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44、第四十四章

    第44章
    皇宫的宴席散去, 累了一天的三人才能回府, 这皇宫中处处要注意礼仪规矩,一天下来,饶是薛元珍也脸都笑僵了。
    午门外,元瑾正要扶老夫人上马车,却有个人过来给老夫人行了礼, 说:“殿下让小的过来通传一声,世子爷已经不会被问罪了。只是要先留在宫中敷药, 故明日才能回府。”
    老夫人谢过了他。
    靖王殿下做事果然是巨细无遗。
    元瑾垂下眼睫, 心中更是滋味难明。
    元瑾今日回府之后,早早地便睡了。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春日融融,七岁的她坐在太后怀里, 太后拿着书,一句句地教她背:“微雨过, 小荷翻, 榴花开欲燃。玉盆纤手弄清泉, 琼珠碎却圆。”
    她一点点大, 白净的脚踝上戴着金脚镯, 随着她的晃动而金玲响动。
    她偎着太后的手臂,央着太后再念一遍。
    太后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缠人精, 姑母还要看折子呢!”
    “姑母陪阿瑾嘛!”元瑾缠着太后不放,太后也没有办法,只能将元瑾搂在怀里,继续一句句地念给她听。
    元瑾微歪着头, 眼睛一眯一眯,已是快要睡着的光景。小手却还紧紧抓着太后的袖口。
    太后看着她的目光,柔和得如春日的阳光。
    一切的祥和宁静,却被宫人突然的脚步打乱。
    “太后娘娘,太后娘娘!”飞奔进来的宫人跪在地上,喘-息着说,“西宁……西宁卫,靖王殿下大捷!”
    太后眉头一拧,坐直了问道:“……朱槙打赢了土默特部?”
    那宫人点头:“捷报到了京城,兵部尚书亲自进宫禀报的。首辅大人如今正在交泰殿等着见娘娘!”
    太后面色犹豫,元瑾那时候还小。被吵醒之后,有些不解地问太后:“姑母,怎么靖王打了胜仗,您还不高兴呀?”
    太后告诉她:“凡事都不像表面看来那么简单。打了胜仗自然是好事,但是靖王壮大,对姑母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她眨了眨眼睛,道:“姑母若不喜欢他,以后杀了不就是了么。”
    若是别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必然会被旁人嫌弃残忍。太后却是个奇女子,竟一时大笑,摸着元瑾的头说:“真不愧是我萧家的姑娘!只是,他为国为民,若能保边疆安泰,姑母也不想轻易杀他。”
    小元瑾当时没有继续说,但心里暗下决心,姑母若是为此为难,等她长大了,她替姑母杀就是了。
    再后来她长大了,站在隔扇面前,看着浩瀚大雨,淹没无穷无尽的宫宇。语气冷淡地道:“刺杀失败了?”
    跪在她身后的人抱拳,犹豫片刻后道:“咱们的人被靖王殿下捉住,怕是他已经知道,是您在刺杀他了……”
    元瑾只是嗯了一声。
    知道了又能如何,难道堂堂靖王殿下,还会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下手不成。
    就算他想下手,她身居皇宫之中,他能奈她何。
    因此她毫无忌惮,说:“继续刺杀。”
    紧接着画面一转,却又是大雪弥漫的隆冬,看样子正是在乾清殿之中,太后颓唐地倒在龙椅上,凤冠已歪,面容苍白,紧闭着眼。血流在龙椅上,金砖地面上,浸染透了身上的太后服制。
    元瑾突然从梦中醒来!
    屋内的地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冷得透骨。但她的额头却出了汗。
    元瑾下了床,叫了紫苏进来,她一边倒了杯已经冷透的茶吃,一边闭上了眼睛。
    她从未见到过太后死的情景,后面那一幕不过是她臆想出来的。
    但朱槙却是真的害死了太后,害得她萧家覆灭!
    眼下仇人分明在她眼前,她应该要报仇的。并且他对她毫无戒心,并不防备,她想要报仇就更加容易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又狠不下这个心。
    紫苏抱着手炉进来了,先跟她告了罪:“今日烧地龙的婆子少添了炭,故才灭了。小姐再去睡吧,奴婢给您的被窝里窝上手炉,便不冷了。”
    元瑾摇了摇头,她已经没有了睡意。
    叫紫苏寻了一本书来,她靠着床沿读着,却不想片刻之后,她又进入了梦乡。
    这次倒是无梦,却是被外头的喧哗吵醒的。
    柳儿快步走了进来,声音压制不住地有些激动:“小姐,您快醒醒!”
    元瑾睁开了眼,清醒了片刻才问她:“怎么了?”
    柳儿道:“靖王殿下来了,拂云姑姑正在外面等您,一起去正堂!”
    朱槙,他竟真的过来了?
    元瑾很快在丫头的服侍下起身梳洗,走到了门外。果然见老夫人身边的拂云正在外面。
    见到她出来,拂云将她打量了一番,笑了笑道:“二小姐换身衣裳,好好打扮一番再去如何?老夫人吩咐了,说您不用着急。”
    元瑾心中疑惑,怎的老夫人还要让她再打扮一番。
    究竟要做什么!
    元瑾只能回了西厢房,由拂云在一旁看着,重新仔细地梳了个偏心髻,描了个水灵的淡妆,又换了件更轻薄的淡青色绸袄,才往老夫人那里去。
    刚走到东院外,元瑾就看到了西东院的夹道上放了许多挑的担子,或是箱子,或是各类物什,皆结了红绸绒花。至于有多少,一眼望去竟看不到头一般,还不断地有人将箱子搬出来。
    她看到这些东西,心中更是有种不祥的预感。结了红绸,又是以担子挑进来,除了聘礼还能是什么。但这是谁送来的聘礼?
    她定了定心神,走进了东院。
    东院内重兵把守,腰间皆配刀,守卫极其森严,到了正堂外,更是三道重兵阻隔,严格排查,这才是靖王殿下应该有的排场。
    元瑾无比的觉得,以前真的不怪她认不出陈慎就是靖王。
    他何曾显露过这样真正的亲王排场!
    正堂外还站着神色有些忐忑的崔氏和薛青山,因今天靖王过来得早,薛青山听到靖王来了,都不敢去衙门,便在正堂外等着。见着元瑾过来了,叫了她一声:“阿瑾!”
    元瑾走了过去,问他:“祖母和靖王殿下在里面?”
    薛青山点点头,旁边的崔氏脸色微白,有些紧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靖王殿下这样的大人物。”她跟薛青山说,“老爷,不如一会儿便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就行了!”
    薛青山极不赞成:“这怎么行,那可是靖王殿下,若认为咱们怠慢了可怎么是好。”
    正是这时,正堂内传来说话的声音:“……原来阿瑾和殿下是这般的关系,我还差点答应了同裴大人的亲事。还请殿下见谅!”
    随后是熟悉的男声,略微沉厚,却又很温和:“元瑾是不知道我身份,故不敢告诉老夫人这件事。老夫人不要怪她才是。”
    老夫人又忙笑道:“殿下哪里的话,您看中阿瑾,不仅是她的福气,更是我们定国公府的福气!”
    元瑾听到这里袖中手微一握紧。
    这话是什么意思……
    丫头通传之后,三人才走了进去,元瑾先给老夫人屈身问过安。才转向朱槙,看到他的时候却又是一愣,他今日穿了件玄色长袍,衣料非常好,襟口和衣摆都以银线绣了四爪游龙。发以银冠而束。眉长而浓,是一种儒雅的英俊。看到她进来,朱槙放下了茶盏看向她,虽仍然带着熟悉的笑容,却与之前的他有完全不一样的气质。
    宛如潜龙在渊,叫人看了便想跪拜他。
    她一时没有动作,老夫人还以为她是知道了朱槙的真实身份,有些怕了靖王,便在后面提醒:“阿瑾,你看到靖王殿下,怎的不行礼?”
    元瑾才屈身行礼,语气冷淡地道:“靖王殿下安好。”
    薛青山却是恭恭敬敬地行礼后站好,也不敢坐下,崔氏站在他身后,更加紧张地揪手帕。与旁人不同的是,两人还是从山西来的,对于山西人来说,靖王便是传奇,他平定边疆,坐拥兵权,就连定国公都是他的下属,两人平日在定国公面前就很拘束了,更何况是靖王殿下。这样的传奇人物,他们是看都不敢抬头看一眼的。
    朱槙见了,便笑笑道:“你们不必拘束,我平日是个很随和的人,都坐下吧。”
    两人才忐忑地坐下了。
    薛青山才鼓起勇气,直视了朱槙一眼。殿下比他想象中更年轻一点。只是周身的气质,和立在身后的四名随时将手按在刀柄上的侍卫,才让人感觉到,他便是传说中那个权倾天下的靖王殿下。
    其实上位者,尤其是真正的上位者,他们反而并不难相处,待人接物很和气。毕竟都到了这个地步,都有极好的修养和顶级的智慧,不会轻易为难下位者。
    “如今国公爷不在,不知殿下大驾光临,所为何事?”薛青山小心地问。“可要国公爷回来,听您的吩咐?”
    薛让在临走前是嘱托过他的,毕竟家里多是老弱妇孺,不能顶事。若有什么大事,就让他先处理着,若不能处理,便写信告诉他。
    “薛让那边我已告诉了他,他这几日便会回来。”朱槙淡淡道。随后看向了元瑾,“我是为元瑾而来,”声音在这里略微带了一丝笑意,“我欲娶她为妻。”
    这话朱槙说得很平静,却宛如平地一声雷,不仅让元瑾和薛青山惊愕地看向了朱槙。更是让崔氏跳了起来:“什么?!”
    老夫人就知道崔氏是个沉不住气的,怕她在靖王面前丢了脸,立刻瞪了她一眼。
    崔氏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连忙又坐下,笑道:“您……您想娶阿瑾为妻?!”
    元瑾更是立刻就想说话,她想站起来,却被薛青山按住了。
    “正是。”朱槙道,“我与她是早便相识的,她也与我情投意合,只是她不知道我的身份,以为我只是个普通幕僚,怕你们不答应才隐瞒不说。她因心中有我,所以才不肯嫁给裴子清。”
    他竟还编了这样的话出来!他们俩什么时候已经情投意合了,她又什么时候心里有他了!
    元瑾心情复杂,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这话的确是她说的,但那也只是用来搪塞裴子清而已,他是怎么知道的?
    薛青山和崔氏却被震撼得久久回不过神来,看了看表情莫测的长女,薛青山才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原来如此!当初阿瑾不想嫁给裴大人,我们还心存疑虑,原是因您的缘故!”
    没想到,靖王殿下竟然喜欢女儿。
    崔氏则激动非常。
    靖王殿下是什么身份,这普天之下,怕除了皇帝之外,再没有第二个权势比得过他的吧。甚至皇帝在他面前,也是得和和气气的。他若想娶哪家的女儿,恐怕都不用他说,哪家都得把女儿打包送上门吧!
    他竟然与元瑾情投意合!
    “因裴子清的事,我不得不出面。免得阿瑾错嫁了旁人。”朱槙道,“事出匆忙,便未请媒人。不过已经一百八十担的聘礼送上,只要二位亦不反对,这门亲事,便这么定下了如何?”
    崔氏和薛青山连忙笑呵呵地说不反对,怎么会反对。
    元瑾却是心里一哽。
    谁家提亲没有媒人问名纳采,直接送聘礼的!他不过是看起来和气,实则内里仍然是极度强硬的作风。他根本不管定国公府会不会拒绝,直接就把聘礼送来了,而且还是一百八十担,这样大的排场阵仗,他又是用的军队押运,恐怕送来的时候,半个京城的人都看到了吧。
    虽然的确,没有人会拒绝靖王殿下。
    元瑾忍不下去了,站了起来,向老夫人屈了身:“祖母,能否允我同殿下单独说几句话?”
    老夫人听后看了朱槙一眼,得到朱槙颔首,才道:“那我和你父母先去赏会儿梅吧。”
    崔氏一脸不想去,外面这么冷,赏什么梅。女儿要高嫁了,她就想在这里看着!
    但她还是被老夫人携着手,带了出去。
    元瑾看了看朱槙身后的侍卫,道:“殿下能否让这四人也退下。”
    朱槙招了招手,那四人便退了出去,在外面合上了门。
    元瑾才问他:“靖王殿下,你这是要做什么?”
    朱槙靠向椅背:“你曾说,你不想嫁给裴子清,若是能有一个与他同等权势的人向你提亲,便能让你不必嫁给他了。”他嘴角微带着笑容,“我一开始说了可以娶你的,你说我只是个幕僚,怕家里不同意。如今你知道了,我不是。且这天底下,若说谁娶了你,裴子清不会造次,那便只有我了。”
    因为他是靖王,是裴子清真正的顶头上司。
    她那时候这般说,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更何况,元瑾不想嫁给裴子清,是因他背叛了自己。难道现在她又能嫁给朱槙了么,他更不能嫁,因为他才是太后死,萧家被灭,让她沦落到今天的真正元凶!
    她对裴子清,是憎恶而恨,但她对朱槙则要复杂得多,二人前世就是敌对关系,她对他的恨意更纯粹,但是这一世,她却对他有不一样的感觉,而他又曾多次帮她。
    正因为如此,元瑾才更不能嫁给他。
    倘若她想报仇,那便光明正大的报。她不想自己是通过嫁给他,暗中设计他这样的方式。
    这样的她,又和裴子清之流又有什么区别?
    元瑾思虑清楚,屈了身道:“我之前以为您只是个普通幕僚。如今我才知道,您原来就是权倾天下的靖王殿下。那又怎能让您屈尊降贵来娶一个继小姐。所以,还请殿下收回成命。”
    见小姑娘比平日更冷漠的样子,来之前,却又是好好打扮过的,脸颊水灵得好像能掐破一般。朱槙笑了笑道:“你怪我隐瞒了身份么——”
    元瑾当然不是在意这个,虽然她也很不喜欢别人欺骗她。
    但是在,陈慎竟然就是靖王这个巨大的冲击下,他的欺骗本身已经是一件小事了。
    但不等元瑾回答,朱槙就继续道:“我非有意隐瞒你。当初你遇到我的时候,我正在寺庙居住,是为先孝定太后祈福念祷,所以一切的衣食住行都是从简。当日我随口说了自己是定国公府的幕僚,而没想到之后与你的牵绊会这般深,告诉你真相,又仿佛是在欺骗你。所以隐瞒至今。”
    元瑾听了深吸一口气,细想了很多跟他相处的细节,的确,很多地方都有不对之处。
    她有些事实在是想求证,想了想问他:“一开始,我撞到你那处,其实是你的别院,那为何没有人把守?”
    朱槙道:“一时疏忽。”
    其实当时,她冲撞于他,暗卫是差点射杀了她的,不过被他阻止了。
    那好,元瑾又说:“有一次,你建议我去崇善寺的藏经阁偷书……”
    朱槙道:“不是我建议你偷的,我当时是想送给你,但你自己想偷的。”
    这个不重要。
    元瑾道:“其实那根本就是你的书房,所以你才会带着我去,以免我被侍卫所杀?”
    朱槙也点了头,当时若非他跟着,她当场就会被射成筛子。
    “再后来,我告诉了你,我弟弟竞选世子的事。”元瑾想起了更多的,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结果第二天,我弟弟便当选了世子,应该也是您,让定国公选了我弟弟吧。”
    朱槙笑了笑:“自然,你弟弟能留到最后,也是有他的过人之处。”
    元瑾更是沉默,其实他是多次隐瞒欺骗她,但这些时候,何尝不是在帮她呢。
    正是因如此,她更不能做背后阴他的事,不能嫁给他。
    元瑾抬起头道:“殿下,我不能嫁给您。”
    朱槙的笑容渐渐收起来,他以为小姑娘会生气,但应该也会很快谅解,毕竟他哪次不是在背后帮她,再者嫁给他,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事,这点朱槙还是有这个自信的。
    他代表的是绝对的权势和地位,自然他本人也不差。
    但元瑾的语气,比他想的更坚决。这样的坚决不是扭捏造作,而是她真的是这么打算的。
    朱槙淡淡问道:“你难道,还是想嫁给裴子清?”
    当面拒绝靖王殿下,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所以元瑾才让所有人都出去了。朱槙就算看上去再怎么和气,他也是个上位者,一个铁腕的藩王,他绝不会喜欢别人的拒绝。
    “是我觉得自己配不上您。”元瑾道,“您也知道我出身寒微,家世也并不出众。其实我的女红灶头也很糟糕,您仔细算算,娶我其实并不划算……以您的身份地位,谁不会想嫁给您。”
    她都把自己贬成这样了,希望靖王殿下能接受这个说辞。
    虽然元瑾其实觉得自己长得好看,人又聪明,还能下一首好棋,精通各类旁杂书籍,并不算差。
    朱槙听了她的理由,表情柔和了一些,道:“我还未尝试过你的女红灶头,怎知会很糟糕?”
    元瑾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的意思摆明了就是,我不嫌弃,你嫁了再说。
    她只能道:“殿下,我非跟您说笑。我当真不能嫁给你。”
    朱槙的笑容不变,换了个姿势坐着,眼神却冷淡了些:“这一百八十担的聘礼,我送来的时候,至少半个京城的人看到了。再过两日,京城就该传遍了。”他语气一顿,“眼下,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我说这些聘礼是为裴子清送来的。那你还可以继续嫁给裴子清。否则,你便只能嫁给我。而这些聘礼,是不会再抬回去的。”
    他应该是真的生气了吧,明明是想帮她的忙,还是这样好的方式。甚至,他必然是喜欢她的,否则他大可不必做到这样的地步。
    毕竟,他要给她的,也是正妻之位,那便是王妃之尊。
    天底下,有几个人不想要这样的尊荣。
    若他的身份不是靖王,那她必然会欣然受之。
    但他偏偏就是!
    朱槙这样的性格,是绝不容旁人的忤逆的。
    元瑾道:“若殿下不嫌弃,能否继续用我说的第二个办法。”
    朱槙沉默,然后笑了笑:“元瑾,你之前只以为我是陈幕僚,对我的了解甚少。但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我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你若不想嫁给裴子清,我娶你便是最好的办法。的确,我想娶你,也并不全是因想帮你的缘故,眼下聘礼已到,你的拒绝也是无用的。”
    元瑾深吸一口气,拒绝无用,他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那她还能怎么说。她本不愿这样做的,可是他逼她走在这条路上,至于以后会怎么样,现在没有人知道。
    元瑾闭了闭眼睛,她轻轻地说:“朱槙,你若娶了我,恐怕有一天会后悔的。”
    朱槙头一次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觉得有些新奇。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我从来不后悔。”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这文虽然更得慢,但其实进展蛮快的。。。
    这章仍然发一百个红包,上一章的明天再发,么么哒~另外我的作收还差两百多破两万,求破。明天要是破了,这章给大家发两百个红包~
    小西瓜扔了1个火箭炮
    ce扔了1个火箭炮
    小西瓜扔了2个手榴弹
    0.0扔了6个地雷
    滚滚红尘扔了6个地雷
    小西瓜扔了1个手榴弹
    euniceliuni扔了1个手榴弹
    mini扔了2个地雷
    小狼扔了3个地雷
    小票扔了2个地雷
    与黑恶势力谈笑风生扔了2个地雷
    小乌龟儿扔了1个地雷
    杨桃扔了1个地雷
    初夏时光扔了1个地雷
    海扔了1个地雷
    贝一扔了1个地雷
    东莨菪碱扔了1个地雷
    焦糖玛奇朵扔了1个地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扔了1个地雷
    z小猫扔了1个地雷
    唐汤1扔了1个地雷
    28415954扔了1个地雷
    冬淮扬扬扔了1个地雷
    ci扔了1个地雷
    玉zuki扔了1个地雷
    牛牛超人扔了1个地雷
    嘟嘟扔了1个地雷
    26544997扔了1个地雷
    知垚扔了1个地雷
    buptldf扔了1个地雷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
    极舒扔了1个地雷
    精神病患者的臆想世界扔了1个地雷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地雷
    ria扔了1个地雷
    18940196368扔了1个地雷
    诺扔了1个地雷
    三浅树扔了1个地雷
    ?9?9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