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33、第三十三章

    第33章
    坤宁宫的重重金色琉璃瓦下守卫森严, 清净无人。朱槙将侍卫留在宫门外, 踏入了殿中。
    殿内香雾弥漫,木鱼轻轻扣响。
    守在门口宫婢在他面前跪下,将陶盏举过头顶,道:“请殿下净手。”
    盏中盛无根清水,寓意洗净尘埃, 洁净污垢。
    朱槙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还是依言净了手, 才继续往里走。
    殿内幔帐垂地, 火烛长明。淑太后正跪在绒毯之上念经文,她面前放一张长案,长案上供奉着一尊观世音菩萨。
    朱槙走到她身后, 撩了衣袍半跪下请安:“母后。”
    淑太后听到动静才转过身,她早已容颜老去。但依稀能见得年轻时候应该是极难得的美人。她露出了笑容:“一别半年, 槙儿可算是回来了。”她又问, “你哥哥得了风寒数日未好, 你可去瞧过了?”
    朱槙道:“儿子回宫先来探望母亲, 皇兄那里还未来得及去。”
    “你一会儿还是去看看他吧, 他挂念你已久了。”淑太后走过来扶了他起:“那日你平定了袄儿都司部,他甚是为你高兴, 本想宣你回京受赏,你却不愿意回来!你哥哥又一向是易多心之人,为此几日不能安寝,以致感了风寒。”
    朱槙却并不愿就此多说, 只是笑了笑,坐在了椅子上问淑太后,“母后既是想礼佛,去小佛堂不就是了,何故设在寝宫之内?”
    淑太后却道:“你哥哥一病颇久,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再者,萧太后一死,总是我内心不安。”她说着叹气,似有若无地看了二儿子一眼,“萧太后待我不薄,当时即便你助你哥哥夺权成功,也不该囚禁杀之!她身边的丹阳,更是我看着长大的,何止被毒死宫中。”
    朱槙听到这里眉峰一皱,他抬头,语气微寒道:“当初萧太后执掌政权,萧家日益壮大,长此以往动摇国本。母后也说想皇兄手握大权,我便谋划了这场宫变。但我囚禁萧太后却未曾杀她。不知母后为何以为,她是我所杀?”
    淑太后见儿子似乎因此不高兴,便不敢过多言语,但内心却在腹诽。
    不是他,那还能是谁?谁有这样的手段,谁有这样的魄力。
    他二十岁在宁夏征战的时候,当时的宁夏总兵见他年轻,不听从于他的指挥。正是战事逼近,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他竟一刀斩下宁夏总兵的头颅,砍断了所有非议他的声音,虽这场战役夺得了胜利,但他煞星之名却也传遍了大周。
    “罢了,我也只是一提罢了。”淑太后勉强地笑了笑,“倒是你如今二十有八,可考虑再娶王妃一事?”
    朱槙淡淡道:“这事倒不必母后操心,儿子暂没这个打算。”
    “但你哥哥说,你身边长久无人照顾家事,也是不好。如今淇国公曹家的嫡长女正值华茂,意欲许配给你。”淑太后想劝他,“如今这满朝野里,也就淇国公家这位嫡长女配得上你了。”
    朱槙听到这里一笑,他眼中微冷,但语气却仍然是平和的:“皇兄曾给我赐婚过一次,如今还是算了吧。”
    淑太后低低一叹,不再多劝了,越说得多,二儿子只会越发的不痛快。
    朱槙也不欲再久留,告退离开。
    他出来的时候,天已渐黑,深蓝的天际浮上几颗微寒的星子。
    朱槙上了轿撵,示意抬轿前往乾清宫。
    他其实不愿意见淑太后。淑太后生性单纯,她能在这皇宫之中活这么久,的确是因先皇和外家的庇护的缘故,再加之萧太后不是个喜欢和嫔妃争斗的人,自然能让淑太后安全无虞。淑太后也确实是个好命之人,当年入宫就接连生二子,巩固了她的妃位,到如今不费吹灰之力坐上太后之位,只需得旁人庇护她就行了,到如今也还是个单纯的性子。
    朱槙不大喜欢和淑太后说话,一则是因两人观念不同,完全无法交流。二则她总是三句话不离皇帝,自小到大便是如此,他听了就觉得烦闷。但总归也有生养之恩在里面,淑太后的话他也不会完全的不理会。
    轿撵很快到了乾清宫。
    落轿,压轿,朱槙自轿内跨出。
    乾清宫宫灯万千盏,浮于傍晚之中。天际泛着暗紫色,将这一切衬托得越发端重。
    看到靖王殿下来,乾清宫门口的守卫和太监纷纷跪下行礼,有人立刻进去通禀。
    朱槙突然想起,他上次来这里的确正是宫变那时候的事了。
    萧太后被他困在乾清宫里,这个手握大权,叱咤风云了一辈子的女人,面色居然尤其平静,甚至若你只看她的神色,会以为她早已预料到了今日的情景。
    当时萧太后语气平和地说:“我败于你之手,倒也是无怨无悔。我年过半百,便是死也无妨。但我那侄女丹阳却不足双十,还请殿下饶她一命,放归她回山西老家。”
    他当时听到还一笑。
    丹阳县主,他不仅知道此人,还尤其的印象深刻。因为她曾经派人刺杀他五次之多,甚至有一次差点得手。她大概也不知道,自己其实是知道她的吧。因为从未有人离杀死他这么近。
    后来,他还知道了丹阳县主的一些事情,甚至这些事情,恐怕她自己也不知道。
    他当时并未答应太后什么,只是告诉她:“我亦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太后放心就是。”
    萧太后这样一生摄政的人,如何不明白,其实这句话是再薄弱不过的。朱槙不杀,但别人却未必会放过她,所以她只是缓缓地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其实后来朱槙觉得,丹阳县主活着也未必好。对于她这样的女子来说,活着恐怕是生不如死的事吧。
    他正要走进去,却看到一女子被宫人簇拥走出来,身穿遍地金褙子,戴凤吐东珠的金簪和整套头面,面容娇艳。一见着朱槙,她先是一愣,随后眼睛微微一亮,才笑道:“刚听到外头的请安声,原是靖王殿下回来了!”
    “徐贵妃。”朱槙道。
    徐贵妃却看着他片刻,才说:“边疆清苦,甚是劳累,殿下似乎看上去清减了一些。”
    “劳贵妃挂心。”朱槙与徐贵妃并不甚熟,略一点头。随后示意要走,跨入了殿内。
    徐贵妃却看着朱槙高大宽阔的背影,失神了一会儿 。才对宫女道:“走吧。”
    靖王殿下回京的消息,很快地传遍了京城。
    因为他手段雷霆地抓了朝廷中好几个武官,革除官职,投入大狱之中,一时间京城之中人人自危,不知殿下殿下是在做什么,为何肃清官场,自己又会不会大祸临头。
    而靖王回来的第三日。宫中就传来了消息,薛闻玉世子的封号下来了。同时还将薛闻玉选入金吾卫之中,任总旗一职。
    定国公府内自然是一片喜乐,定国公还特意摆了席面,请了薛家和几个相熟的世家一并过来赴宴。又因上次傅庭邀请了定国公府去傅家家宴,故老夫人也邀请了傅家前来赴宴。
    元瑾、元珍便和老夫人一起在花厅待客,定国公领着闻玉在外接洽男宾朋。
    当看到徐婉和傅庭一起自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元瑾笑容微微一滞,老夫人却带着她迎了上去。
    “傅少夫人难得来一次,傅夫人不曾来?”左右不见傅夫人,老夫人便问了一句。
    傅庭就道:“家母本是想来的,怎奈身体抱恙不能见风,还望老夫人见谅。”
    老夫人自然只是笑了笑说无妨,对身后的拂云道:“去告诉国公爷,就说傅庭傅大人来访。”
    她本以为傅庭是不会出席的,毕竟这多是女眷来往,男子总还有公事要做,多半不得空。没想到他竟然来了,自然要赶紧通知定国公一声。
    元瑾也是微微一笑,从老夫人身侧退后一步,告诉要奉茶的丫头道:“上茉莉香片即可。”
    今儿宴请宾客,皆用霍山黄芽,但她记得傅庭是喝不惯的。
    等众人到花厅坐下,上了茶,徐婉打开了茶盖,闻到是茉莉花香的味道,便笑道:“贵府这茉莉香片香极了,我闻着也觉得清爽。”
    老夫人听到这里,看了元瑾一眼。“方才便听元瑾叮嘱了上茉莉香片,不想正好得了傅少夫人的喜欢,却是她心巧了。”
    老夫人却是误会了,女孩家的多爱香片。她以为元瑾是看到徐婉来,所以才让丫头换了香片。
    元瑾又不想解释,只能应了:“少夫人喜欢就是最好了。”
    徐婉听到元瑾二字,却是神情一怔。连旁的傅庭都停下喝茶,看向了薛元瑾。
    “这位姑娘名唤元瑾,倒不知是哪两个字了?”徐婉问道。
    当初二人在宫中初见时,正是夕阳向晚,余晖满天的光景,元瑾告诉徐婉:“你不必唤我丹阳,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尚才十岁的徐婉问她:“那你叫何名字?”
    元瑾才告诉她:“我叫元瑾,元是首,因为我是家中的嫡长女。瑾,便是美玉之意。旁人都叫我做丹阳县主,但你是我的友人,可以叫我的名字。”
    徐婉就温柔地笑了笑,道:“那我人前还是叫你县主,人后,我便称你为阿瑾。”
    徐婉生性温柔,容易被旁人欺负,元瑾一向会护着她一些。
    直到有一日,她听到徐婉焦急地和傅庭说:“萧元瑾她这般跋扈骄纵,她根本就不配如今的一切!你又何必……”
    而徐婉不知道,她就带着宫婢,站在一墙之隔的地方,静静地听着。
    元瑾之前,听过很多人这样说她,不仅说她跋扈专横,还说萧家把持朝纲,惑乱大周。她从未在意过,但她没想到这话是出自徐婉之口。那时候她并没有着急着冲出去,要找徐婉讨个说法,而是很长一段时间静静的思索,她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有什么地方让徐婉对她有这样的看法。但是始终没有一个结果。
    后来她只想出了一句话,高处自是不胜寒。越站得高,旁人就越想在你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
    所以太后只信任她和父亲,因唯有血亲不会背叛,不会算计。
    所以她后来就日渐疏远了徐婉。
    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当初的场景,元瑾就缓缓道:“我名唤元瑾,元字乃首,瑾是美玉之意。”
    而听到这里,徐婉的神色霎时就变了!
    她表现得太过明显,以至于老夫人都怔了一下:“少夫人怎么了,可有什么地方不合意?”
    徐婉摇摇头,勉强笑道:“只是姑娘的名字,和我一个故人的名字相似罢了。”
    老夫人便笑了:“原是如此,那少夫人还和元瑾有缘呢。却不知是你哪个故人之名?”
    徐婉没有说话,在她旁边的傅庭却淡淡道:“是丹阳县主。”
    老夫人更是错愕,却听傅庭继续道:“她虽名满京城,却非亲密之人不知,她本名是叫萧元瑾的。”他抬起头看着元瑾,继续道,“这位姑娘非与她有缘,而是与丹阳有缘。”
    老夫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半晌她才说:“那倒是真的巧了。”
    元瑾则垂眸站着,似乎并未感觉到傅庭在看她。
    徐婉一愣,对傅庭突然接话感到不大舒服,笑着道:“正是丹阳县主,不过如今萧家都已覆灭,她也不在了,萧家那些乱臣贼子也已伏诛,所以也没有再提的必要。”
    丹阳县主已经成了一抔黄土。纵然有的人再不情愿,过去也只是过去了。
    而元瑾听到她说这句话,却是眼神一冷!
    乱臣贼子!
    萧家这些年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父亲常年在外驻守边疆,为国征战。即便是有些不妥之处,又何至于被人说成乱臣贼子!她知道徐家势必针对了萧家,在萧家覆灭的过程中,徐家肯定出了不少力。而看徐婉这个态度,恐怕也是在其中出了不少力吧!
    她这柔和的外表下,当真是藏着一颗缜密而阴毒的心。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她也不会信的。
    她如何能容忍旁人对于萧家的侮辱!
    徐婉虽是笑着,抬头却对上了元瑾冰冷的眼睛,她一时愣住。而等再看时,又发现元瑾的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并不能看出异样。
    她有些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正是这个时候,却有个小厮匆忙地跑着进来,在老夫人面前行了礼,才道:“老夫人,国公爷让我过来传个话,太子殿下要过来。让您且准备着,一同去门口接驾!”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哗然。
    太子殿下竟要过来!
    而元瑾,则缓缓地抬起了头。
    作者有话要说:  一定一定要向大家解释一下,这两天的断更真的不好意思,昨天没发,是因为推翻重写了一章,本来以为今早就能马上赶出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今早开始手伤发作,打字非常艰难,所以只码出来这么多。然后被友人批评,平时的打字姿势不对,导致后患无穷,这双手以后有得受了。一定爱惜爪子啊,手烂没救。
    目前我这个烂手,真的只能尽量维持日更,在可以更新的日子,会多更字数的,其实前几天更新字数都很多的,姑娘们不要因为我一时的断更,忘了前面多更的时候嘛。。。我已经很努力去更新了,丹阳偶尔不能准时更,我都是补上了的,在努力改更品,但是手残真的是。。。挺艰难的。
    但也看到很多维护我的姑娘们,感谢你们!骂我的也是责之切吧,我也受得住,没啥。。。
    感谢下面的小天使们!!
    杜希扔了14个地雷
    嘟嘟扔了14个地雷
    ce扔了1个火箭炮
    ce扔了1个手榴弹
    别方呀扔了1个手榴弹
    心暖花开扔了1个手榴弹
    安稳扔了1个手榴弹
    滚滚红尘扔了4个地雷
    精神病患者的臆想世界扔了4个地雷
    咪儿扔了2个地雷
    一颗鳕鱼堡扔了1个地雷
    妮妮扔了1个地雷
    牛牛超人扔了1个地雷
    旅行的猫扔了1个地雷
    楚公子扔了1个地雷
    二月喵扔了1个地雷
    w.扔了1个地雷
    天气变热了扔了1个地雷
    清风不胜愁扔了1个地雷
    与黑恶势力谈笑风生扔了1个地雷
    海风吹吹的宝贝扔了1个地雷
    颜。扔了1个地雷
    乘风归去扔了1个地雷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
    冻尾雕扔了1个地雷
    程肃扔了1个地雷
    何欣笨笨扔了1个地雷
    安稳扔了1个地雷
    九月酱扔了1个地雷
    叶梓霭扔了1个地雷
    溏心荷包蛋扔了1个地雷
    风与影之歌扔了1个地雷
    未曾来过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