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58、第五十八章

    第58章
    许久之后, 朱槙才缓缓放开她。
    两人气息交融, 元瑾的唇舌之间都是他的气息,而他正垂眸看着自己。眼神好像和身体一样,也有滚烫的温度。
    元瑾突然觉得他的目光很烫人。
    朱槙片刻后才问,声音隐隐带着压迫:“可还敢说这样的话了?”
    他说的是刚才,她说‘巴不得他早点走’的话吧。依照元瑾一贯嘴硬的个性, 她是不会轻易服软的。但是她现在手软脚软的,还回不过神来, 连他的目光都想要避开, 觉得有种烫人的力度在里面。
    元瑾轻轻地抿了嘴唇,决定转移话题:“殿下,这太阳都到正空了。咱们还是……快走吧, 不然一会儿来不及回定国公府了。”
    说着她先快步走了出去。
    朱槙也没说什么,看她有些凌乱的脚步笑了笑, 她这是害羞了?
    他随后跟了上去。
    第二日下午, 朱槙就要走了, 走前来元瑾住的湛堂吃午膳。
    现在还不到午时, 故饭还没起, 桌上倒是一堆东西零零散散地放着,朱槙一眼便认出, 这是他那把弩-箭的部件。元瑾背对着他仔细地观摩,然后将它们一一装回去,似乎没有听到他来了。
    本以为她是用来玩的,没想到她却把它们拆了。
    朱槙见她装得正专心, 就悄然走至她的身后,然后说:“你竟然本王的东西弄坏了?”
    元瑾突然听到他的声音,手一抖就装错了一个配件,她将那配件重新取出来,说:“殿下既然把这弩-箭送我了,自然是我的。再说。”她举起手中的半个弩-箭给他看,笑了笑,“我也没有弄坏,这不是在装回去吗。”
    朱槙听了心想,还装回去呢。这弩-箭做工设计之精巧,是他一个极擅长弓弩的幕僚花费三年时间所制,连他都不能拆了又装回去。她如何能做得到。
    虽然是这样想,但朱槙也没打击她,只是笑着说:“好吧,那你慢慢装,装好了记得给我看看。”
    这时候,外面有人通传道:“殿下,有要事禀报。”
    朱槙走了出去。
    元瑾组装弩-箭,一边听着外面的来人隐约说话声:“……一切都准备好了,定国公已经到了客堂,等着您一起启程。”
    朱槙这次是去京卫练兵,故薛让也会陪同前去。
    随后是朱槙平静冷练的声音:“顾珩可到了?”
    “侯爷还未曾到,不过他已经派人过来传话了,说是未时之前就会到,叫殿下您放心去。”
    “嗯,告诉他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便先住在王府前院坐镇,给他单独辟一个院子,你们好生招待。”朱槙又说,“……另外,给王妃的侍卫增加三倍,在湛堂布置暗卫和一队弩-箭手,不要让她察觉了。”
    那人又应喏:“属下谨记。”
    元瑾垂下眼眸。增加侍卫便罢了,暗卫和弩-箭手却不是普通人能能培养得出来的,应该都是朱槙手中的精锐护卫了。
    她手中的弩-箭已经完全装好,与刚拿到时并无两样。
    元瑾并没有开玩笑,她的确能将它完全修好。
    只是修好之后,元瑾又很快将它们拆下来了。她对弩-箭什么的感兴趣,朱槙并不会怀疑,只会觉得她爱好迥乎常人。但是能完全地将它组装上,这便不是普通女子可以做到的了。
    这时候朱槙走了进来,看元瑾面前还摆着一堆零碎,就笑了笑:“怎么,还没有修好?”
    元瑾却说:“您又不急着用它,我慢慢修,总能修的好的。”
    好吧,她慢慢修就是了。
    朱槙坐下来喝了口茶道:“我要先出发了,你自己在家里要好生的。若出门的话,必得要侍卫陪同。顾珩会住在前院直到我回来,你若有什么事,派人去找他就是了。记住了吗?”
    元瑾抬头,不想他竟这么快就走了。
    她的目光一时有些愕然:“您不吃午饭了?”
    “不了,薛让正等着,你一会儿自己吃罢。”朱槙放下茶杯站起身,元瑾也起身放下弩-箭,将他送至门口。
    元瑾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拳头轻握,片刻后才开口说:“那殿下早日回来。”
    朱槙回过头,看她站在门槛边,她穿着一件浅青色绣木兰花的杭绸褙子,素白挑线裙子,简单地梳了分心髻,只戴了一只东珠的簪子,这样素净而寻常的打扮,平静中带有一丝柔和的眼神,却让他心中微微一热。
    他一向四海为家。军队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但唯有在看到她,听到她说话的时候,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归属之感。因为有人是在等着他回家的,心里记挂着他的。
    朱槙突然向她走了过来。
    元瑾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却看到朱槙停在她面前,凝视她许久。
    “不过是去练兵,很快就回来了。”他说着笑起来,低下头,“怎么,舍不得我走了?”
    靠这么近,又能感觉得到他的呼吸。
    其实似乎是有一些挂心的。朱槙在府上的时候,他若练剑,元瑾必在他身边跟着。他若在书房看书,元瑾也会与他一同看,那些书多半是讲行军布阵的,元瑾遇到不懂的便去问他。朱槙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不会觉得你的问题过于简单而不理会,反而会详细跟她讲行兵布阵。而他在这些方面,的确非常的有水平。实战经验丰富,让元瑾的水平也跟着突飞猛进。
    元瑾很久后,才垂下睫毛轻轻嗯了一声。
    朱槙嘴唇一弯,指尖轻轻摩挲她的肌肤。她承认挂心于他,就好像是承认喜欢他一般,让他心中柔肠百结。最后却只是放开了她说:“……那等我回来。”
    元瑾看着他的背影良久。
    等朱槙的背影消失后,元瑾才回到内室。
    紫桐正等着她,屈了身道:“娘娘。”
    元瑾嗯了声,紫桐才低声说:“世子爷那边传话过来,说有要事找您商议!”
    “那让宋谦备马,明日回去一趟吧。”元瑾说着,将桌上的弩-箭收了起来,另叫紫桐拿了笔墨纸砚上来,丫头们不知道元瑾在做什么,以为王妃不过是要练字罢了。
    元瑾屏退左右之后开始作画,紫桐在近旁伺候元瑾书画,却看出娘娘手下缓缓画出的,竟然是弩机的内部图!
    “娘娘,您这是……”紫苏有些惊讶,以为元瑾画的是方才那弩机。她知道薛元瑾非一般女子,但是玩了一天那弩机,便能画出里面的结构了?这如何可能!那弩机她也看了一眼,实在是极其复杂。
    “这跟那个不是同一个。”元瑾喝了口水道。
    当年她苦学这个,就连神机营的许多弩机都是她所造。就算没有朱槙这个,她也能造出极好的弩机来。而这则是借鉴了朱槙给她的弩机中的某个部位,设计的一种全新弩机。
    元瑾做这个,却主要是为了五叔。
    土默特凶悍之名由来已久,此番卷土重来必定是来势汹汹,便是父亲还在世抵抗,恐怕也难有大的胜算。所以才需要朱槙亲自出马,若五叔能有秘密武器,应该也好应对一些,否则怕会极其艰难。
    她正画到一半之时,外面有人通禀:“娘娘,魏永侯爷来向您请安。”
    魏永侯爷,顾珩来了?
    元瑾看了看自己面的这些,示意紫桐把这些都收起来。又见桌上有些墨迹,便将旁侧的棋盘拿来遮住,才道:“让他进来吧。”
    片刻之后顾珩走了进来。他一身玄色圆领半长袍劲装,着麝皮护腕,长靴,眉目俊美。进来之后便一拱手:“顾珩至今日起守卫娘娘周全,特来拜见。”
    元瑾觉得很是不习惯。有种陌生男子突然走入自己生活的感觉,虽然他平日住在前院,根本碍不着她什么。
    她知道,京城之中势力颇多,朱槙不放心留她一人在此。他手下三员大将,裴子清是肯定不能被派来的,薛让要跟着他一起去京卫,唯独顾珩能得用。
    但为什么偏偏是顾珩。
    “侯爷不必多礼。”元瑾叫丫头给他端个凳来坐。
    顾珩却摇头:“在下还要布置防卫,便不坐了。”
    他正要退出去,目光却又落在那棋盘上面,顿时神色微动。突然问:“娘娘平日喜欢下棋?”
    元瑾循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摆在小几上的棋盘,于是淡淡一笑:“平日闲着无聊下一下棋罢了,只是殿下刚走,没来得及摆起棋局来。”
    顾珩却沉默许久。
    “一会儿得空,不如我和娘娘切磋两局吧。”顾珩突然道,“我的棋艺却也尚可。”
    元瑾听到这里嘴角微动,男女授受不亲,再者她是靖王妃,是他上司之妻,两人应该相敬如冰地打个招呼便罢了。顾珩怎会说出跟她一起下棋这种冒失的话来。他在想什么?
    再更何况,元瑾还总是想到,当初他瞎了的时候,她同他下棋的情景。若是真的下棋,说不定顾珩还能发现什么熟悉点。虽然元瑾对他发不发现这点根本无所谓。
    “恐怕一会儿侯爷不得空。”元瑾笑道。
    顾珩却沉默然后一笑:“这个娘娘不必担心,总会有空的。在下还要忙,现在就先告辞了。”说完他便退了下去。
    他难道听不出自己的弦外之意?元瑾觉得凭顾珩的智商是不可能的,却不知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等顾珩退出去之后,她才让紫桐将弩机图拿出来,继续绘制。
    第二日没来得及理会顾珩,惦记着薛闻玉所说的要事,元瑾一早便回了定国公府去。
    府中最近人来人往也是热闹,那顾家旁系的男子已经请了媒人过来,向薛元珍提了亲,将婚事定在了六月,给了定国公府充足的时间准备。老夫人老了总是爱热闹的,上次元瑾出嫁虽然热闹,却也太过匆忙,她都没怎么过瘾。准备这次趁着元珍成亲,好生地热闹热闹。
    元瑾不过跟老夫人等略说了两句,就去了薛闻玉那里。
    薛闻玉却正在书房里,同徐先生一边商议一边下棋,闻玉手指间转着棋子,他们二人面色都有些凝重。
    让薛闻玉都变了脸色的,势必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大事!
    元瑾走了过去,在他们对面坐下来问:“怎么了?”
    薛闻玉看到元瑾前来,却和徐先生对视了一眼,徐先生才道:“世子爷,您来告诉二小姐吧。”
    这究竟是什么事,还让徐先生如此慎重。
    闻玉又沉思片刻,才决定开口说:“姐姐可还记得,上次让我们将一份名单交给萧风?”
    元瑾点头,她自然记得了。
    闻玉又说:“这个萧风,三天前在前线对阵土默特时败北,致使八万军队死伤过半。宁夏总兵肖剑写回给朝廷的信中说,是萧风指挥失误导致军败,如今朝野中议论纷纷,说萧风本就是罪臣,现在犯下如此的滔天之罪,要将他押回京城候审。另再让靖王殿下速速上前线。”
    元瑾听了心中一沉,五叔败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五叔怎么可能会兵败呢!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元瑾面色肃冷,抓住了他的衣袖,“你昨日派人来传话的时候,怎么不说清楚?”
    薛闻玉心里有些惊讶的,他知道姐姐对于隐瞒是会不高兴,但是却没想到她对这件事反应如此之大。
    她似乎非常关心这个萧风,为什么?
    薛闻玉道:“只是不想姐姐过于操心。再者事情已经发生了,您早晚知道都没用。再者……你可是之前认识他,怎的如此关心他?”
    元瑾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她定了定心神说:“他在咱们的计划中,是个极其重要的人物,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姐姐听到他出事,如何能不着急!”
    徐先生也说:“二小姐,您也不必怪罪世子爷,的确我们也在商议解决的法子。”又顿了顿,“您说的倒也是,那份名单我已经派人送给了萧风,萧风得了那名单本来十分激动,也知道萧家复仇的时机到了。他背后代表了很大的势力,若是这时候萧风出事,恐怕就功亏一篑了。”
    三人一时沉默,元瑾又想了想,突然想起方才听到徐先生说的一个人,就问:“你方才说的是,宁夏总兵肖剑写信回朝,说是萧风的过失?”
    徐先生点点头。
    别人元瑾或许不知道,但是这宁夏总兵肖剑,却是当年因为犯军纪,被父亲当众打了军棍,然后驱逐出萧家军的人。后来他便一直对萧家怀恨在心,在萧家落魄的时候伺机报复。这人也算是有些才华,竟也步步高升,后来投诚了太子朱询之后,又升任至宁夏总兵。这件事他必定在后面捣鬼,毕竟现在五叔起复,肯定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就凭元瑾对萧风的了解,他的战术只是略逊于父亲,是决不会让八万士兵死伤过半的。
    倘若五叔真的落在他的手里,那五叔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时间拖长了,五叔恐怕还会出事。她需要现在立刻把五叔救出来。
    “你们现在可有救他的办法?”元瑾问道。
    他们方才在这里商议,应该就是讨论救五叔的办法吧。
    薛闻玉道:“我和徐先生商议了,我们手下辽东总兵、险山参将等人上折子力保萧风。毕竟萧风之前也是有军功的,西宁卫也还需要将领坚守。再让萧风出战,戴罪立功即可。萧风这次是在军情上栽了跟头,若将这事处理好,他行军作战的能力极强,戴罪立功也不难。”
    元瑾思索了片刻,徐先生他们本来对萧风就没有这么强的情绪,不过是出于保下一个帮手的态度。
    而且,他们并不知道肖剑和萧家的恩怨。
    元瑾缓缓道:“你们的法子太慢了。等辽东总兵等人写折子力保萧风,萧风已经在狱中受尽折磨。眼下最要紧的,应该是将他赶紧押送回京,由一个大人物直接出面保他。”
    徐先生听了倒也觉得是如此,他们这边如此反应是慢了点。且也没有足够的把握最后会成功。
    他想了想道:“那便只能找个法子,让一个人出面保他,此人恐怕得有通天之能才行。”
    元瑾想了想,求助朱槙是不现实的,首先朱槙已经离开了,她就是想找也找不到他。再者她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求他救一个萧家的人,何况这个萧家的人,和他的仇恨更深。朱槙可没有朱询好糊弄,一时的怀疑,可能会给他连根拔起所有的东西。
    “若是去找太子呢?”元瑾道,“如今闻玉投靠了太子,倘若他能说服太子,直接从太子那里对肖剑下命令,萧风也不会有性命之虞。等到了回京,太子也能直接保下萧风,不会再出什么意外。”
    徐先生点点头,这倒的确是个好办法。
    “方才老朽倒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我们与萧风的关系本是机密,这样一来,却把这事摆到了台面上,势必会遭至太子殿下的怀疑。”徐先生又想到了这一层。毕竟薛闻玉的身份是绝对的机密,是不能够暴露的,否则这一切都完了。
    元瑾听了思索了一会儿,也觉得有些不妥。
    首先正如徐先生所说,他们与萧风的关系摆到了台面上,势必会引起朱询的怀疑。
    再者,闻玉虽投诚朱询,但毕竟不如早已投诚的肖剑来得近。朱询会不会听他们的保下萧风还是一说。
    更何况,他们不够了解朱询,对五叔的感情,并不如她强烈。不是元瑾不放心他们,而是只有她才知道,五叔存在的重要意义。把这件事交到他们手上,元瑾也有些不放心。
    这样一看,若是……她亲自去同朱询对接呢?
    她现在是靖王妃,以此作为条件投诚于朱询,朱询势必会听两句。再者她对朱询了如指掌,知道他在乎什么,想要什么,她有把握自己能够说得动朱询。而且,只有她去为五叔说情,才会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
    其实这本来是早该走出去的一步棋,不过是她厌恶朱询,所以并不愿意去做罢了。
    “你们不能出面。”元瑾淡淡地道,“送我去见朱询,我来跟他说。”
    “这……”徐先生迟疑。而薛闻玉眉头一皱,立刻反对:“不行,朱询生性狡诈,你不能去。”
    “难道二小姐是想……以靖王妃的身份作为投名状?”徐先生有些疑惑,“或者,您有把握可以说服朱询?”
    “我自有把握。”元瑾道,“劳烦徐先生替我安排,你们平日与朱询见面,势必是个秘密之地,能否保证足够的安全?此事不能让旁人有丝毫察觉。”
    徐贤忠想了想,这么多次接触下来,其实他对元瑾是极其信任的。他知道,没有把握的事她是不会去做的,既然如此,元瑾出面,的确比他们出面要好。
    他道:“见面之地极其机密,且不会有第三人在场,您大可放心。我们从世子爷的住处直接安排一辆马车出去,绕开您的侍卫便可。世子爷这里,则让紫桐姑娘换上您的衣物,跟世子爷下棋,不叫外面的人怀疑。不过您必须在一个时辰内来回,不能拖延太久。”
    薛闻玉却仍不想让元瑾去,抿了抿嘴唇:“姐姐,你如今的身份是靖王妃,他如何会听你的?”
    元瑾却笑了笑道:“正是因为我如今是靖王妃,他才会听我一言。你放心,我若上门……他自会待我如上宾。”
    若她还是以前的小姑娘,自然没有跟朱询对话的资本。但是现在不同了,她是靖王妃,对于朱询来说是个极其有用的人。只要她能让朱询相信,她是要投诚于他的。那她的要求,朱询势必会答应。
    徐先生却不再说什么,出门准备去了。
    闻玉却见她面色并不好看,就在她身侧坐了下来:“姐姐,你当真要这么做?”
    元瑾看向他,嘴唇微微一动。她必须要这么做,她不能看着五叔死。她不能再看着,萧家的任何一个人再出事了。
    更何况,她本来……就是要同朱槙分离,站到朱询这边的。若是在朱槙败北之后才站,恐怕到时候她对于朱询而言,就不是一个有用的人了。也不会得到朱询的信任和重用。
    且正是因为,她不想背叛朱槙,才要站到朱询这边来。毕竟她最后站在谁的身边,就是要对谁动手的。
    所以,她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我自有打算。”元瑾轻轻地道,不再说话了。
    两刻钟的功夫之后,徐贤忠走进来道:“二小姐,太子殿下今日正好有空,我已经安排好了,您去见他吧。”
    元瑾颔首,叫了紫桐进来,两人换了衣物,元瑾才从后门出去,乘上了徐先生安排好的马车。
    元瑾披了一件斗篷,戴了斗篷上的兜帽遮住半边脸,她静静地坐在马车里,想着如何对付朱询。
    她应当是这世上,最了解朱询的人之一。
    朱询善权谋,同时他有个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毛病,那就是傲气。
    在他平顺和气的外表下,其实是一个充满反叛和挑战人格的人。这样的人,他注定不如朱槙那样心细如发,而是胆大妄为,喜欢出其不意制胜。
    而她,利用的正好就是这点。因为傲气,朱询对她的投诚,反而不会有太大的疑惑,她只需要,想好理由就是了。
    “二小姐,已经到了。”赶马车的人道,“小的就在外面等您,您进去就是了。”
    元瑾下了马车,一看竟然是在胡同里,一处很不起眼的青瓦小院内。院内果然一个人都没有,只种着几丛墨竹。正堂的门开着,她走了进去。只见摆着一张矮几,竟需要人席地而坐。
    矮几上放着茶水,外头的日光一丝丝地通过竹制的隔扇,投在矮几上。
    元瑾倒了一杯茶,发现茶水竟然还是热的。
    她小口地品茗,等着那人上门。
    不久之后,隔扇外有脚步声响起。
    徐缓而熟悉,越来越近。
    元瑾垂眉喝茶,想起以前在宫里,朱询经常轻悄悄的,从背后走来蒙住她的眼睛,让她猜他是谁。虽然他并不知道,其实自己每次都早早地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他的声音终于响起,略带一丝笑:“怎么,薛大人今日竟这般有空,来找我喝茶。”
    元瑾却抬起头,摘下了帽帷。
    朱询竟看到那帽帷下,缓缓地露出一张熟悉的美人面,以完全不同寻常的,淡漠的神情坐在那里,看着他。
    “要找您的不是我弟弟,而是我,太子殿下。”她淡淡地道。
    朱询非常意外,竟然是她!
    他眯起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纠结了一会儿逻辑问题,给我绕的。
    女主不会暗中害靖王的,我的观念是,她会明着害朱槙,然后暗中害朱询。所以这才是她的选择。
    当然,靖王殿下会对这样的媳妇如何,是小黑屋还是捆绑,咱们不得而知。。。
    为了补偿大家的等待,这章仍然抽一百个留言发红包,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