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46、第四十六章

    第46章
    当晚, 薛让从京卫赶了回来。
    他先进宫面见了皇上。
    毕竟靖王殿下结亲这样大的事情, 皇上是不可能不过问的。
    一个时辰后,薛让才从宫里回来,不仅带了一道圣旨,还带着由大内羽林军押送来的两车皇上赏赐的各色布匹绸缎,以及珠宝首饰。
    皇上的贴身大太监王治宣了旨, 定国公府众人跪接。
    皇上把薛元瑾赐婚给靖王朱槙,择日完婚。另外给薛青山加官一等, 晋升正五品工部郎中。封崔氏为正五品诰命夫人, 连薛锦玉,都赐了个国子监荫监。
    薛让接了圣旨之后,塞了一个封红进大太监袖中, 道:“劳烦公公来府上跑一趟,不如吃了晚膳再走吧!”
    王治却不敢收这个封红:“贵府小姐有这等喜事, 国公爷何必这般客气!”这定国公家和靖王殿下结了亲家, 眼下在京城正是横着走的时候, 就是皇上的贴身太监, 也不敢轻易怠慢了。“咱家还赶着回去给皇上回话, 也不敢多留了!”
    薛让便亲自送了王治离开。
    而薛青山和崔氏,还处于两脚虚软状态, 好半天都没有站起来。
    老夫人在旁看得噗嗤一笑,叫下人把两人扶起来:“怎这般沉不住气,这还只是皇上略施小恩。阿瑾嫁了殿下,你们以后看到的荣华富贵还多着呢!”
    薛青山被扶起来的时候, 还连连擦汗:“老夫人看笑话了,我本只是个举人,从未想过自己还有能当五品官的一天!”
    崔氏更回不过神。
    她竟然有诰命了?
    只有有了诰命的封号,崔氏才能被叫做夫人。她竟然从此就是夫人了!
    老夫人知道两人还需要时间接受这事,他们两个现在面对靖王仍然是紧张得双腿发软,说不出话来。若一直如此,等到了成亲那日可怎么好,她有些发愁这事。
    她让两人先回去歇息,叫了元瑾和元珍进她的厢房。
    薛元珍这几日一直心不在焉。老夫人也知道为什么,被拂云扶着坐下后,先同她直说:“元珍,魏永侯爷要回来了。”
    薛元珍听到这话,脸上突然露出欣喜的神采:“祖母说的可是真的!”
    老夫人笑道:“自然是真,他从宣府回来,说是三日后到京城。到时候,魏永侯府会给顾珩接风洗尘,咱们去赴宴,你也好见一见他。”
    薛元珍猛然听到这个消息,又高兴又有些无措。
    “那祖母,我应该做什么……”她说,“徐瑶会不会也去?”
    元瑾则笑了笑:“姐姐放宽心,到时候容光焕发地出席就是了。徐三小姐不足为惧。”
    老夫人笑着点头:“你妹妹说得对,你不用太担心徐三小姐,毕竟现下还有一点,对你是极有利的。”
    薛元珍一时不明白是什么。
    老夫人才道:“如今靖王殿下要娶阿瑾,京城之中已经无人不知了。你的身份也与之前不同。顾老夫人自然会考虑这个。”
    薛元珍这才明白为什么,她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给元瑾屈了下身:“姐姐这里谢过!”
    若是之前,她还因薛元瑾的高嫁,而心中有些不舒服的话。现在就已经全然没有了。
    她这才明白,大家族之中的姊妹们为何斗得少了。若日后谁嫁得好,对别的姐妹都是有益的。
    元瑾只道:“姐姐莫谢我,你只需嫁得魏永侯便是了。”
    元瑾是真心诚意的,希望薛元珍能嫁给魏永侯。不要让徐家占了便宜就行。
    老夫人跟元珍说完,才叫她先回去歇息准备,然后把元瑾叫到了跟前,告诉她:“你与靖王殿下的婚期,定在了二月初六。”
    二月初六,那岂不是连半个月都没有!
    元瑾皱了皱眉,又应了是。老夫人就笑:“今儿殿下实在是照顾你,他正为土默特部的事忙得不可开交,却还特地抽空来宫中一趟。殿下这般待你,一切便不用忧心。”
    老夫人怕是敏锐地察觉到,元瑾似乎没她想的那般高兴,所以才说这话吧。
    元瑾笑了笑:“祖母放心,我并不担忧。”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倒也不逃避拒绝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利用这事,达到她想达到的目的。
    “那就好!不过祖母还是要多嘱咐你几句。”老夫人温和地说,“既然都是要嫁人的了,厨事女红还是要学一学的,女孩儿重要的还是相夫教子。夫为天之意,并不只是说丈夫的重要,更重要的是,有殿下在,便有人为你遮风挡雨,为你抵御艰难。你后半生有他庇护,便不会忧愁了。”
    元瑾听了老夫人的话,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老夫人是看她年幼稚嫩,才以此提点她。
    她说的和当年太后告诉她的,完全不一样。当初她不过十一二的时候,太后就曾教导过她:“……什么夫为天,夫为纲,全都是狗屁话。阿瑾只消记得,男的都是喜新厌旧不长情的东西,你有姑母和父亲,那么这世间上你想要的一切,便都能拥有。”
    老夫人和太后都没有错,不过是不同身份时,所做的最佳选择罢了。当初她还是丹阳县主的时候,自然能有那样的选择,但现在她不是了,能有朱槙庇护,已经是一件极难得的幸事。
    但并非如此啊,她跟朱槙之间,还隔着深深的鸿沟。
    她没有让人庇护的打算,也无法被人庇护。
    元瑾回到锁绿轩之后,刚脱了簪,便有丫头进来传话,说世子爷来看她了。
    元瑾叹了口气,她已经有些疲惫了,便未再梳妆,就这么素着模样,在烧了地龙的东厢房见他。只见门开了,进来的不止是薛闻玉,竟还有徐先生。
    这是她早就预料到的,得知她和靖王的亲事,徐先生势必会过来。
    徐先生给她请了安,元瑾对宝结道:“给徐先生上峨眉雪芽吧。”她看向闻玉,只见他一如往常的俊美,只是脸色仍有些苍白,想来是伤势还未完全恢复的缘故。她就说,“世子爷给一杯枣茶就是了。”
    徐先生坐下后,有些歉意地说:“深夜来二小姐这里相见,着实有些不好。只是事出紧急,我才漏夜前来。”他说的倒是不假,肩头的那块衣裳还是湿的,来的时候必然很匆忙,连伞都没撑的。
    元瑾道:“你先说就是了。”
    徐先生便从袖中拿出一本册子,递给了元瑾。
    元瑾接过来,打开一看便皱起了眉。这本册子中,竟然写了许二三十个武将文官的名字,甚至有几个她非常熟悉的,当今朝中大员都在里面!
    礼部尚书宋比怀,兵部侍郎李如康,金吾卫指挥使范远,辽东总兵崔胜……这些可都是要员!
    元瑾放下这本册子,严肃地看向徐先生:“先生这是何意?”
    “世子爷告诉在下,您亦有过目不忘之能,方才那一眼应该尽都记得了。”徐先生笑道,随后他拿过了烛台,将这本册子点燃。“二小姐如此聪慧,想必已经猜到了这是什么,以及在下是什么意图。”
    元瑾的确也已经猜到了。这册子写的,恐怕就是支持薛闻玉的背后势力!
    她之前知道人势必不在少数,却不知道,竟还有如此几个大员!
    “给二小姐看这个册子,是想给您一颗定心丸……”徐先生说到这里,却被闻玉打断了。
    “亦是我不想隐瞒姐姐。”闻玉抬起头,他淡淡问道,“姐姐,我有话想和你单独说。”
    徐先生看了闻玉一眼,紧接着道:“世子爷,正事要紧……”
    “你先出去。”薛闻玉语气平静而坚决。他发号施令从来都不需要色厉,一旦他说出口,便只能服从。
    徐先生只有先退出去。
    闻玉才语气冷淡地问道:“姐姐,你和靖王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不喜欢靖王吗,怎的如今突然就要嫁给他?”
    元瑾嘴角一扯:“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靖王的?”
    闻玉抿了抿唇,沉默片刻说:“旁人未必看得出来,但我和姐姐朝夕相处,怎会不知道。”
    元瑾知道这弟弟,察言观色的能力极是厉害的。她叹了口气。
    闻玉却看向她:“姐姐,若你是为了我……”
    元瑾伸手按住他的手。她知道闻玉怕是误会了,误会是为了他的大业,她才答应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她摇了摇头:“不,不是的,亦是为了我自己。”
    她站了起来,若说她对谁是真正不设防的。那闻玉,是绝对要算的。
    “姐姐有很多仇人。”元瑾道,“你现在不要问姐姐,这些仇人是怎么来的。若将来有机会,我必然会告诉你。但当今皇上、太子,以及几个朝廷中的权贵家族,都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姐姐并不希望他们过得好。”
    也许是因自己这个弟弟身世已经很惊世骇俗了,元瑾说出这些时,并未顾及自身是否危险。
    她知道,薛闻玉是永远不会伤害她的。
    闻玉听后眉头微皱,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元瑾会想他争夺帝位了。他说:“既然这些人都和姐姐有仇,那我有了机会,便会帮姐姐报仇。”他没有多问,元瑾为何会和这些人有仇。
    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但姐姐也未必要嫁给靖王。”闻玉又说。
    元瑾笑了笑:“闻玉,其实你心里是明白,只有我嫁给靖王,才是最好的。”
    元瑾说了这句话,薛闻玉就沉默了。元瑾才说:“把徐先生叫进来说话吧。”
    徐贤忠来找她,绝不可能是光看那本册子如此简单。他既然愿意将自己如此重要的筹码给她,这分明是想彻底拉拢她,那么,他肯定有非常重要的企图。
    徐贤忠进来,先看了看两姐弟的状态。没有什么大事,说实话——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他之前刚听说薛元瑾要嫁给靖王的时候,先是震惊,进而心里咯噔一声。
    他担心世子爷。
    世子爷对二小姐的感情,一直都不太正常。连稍微疏离都忍受不了,又怎么能忍受,二小姐同别人成亲呢。
    但是世子爷现在看上去很冷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正是他想要的。
    是的,徐贤忠也非常希望,薛元瑾能嫁给靖王。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有利了。
    他没有坐下来,而是先揖了手。“二小姐,明人不说暗话。在下先跟您分析一下局势,如今皇帝病弱,太子羽翼未丰,却都与靖王殿下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这对于我们而言正是个好时机。”
    “徐先生想要我嫁给靖王之后,做你们的内应吧。”元瑾也抿了口茶,“但我必须告诉你们,我不会什么东西都给你们弄来。并且很多事,我也做不到。”
    “这我们也自然知道!”徐先生连忙道,“我们总得考虑到您的安全,不会让您做危险的事。”
    元瑾的确已经想通了。
    既然始终都是要嫁人,又无法拒绝,那她还不如痛快些,就嫁了吧。她可以通过靖王来帮闻玉,但她所收集的消息都不会关乎靖王的存亡,这样就不算是害他了。
    虽然总归还是对不起他。
    等到了闻玉真正成功那日,那这亲事就可以作罢了。
    到那时候,她和朱槙再开始真正的敌对吧。
    不过,她还有一些事要说。
    “我自然是要帮闻玉的。”元瑾抬起头道,“但我有一些要求,还希望徐先生能够答应。”
    徐先生颔首,示意元瑾继续。
    “第一,你们所做的重大决策,我都必须知道。”元瑾淡淡地道,“这利于我判断局势。”
    徐先生迟疑了一下,看了薛闻玉一眼。
    薛闻玉暗中对他轻轻点头,徐先生便也还是应下来了。
    “第二,我身边必须有人能和你们沟通,并且,我能通过你们的人脉做一些事情。”元瑾继续说,“我需要一些人,包括能作管事的幕僚,有身手的丫头,训练有素的探子。这些人我都有用处。”
    徐贤忠听到这里也不由得感叹。二小姐当真不像个普通小姐。若不是知道她自小就是山西小门户出来的姑娘,他当真会以为,是哪个大世家培养的继承人。
    这一条比前一条简单多了,徐先生没有犹豫就立刻答应了:“这倒是简单,不过人选我们要仔细斟酌,毕竟是要跟着您的,不能有纰漏。五天后,老夫人正要为您的出嫁买些仆人进来,我便用原来的方式,把这些人放到您身边来。”
    元瑾点头,徐贤忠也是个做事谨慎的人。
    她继续说:“最后一条,不过想必徐先生也明白。那便是我的事不能说出去,纵然是你方才,册子上的那几位大员也不行。人多口杂,极易走漏消息。”
    这徐贤忠早已考虑好了,元瑾可是他们留在靖王身边的人,如此机密的事,除了他之外,决不能再有旁人知晓。
    徐贤忠最后道:“正好,我们最近刚得知一件奇怪的事,是关于靖王的。”
    元瑾示意他说下去。
    徐贤忠就道:“二小姐可知道,土默特部再犯边界一事?”
    这她当然知道,正是因为这个,她的婚事才要提前。“这怎么了?”
    徐贤忠顿了顿道:“靖王殿下那边已经有消息,说他要驻守西宁卫两年之久。但是,我们的探子却回报说,他的亲兵在山西转移至宁夏的路上,竟一直停驻不进,拖延七天了。”
    元瑾沉思,进而闻玉才道:“这可能是个信号,代表靖王和皇上之间,产生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变化。并且很有可能,是他们的矛盾加深,靖王在做某种准备。二小姐在靖王身边,可以随时为我们留意这事。”
    元瑾点头表示她知道了。会为这事留意的。
    徐先生身为外男,其实是不便久留的,得到了元瑾的同意后不久,就告辞离开了。
    “闻玉还不回去?”元瑾问他。
    闻玉笑了笑说:“姐姐不是说,每晚都要和我下一会儿棋的吗。”
    因为最近的亲事,元瑾已经有好几晚没教闻玉下棋了。
    元瑾虽然有些困了,但想着自己曾经答应了这个,也不好拒绝闻玉。两个人便移步西次间,窝在罗汉床上,元瑾拿被褥盖着脚,周身暖洋洋地摆开了棋局。
    闻玉的棋艺,一日进千里。竟能和她胶着好几个时辰了。
    “你的棋倒是颇有进益。”元瑾一子没让他,他竟也能下得这般好,这让元瑾称赞了他一句。
    紧接着她说,“不过接下来,你可要小心了。”
    她棋局已经布好,白子落在了一个非常精妙的位置。
    闻玉一看就皱起眉。
    他发现犯倦的姐姐也并不好对付。
    他低头看着棋局凝思,元瑾便打了个哈欠,见他久久不出下一步,就说:“我实在是困了,要不明日继续?”
    “等我走出来。”闻玉却很是执着。
    他自小便是如此,棋局只要一开始,那就非要下完不可。
    元瑾便靠着迎枕,眼睛半眯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完全阖上了。
    室内只余寂静,似乎连烛火跳动,都是有声音的。
    闻玉看看到元瑾睡着,便轻轻站起来招招手,示意屋内伺候的人退出去。
    是世子爷在场,伺候的人不疑,纷纷退了下去。
    闻玉本是见她睡着了,想为她搭好被褥的。谁知一看着她莹白的脸,便鬼使神差地,将手放在了她的脸上。
    平日元瑾是他的姐姐。但她睡着的时候,却是十分清嫩的样子。仿佛,是需要他保护和照顾一般。
    他现在,已经比元瑾高得多了。弟弟越发长大,总是会超过姐姐的。他站在她面前,影子便完全将她笼罩,似乎是真的把她抱在怀里。
    闻玉修长的手指停在她淡粉的唇瓣上,手指尖感受到花瓣般柔和的触感,不由得呼吸一紧。
    他发现她睡得竟这样熟,可能是累一天了,很快发出甜美均匀的呼吸声。
    “姐姐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嫁给靖王的。”
    闻玉这般说着,然后轻轻服下身来,一点点靠近,一点点靠近,将自己冰冷的唇瓣,轻轻地碰到了她的唇瓣。这时候,一股陌生的热窜过他的身体,让他生出一股别样的渴望。
    薛闻玉连忙放开了姐姐,后退了好几步离她远一些,平息自己心中突然涌起的热潮。
    但她就那样毫无防备地睡在那里,雪白细嫩的脸靠着宝蓝的迎枕,甜美地呼吸着,半侧着身子蜷着,身子的曲线明显而又优美。实在是一种诱惑,更何况,这房中还没有别人。
    薛闻玉知道自己必须离开,否则再留下去,他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
    他没有打招呼,披了斗篷,便很快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更晚了,实在是太手残了。本章继续评论发一百个红包哦~
    感谢下面的姑娘们~:
    小西瓜扔了2个火箭炮
    小西瓜扔了1个手榴弹
    牛牛超人扔了1个手榴弹
    小小紫禧扔了1个手榴弹
    东南枝扔了1个手榴弹
    ce扔了1个手榴弹
    0.0扔了4个地雷
    精神病患者的臆想世界扔了2个地雷
    mini扔了1个地雷
    小票扔了1个地雷
    real_zln扔了1个地雷
    20030263扔了1个地雷
    夜雨声声君莫烦扔了1个地雷
    宁乐扔了1个地雷
    abcdefg扔了1个地雷
    玉zuki扔了1个地雷
    与黑恶势力谈笑风生扔了1个地雷
    心暖花开扔了1个地雷
    珊珊扔了1个地雷
    赵丽微扔了2个地雷
    酥梨许苏李扔了1个地雷
    梅婳可说的话梅糖扔了1个地雷
    小狼扔了1个地雷
    小妮子扔了1个地雷
    信陵魏无忌扔了1个地雷
    杜希扔了1个地雷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
    曦宁若海月扔了1个地雷
    30676805扔了1个地雷
    嘟嘟扔了1个地雷
    ci扔了1个地雷
    29441663扔了1个地雷
    lee扔了1个地雷
    曦宁若海月扔了1个地雷
    焦糖玛奇朵扔了2个地雷
    凡欣扔了1个地雷
    猪肉炖粉条扔了1个地雷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
    20763458扔了1个地雷
    大大大大雨倾盆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