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八节 匕首

    在这些堆满武器的房间里,天翔颇为意外地翻出一整箱完全用散发着呛鼻气味机油浸泡着的短刀。这些匕首相当锋利,虽然知道这种东西属于金属制品,可天翔从来也没有看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锋利的刀,简直就是锋利的可怕。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因为表面有油液的关系,使得那把匕首滑得就好像一条刚刚从泥地里捞起来的泥鳅。一时间没拿稳的天翔,只觉得滑不溜秋的刀柄猛然从自己手里飞了出去。虽说没有伤到自己,可当回身看到匕首刀锋与横放在地面钢矛的“亲密接触”后,天翔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钢矛的坚硬程度他是知道的。这根几乎有自己手臂一半粗细的钢筋,是从一处废墟里找到。当时天翔用一把小钢锉整整锯了几个小时,才把这跟表面布满螺旋状凸起的钢筋顺利取下。而后在那个阴暗的地穴里,用几块粗糙的石头磨了将近十个太阳日的时间,这才做成一把集坚硬、锋利于一体的钢筋长矛。

  可是,这样一把精心打造的武器,居然会被一把不慎掉落的小匕首,狠狠砸开了一道深可及目的凹痕。即使站直了身体,天翔还是可以清楚地看见:在满是螺旋花纹钢矛上端与掉落匕首锋口的接触点,出现了一道切入矛身近半厘米的凹痕。而造成这一原因的匕首,则歪斜着身子依靠刀柄躺在一边。刀口处半圆形状的刃锋就像是一张咧口大笑的怪嘴,仿佛在嘲笑着可怜的钢矛虽然块头大,却根本经不起自己轻轻碰撞便落得个残疾的悲惨下场。

  箱子里像这样的匕首很多,共有一百把。这可不是天翔一把一把慢慢数出来的数字,而是那个绿色金属箱外面用白色字体写上去的内容。对于数字,天翔现在几乎根本已经有些麻木,只见他弯下腰,从地上小心地拾起那把轻而易举割开矛身的匕首,仔细看了看,直到确认那意外一击根本没有在刀锋上留下任何缺口后,这才抓过自己刚刚换下的旧衣服,认真擦拭干净残留在上面的油污。然后,将匕首放进一个从刀箱中找出,明显属于是配套物件的皮鞘中,按照自己的习惯,顺手别在了右边裤管上的一个小口袋里。

  如果有谁现在突然出现在馆长室的门口,一定会被全身装备打扮焕然一新的天翔吓一大跳。虽说年纪只有区区十七岁,但他的个头显然要比同龄人高得多。那身完全是按照标准身材制作的战斗服,恰好与其相匹配。虽说裤管显得颇有些长,但因为是连鞋裤的关系,根本没有显示出一丝臃肿。反倒是把天翔上身匀称的体形和健壮的肌肉完全凸现,相信如果时光倒退个几百年,就凭这副身材,当个明星什么的完全绰绰有余。

  唯一美中不足的,还是天翔那张因为与虫兽激战后尚未清洗过的脏脸。与干净的战斗服一比,根本就是鲜花与绿叶的区别。不过,由于长时间晒不到太阳,皮肤的颜色相当苍白,与灰白色的服装搭配在一起,却也多少能够混成一体。

  脖子上挎着一把轻便灵活的冲锋枪,腰间的皮带里还有一把装满弹匣的P104,至于子弹,更是被他塞满了衣服上所有的大小口袋。以至于到处鼓鼓囊囊,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混身长慢了水泡的癞蛤蟆。当然,那种弹药带来的巨大重量也使得贪心的天翔几乎连一步路都走不了。最后,只能遗憾地又从口袋里一点点摸出大量子弹以减轻自己的负担。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天翔那颗多少有点被巨大喜悦冲昏的头脑才发现:枪和子弹的确是好东西,可如果要是就这样让一堆重得可怕的装备把自己活活压死,那也实在太划不来。最终,在左右权衡后,他发现:只需要带上三个十五发装的手枪弹匣和四个六十发装的冲锋枪弹仓,就已经相当沉重,对于自己这副长期处于半饥半饱且营养不良的身体来说,这不到十公斤重的装备,已经相当多了。

  人的贪心和欲望恐怕是宇宙间永远都无法满足的最大恶魔。时间已经差不多,最多只要再过半个小时,太阳就会再次出现,回家的路多少也会因此而变的安全。可天翔却根本没有想要离开这堆古代宝藏的意思,仍然激动地在一个个板条箱中翻个不停。很幸运,总算又让他找到了一样很不错的东西。

  一个椭圆形的金属制物品。按照书上的解释,它应该是叫做“手雷”。

  对于这种东西的使用方法,书中也有很明确的记载。似乎是拉开其顶端那个小巧的拉环后,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它扔出,利用爆炸后的威力大范围杀伤敌人的一种强大武器。只不过,对于这种东西,天翔的兴趣远远没有枪和子弹那么浓厚。因此,仅仅是从一大箱拳头般大小的手雷中随便捡了几个装在衣袋里,就轻轻扣上了箱盖。

  差不多了,是到了该走的时候。天翔抬起手腕,看了看计时器上的时间。颇有些不舍地走出了弥漫这一股机油气味的密室。书橱上的机关其实很简单,只要把《世界历史》后面的那个黑色小方块轻轻拨动一下,六个巨大书橱自然会向机关的触发者献上它们守护的珍宝。仅就这一点来说,天翔的运气实在是好得令人羡慕。

  合上密室的机关,关上馆长室的大门。天翔轻轻掂了掂手中那把小巧的钥匙,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从紧贴身体的衣服领口处,取出一条细小的银白色项链。扭开链口处的扣环,把钥匙穿了进去。

  这可是掌管着自己所有财富的钥匙,坚决不能丢失。至于那条项链,则是死去父亲留给自己最珍贵的遗物。两件宝贝放在一起,多少也会给自己带来一些运气吧!

  太阳已经在浓暮的天空中露出了自己微红的笑脸,从浓密的云层里放射出一道道金色的耀眼光芒。在驱散了黑暗的同时,也为所有期盼光明的生物带来一丝久已不见的温暖。仿佛是看见了最恐怖的天敌一般,所有阳光笼罩之处的大小虫子,除了偶尔有那么几只喜欢在植物丛中爬来爬去寻找食物的弱者,其它的则根本就好像是进入了冬眠一般,纷纷缩回自己阴暗的巢穴中,连触角都不愿伸出一下。

  走出图书馆大门的天翔正好被一束突破云层的太阳光柱所笼罩,在阴暗湿冷的黑暗日子里,能够有这么一点点来之不易的温暖实在是一种莫大的享受。特别是对于劳碌多时的人来说,更是一种类似肯定般的褒赏。

  “好舒服啊!”天翔眯起眼睛感慨地看了看天空中微红的太阳,不由得又想起书中所说那些古人生活的美妙环境。唉!真是不明白,究竟是因为什么,世界居然会变成了今天这般模样!

  温暖的光线照在身上,实在是相当惬意的享受。如果能在这个时候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那怕就算是让我少活十年也心甘情愿。但是,天翔显然不能这么做。最起码现在不可能。毕竟,远在城市另外一处的天柔还在等待自己回去。幼小的她,如果没有自己作为依靠的话,迟早会被活活饿死。

  回家的路很轻松,虽说身上的装备颇有些沉重,但天翔的内心却是无比的得意与满足。他走得很快,也丝毫不想避让地上那些所谓的“虫路”。虫子有按照自己来时路线返回的习惯,因此,狩猎者们在外出时,基本上都会小心地避开这些弯曲扭动的“虫路”。毕竟,一只势单力孤的弱小虫子可以成为一顿美味的午餐。可如果遇上一群数量多得可怕的虫子,那恐怕就应该是自己反过来变成它们的口中食。要知道,对于人肉的味道,有不少虫子都相当喜欢。

  但是天翔显然与别人不同。他非但不惧怕,反而还有些期盼能够遇上一只强悍的食肉虫。如果换了是以前,恐怕再给他十个胆子,天翔也绝对不敢这么做。可现在呢?我可是拿着古人最厉害的武器。如果哪只虫子不长眼,我也不介意用它来试试手中的枪。

  不知究竟是虫类天生的危险预感在起作用,还是太阳的出现使得不喜欢光明的虫子们全都缩回窝里睡大觉。总之,两个小时过去了,满怀信心沿着“虫路”返回的天翔却没有找到任何一只可以用来试验自己新武器的东西。虽说这样一来确实节省了不少时间,可年轻人心中那种狂热的情绪也在渐渐消磨。到了最后,天翔简直想要诅咒起那该死的太阳为什么偏偏要挑自己回家的时候才出来。这不明摆了和我做对嘛!

  七个小时,这是天翔给自己规定的行动时间。倒不是因为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再次消失,而是长时间的活动造成的体内能量衰弱必须获得应有的补充。于是,在小心观察好周围环境后,天翔悄悄步入了一幢破旧楼房的其中一间。在简单收拢一堆附近可以充做燃料的东西后,这才兴致勃勃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烧焦的棉布和两块火石,利用相互撞击产生的火星点燃焦布后,引燃了一堆不是很大,却能散发出足够光线与温度的营火。

  战斗服上配有一个可以分离的背包,这玩意现在变成了天翔装食物和水的最好容器。那块从虫兽尸体上割下来的肉块已经被他生啃了一些,虽说味道不怎么样,却也聊胜于无。情绪不错的天翔现在显然是想要尝尝火烤虫兽肉的味道。只见他解开背包的扣子,从中拎出那块虽然不太新鲜却也不至于腐烂的肉,从地上随便找了几根细长的钢筋穿过,架在刚刚点燃的旺火上仔细地转烤起来。不一会,一股弥漫着令人垂涎欲滴的浓厚肉香,便飘散在附近阴冷湿霉的空气中。

  嫩滑的虫肉很容易熟,天翔小心地用手指戳了戳已经焦黄的烤肉,认定差不多后,这才将其从火上取下,以两头伸出的钢筋为支点,斜靠在墙壁上。从背包的隐密处拿出一个精巧的铁罐,用两只手指轻轻从中拈起一缕白色的粉末,小心地泼洒在香气扑鼻的肉块上。

  “这是盐,能够让熟热食物变得更加美味可口的盐。”

  回忆着幼时父亲曾经对自己教授的点滴知识,天翔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于父亲,虽然偶尔还有那么一点点印象,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记起的东西也越来越少。毕竟,父亲亡故的时候,自己实在太小。小得连很多东西根本就无法记住。

  隆隆作响的腹中仿佛在抗议着对自己待遇的不公。天翔的目光也再一次被色泽浓亮的烤肉所吸引。无暇多想的他顿时精神一振,匆忙将盐罐塞进背包放好手,这才放心地从墙边抄起串肉的铁条,端到嘴边,畅快地大嚼起来。

  等等,这是什么声音?口中塞满香味浓郁烤肉的天翔分明听到了一种莫名的轻微响声。警觉的他马上放下手中的肉串,轻轻抓过放在身边的枪,小心地打开保险后,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房间入口处的楼梯旁,侧身紧贴着墙壁,仔细地倾听着那个奇怪声音的来源。

  “应该不会是虫子。”天翔这样对自己说道。他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什么,总之这个声音并没有使他感到像往常一样的危险,相反却是一种平静和安详。这应该没有错,自己的预感从来都不会错。

  想到这里,天翔微微闭上双眼,将脑中的思维感知能力逐渐放出,探询和声音的来源。这是他在杀死虫兽回到图书馆以后,从一本标注着“科学幻想”类的书籍中学到的新技能。本来当时的他仅仅是觉得有趣,想要试试看是否真的确有其事,想不到一试之下竟然发现:自己的思感探知范围居然能够扩大到距离身体五十米开外的地方。只要自己愿意,就算不掀翻它们的老窝,也能坐在眼睛完全看不到的地方,利用“心灵”,观察得一清二楚。至于这种能力究竟是人脑进化后的具体表现,还是模仿虫脑带来的超人技能,他自己根本就不得而知。

  重要的是,他有这种能力,并且能够使用这种能力。

  眼下,他正是在用同样的方法观察着房屋外面自己看不到的那一片世界。

  一个女人!居然是一个女人。

  天翔颇有些惊愕地收回自己的思感,下意识地用力嚼了嚼一直含在嘴里的那团烤肉。不是不想吃,而是多年的狩猎生活已经使他养成了一种习惯。在发觉任何莫名异常的情况下,自己绝对不能主动发出一点儿声音。他可不想糊里糊涂从狩猎者转变为对手的猎物。

  女人很少见,单独的女人就更少见。这一方面是因为在狩猎世界中,女人自身也是一种难得的猎物。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那些不甘愿充当男人口中食物的女人们自主联合起来,成为一个个独立的狩猎团体。

  因此,一个在非太阳日独立出现的女人。根本就比一只品种最稀少的虫子还要罕见。

  很明显,那种轻微入耳的声音正是这个女人鞋底与地面碎石接触后,发出的脚步声。而且,从她移动的方向上来看,目标应该就是天翔此时的栖身之所。

  尽管一个女人对于自己没有什么威胁力,可天翔还是谨慎地抱紧了手中的枪身。在这个世界上,为了生存,狩猎者之间是没有任何道义恩仇可讲。为了获得一片延续生命的事物,父母吃掉自己儿女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骇闻。

  虽然天翔一直保持戒备状态,不过,其内心却一点也没有紧张。一来是他从残破窗户的边缘清楚地望见:款款走来的女人除了腰间一把短刀外,手中没有任何武器。二来是他绝对相信自己大脑的危险感知能力。

  既然潜意识告诉你很安全,那么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个女人是谁?大家可以猜一猜,至于他与主角究竟会发生什么关系,也可以猜一猜,猜到的留言哦!顺便说一句,过了一天了,有票的贡献出来,不要藏私!社会主义公有制嘛!嘿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