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48、第四十八章

    第48章
    元瑾和薛元珍到了茶花园时, 却见顾老夫人的确没有诓骗她们。大概也是真爱花之人, 这冰天雪地的,各色茶花竟开得姹紫嫣红,粉的粉白的白,细数下来,品种竟不下十个。
    魏永侯府的婆子还拿了剪刀和篮子过来, 笑道:“大小姐尽管剪一些吧,一会儿拿去放在屋中, 添一些喜气。”
    元珍拿了剪刀便手痒痒, 去挑好看的花苞剪了。
    那婆子对元瑾使了个眼神,元瑾便明白她的意思,就对元珍说:“姐姐, 我去那边看看,仿佛有一株十八学士开得正好, 你先剪着。”元珍只顾着剪花枝, 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元瑾便跟着婆子, 从茶花园中退了出来。
    既然顾老夫人是要促成元珍和顾珩, 那她还是退开比较好。
    却说本来顾老夫人是想让薛元珍独自在茶花园中剪花枝, 才有意境,元瑾她们悄悄离开后, 连个丫头也没留在院中。薛元珍正挑着好看的花剪,谁知却来进来了个丫头,对薛元珍屈了身道:“薛家大小姐,我们家顾老夫人要请您过去吩咐几句话, 您随我去正堂吧。”
    薛元珍听了有些迟疑:“当真是顾老夫人叫我?”
    她觉得就算顾老夫人要叫她,也会派一个定国公府的丫头过来,怎的派一个脸生的。
    “正是呢,”这丫头却笑道,“二小姐她们已经过去了。”
    薛元珍四下看看,果然没看到元瑾她们,一时心慌,还以为元瑾她们是先得了信回去。因此也不再多想,收拾了东西,就匆匆地跟着这个脸生的丫头回去了。
    却是在她走后不久,顾珩就被婆子领到茶花园外。
    那婆子没有多留,屈了身就立离开了。
    顾珩在茶花园里走了一圈,茶花都开得正盛,朵朵缀满枝头,却并没有见着人在里面。他眉头紧蹙。
    叫他来茶花园一趟就罢了,竟也没个人。这究竟是在做什么?母亲也是,办事越来越不靠谱了。
    罢了,反正他亦不想来的,没人正好就能回去了。
    顾珩便提步走出了茶花园。
    不远处就是泉眼。
    那泉眼流出的是温泉,流成了一个池子,旁种许多茶花。因为温泉,这池上便烟波浩渺,泉眼旁边的亭子也在雾气弥漫中,缥缈得宛若仙境。
    顾珩不觉地,便走到了亭子外。
    雾气被一缕缕吹散,亭中的情景隐约可见。
    亭子里似乎有人,而且还是个姑娘。她依靠栏杆而坐,伸手去掐了一朵粉边的茶花来,送给她的丫头。
    那丫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笑了起来。
    笑的时候趴着栏杆,回头望池子,烟波吹来,将她的身体笼罩。她的面容模糊不清,却让顾珩心中猛地一跳。那般的动作和神态,实在是像极了她!
    像极了他找了五年,无时无刻不魂牵梦萦的她。
    顾珩深吸一口气,生怕那是自己的幻觉,亦或是自己认错了。连忙更加走近了一些,听到了她们说话的声音。
    那姑娘侧身在和她的丫头闲谈:“……你既习武,那可知这陶洛习武的故事。我看若能每日扛鼎,以月累进,必能练就一身好武艺……”
    她的丫头就说:“小姐您可别打趣奴婢了,这习武哪里是一朝一夕的事,奴婢练跑路都不知道废了多少双布鞋了。”
    听到她说这话,顾珩浑身一震,她也曾和他说过这样的话!依然是这样的语调,又带着一些慵懒:“你武功废了怕什么,可知道陶洛习武的故事。你若能每日扛鼎,以月累进,武艺便渐渐回来了……”
    那时候的她看着他,笑眯眯的,宛如春日阳光。
    是她,真的是她!
    顾珩心中太过激动,却是僵硬在原地,不敢再走近了。
    他生怕自己走过去,发现不过是一场幻觉,一次梦境。而她惊扰了之后,这一切便都会消失了。
    他想起与她初次见面的场景。
    那年顾珩不过十九岁,跟着父亲上战场,却遇到了鞑靼最为精锐的部队。父亲无力抵抗,几乎是全军覆没。那时候他不仅失去了父亲,还身受重伤。逃出三十里外,终于才逃脱了追兵,倒在草野无人发现。
    他躺了一天,四周一片空旷,连飞鸟都不经过。
    终于到了第二日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有车轱辘的声音压过戈壁,有个人跳下了马车,在这附近采盛开的马兰花。她一步步走近,正要采他旁边那朵,突然发现他仰躺在地上,就连忙喊人:“小姐,您快过来看,这里有个人,还穿着铠甲呢,好像还没死!”
    “哦?”一个稚嫩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听得出是个少女,“我记得前几天,边界似乎打过仗,可能是那时候逃出来的吧。”
    “看战甲好像是山西的军队,要不咱们把他抬回去吧……”她的丫头有些犹豫说。
    她却说:“可我是偷跑出来玩的,抬个人回去,爹肯定会骂我。”她叫她的丫头不要多管闲事,“……我来这里一趟不容易,还是不要惹事了。”
    丫头有些不敢置信:“小姐,咱们见死不救?”
    “对啊。”她的语气却很平静,“再者那场战役几乎全军覆没,唯独留这一个,谁知道是不是逃兵。”她有些不屑,“我为什么要救一个逃兵?”
    他听到这里,气得发抖,若是他还有力气,肯定会掐死她的。
    他的军队全军覆没,父亲战死沙场,他好不容易捡回一条性命,她竟然还怀疑他是逃兵!
    她的丫头惊喜道:“小姐,他手指动了。我看还救得活呢!”随后又迟疑了一下,“小姐,他是不是被您气的,又立刻不动了。”
    “算了,我来看看吧。”她终于还是跳下了马车,走到了他身边半蹲下,只用了两根手指头,将他的战甲翻了起来看。
    “咦,似乎是刀伤。”她说,想了想,终于对丫头道,“好吧,准你抬回去,但是不准他给我惹事!”
    后来他问她,为何看到刀伤反而救了自己。她告诉他:“理由很简单。有刀伤,就不会是逃兵。”
    那是真正,在战场上浴血厮杀过的将士。这样的人,她不会见死不救。
    他被安置到了一个废弃的小院内,三天之后他才醒。睁开眼就看到眼前猩红一片,只看得见大致的人,却看脸、看字都是模糊的。她叫了大夫过来看,却说不出是个什么原因。
    他那时候根本没有感觉,父亲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看不看得清楚,还有什么要紧的。
    她却啧了一声说:“你真是事多,这样养好了伤恐怕也不能马上离开。”
    他气得都懒得理她。
    后来他发现,她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抱怨,却仍请人给他治。并且每天来看他。
    那时候对他来说,世界的一切都是孤独的,他无法走动,因为他根本看不清楚世界。他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不知道父亲死后有没有来找他。但是她每天都来,并且每天都跟他说话:“父亲发现我去过边界,把我的丫头香芹都关起来了,我也只能到这里来看看你。”她说,“香芹被关起来之前,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你。你若死了,出来她会哭鼻子的。”
    或者她又说:“你怎的动都不动,若早死便说一声,我扔出去喂秃鹰,也免得浪费了……”
    她说到这里,顾珩终于,开口了:“……你能不能闭嘴?”
    她有点吵,吵得他心里烦闷。
    她却笑眯眯的:“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原来你会说话的!”
    她不过是想逼他开口而已!顾珩被她折腾得完全没了脾气。
    那时候他正处在失去父亲,经历战场的血腥和失败,人生毫无支撑的阶段,他根本不想未来,也不想活。但正是有她在旁边不停地说话,他其实才没有完全封闭自己。
    他以为自己是嫌她烦,其实是非常依赖她陪伴的。
    他对她的态度在渐渐软化,只是她问他是什么名字和身世,他仍然没有回答。她知道了倒是无妨,但他总得防着旁人,毕竟他现在宛如没有爪牙的老虎,谁都能害死他。
    但是他却很想知道她的名字。所以他问:“你叫什么?”
    她说:“你不告诉我,却指望我告诉你?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我不告诉你,是有因由的。”顾珩说,“你救了我,我会报答你的,你叫什么?”
    “还报答呢。”她笑了笑,“你快些好了离开,别再吃我的饭,便是报答了。”她也始终不肯告诉他名字。
    但是终于有一日,她没有来。
    他第一次发现,世界如此寂静。没有人在他身边说话,他又看不清楚,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
    她终于……没有耐心了?厌烦了?
    他在心里不停地思考,质问自己。直到第三天,她终于出现,靠着门框说:“唉,跑出来越来越麻烦了。这实在是……”
    她说到一半,突然被他抱住了。
    她僵硬了,道:“你……你做什么!”
    他也不知道,内心被人抛弃的恐惧。好像,整个世界,都只剩他一个人了。
    他等了三天,这三天,每一刻都更让他更明白。原来她是如此的重要。
    她说:“你放开……你这是耍流氓!”
    他问:“你为什么没有来?”
    她挣扎说:“我爹不要我出来……你快放开我!”
    知道她不是因为厌倦了所以不来,顾珩终于放下心,他问:“你究竟叫什么名字?”
    “不告诉你!”
    “你若不告诉我,我便不会放。”
    他怎么这样耍无赖!她很是无语,但是根本挣脱不了成年男子的力量,只能告诉他:“我叫阿沅。”
    阿沅,阿沅。他仔细地在舌尖呢喃了两遍,问了她是哪个沅字,才放开了她。
    她说:“我警告你,且你现在是个病秧子,我随时能找人进来杀你!”
    “你今年多大了?”顾珩笑了笑问。
    他突然萌生了想娶她的念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这个念头,却让他兴奋,让他重新燃起了生的意志。也许是,她从此就再也不能离开他了吧。
    但她却警惕起来,说:“你想做什么?”
    顾珩又是一笑,他低声说:“阿沅,等我好了以后。你嫁给我如何?”
    他身为魏永侯世子,也许回去之后,就已经变成了魏永侯爷。她嫁给他,是绝不会吃亏的。
    “嫁……什么嫁的!你整天在想什么!”她一向聪明伶俐的人,居然有点结巴。最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踩了他一脚,然后跑了。
    但是第二天,她又来了,那时候他正靠着屋檐下的廊柱晒太阳。他长得好看。虽然他现在面容落魄,胡子拉渣,还在边疆被晒得很黑。但是他仍然好看。
    “我的眼睛还没有好。”他说,“看不清你是什么样子,你能告诉我吗。”
    “我长得极丑。”她幽幽地说,“那你还要娶我吗?”
    顾珩这十多年来,多得是被人爱慕,美与丑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但他仍然说:“若你太丑便罢了。”
    她哼了一声。
    其实顾珩是知道她好看的,就算他看不清楚她的脸,却也能感觉到她的神态,能触及到她的肌肤。以及知道她纤秾合度,抱在怀里柔若无骨。
    他也知道,她其实是有些喜欢他的。否则何以每天都来。
    “我想好起来。”顾珩说,“你能不能帮我?”
    好起来之后,他可以回家,叫母亲为他提亲。不管她是什么身世,是什么容貌,他都会娶她。
    她便开始积极地给他治眼睛,但是一直都没有起效。她就略有些沮丧,说:“我很快要离开这里了,你若再好不起来,我就真的不能来了。”
    “你要回哪里?”他有些紧张。
    “家里。父亲说边疆太危险,我该回去了。”但她始终没告诉他,她的家是哪里,父亲又是谁。
    后来每每想到这里,顾珩最痛心之处莫过于,他从来不知道她的一个确切的信息。只知道她在山西,她的父亲大概也是一个将士,但她身边没什么人跟随。唯独的一个丫头,还只见过一次就被关起来了。
    后来有一日,她真的再也没有来。但是留下了足够的银子,给他治眼睛。
    那一晚,他追出去空地十余里。直到找不到回去的路,也找不到她在何处。天地苍茫,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天空下起暴雨,他跌倒在泥泞的草地里,就这么过了一夜。
    第二天起来时,他竟然就看得清楚东西了,眼前的那片猩红,终于消散了。
    顾珩最后去看大夫时,大夫告诉他:“心结需心结治。你原因别的郁结于心,目不能视。如今你郁结已散,自然能看见了。”
    但其实顾珩觉得,并不是因为如此。
    因为战场厮杀,血流成河和父亲的死。所以他眼前总是猩红看不清。而如今能看清了,是因为他要去找她,他一定要找到她。
    这眼疾,也是因她而好的。
    后来顾珩在山西边境花费了两年,却一点也没有找到她的踪迹。她似乎从未存在过,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在边疆建功立业,希望扩大自己的势力,能因此发现她。
    所以二十二岁这年,他立下赫赫战功,甚至超过了他的祖父,成为最年轻的都督佥事。
    而正因为如此,萧太后反而看重了他。因他之前曾和丹阳县主有婚约,便想他延续这个婚约,娶这个京城第一贵女,家族权势已经大到可以威胁皇权的丹阳县主。
    当时,不管母亲怎么劝,如何告诉他,丹阳县主是个何等美人,高贵的身份,锦衣玉食地长大。他都不喜欢,他想娶的只有她。那个山西边境上,一个普通的小姑娘。
    所以他抗旨不尊,以致后遭贬黜。再然后是他追随靖王,使萧太后和萧家的覆灭,丹阳县主的死亡。他不必再娶丹阳县主,而他也一直没有找到她。
    ……
    顾珩看着雾气弥漫中她的身影。他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但是记得她说的话,记得她的神态,只有她才会给他这种感觉。才会让他心中动摇。
    他没有再忍耐,几步上了台阶。
    凉亭外烟波浩渺,她听到人来的脚步声,笑着转过头。
    就这么一眼,顾珩就知道,她就是她!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难道母亲找到的,要和他成亲的人,正好就是她吗!
    他之前还差点不愿意来,差点就错过了她!
    元瑾一看到他,先是皱了皱眉。“你……”
    这男子身着玄色长袍,下巴瘦削,俊美得恍若天人,五官仿佛是最精湛的工匠雕刻出来的,无一不细腻完美。他不知为何紧紧地盯着她,嘴唇微动,目光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阿沅。”他却又走近了一步,问她,“你可是阿沅?”
    元瑾听到阿沅二字,心中亦是一震。
    阿沅……
    她有个小名为沅沅。只是这小名唯有太后、父亲等人知道。而阿沅这名字,她只用过一次。
    那是她十四岁那年,去父亲的驻地游玩。救过一个陌生男子,给那个男子疗伤。当初他追问她的名字不休,她只能告诉他,她叫阿沅。
    只是这事年深久远,她根本就不怎么记得了。
    现在,一听到阿沅这个名字,她突然就又想了起来。
    她仔细看他的脸,是的,虽然他与那个时候,已经判若两人。但是轮廓的确是熟悉的。
    依旧非常的好看。
    “你……”元瑾嘴唇微动,是根本没料到,她还会遇到这个人!她不禁问,“你是谁?”
    他究竟是谁,为何会出现在魏永侯府!
    看得出她神色中的震惊,顾珩嘴角更是出现一丝笑意。
    太好了,她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还是母亲找来,要同他成亲的。
    他从没有这样的感谢命运!感谢母亲为他四处寻找。他非常满意这样的安排。而她应该只是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不知道,当初她救的那个人,就是现在要和她成亲的对象吧。
    他告诉她,嘴角微带一丝笑意说:“我是魏永侯爷,顾珩。”
    听到他的名字的那一刻,元瑾心中猛然一惊,脸色则迅速地苍白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写这章的时候,一直听薛之谦的《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歌词很配顾珩。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在劝我该忘了你
    人世间命运的坎坷,非常无奈,残酷才能动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