据,那么则会是一种低级愚蠢的行为。人类与昆虫之间的巨大进化差异由此可见一斑。

  跃进巨蝗的天翔没有耽误时间,只见他几个纵身,便已经完全贴近了虫兽庞大的身躯尾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受伤的青年也终于透过巨蝗肢体见的缝隙,看清了来援者手中持有的武器——一把闪烁着银白色光芒的短小匕首。这一意外发现差一点儿没把他当场气得吐血身亡。

  一把长约不过寸许的匕首,与虫兽超过十余米的巨大身躯相比,根本就是蚂蚁与大象之间的区别。也难怪巨蝗根本对天翔没有任何兴趣,仍然把注意力转到最初的目标这边来。

  那一瞬间,原本勇悍无比的青年忽然浑身涌上一种苍白的无力感。他仿佛已经看见死神那张可怕的大嘴正怪笑着,朝自己缓缓张开。。。。。。

  “嗷——”一声凄惨的哀嚎,把青年无望的思绪猛然拉回到了现实中。只不过,眼前的情景使得他张口结舌,惊得无法说出任何话来。

  巨蝗庞大的身躯已经完全倾斜,靠左面一边的身体,从尾部开始,一直侧翻在了地面上。而那支原本应该支撑在其后,折叠后长度超过四米的粗壮后肢,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完全从与蝗体连接的部位被切除。只有从那片渗透出墨绿色蝗血的伤痕上才能看出,那里原本应该是巨蝗后腿所在的位置。

  天翔没有用枪。这主要是因为他所在位置根本不适合于开枪。昆虫的尾部不同于头部,就算把手枪里所有的子弹全部射光,也根本不会危及到巨蝗的生命。相反,无用的伤痛还有可能将其彻底激怒。发狂后的虫兽往往会作出一些极其可怕的举动。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天翔拥有再多的子弹,恐怕也难以从蝗口中将那一青年救出。

  因此,他所采取的办法就是——利用巨蝗对自己的漠视,切断支撑起身体的两条后腿,彻底使之丧失所有行动能力。

  显然,他的计划获得了成功。失去左腿的巨蝗一时间根本无法顺利从地上爬起。此前的战斗已经使它丢掉了半截前肢,而且,还与被截除的大腿同样位于同一方向。导致现在的它只能以一条短小的前肢支撑整个左边身体的全部分量,沉重的尾部自然也就变成了身体的巨大负担。而新增伤口出传来的巨大痛楚也使它难以忍受。就这样,恐怖的虫兽只能悲惨地呆在原地,依靠左边那条尚属完好的前肢,一边痛苦地嚎叫着,一边缓慢而艰难地朝着就在近前,但是却根本无法抵及的目标,不住地摇动着脑袋上那两根长长的触角。

  恍然大悟的青年丝毫没有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尽管伤腿仍然在流血,但他却仍然抄起了手边最后一支矛枪。扬手之间,一道青芒从其手中飞出,准确地钻入被重伤的虫兽巨口之中。只听得连续数道“噗——噗——”的闷响过后,锐利的钢铁矛尖粘连着些许绿色的血,一起从虫兽那被一块淡青色甲片所覆盖的颈背处穿出,裸露在湿冷的空气中。就好像是一根从巨蝗身上莫名长出的怪刺一般。

  天翔手中的匕首也没有停下。青年出手的时候,他已经窜到虫兽的另外一边。飞快地沿着虫兽满是甲状剧齿的大腿向上攀延。直到冲上最顶端后,这才轮起匕首狠命朝下一刺,将整把匕首刃身完全没入黄绿色的虫兽腿中。然后双手紧抱住匕柄,按照与虫腿与身体结合处的固有轨迹一划,以匕首为支撑点,灵巧地反身跃下虫腿,利用身体惯性带来的巨大作用力,将粗大虫腿面朝自己一边的连接组织完全割断后,小心地避开虫肢上剧齿,依此再攀上残破虫腿的另外一面,以同样的手法,从原来伤口的对立面,重新切开一条巨大的伤痕。此时,两边均已被切断的虫腿再也无法负担起沉重的身躯,其中唯一所能连接的部分也只能不堪重负地被迫撕裂。失去双腿的巨蝗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凄厉地哀嚎着,将整个失去行动能力的身体无助地趴在冰冷的地面上,仅靠剩余的几条残肢,无力地朝着四周拼命乱扭。

  天翔没有再动手,从虫腿上跃下后,他就直接跑向了受伤的青年。巨蝗已经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刚才那一矛也已经将它打成了重伤。这头尚在存活的虫兽,根本就与一只僵死的虫子没有多少区别。

  “你怎么样?还行吗?” 天翔皱了皱眉,朝着已经不堪疼痛躺在了地上的青年问道。

  “还,还行吧!嗯!你可真行,居然一个人就能对付这头大家伙!”被伤口刺激得龇牙咧嘴的青年感慨地看了看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巨蝗,佩服地冲着天翔竖起了大拇指。

  天翔微微一笑,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块干净的白布塞到青年手中,旋既转身来到那条刚刚脱落的虫腿面前。摸出匕首,照着其中最为肥厚的部分用力一刺,几下就割出一块手臂般大小,晶莹透亮的肉块儿。然后走到那支射偏的钢矛前,将之拔出。把虫肉往上面一穿,随即拎起,快步回到已经包扎好伤口的青年面前,伸出一只手。

  “走吧!快离开这儿,过不了多久,那些食肉虫就要来了。”

  青年点了点头,吃力地搭上天翔的手,艰难地站了起来,颇有几份不甘地朝着虫兽遗憾地摇了摇头:“真是可惜,费了半天力气,才弄到这么大的一块肉。居然就要这么白白拱手送人。”

  天翔淡然笑道:“虽然可惜,却也没办法。快走吧!”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叶战风,你呢?”

  “赵天翔!”

  两个人走得很快,不过几分钟,就已经离开巨蝗所在数百米之遥。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他们都迫切想要尽快离开,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天翔体内充沛的力量,完全负担得了两个人的身体。

  他在背着这个刚刚结识的同伴走。尽管重量增加了一倍,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奔跑的速度。这也使得一直趴在其背上的伤者大为惊骇。

  叶战风的蜗居处距离这里并不远,不过数里路的样子后,一幢低矮的两层废墟出现在天翔眼前。

  “随便坐!别客气!”从天翔背上小心滑下的屋主一边招呼着其落坐,一边将自己受伤的大腿往一堆已经熄灭的余烬旁使劲儿拽了拽。看得出,他很高兴。毕竟,能够遇到一名狩猎同伴,这实在是一种相当难得的事情。

  烧火、烤肉。。。。。。一系列必须的动作后,两名刚刚结识的狩猎者便围着温暖的火堆大吃起来。来之不易的虫肉,似乎也变成了增加两个人相互间友好的最佳调和剂。而在相互询问一番后,天翔对于这个脸上总是挂着充满活力笑容的新伙伴,也更增添了一份了解。

  与自己一样,父母双亡的叶战风也是一名独自生存的狩猎者。今天与虫兽的遭遇战也完全处于意外。本来按照他的计划,原本只是想要去弄上几只食草虫而已,想不到却从旁里意外地杀出一只巨蝗。如果不是天翔及时出现,恐怕他现在早已变成了巨蝗口中一堆零乱的骨头。因此,对于天翔的感激,不由自主地溢于言表之中。

  天翔也不多话,只是微笑着慢慢解开裹在其伤口处的那根布条。蘸着清水仔细擦抹干净后,从火堆边尚温的余烬中抓出一把,仔细地洒在明显有些肿胀的伤口上。

  火灰既可止血,也可消毒。这是他从图书馆里获得的知识之一。

  叶战风没有说话,只是略带好奇地看着天翔的动作。直到他最后用一块干净的布片将伤口完全包扎好以后,这才开口道:“呵呵!你也懂得古人的知识吗?”

  天翔吃了一惊,忙道:“怎么,你也知道古人吗?”

  “当然知道!”叶战风不无炫耀地从身后一只破烂的木箱里摸出一件东西扔给天翔:“喏!就是它教给我的!”

  这东西天翔并不陌生,相反,还相当熟悉。那是一台学习机。与他之前所用的完全一样,也是依靠太阳能维持运转。

  “你从哪儿弄到这东西的?” 天翔不动声色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它一直在这儿。从我记事起,它就一直在这儿了!”叶战风的脸上满是诚实,丝毫看不出有任何撒慌的痕迹。

  “这么说,你是在这里长大的吗?” 天翔小心地问。

  “是啊!”叶战风长叹一声:“我在这里长大,我的母亲、父亲也死在这里。呵呵!怎么说呢,这里虽然不好,但总是。。。。。。”

  “你有书吗?” 天翔没有理会其后面的话,急切地问:“你这里有书吗?古人记载知识的书!”

  “有!当然有!”叶战风颇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天翔,下意识地从那只破箱中拿出一摞已经有些破损的书递过:“怎么,你要看吗?”

  天翔没有回答,他仿佛抢一般从叶战风手中夺过那些书,快速地翻看起来。只是,越看就越让他觉得触目惊心。因为,这些书与他和妹妹此前生活地穴中找到的书籍,竟然完全相同。

  看来,自己无意中救下的这个家伙,应该也与二号基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说不定,和自己一样,他本身也是一名由古人培育出的“探路者”。

  天翔没有猜错,叶战风本人,也是一名完全由古代胚胎发育而成的“探路者”。只不过,机缘的不同,使他没有获得像天翔一般的奇遇罢了。

  一时间,天翔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很温暖的感觉。那是一种孤独者找到自己失散已久同伴的亲切感,也是一种同类间才具有的吸引力。

  “跟我走吧!” 天翔站起身,收拾着地上的东西,简单地说道:“你一个人太危险,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很安全。”

  “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会跟着你!”叶战风的回答显然大出天翔意外:“呵呵!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我只觉得,我们应该是朋友,是兄弟。”

  对于他的回答,天翔虽然有几分惊讶,却也没有觉得意外。他不知道,在最初设定“探路者”遗传分子的时候,遗传学家们是用同一个人的精子为媒介,加以改良及辅助后,这才获得了所需要的基因。从这一层面上来讲,与天翔同批出现的所有“探路者”,其实都应该具有相同的血缘。通俗地说,“探路者”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根本就是兄弟和姐妹,只不过,他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几天以后,两个蹒跚的身影出现在了刘睿营地中。

  与走时一样,老人依旧苍老,儿童依然幼小。只不过,当看到天翔出现时,所有人的眼里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一份期待和喜悦。显然,刘睿老人已经向他们公布了新领袖的身份。

  “你决定了吗?”一间低矮的平房里,围坐在温暖的火堆边,老人意味深长地再一次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天翔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随手捡起一根干燥的木柴,扔进燃烧正旺的火堆中。在周围几双热切注视的目光下,半晌,终于慢慢地说道:“族群里,现在一共有多少人?”

  “连同你们俩,总共是一百二十六个人。”老人欣喜地摸了摸下巴上稀疏的胡子:“只不过,其中有绝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

  (汗!书友提出的意见相当中肯,老黑也发现其中的问题。我一定修改!只不过,按照原来的设定,可能会有所偏差。不过,希望大家一如既往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