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59、第五十九章

    第59章
    朱询朝她走了过来, 日光一丝丝地掠过他的身体, 他在元瑾的对面坐下来。俊美的侧颜落着阳光,眉眼分明是元瑾这么多年来熟悉的样子。
    元瑾端起茶壶给他倒了茶。
    朱询眼睛微微一眯道,“王妃若是想见我,差人来说一声,又何必如此的大费周折, 竟还要通过薛闻玉。又在如此隐蔽之处,却不知是为了什么。”
    元瑾笑了一笑, 她知道朱询这是在试探她。
    她缓缓道:“太子殿下是极其聪慧的人, 该不会猜不到,我找殿下是为了什么吧?”
    她抬起眼眸,目光平静而淡漠。
    朱询突然觉得, 她这个样子有些眼熟,竟有几分那人的神态。
    他第一次见到这位薛二姑娘的时候, 她表现得唯唯诺诺, 很是不起眼。但是直到这一刻, 朱询才发现这个女子并不简单, 她必然心机极深, 否则为什么要嫁给靖王,却在暗中见自己。她究竟在打算什么?
    “本宫愚钝, 竟还真的不知道,王妃找我为何。”朱询喝茶道。
    元瑾则淡淡地道:“我来找殿下,自然是要投诚了。”
    而朱询听了她的话,只是眉头轻微一动, 眼底不变,却笑了起来:“哦?那本宫却是有些不明白了。王妃娘娘既已经嫁给靖王,为何要投诚于我呢。”
    他自然会对元瑾有所怀疑了,虽然元瑾是薛闻玉的姐姐,但元瑾已经嫁给了朱槙,出嫁从夫,她为什么会背叛身为西北靖王的朱槙来找他呢。朱询是个聪明人,肯定会怀疑。
    元瑾自然也知道他的疑虑。她抿唇笑了起来,眼神之中透出一股冷然之意:“殿下不得其解,我却也无法将实情告知。殿下只需知道——我是要来帮殿下的就行。如今殿下得天所助,人也将助之,我与弟弟将襄君上位,只求到那时,殿下依照从龙之功,重用我弟弟即可。”
    朱询听到元瑾的话笑容微敛。
    这薛元瑾为何会来帮他,他若不知道清楚,怎敢重用。
    从他之前的调查来看,这位薛二姑娘在山西时的生活乏善可陈,唯有她与朱槙接触的那段时间,探子打探不到任何消息,这当中发生过什么,无人清楚。而现在,这个人非常神秘,她背后究竟代表了什么势力,又怎会嫁给朱槙,然后来帮他,这都是不得为知的。
    “王妃如此闪烁其词,实在是不知让本宫从何信起啊!”朱询又一笑。
    元瑾知道,他是想让自己,把帮他的原因说清楚。
    但元瑾只是道:“其实太子殿下多虑了。”
    “哦,这又怎么说?”朱询等着听她解释。
    元瑾道:“您不必完全信我,只需先半信我,看日后会如何便知。再者,凭借殿下对靖王的了解,应该知道他不是用自己王妃来设局的人。毕竟倘若我被你拆穿,岂不是会立刻死在你刀下?而若我是假意投诚,也岂不是会很容易被殿下拆穿。”
    这倒是说得不假,朱槙本质上是个非常大男子的人,他的女人只会护在羽翼之下,绝不会耍这种阴谋诡计。
    朱询脑中瞬间闪过许多想法,他若完全不信她,就错过了一次绝佳的机会。但若是先不管这些疑点,暂且收下这份投诚,日后再看看是否有用,那便不亏了。朱询不再问元瑾原因,而是说:“那我能否一问,王妃为何会选择,这时候投诚于我?”
    元瑾淡淡道:“若我之前便投诚,恐怕太子殿下也不会将我放在眼里吧?”
    倒的确是个聪明人,朱询听了大笑。即便是靖王妃投诚,倘若此人是个蠢货,恐怕也不得用。既然是个聪明人,那便好办了!
    “既然如此,我是十分欢迎王妃投诚的。”朱询的语气与方才不一样了,显得亲热了几分,“日后王妃想要什么,或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可开口就是。”
    既然人家来投诚了,他总要拿出几分诚意来。
    元瑾听到这里,就拢了衣袖站起身道:“太子殿下神机妙算,妾身今日前来,还真是有一桩事要求殿下。”
    “哦?”朱询笑了笑,向后靠着墙上。“王妃说说是什么事吧。”
    元瑾道:“这却是为了太子殿下考虑的。殿下在文官中虽然极得支持,但是在武官之中,势力却弱了一些。我说的应该是对的吧?眼下却有一桩事,能够让殿下在武官中的声誉上升。”
    朱询听到这里,笑容收了起来。并没有反驳她,而是道:“……说下去。”
    元瑾见他上钩了,才继续道:“殿下可知道西宁卫的萧风?便是当初的那萧家的余孽。如今他兵败如山,正要押解回京城候审。”
    萧风,他怎么会不知道萧风呢,这可是当年唯一活下来的萧家嫡系男子。
    听到这话,朱询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暗色,看她的眼神晦涩不明:“怎么?你认识萧家的人?”
    她如此的谈吐和气质,如此循循善诱,他觉得……很是眼熟。
    更何况,她又突然提起了萧风。她和萧家可是有什么关系?
    朱询又不动声色地将元瑾打量。
    以前他只当她是定国公府小姐,是朱槙之妻。如今仔细一体味才发现,虽然容貌一点都不像,但她身上的那种感觉……竟和姑姑的感觉非常的类似!
    元瑾心里微动,知道朱询其实有点怀疑了。
    她这般突然表露自己的心机,又突然提起萧风,朱询必然会有所怀疑。但是她顾不得这么多了,她必须要救得五叔,要完成自己的大事,他熟悉又能怎样,她已经是个完全不同的人。他肯定无法确认。
    “殿下多虑了。”元瑾道,“我只是想告诉殿下,您若想谋逆大局,现在就必须保下萧风。因为除了靖王外,萧风是唯一一个能守住西宁卫的人,他若出事,等到殿下忙于政斗,西宁将无人可守。”
    她说的问题,也是如今朝臣争议的热点。当时,皇帝力保下萧风,就知道他终将有用。如今萧风如此严重的失利,朝堂议论纷纷,都觉得他无力抗敌。
    朱询却眼睛一眯,打量她的眼神更深了些:“但是萧风现在已经兵败,你如何知道,他还有这个能力可以守住西宁卫?”
    元瑾就淡然一笑:“这番话,却是靖王殿下亲口告诉我的。萧风这次指挥失误,是因宁夏总兵肖剑从中作梗的缘故。否则以萧风的能力,是断不会到这步的。再者,正是我方才所说的用处了。您若是这时候能出手保下萧风,朝野之上,武官们势必对您赞誉有加。”
    朱询淡淡道:“说说看。”
    “将军谁无败仗,若只因一次兵败就将之打入地狱,会招致武官的不满。而殿下如今薄弱的就是武官力量。倘若您这次能保下萧风,说是念在他往日的功绩上。必也会引得武官们的好感,让您能收拢人心。”
    朱询听了沉思片刻,的确,萧风只是一时失手便遭至如此大灾,他们是感同身受的。这次争议中,文官多半赞成处决萧风,武官却是支持从轻处置的。
    “但若本宫保了他,却也会招致文官们的不满。”朱询淡淡道。
    而元瑾只是一笑:“但您可是太子殿下。”
    朱询听了思索,随后大笑,知道她这番话究竟是什么含义。
    这个女人将会非常有用,因为她很聪明,并且在一个微妙而关键的位置,是靖王的女人。他可以利用她达到自己的目的。
    至于那几分的像姑姑……她不会是姑姑,姑姑已经死了,他亲眼看到的尸首。
    他的姑姑冰清玉洁,是天底下最不染尘世的人。别的女人不会是她,怎么可能是他。
    朱询的眼底恢复了熟悉的淡然和慎重,看着元瑾道:“我能预感,与王妃娘娘的合作将会十分愉快。若王妃能助我登上大宝,那王妃所求我皆会一一应允,绝不会比靖王给你的少。王妃尽可放心。”
    元瑾站了起来,向朱询微屈一身:“如此,那便请殿下现在就修书一封,送往西宁卫,并在朝廷中力保萧风。不要他被押解回京,便留在西宁卫戴罪立功。如今西宁卫正是用人之际,恐怕不久就会有异族袭来,到时候,殿下就知道妾身所言不假了。”
    朱询颔首答应,这于他只是小事。
    元瑾见目的达成,他果然对她的投诚十分满意,就又道:“妾身既已同殿下说清楚,便要告辞了。”
    朱询现在沉迷权斗,不会对她的熟悉太过在意。但两人之前毕竟曾朝夕相处,朱询又如此聪慧敏锐,时间一长难免他不会发现更多的异样。
    “……站住。”他突然在背后道。
    元瑾心中暗惊,脚步微顿,难道他真的发现了什么端倪不成?
    随后却只听他慢慢道:“……那日徐贵妃推王妃入水一事,如今来看,想必是王妃娘娘您的手笔了吧?”
    这事只能算是她顺水推舟。徐贵妃要杀她的真正原因,连元瑾也是不知的。不过她还是要感谢徐贵妃,给她提供了一个除去徐家的机会。恐怕朱询是觉得,其实整件事都是她亲手策划了。
    元瑾回过头问:“殿下怎么看呢?”
    “本宫只是不明白,王妃娘娘这是意欲何为。”
    “人都有秘密,妾身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秘密,殿下总有一日会知道的。”元瑾淡淡地道。
    凡事不必说透,点到即可,给人留下想象的余地,让他们自己去填补原因,他们反倒会更加深信不疑。
    朱询一笑:“那看来,我倒是真的没有看错人。王妃倒是投诚的正是时候,如今,变数马上就要来了。王妃且等着就是,到时候,我会告诉王妃该怎么做的。”
    变数?什么变数?
    元瑾眉心一皱,难道是关于靖王的?
    但是元瑾并没有多问,问了反而会让朱询看低,她只是略一屈身:“那就等变数来的那一天吧,妾身先告辞了。”
    但她这次朱询没有再叫住她,而是看着她的背影离开。
    ***
    元瑾回靖王府后,挂心于五叔的安危,忐忑地等待消息。直到第三日,她才得到了西宁卫传回的消息。
    徐贤忠安插进她身边的赵管事告诉她:“……娘娘放心,西宁卫的事已经解决。太子殿下上了折子力保,萧大人得以官复原职,戴罪立功了。”
    元瑾才终于是松了口气,不枉费她冒这个险!
    她拿着柄精致的铜制小勺,舀起桌上的一盒景泰蓝掐丝珐琅盒装的香粉,加入香炉中。
    “你直接派人盯着西宁卫那边,若有异动提早来报。”元瑾淡淡道。又想了想说,“另外,也派人注意京卫的动静。”
    她是想看看,朱询所说的变数是什么。
    她怕薛闻玉给她的消息有延迟。
    这次若不是她铤而走险,与太子交锋,恐怕五叔就真的危险了。
    之前她向徐贤忠要的人只到了紫桐,多半还是用来贴身照顾保护她。现在送到她身边的赵管事才真正得用之人。不仅与徐先生的消息网直接相连,手下还有可用的暗探。
    等赵管事应喏退下,紫桐却走了进来,屈身道:“娘娘,魏永侯爷求见您,正在花厅等着。”
    元瑾眉头微皱。顾珩,这瘟神又来做什么?
    他现在负责保护她的安危,若是完全不见,却也说不过去。
    她站起身,让丫头给自己披了件薄薄的斗篷出门。
    元瑾仆从簇拥地到了花厅,看到顾珩果然在背手等她。他的身影劲瘦挺拔,依旧是一袭玄色劲装,转过身之时,俊美的面容光彩照人,让人觉得有些炫目。
    她走了过去,却看到桌上摆着一副棋盘,两盅围棋。
    “侯爷这是做什么?”元瑾淡淡道。
    顾珩嘴角微勾,露出一个于他来说鲜见的笑容。“在下说过,要同王妃娘娘下盘棋,如今正好得空了。”
    “侯爷雅兴。”元瑾也笑了笑,“只是我今日正好有些头痛,却是不好下棋了,若侯爷真的如此空闲,我家紫苏棋艺也不错。不如让她和侯爷下吧。”
    紫苏听到这里就站了出来,走到顾珩面前屈了身。
    顾珩却看也不看,只是盯着元瑾:“王妃娘娘莫不是看不起在下?”
    “侯爷言重,紫苏的棋艺可是一等一的好。”元瑾笑道,“难不成,是侯爷看不起婢女?”
    顾珩却不接她这个话茬,而是淡淡地道,“在下自认,也不是什么面目可憎之人。娘娘何以这般不想面对我?若您怕殿下多心,却是大可不必的,您身边这么多丫头婆子跟着,殿下都知道。且殿下走前说了,让我好生守着娘娘。如今既是同娘娘下棋,也是想守着娘娘的安危。”
    不过就是想下个棋罢了,说这么多的幌子。
    那就下吧,既然他想下。
    元瑾一笑:“既然如此,那敢问侯爷棋艺师承何人?”
    “在下师承自前翰林院掌院学士曾许安。”顾珩淡淡道。
    虽然顾珩语气之中没有任何的炫耀之意,但是光曾许安这个名字,就足够震慑旁人了。
    因为前翰林院掌院学士曾许安,是闻名天下的围棋圣手。当年所收的弟子,亦不过是那么三四人。每一个都是耗尽心力培养而成,个个非凡品。
    元瑾听了眉心微动,难道,顾珩竟然是她棋艺上的……同门师兄?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
    不过也是,当初她跟顾珩下棋的时候,他还是个瞎子呢,肯定发挥不出圣手弟子的实力。他那时候求生意志极低,还有什么闲心下棋,没自杀已经是活得很坚强了。
    这样说来,元瑾倒是真的有了几分兴趣。
    纵横棋界这么多年,老师去世之后,她还没曾遇到过敌手。今天竟然遇到了老师曾教过的弟子。
    她走到了石桌前坐下来。伸手一请:“既然如此,那侯爷请坐吧。”
    其实顾珩主要是为试探她,当年他同阿沅下棋时,根本就没有尽实力。现今他已完全不瞎了,这棋艺水平自然是顶尖的,所以也根本就没想过,要认真地同元瑾下棋。
    因此坐下之后,拿了白子,道:“娘娘先行。”
    元瑾也并不客气,手执黑子先行,下了第一枚棋。
    既然是先前老师的弟子,元瑾自然拿出了功力来应对的。
    顾珩却是轻敌了,只顾着注意元瑾下棋时的神态动作,手下下棋并未思索章法。直到一刻钟之后,他突然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竟已山河尽失,布棋完全被打乱。而元瑾的黑子逆势而行,竟吞噬了他大片的白棋。
    顾珩眉头微皱,起了慎重之心,手指轻轻敲着棋子,注意起棋局的走势来。
    元瑾自然发现了他的神态变化,好像是终于郑重了,也不乱阵。只循着已经布下的棋局走,见招拆招,见气堵气。压得顾珩的棋喘不过气来。不过顾珩果然也不是一般人,一般人的棋走成这样,早已是死得不能再死,他竟然还能抓住一线生机,与她缠斗起来。一直到再过了半个时辰,天色微暗,顾珩把着手里的棋子,看了棋局半晌,确定自己的确是输了。
    是的,真的输了,他一个围棋圣手的弟子,竟然输给了一个小姑娘。
    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
    老师若是知道了,恐怕都会气得从棺材里蹦出来。
    “我认输。”顾珩在这种事情上还是个守礼的人,他放下棋子,抬起头,“想不到王妃娘娘竟也是个高手,不知娘娘师承何方?”
    元瑾道:“不过是跟着弟弟的西席先生学过,也谈不上师承。”
    师承自一个普通人,竟然能打败他?
    顾珩嘴角微动,他怎么可能信!若是一个普通人的弟子都能打败他,他岂不是要去跳江了。
    元瑾根本不怕他察觉什么。除了那几个亲近之人,无人知道当年她是师承何方。
    元瑾见他沉默,才道:“侯爷心散,故棋才散,这才是我赢你的原因。不过方才一开始,我还是让了侯爷三子的。”
    顾珩听到这儿却笑了,她是在辩解自己不是胜之不武吗?
    他抬起头时,眼眸璀璨若星辰。
    阿沅在跟他下棋的时候也时常让着他,跟他说:“……不然就你这个臭棋篓子,岂能和我下过一刻钟?”
    其实。他知道她并没有骗他,而是真的在让他。
    也是真的,想要把他从那无底深渊之中拉出来。
    他心中触动,想起那些和她在一起的岁月。伸出手轻轻地摸向她的棋盘边缘。在他看不到的时候,他曾无数次这样感知事物的存在,感知她存在的痕迹。
    只是这棋盘是他方才拿过来的,光洁新整,根本没有任何痕迹的存在。
    但却抬起头,眼中透出一丝清明,看着元瑾,终于问出了徘徊在他心中的问题,“方才下棋的时候,在下注意到,娘娘的手指似乎经常轻扣此处。”顾珩道,“——娘娘可是,下棋都有这个习惯动作?”
    他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所以他方才不好好下棋,就是在注意她的动作?
    元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习惯的动作,但是他一说,好像当真是如此。
    她嘴唇微微一抿,淡淡道:“侯爷问这做什么。”
    “却是想知道的。”顾珩却也不想让地看着她,仿佛非要她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不可。
    两人正在僵持,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突然,外面喧哗声四起,似乎是有人来了。
    顾珩看向外面,只见一个侍卫突然跑进来,跪在顾珩面前道:“侯爷,有人从大门闯入!带着军队!”
    有人闯入?怎么会,这可是在京城,靖王府。究竟是何人这般大胆!
    元瑾第一想法就是朱询,但也没有理由,靖王府如今只有她在,朱询现在是肯定不会大张旗鼓来对付她的。
    那谁会闯入靖王府?
    顾珩立刻站了起来,并没有时间思索太多,冷然地道:“布阵!”
    而与此同时,暗处许多隐匿的弓箭手显出声,外面的侍卫也涌入了湛堂中,将元瑾层层包围住。顾珩则对元瑾道:“你在此等着,不要乱跑,我带人去前院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下面的姑娘们~,回馈大家,仍然抽一百个留言发红包:
    善缘之分扔了1个手榴弹
    0.0扔了3个地雷
    杜希扔了3个地雷
    精神病患者的臆想世界扔了1个地雷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地雷
    妮妮扔了1个地雷
    29901005扔了1个地雷
    z小猫扔了1个地雷
    大大大大雨倾盆扔了1个地雷
    865298扔了1个地雷
    30440596扔了1个地雷
    是我小七呀扔了1个地雷
    小狼扔了1个地雷
    29358828扔了1个地雷
    3028681扔了1个地雷
    焦糖玛奇朵扔了1个地雷
    贝一扔了1个地雷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
    姐姐家的姐姐扔了1个地雷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地雷
    小狼扔了1个地雷
    abcdefg扔了1个地雷
    z小猫扔了1个地雷
    焦糖玛奇朵扔了1个地雷
    旅行的猫扔了1个地雷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地雷
    liaott扔了1个地雷
    胖噜噜大怪兽扔了1个地雷
    20763458扔了1个地雷
    22718957扔了1个地雷
    嘟嘟扔了1个地雷
    我不认识你。扔了1个地雷
    ミ张艺兴゛小酒窝的魅扔了1个地雷
    白绒绒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