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十五节 欲望

    “得救他们”。躲在一处废墟墙壁间的天翔心道。如果换在以前,他根本不会搀和进这种根本不可能赢的事。开玩笑,肿甲虫是什么?那可是几乎位于黑暗世界食物链顶端的恐怖存在。别说就这么区区一百多人的弱势狩猎者,那怕就算在多一倍的人,而且都是身强力壮的男性,也根本不可能对这种装甲厚重的生物造成任何威胁。天翔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居然冒出想要去招惹肿甲虫的念头。而且,这一惹,还惹出了整整三只。

  “帮助弱者是人类最伟大的美德之一”,这是天翔从书中获得知识。也是他此前慷慨将食物与其它人分享的理由。现在,他正按照古人的教诲,准备对这些即将处于死亡边缘的狩猎者施以援手。

  肿甲虫究竟有没有痛觉,会不会感到害怕,这些东西恐怕任何人都不知道。只不过,所有被紧张和恐惧包围的狩猎者们在听到一连串清脆的爆裂声,并忍不住回身张望后,却惊奇地发现:三只巨大而恐怖的肿甲虫,纷纷放弃了自己捕猎的对象。转而朝着一个身穿灰白色衣服的青年,挥起了嘴边的巨大甲锷。

  三只巨大的肉食虫,分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着给他们带来伤痛的施予者狠狠扑来。天翔连续三个点射,准确地从其后部命中了三个目标。几颗小小的子弹对于肿甲虫庞大的身体来说,根本不成比例。但是就其造成的伤害来看,却已经足够将这三只正沉浸在美味食物幻想中的肿甲虫激怒。使得它们放弃原来的目标,将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这个莫名出现的年轻人身上。

  比之刚才,肿甲虫行动的速度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虽然,它们身上都挨了几枪,具有强大穿透力的子弹也从其尾部贯穿了身体,散发着浓重腥臭味的绿血纷纷从几个酒杯大小的孔洞中奔涌而出。但是,这并不致命。或者说,就算致命,也不是现在。因为,这些虫子还在跑,还在跳,还在像刚才一样,高高扬起代表死亡的甲锷,带着伤者特有的愤怒,拼命朝着眼前这个原本就该成为自己食物的该死小人砸去。

  如果是换在以前,天翔肯定转身就跑,依靠自己的体力与这几只中枪后仍能勉强行动的虫子来上一番比耐力、比消耗的追逐游戏。毕竟,这是一种绝对安全的打法。

  但是,现在他却明显不愿这样做。因为在几天前看到的一本军事类书籍中有着这样一句让天翔深以为然的话。

  “最好的敌人就是死去的敌人,只有尽快消灭眼前的敌人,才有可能去应付紧接而来的更大挑战。”

  在跃出藏身废墟的瞬间,天翔就已经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绝对安全的战斗方案。三只肿甲虫的位置前后不一。利用其距离优势,以开枪的先后顺序将之吸引过来。而后,再以近距离的猛烈火力把它们一一灭杀。无论从哪一个角度上来说,这都是最适合目前情况且最有把握的办法。

  于是,所有呆立在原地的狩猎者们看到了令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副景象:三头巨大的肿甲虫,在距离那个身穿灰白色衣服年轻人不到十米的距离内,随着之前响起的那种奇怪爆裂身纷纷倒下。而那最后一头肿甲虫,则是在发出一阵莫名恐惧的低吼后,整个头部仿佛是被重力挤压过一般,从中间猛然炸裂开来。以至与那利用两只强劲后肢高高站立起的庞大身体轰然倒地,激起一阵涛天的尘土。

  枪杀两只,精神控制憋死一只。这就是天翔的的出手顺序。

  虫子的弱点一般都在头部。这是天翔在与多次战斗中获得的宝贵经验。因此,在面对前两只猛冲过来肿甲虫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照准其头部扣动了板机。一连串速射的子弹在贯穿虫子脑部的时候,也破坏了其神经中枢。使之根本无法再控制身体前进一步。最终,只能带着对食物的向往和未进化完全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至于最后一只,则是天翔故意留下的实验品。他要看看,自己的脑波控制能力究竟有多强,能否在今后的战斗中,当作一种绝对有效的武器来使用。

  当然,他并没有失望。哪怕是巨大的肿甲虫也根本无法抵挡那种可怕而剧烈的精神能量。最终,在虫脑细胞完全疯狂并沸腾到最高点的时候,波动剧烈的神经只能接受完全瘫痪的事实,而虫子那敏锐却并不发达的大脑,则在猛烈的内部运动中,好像一只膨胀到了极点的气球一般炸裂开来。

  自此,天翔终于相信书中的是句话:“眼神能够杀死人”。难道不是吗?自始至终,他的双眼都在死死盯着那头可怜的肿甲虫,丝毫没有给其任何放松的机会。调侃地说,这也的确应该算是眼神的一种吧!

  “勇敢的年轻人,你救了我们。请说出你的要求,我们都会全部予以满足。”良久,从呆立在原地的狩猎者当中走出一个看上去好像是头领一般的老年狩猎者,尊敬地望着神情冷峻的天翔说出了这番话。

  “我的要求很简单,给我足够两个人吃上三个太阳日的肉干就可以。”天翔警惕而不带任何感情地从口中道出了自己的要求。他很清楚,自己刚才的举动无疑是救了这些人,就算是再过分的要求,也肯定能获得满足。哪怕他提出要从这些人当中挑选出几个来当作自己的“肉人”,恐怕也不是什么问题。

  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根本不习惯以人肉来当作食粮。因为,按照那些古人的说法,以人而食,根本就是一种极大的罪恶。

  至于警惕,那本来是一名狩猎者应该随时保有的状态。毕竟,我不想吃人,并不等于别人就不想吃我。更何况,眼前这些身体孱弱的狩猎者,看上去根本就是已经被饥饿折磨了很长时间。。。。。。

  天翔的戒备心理很快就被老人连番感激的话语所打消。躺在地上的三头巨虫也根本就是最好的食物来源。于是,在老人极力邀请之下,天翔兄妹跟随这群弱势狩猎者来到了他们的营地——一幢看上去相对比较结实,却和其它废墟基本上没有任何区别的大楼。这里,同样是古人留下的遗留物之一。

  三头肿甲虫已经被完全剥开,数量众多的虫肉,使这些久已未尝肉味狩猎者饥黄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点滴笑容。而这个弱势狩猎群的头领,也就是此前力邀天翔同来营地,自称刘睿的老人,也在首先叫人留出了天翔要求的分量后,这才公平地把所有虫肉分给了大家。

  “年轻人,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手里拿着的,应该就是古人所使用的武器吧?”一堆烧烤着香浓虫肉的火堆前,刘睿老人忽然冒出了一句令天翔吃惊不已的话来。

  “哦?你也知道古人吗?”对于老者的话,天翔显然觉得相当惊奇。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拥有古人知识的狩猎者几乎不存在。想不到,一个差一点儿命丧虫口的老人,居然会懂得这些东西。

  “呵呵!不单是我,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古人的存在,还有他们的一些知识,我们也都懂!我还知道,你手里的武器,应该叫做‘枪’。这是一种绝对强力的武器,难怪你能独自杀死三只肿甲虫啊!”语不惊人誓不休的老人笑呵呵地看了看满脸惊奇的天翔,随手从火堆上取下一块已经烤熟的虫肉,塞到忽闪着两只大眼睛专心听他们对话的天柔手里。

  “那么,你们究竟是。。。。。。”

  “究竟是怎么获得这些知识的?”刘战风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忽然出现了几份悲寂:“知识、经验,所有的这些东西都需要时间来积累。如果说,年轻人是一张没有任何内容的白纸,那么,老人则可以被看成用生命与时间换取智慧的拥有者。其实,很多人都明白古人的存在,也有很多人都对古人的知识感兴趣,还有更多的人在偶尔的机遇中获得某些古人遗留下来的物品,从中汲取到意想不到的东西。但不管怎么样,所有的这些,都需要时间,都需要年龄,因此,年长者拥有这方面的智慧,也就不是什么希奇的事情。我说的话,你能明白吗?”

  “我懂!”天翔深以为然地重重点了点头。老人是智慧的象征,这也是古人书中提到的一句话。

  “但是现在,根本没有老人存在的地位。”刘睿的话语忽然间变得相当愤怒:“在年轻人看来,我们是负担,是累赘,唯一摆脱我们的办法就死亡,把我们的身体变为他们的口中的食物。这根本就是一种悲哀,他们不懂,如果没有老人的智慧,仅凭强壮的身体与简单的头脑,根本无法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生活下去,绝对不可能。”

  天翔不想再说话,他明白,老人说的话没错。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想要生存下去,没有力量,根本不可能。

  “你知道为什么古人能够拥有那么多的智慧吗?”没等他完全缓过神来,老人又抛出一句令天翔疑惑不已的话。

  “团结,唯一的原因就是团结。”仿佛是为了故意要解释自己的问题一般,老人自答道:“只有团结,才能使弱者变强。想想看,一个人做不到的事,如果换成是两个人、三个人、甚至更多的人,那么,还有什么是不能办到的?”

  刘睿老人的话好像是一把重锤般击打着天翔的心灵,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具有如此深意的话,竟然会从一个弱不禁风的老人口中道出。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天翔才第一次觉得,自己想要返回过去的想法是否有错。

  “跟我来!”忽然,老人拉住天翔的手,站了起来。丝毫没有准备的天翔只能依照他的话,紧跟在其后,一直来到了一间不大的屋子里。

  屋子不大,但是住在里面的人却使天翔不由得感到一阵温馨。

  儿童、妇女、还有几个尚在咿呀学语的婴儿。其中有两个与天柔差不多大小的孩子,正好奇地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这个闯进来的陌生人。

  “他们有活下来的权利吗?绝对有!没有孩子,哪儿来的青年?”老人的话忽然变得好像是要与人争论一般:“如果我们不团结,那么他们势必就要成为其他狩猎者的食物。想想看,如果有一天,你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妹妹被人撕成碎片,你会有什么想法?什么感觉?”

  天翔没有说话,脸上的神色也显得更加冷峻。他不允许别人这样说自己的妹妹,可同时他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自己恐怕真的会无能为力。因为,弱者在没有强者的保护下,根本没有生存的可能。

  “知识,是保护弱者最有力的工具。”老人的声音继续在天翔耳边响起:“我想,既然你已经拥有了这些东西,为什么不能为了保护弱者而尽一份力呢?我们是人,是人类,不是野兽啊!”

  “你说吧!要我怎么做?”神色依然没有任何改变的天翔冷冷地从口中吐出这句话。不过,细心的老人已经从其眼角把微微抽动的肌肉中,看出了他内心世界的变化。

  “我要你留下来!做我们的首领,帮助我们,帮助弱者!”刘睿老人最终道出了心中所想的目的所在。

  “做你们的首领?”天翔惊讶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颇有些不解地盯住了老人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为什么?你不是同样也拥有古人的知识吗?为什么会选择了我?”

  “我老了!”老人长叹一声:“我已经不再年轻,虽然拥有智慧,但是我已经不再有力量去改变现实。这个族群应该有要新的领袖来领导。如果没有你,恐怕今天在我们所有人都得死。就算偶尔有人逃脱,也无法改变被杀或饿死的命运。至于这些孩子,更是只能在没有任何依靠的环境下可怜的死亡。你有知识,也有力量,最重要的,你年轻,有冲劲。我想,是上天把你派到了我面前,我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你成为这一族群新的首领,新的带头人。”

  天翔没有说话。一方面,他被老人的话所打动。另外一方面,他也无法舍弃心中回到过去的梦想。就这样,在老人炯炯有神目光的注视下,内心忐忑的天翔终于做出了决定。

  “给我六个太阳日的时间,我还有一点私事要去了解。这段时间里,我把我所有的武器都留给你。但是有一个条件,必须保护好我的妹妹,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六个太阳日以后,我回来告诉你我最后的决定。”

  ********

  零乱的废墟上,一条灰白色的身影在快速地跳跃着。如果这个时候忽然有一名狩猎者出现,他一定会惊奇认为那个身影根本就是一只最灵活的虫子。至于人,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人居然会以如此恐怖的速度在废墟间来回穿梭?没有,根本就没有!

  但那确实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把天柔留在了刘睿的弱势族群后,天翔仅仅只带了两周的肉干和部分必须的水,就急匆匆地上路了。他要尽快赶到二号基地,到那里去寻找有关时间机器的所有东西。不可否认,老人的话的确已经打动了他,就在那一瞬间,天翔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责任感。那是一种对于弱者的责任,一种以保护他人为义务的责任。当然,伴随其中的还有另外一些东西——诱惑,权力的诱惑。

  “如果我能统治这些人,强大。以此为基础并吞其它族群,然后再强大,再并吞。周而复始,那么我将成为这个世界的绝对王者。到了那个时候,弱者将不再被歧视。我也将成为后代传诵的英雄。”

  这可不是天翔脑子里莫名其妙生出来的古怪念头,事实上,是那些图书馆中古代帝王的历史在影响着他。

  权力、欲望、统治一切,如果你还是个男人,那么就应该首先考虑这一切。

  (昨天老婆看我新书的时候,忽然问了句很奇怪的话:“他们为什么要吃虫子?”这话让我郁闷了半天。不吃虫,难道吃人啊!真是的!女人啊———票!我要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