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十九节 离开

    天翔长叹一声,背靠墙壁慢慢滑坐在地上。很长时间以来,他就一直向往着古代人类那种幸福美满的生活。也曾憧憬着与妹妹一道远离这个肮脏污秽的世界,重新返回阳光明媚的过去。但是现在,任何希望都没有了。回到过去,根本就只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幻想而已。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天翔忽然间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少了一份牵挂。相应的,也更多增加了一份责任与期望。

  冰冷的金属地面相当坚硬,坐在上面根本不会有任何舒适之感。但是现在天翔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他正在思考,紧张而全面地思考。他在思索自己作为一名末世拯救者的责任,还有,应该如何进行并展开自己的下一步。电脑灌输的资料相当全面。军事、文化、科技。。。。。。几乎涵盖了所有古代人类的智慧结晶。特别是因为“智龙二号”完全因为意外造成的“暴虐者”资料输入,更是使得他在善良与强恶两种截然不同的理念中,找到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道路。

  可问题是,自己究竟应该怎样来迈出这关键的第一步。

  良久,天翔终于从墙边慢慢站了起来,朝着电脑放出一代思感:“这里有武器吗?我是说,保存完好,能够使用的武器。”

  “有,但是不多。在距离这里四百米,左转的一间休息室桌子上,有一把2113年欧洲军工业出产的勃郎宁G13手枪。就是子弹不太多,只有七发而已。这还是当初建造人员撤离基地时,仓皇之中遗留下来的。由于地下基地几乎没有任何空气流动,温度也极低,这才得以保存完好。”电脑准确地给了他所想要的答案。

  “除了那把手枪,别的武器还有吗?” 天翔淡然地问道。

  “在第八层六号车间的工作台上,还有一把M241A2自动步枪。不过子弹不多,只有四发,而且由于当时保存不善,已经有部分被锈蚀。恐怕无法正常使用。”

  电脑冰冷的回答并没有使天翔觉得烦恼,相反,却使他感到一种意外的振奋。武器,是生存在黑暗世界的必要工具。在来之前,为了减轻负担,除了匕首,他什么也没有带。如果不是顾忌到自己身体刚刚经受了一次几乎虚脱的打击,恐怕连这点要求他也根本不会提出。但是现在的收获,显然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告诉我!什么地方才能弄到足够的能量?”这也是天翔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根据我的资料,这一带的地下至少有两个小型能源储存仓库。只要你能帮我连通与它们之间的正常通信线路,并且弄到必要的启动能源,我就能顺利打开上面的电子锁。我计算过,这两处仓库的储存量,足够生产出供应十万人使用的物资。”

  “连通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天翔皱了皱眉道:“但是启动能源,我又应该到哪里去找?”

  “不用找,很简单,我可以告诉你它在的位置——太阳!”电脑相当干脆地给出了答案。

  “太阳?你是说,太阳能?” 天翔奇道:“这应该很简单啊!你只需要在每个太阳日吸收足够的能量就行。何必那么麻烦?”

  “现在的太阳照射时间与过去根本不同。我说过,这几个小时时间吸收的能量仅能供应我最低运转一百多个小时。而与其它附带设备联系则需要我处于完全运转状态,这需要每天提供1K的最低保障能源。想要达到这种状态,至少得在整个基地所有太阳能电池处于张开状态,并且连续吸收时间超过两百个小时以上。以目前的基地整体防卫系统来看,根本不可能。”

  “那么,你需要我怎么做?” 天翔摸了摸下巴,淡淡地问道。

  “我需要你解放太阳,把它的照射时间,恢复到六百年以前的正常水平。并且为整个基地提供必要的保护手段。”

  “解放太阳?”闻言,天翔颇有些惊奇,随即正色道:“怎么解放?”

  “具体资料我已经输入进你的大脑,你只要稍微查询一下就会清楚。”说到这里,“智龙二号”的能量波忽然变得越来越微弱:“抱歉,我不能再和你继续谈下去。剩下的能量不多,外面的太阳已经消失了。你必须在十五分钟内离开基地,否则我将没有多余的能量再次把门打开。对不起,每一次打开基地都需要储存一定的能量,失去了太阳的照射,我也没有办法。”

  天翔没有多话,马上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迅速奔跑起来。电脑不会说假话,他也不想在这种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一直呆到下一个太阳日。因此,他只能按照电脑所说,在规定时间内尽快离开基地。

  毕竟,需要知道的事情已经清楚,剩下的,就是看自己如何去做。

  只是,在他即将决定要离开地下基地的时候,总觉得这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觉。但究竟其中是哪里不对头,他自己也说不说上来。也许,这就是古人与现代狩猎者之间的最大隔阂吧!

  当然,离开之前,天翔并没有忘记那把唯一可用的勃郎宁G13手枪。很幸运,那个房间正好顺路。而且,枪也如同电脑所说,正安静地放在桌上,等待着新主人的来临。

  风,还在吹。那股弥漫在阴冷空气中的潮湿感,在太阳完全消失后,再一次张开自己那双看不见的巨大翅膀,笼罩了整个大地。那些在耀眼的阳关下无法忍受温暖与干燥攻击的变异昆虫,再一次成群结队地出现在仅仅维持了几个小时光明的黑暗世界中。它们在一堆堆水泥砖瓦废墟中来回翻找,不断寻觅着能够满足自己胃袋要求的所有东西。古人类的枯骨、破烂不堪的文明遗留物、还有各种不知名的垃圾,几乎全部都是它们光顾的目标。刚刚步出基地,背靠冰冷大门的天翔冷漠地望着这一切,落寞地想到:“难道,人类文明真的就要这样消亡下去吗?”

  是啊!人,古人书上说,就在几百年以前,地球上的人根本就多得连现有土地都不够用,不得不采取必要的计划生育来进行控制。可是现在,从天翔来时直到离开基地,十多天的时间,除了他自己,根本就没有看到过一个人。除了阴暗的废墟,可怕的虫子,再也没有别的生物存在。

  “我要活,我要活下去。既然不能回到过去,那么我就必须改变目前的生存环境。为了我,为了天柔,也为了所有活着的人!”

  天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内心中做出这仿佛誓言一般的决定后,终于迈开脚步,朝着自己来时的路飞快地掠去。

  * * * * * * * *

  如果你是一个眼力极好的人,此刻一定会为那一条在高低错落的废墟间,快速跃进的身影感到惊奇。很明显,那绝对是一个人,一个和你一样,依靠自己能力在这个阴冷黑暗世界里生存的活人。但是,那种几乎完全是依靠跳跃来持续前进的移动方式与速度,根本就不应该为脆弱的人类所拥有。除非,他是一个特别的人,一个在所有方面都要超越其他普通人存在的特别者。

  天翔正是属于此列。

  从二号基地一路出来,直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天时间。应该说,这次探索之旅给他带来的好处远远大于此前的想象。同样,失望的成份也同样多。甚至,还有明显要超过所得好处的迹象。天翔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竟然发现了一个最完美,但是又无法开启的避难地。按照电脑的说法,基地里面什么都有,一应不缺。可是偏偏却又缺少必需的生产能源。这简直就是上天与自己开的最大玩笑。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给了你一把威力最强悍的武器独自面对一头最恐怖的虫兽,但是就在你满心欢喜想要痛快地扣动板机将之射杀时,非常遗憾地表示:“抱歉,枪里没有子弹。”

  “天上不会掉馅饼,一切只能靠自己。”这是天翔在一本古书中看到,并且认为是最具有哲理的一句话,

  当然,收获也并不是没有。最起码,电脑已经明确表示,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整个基地的运作不是什么问题。更何况,那场刺心锥骨的疼痛,还给天翔带了一些意想不到的礼物。

  思感,这是目前天翔提内最大也是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在某些时候,思感其实远比听觉和视力来得更加有效。它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搜索目标做出最优化的判断。只不过,由于探测距离的限制,天翔一直都把它当作一种备用手段。然而,经过那场难以忍受的疼痛攻击,他也欣喜地发现,自己的最大探测范围,竟然已经扩展到了一千二百米的可怕距离。也就是说,现在的思感,已经完全可以取代眼睛和耳朵的作用。

  毕竟,一千二百米,无论是视力再超卓的眼睛,或者是感觉再灵敏的耳朵,都不可能在如此遥远的距离看到或听到那里发生的任何事。

  有利就有弊,任何事情都具有其两面性。思感获得超常距离提升的天翔也发现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自己的思维攻击能力,似乎已经随着探测距离扩大的同时,变得极其微弱。一路上他试验过,不要说是那些个头巨大的虫子,就连一些体形较小的食草虫,他都根本无法控制,更不要什么命令其直接爆体死亡。

  这一意外发现使天翔沮丧了很久。不过,新的发现很快又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力量,绝对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力量正像喷涌的泉水一般,从天翔的体内猛烈地迸发出来。

  天翔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发生如此怪异的变化。好像是自从那场剧烈的疼痛过后,体内的器官及肌肉细胞就已经在那团神秘的太极气劲运行中,得到了完整的修复。非但如此,遭受肌肉膨胀损伤的细胞,似乎在重新分裂繁衍的过程中,获得了某种新的能力。对于破损的肌肉层面,它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之完全修复,并且,更能为之增添强大的能量供应。以至于在天翔最初从基地内部跑出时,就达到了相当惊人的速度。而那种通常因为剧烈运动带来的肌肉酸涨于骨胳疲劳,则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身上。

  对于这样的变化,天翔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究竟。他只是尽力奔跑,拼命地跑。一方面是因为想要缩短与妹妹团聚的时间,另外一方面,他则是想要知道,自己体内的这股力量,究竟需要“浪费”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才会有所减弱,或者是完全衰竭。

  就这样,除了因为干渴中途停留下来喝过几口水之外,两天了,天翔根本没有任何想要停止自己脚步的意思。就连进食,也仅仅只是匆忙地往嘴里忽乱塞上几块虫肉干。甚至几乎来不及细细咀嚼,便囫囵吞下了肚。

  就算是这样,天翔也根本不觉得自己的体能有维继不上的感觉。那团一支在身体各处来回游走的气劲,似乎对于这样的剧烈运动反而有着一种欢悦和满足。

  “嗯?这是什么动静?”奔跑中的天翔思感明显发觉了前方数百米处的异动。不由得使他停下了脚步,微闭双眼,小心地加大自己的思维能量,将探测波准确地锁定在了这一方向。

  “虫兽?”首先映入天翔大脑中那只“观察之眼”的,豁然是一只四米多高的巨大虫兽。与此前被他干掉的那只相比,这一只显然要更强、更壮、更凶残。因为,从其外形看来,这应该是一只由蝗类昆虫进化而来的“巨蝗兽”。

  每一种昆虫都有其独有的特性。就好像天翔此前杀死的那只甲壳坚硬的虫兽一样。巨蝗兽也有自己特有的生物本能。它虽然没有坚硬的角质甲壳,也没有进化出代表兽类力量必需的牙齿。但是古带蝗类拥有的短途飞行,及强悍的跳跃能力,都完全地被它们所继承。不但如此,变异后的蝗兽更在体形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按照生物体积与其摄入能量必须成正比的理论,原本食草的蝗类在缺乏传统食物的同时,如果想要获得生存的权力,唯一的办法就是改变自己的进食原则。毕竟,与清淡的素食植物相比,血腥的肉类中含有的能量,显然要多得多。

  生物进化过程中发生的异变,天翔不是不清楚。电脑灌输在其大脑中的知识,有相当部分已经对此做出了解释。只不过,现在的他显然没有更多的兴趣去探究这些奥秘。他在跑,他要尽快赶到那只巨蝗所在位置。因为,脑波的探测结果已经相当明显。巨蝗在争斗、在咆哮。

  而与它对峙的,却只是一个人。

  几百米的路程,对于天翔来说根本就是一段微不足道的距离。十数秒钟后,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与巨蝗相距不到五十米的一处土丘上。

  一个年纪与天翔相仿的青年狩猎者,手持两支锋利的钢矛,正小心地注视着巨蝗的每一个动作。而巨大的虫兽显然也根本没有想要放过这个与自己相比,无论在体形或能力方面都要明显站在下风的小东西。

  争斗可能已经持续了很久。因为天翔清楚地看见:青年的左腿,已经被划出了一道长约十数厘米的可怕伤痕。如果不是几条匆忙缠绕在一起的破布,死命扎系在靠近身体一侧部分的话,那么从伤口处不断涌出的鲜红血液,将会在瞬间把青年脚下的那片干燥的沙土完全浸透。

  相比之下,巨蝗遭受的伤害显然要严重得多。一支约莫三米来长的钢矛,已经稳稳地插在了位与其口器的侧面。而原本应该有四条的短小前肢,现在也只剩下了三条半。散发着浓烈腥臭味儿的墨绿色兽血,正从距离地面数米高的断肢处,大滴流淌下来。

  “强!” 天翔在内心很快地对这名独立对抗虫兽的青年下了一个简单的定义后,马上放出自己的思感,将巨蝗完全包围。一道带有强制命令的能量波,也在瞬间对巨蝗大脑展开了侵袭。天翔清楚,自己的脑波目前根本没有任何攻击力。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

  因为,巨蝗那张虽然没有牙齿,但却涌动着三对细小而尖利锷片的口器,已经距离青年那颗看上去还算英俊的脑袋,已经只有数米之遥。

  (昨晚老黑单位开半年总结会,一直弄到了很晚才回家,所以没办法更新。连夜赶出来的稿子,今天一早就发出来。没办法,今天还要继续开会。再不更新乐子就大了。真是想不通,就那么屁大点事,居然还要反复会来会去。真是。废话不说了,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