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77、第七十七章

    第77章
    元瑾却仰起头, 轻轻一笑道:“可是, 闻玉你应该要知道,若是我真的想要去做一件事,你是阻止不了我的。”
    薛闻玉是帝王没错,但是萧风是她的五叔,裴子清带着朱槙的遗留下来的军队, 顾珩也能助力她。闻玉若强行跟她作对,恐怕也只会弄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那就没有办法了。”他露出些许的苦笑, 声音又柔和了起来, “只能是你走一天,我便杀一个人……纵然你能走,很多人却是你带不走的吧。第一个杀谁呢。”他像是想到了什么, 柔声地问,“老夫人怎么样?”
    元瑾瞪大了眼睛, 片刻后她猛然推开了他, 反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薛闻玉被打得别过头去, 捂着侧脸, 低垂着眼睛没有说话。
    “你怎么……”元瑾几乎浑身发抖, 不敢相信他竟然说这样的话,老夫人一向对他极好, 他怎么能如此冷酷,“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薛闻玉用指腹擦了擦嘴角,她打得太用力, 以至于他有种自己流血的错觉,然而实际是没有的。
    他抬起头凝视她,缓缓露出一个笑容:“姐姐,我便……一直是这个样子的。”
    只是以前,你并不知道罢了。
    元瑾颓然地躺坐在地上,她突然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的确,她有能力,能强行突破薛闻玉的封锁。但是那些与她有关的人呢?她能都带走吗?她是绝对见不得这些人出事的。但是闻玉不一样,他从来,就有旁人无比匹敌的狠毒心肠。
    薛闻玉凝视着她。
    她身着青织金褙子,襟上绣着明艳的海棠花,将她的肤色衬得雪白明艳,浓密的睫毛低垂着,覆盖浅色的瞳。他觉得她美得惊心动魄,让他无法控制自己,心中涌动着一股想要亲近她的念头。可是她却看也不看自己,一眼都不看。
    在很多这样的时刻,他都担心她会离开自己,他们再也不是在太原府时相依为命的姐弟。他们之间有很多东西,朱询,朱槙,甚至是皇位、权势、阴谋算计。这些都让他们对立。
    “姐姐好生歇息吧,我先回去了。”薛闻玉站起身,离开了慈宁宫。再留下去,也许他也会做出无法原谅自己的事。
    他爱她,所以他也无法伤害她分毫,不管是亲人、爱人,他身边唯有她一人。
    他走出慈宁宫之后,回望着慈宁宫的灯火。
    太监首领刘松看着出神的年轻帝王,他白皙的脸上还带着掌掴的红痕。
    这天底下,恐怕也只有长公主殿下敢打皇上了吧。
    以前他猜不透帝王的想法,现在他已经猜到了,但他也什么话也不敢说。
    他还在司礼监的时候,训导他的老太监常说一句话:多说多错,少说少错。老太监靠这个沉默寡言的规则,在宫里活了一辈子。
    更何况这位帝王,性子阴晴不定,不容置喙。
    面对这样深沉、阴暗的宫廷秘闻,他最好就是当自己是聋子瞎子,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
    刘松终于还是把话憋了回去,沉默地跟在帝王后面,将灯笼挑得亮亮的,照亮他回去的路。
    因为薛闻玉的威胁,元瑾没有离开紫禁城,但她也并没有妥协,她采取了漠视他的态度。完全不同薛闻玉说话,也不理会他,只当他不存在。
    但是薛闻玉仍旧一天三次地来,陪她吃饭。纵然她不说话,元瑾不理他,他一个人却也能够说。
    他跟她说:“……母亲告诉我说,三表姐生了孩子,想姐姐回去看看。我推说你身体不适,没有答应。”
    或者又说:“对了,父亲说锦玉明年就府试了,他在督促他好生读书。父亲倒是一如既往的淳朴,从未在我这里给锦玉求个一官半职。”
    元瑾嘴里嚼着一片黄瓜,看也不看他。
    “姐姐近日不好生吃饭,都有些瘦了。”薛闻玉见她没有反应,突然转换了话题,他看向元瑾的手腕,并放下了筷,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我记得,头先握着姐姐的手腕,还是剩余不到一个指节的,现在却有了。”
    他握住之后,却没有松开,而是用指腹轻微地摩挲她的肌肤。
    元瑾终于有了反应,那就是强硬地把手抽了回去。
    薛闻玉一看桌上的菜,她基本只吃很少的素菜,也不怎么吃肉,所以才迅速地瘦了。闻玉发现后,曾让御膳房全部上了肉菜,希望能逼她吃一些。但那顿饭她几乎完全没动。后来他还是妥协了,不再这样做。
    薛闻玉又夹了一块葱烧羊肉放入她的碗中,但是她却将羊肉挑到了一边,吃也不吃。
    她这样地对待他,便是最冰冷和暴力的抵抗。
    他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筷子,他也不喜欢这样。但是他没有办法,他绝不能松口。
    到最后他终于霍地站了起来,问道:“你打算永远不理会我?是不是?”
    元瑾终于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好,好,姐姐不要后悔。”薛闻玉突然一笑,随即离去。
    皇上御驾起驾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宝结见人都离去了,才在元瑾身边恭谨地道:“您多日未外出走动,萧大人果然起疑,已经派人送来了信。似乎是……知道您被皇上软禁了。他说他正在想办法。”
    “想了又能如何。”元瑾用手帕擦着手腕处,“谁能跟疯子做对?”
    薛闻玉,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狠,所以,没有人能够战胜他。这世上最怕的,就是这等什么都狠得下来的人。
    她觉得有些累,叫宝结调暗了灯火,她靠着迎枕休息会儿。
    其实她不全是因跟闻玉置气,而是吃不下,便是真的觉得没有胃口。
    还有,闻玉临走时说的那些话。他还要做什么?
    元瑾就这般想着,迷迷蒙蒙地便睡着了。但还没有眯到一刻钟,她就听到外面火急火燎地通传声,说是陛下那边出事了。
    元瑾这些天来头一次出慈宁宫。
    夜色沉如水,宫中非常寂静。
    她脸色低沉如水,扶着丫头的手,快步走在去往乾清宫的路上。
    一众宫女太监跟在她身后,提着鎏金银香球,羊角琉璃宫灯,将这一路照得明明晃晃。
    转过前方的汉白玉月台就是乾清宫,见到元瑾前来,早已有宫人打开了朱红宫门,跪在原地请安。
    元瑾没有理会他们,她径直地跨过了门槛,走过了月门,帷幕,看到薛闻玉躺在床上,他手臂受了伤,血已经浸透了衣裳,那血流纵横交错,几乎将整只手臂都染成了红色。
    刘松想给他包扎,他却根本不要他靠近,只是躺在罗汉床上任自己血流如注。
    他听到脚步声回头,给了元瑾一个微笑:“姐姐来了。”
    元瑾冲到了他的罗汉床前,看着他手臂上深极的伤口,看着他脸上无所谓的微笑,她非常想再给他一个巴掌。她的手都扬起来了,但是没有打下去。
    “薛闻玉……”她气得眼眶都红了,“你疯了吗?”
    她气他不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气他竟然用自己来威胁她。也气自己根本就放不开他的安危。
    “还不快去拿包扎的纱布来!”元瑾厉声对刘松说,然后坐下来,直接剪开了他的衣袖。他的伤口非常深,所以血流不停。若是不包扎,任血这么流,是会有危险的。
    薛闻玉就拉着她坐下来,他声音略带沙哑说:“姐姐别难过,我并非故意所伤。是练剑的时候,不小心伤的……”
    “你给我闭嘴!”元瑾听着就气得发抖,怒斥他,“你练剑多少年了,会划伤自己胳膊?”
    “姐姐以后,不要同我置气了。”薛闻玉却笑着说,“姐姐忘了吗,你从来都说,我们要相依为命的。我们经历过这么多事,任何苦难都没有把我们分开。为何到了现在,你却要抛弃我了呢?你向来说过,你会一直在我身边……”
    他伸出手,穿过她的腰身,将她紧紧地抱住。
    “你若同我置气,我便会心神不宁,犯下大错。”他的热气扑在她的耳侧。
    元瑾深深吸了口气,他切实地抓住了她真正的软肋,那就是她仍然是爱他的,是对弟弟的疼爱,她无法对他的任何事情置之不理。他这就是一种软性的威胁。
    纱布和伤药很快送了上来,元瑾将他推开,亲自给他包扎。
    他的手臂肌肉结实均匀 ,虽有种不见日光的苍白,却不影响它的修长有力。闻玉也是学过武的,他的身体自然地呈现出成年男子力量的美感。
    他早就,不是她记忆中那个弱小的弟弟了。
    他垂眸看着她的手指,那样柔和,将他的伤口一点点包好。
    终于,还是他赢了,她还是放不下他。
    元瑾最后才说:“以后不要这样来威胁我了。”
    “只要姐姐理会我,我怎么会舍得威胁姐姐。”薛闻玉笑着道。
    “是你软禁我在先。”元瑾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说,“闻玉,你要知道,只要一日没有确定他是否活着,我就一日不会安心。你若是心中还有姐姐,你就放我去找他。姐姐是在认真地同你说这件事。”
    “我已经派了人去,不必姐姐亲自去。”
    元瑾却笑了:“你派人?那闻玉,若是你发现他真的活着,你会告诉我吗?”
    薛闻玉沉默了,这个答案不关乎他说‘是或不是’,而是元瑾不相信他会说真相。
    元瑾与他僵持了片刻,见他当真不回答,实在是对他失望透顶。起身准备离开,可是薛闻玉却伸出手臂拉住了她。他嘴唇微抿,目露乞求:“姐姐,便要这么抛下我走了吗。我的手受伤了,许多事都无法做……”
    他宫中那几十个宫人难道是摆设吗?
    元瑾看着他受伤的胳膊,心里转过很多念头,最后还是没能狠心甩开他。她只能回过身,坐到他身边。她打算把那件事,同他说清楚。
    “闻玉,你也说过,姐姐与你是生死相依,是不是?”
    薛闻玉轻轻点头。
    “那我就同你讲讲,当初在龙岗的时候发生的事。”元瑾道。那日的事除了萧风外,她一个人也没有说过,关于她是怎么活下来的,朱槙又是怎么死了的。她静静地把整件事说完:“……那日朱槙是为了救我,才失去了性命。若不是我,他也不会出事。”
    薛闻玉瞳孔微缩,他第一反应是不信,朱槙是什么样的人,会为了救别人而牺牲吗?
    “我知道你不信。”元瑾苦笑说,“其实在他做这件事之前,我也不信,不信他会舍弃唾手可得的天下来救我。可是他真的做了,闻玉,若是我不去找他,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你明白吗?你以为我这几日吃不好饭,只是为了跟你置气?不是的,是我自己的确没有别的心思,只记挂着他的下落。”
    元瑾见他神色不动。又说:“闻玉,其实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你我是最该信任彼此的人,纵然你这般想强留我,却也没有伤害我。你这样威胁我,我还是一听说你受伤后不肯包扎,就立刻来看你。你应该要相信,就算我真的找到了朱槙,也不会离开你的。”
    元瑾发现,在自己说完这些话之后,他终于微动了神色。
    其实他真正惶恐的是她会离开。所以任何她有可能抛下他的地方,都会让他无比的恐惧。这并不关乎靖王,换了任何一个可能会把她从他身边夺走的因素。他都会像今日这样爆发。
    “不,我不信。”闻玉终于开口了,“难道你找到了朱槙,还会回来吗?”
    “自然会,我怎么放心得下你一个人在这里。”元瑾回答得毫不犹豫。
    薛闻玉盯着她的眼眸,似乎想要判断她的话的真假。
    而他的心里,仍然是满满的不信任。
    “你……难道不是爱上他了么?”他很不喜欢这句话,但他还是说了出来,“你当真离得开他?”
    元瑾这次却沉默了。
    他们正在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通传的声音:“殿下,萧大人来了,说是有急事,一定要求见您!”
    薛闻玉看了元瑾一眼,而她没有看他,只是站了起来。
    该来的总会来的。
    他软禁了元瑾一个月,萧风应该是察觉了,他这次前来,自然是为了元瑾。
    薛闻玉宣了进,宫门随即打开,一身官服的萧风快步进来,先看了元瑾一眼,确认她完好无损后,才跪下请安。
    薛闻玉叫了平身,萧风才站起来,犹豫片刻,尤其是特别地再看了元瑾一眼后,才道:“皇上,长公主殿下。属下刚从山西巡抚处得知,顾珩刚到山西,便剿灭了作乱的山贼,其团首已经被抓了!”
    他这话完全出乎两人的意料,薛闻玉自然是暗自高兴。元瑾却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五叔,你是说……靖王已经被抓住了?”
    她还在这儿跟薛闻玉使心机耍手段的,正要准备去找他,可是他却已经被抓住了?
    元瑾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萧风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他轻声道:“不是,顾珩说……那匪首并非是朱槙!都是咱们误以为了!”
    元瑾听得心中一凉,瞬间就觉得茫然和无措。她突然间站不稳,后退一步扶住了朱红的墙柱。
    不是他……原来不是他!
    难道他其实就根本没有活下来,当时他身受重伤,水流又这么急,他很有可能就活不下来。
    他们这般的误以为,不过是笑话一场。她的激动,她的期盼,也都是笑话。他已经被她害死了,不要她了。又怎么会再回来找她!
    元瑾缓缓地蹲到了地上,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腿。
    在此之前,她一直觉得他是没有死的。毕竟他这样的祸害,是要遗留千年的,他打过这么多仗了,怎么会轻易死呢?所以一听到山西有人作乱,所有人都觉得就是朱槙,是他回来了。
    但紧接着,萧风就告诉他,这个匪首不是他,不是!这让她怎么相信,怎么接受!
    “可是你有何证据……”元瑾说,“你都没有见到那人,怎么就知道他不是朱槙!”
    萧风轻轻一叹,他说:“阿瑾,正是因为旁人跟你说,你肯定都不会信,所以才由我来说。五叔是不会骗你的。朱槙本来就身受重伤,在那个环境下很难活下来。再者,你觉得若是靖王,会这么容易被顾珩抓住吗。”
    元瑾不再说话,她只是用手环着自己,不断地微抖。
    在他死之后,她梦到过很多次他,但最后无一例外地,都是他死了。而且都是因为她死的。若是他还活着,元瑾曾经告诉自己,要一直陪在他身边。若是他转世而生了,她也要找到他,他要是喝了孟婆汤不记得她了,她就要用尽办法让他想起来。
    她在感情上是来得迟钝小心。但是一旦她认定了,那必然也是不会更改的。
    可是当他真的死了呢?
    她却茫然得没有方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
    这一事情的发展显然超过了两人的想象。若不是这消息是萧风带回来的,就连薛闻玉也要疑心个真假。但正是因为这消息是萧风说的,所以才是确凿的事实。
    他走到元瑾元瑾身边蹲下,用手搭在元瑾的肩上,说:“好了,姐姐。没事,不会有事的。我还在你身边呢。”
    但是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单薄。
    片刻后,他就听到了元瑾压低的哭声,直至终于忍不住,也不管周围地放声大哭。
    这样的元瑾,能够忍受朱槙,真的死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