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31、第三十一章

    第31章
    此时, 有丫头过来请众人去湖心亭边。说是傅家买来了几株极为难得的墨菊, 请老夫人一同去观赏。
    到了湖心亭这里,元瑾反而一怔。她一路走来目之所见,傅家早已不是当年的傅家。唯湖心亭这里却没有怎么变,这是她小时候玩耍最多的地方。湖旁那棵歪脖子树还在,她小时候经常爬, 下头又是湖,若是摔下去如何得了, 时常把还在世的外祖父吓得不轻。一度要准备砍了。歪脖子树下有许多蚂蚁洞, 她淘气的时候,还洒过蜜糖来引蚂蚁玩。
    傅庭多半是站在旁边,黑着脸给她撑伞。这是外祖父吩咐的, 元瑾小时候淘气,经常在外玩, 他怕把元瑾晒黑了。女孩若是黑了自然是不好看的。
    元瑾随着众人一起站在湖边, 一时思绪如飞。
    外祖父早已逝去, 傅家也不是那个傅家。
    没有什么还是原来的样子, 甚至包括她自己。
    众人簇拥赏菊, 人声热闹喧嚣,而唯她一人站在人群中, 神情一时悲凉。
    而不远处湖心亭的阁楼里,傅庭正和裴子清在喝酒。
    裴子清刚从山西回来不久。
    虽然傅庭是太子的人,裴子清是靖王的人。但在萧太后在时,两人的关系是极好的, 后来宫变后,有了共同的经历,两人倒也时常在一起喝酒。
    “你今日似乎喝得有点多。”裴子清道,傅庭是那种很容易喝醉的人,三杯必倒。所以他挺怕这货喝多的。
    但傅庭却看着远处的湖泊,目光极远。
    当初父亲翻修傅家,唯有这处他没有让他动。那时候,他已经妥协娶了徐婉,父亲也没有说什么。
    知道傅家背叛了萧家的时候,他很难说清楚自己的感觉,大概还是愤怒和自责居多。他这样的人,永远做不到像父亲那样的心狠手辣。
    傅庭再饮了一杯酒,说道:“我看你的心情倒比之前好了许多。”
    裴子清嘴角微挑,倒是奇怪,他的确是从山西回来之后心情好了许多。不仅仅是他自己想通了。还因那薛四娘子的缘故,也不知道为何,他一见她就觉得心绪平静,不再有元瑾刚死之时,那种烦躁不安的感觉。
    他倒是听说,她同定国公老夫人一起来京城了。得个空去看她吧,她刚到京城,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
    “我可能已经放下了。”裴子清道。
    傅庭看了他一眼:“我听说,靖王殿下也回京了。恐怕你很快就不得空了吧?”
    裴子清道:“殿下本是说不回来的,不知怎的又回来了。京城中某些人可是焦心得很。”殿下虽然没说为什么回京城,但他觉得殿下是回来查上次遇刺一事的,自然有人要遭殃了。
    傅庭笑了笑:“日后太子若是明面上不服靖王,我们恐怕便没有这般喝酒的时候了。”
    裴子清也是一笑,眼一抬,却看到楼下不远处的湖泊旁,人群中的那个小姑娘有些眼熟。
    他眼一眯,认出那人正是薛四娘子!
    她竟也来傅家了。
    只是她站在人群里,却似失落悲伤之态。她小小年纪,时常不高兴,为何做了定国公府小姐,她还是不快乐呢。
    “失陪一下。”裴子清突然对傅庭道,随后走下楼去。
    傅庭嗯了声,倒是有几分好奇他去做什么了。
    他站起来走到窗边,看到裴子清走出了楼。赏花的人群已经四下散开,裴子清走到了一条回花厅的小径上,有个姑娘正在那里看银杏树。这季节,正是银杏落叶的时候。她独身站着,仰看如云的黄叶。
    傅庭有瞬间的失神。
    少女的丹阳,极喜欢傅家的这些银杏树。每年秋日她来傅家玩,都喜欢在下面玩很久。
    他最烦她来玩的时候,就说:“不要再看了,这有什么好看的。”
    丹阳就笑眯眯地说:“父亲说,母亲最喜欢傅家的这些银杏树,父亲还在老家为她种了许多。可还没等小苗长大,母亲就不在了。所以我只是想看看,这究竟有多漂亮,让母亲念念不忘。”
    那是头一次,他看着丹阳皎洁如明月的脸,听着她平静叙述的语气时。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愧疚的情绪。
    继而便自此有了复杂的情愫。或许是很早就有了复杂的情愫,她刁蛮但不任性,又漂亮又鲜活,那样的聪明,谁会不喜欢她。
    但丹阳是自小就有未婚夫的,而且她对他,似乎从未有别的感情。所以他才将这样的感情深埋心底。
    直到她的未婚夫退亲,他似乎有机会迎娶她。
    那个时候他虽然表面冷静自持,实则欣喜若狂,多年夙愿突然就要实现了,他怎么会不高兴。但没等他高兴多久,母亲就告诉他,薛元瑾亲自拒了这门亲事,他大概是再也忍不住了吧,冲到皇宫去质问了她一番。
    但元瑾却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而他是个骄傲的人,他的自尊不允许他再做更多失去冷静的行为。所以从那天开始,他再也没有见过她。
    不想这一别就是永别了。
    后来徐家忠义侯亲自提出了他和徐婉的亲事,傅家觉得徐婉是个再合适不过的儿媳,所以逼他娶她。
    徐婉爱他,他一直都知道。正是因为看得出徐婉对他的爱,丹阳反而更加对他退避三舍。他根本不需要她这样的爱,但父母一心逼他娶,什么手段都用尽了,最后母亲以绝食相逼,傅庭才妥协了。
    便娶吧,徐婉想嫁就嫁罢,至于以后是什么样,跟他没有关系。
    这少女的动作神态,像极了丹阳。甚至光看着背影,他觉得就是丹阳站在那里。
    待少女转身时,他竟握紧了酒杯,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那少女长得极美,未绾的两束长发披在胸前,清嫩秀丽,肌肤如莲花瓣雪白透粉,眼神清灵透彻。偏生眉宇凝思,让人觉得难以捉摸,是那日见过的定国公府二小姐,虽然的确长得甚美,与丹阳比也毫不逊色,却不是丹阳。
    但他久久看着这个少女,却不知为何竟有种心神摇动的感觉。
    他收回了目光。他觉得自己是一时的被色所惑,不应当继续看了。他如今并不愿意,再对什么人动心神。
    元瑾是正在看银杏的的时候被人叫了声四娘子,别人赏菊,独她看的是这傅家的种种变化。又看到之前母亲所爱的银杏,难免驻足。
    听到有人喊她在山西时的称呼,转过身时,却看到来人带着锦衣卫,束银冠,面容俊朗,正打量着她,竟然是裴子清。
    裴子清竟然在傅家!
    不过想想这也是应当的,裴大人毕竟是锦衣卫指挥使,京城才是他的大本营,他之前就和傅庭交好,出现在傅家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叫什么做什么。
    她才从情绪中回过神来,行了礼:“没想裴大人在京城中也这么闲。”
    裴子清习惯了她没个好气的语气,笑了笑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傅家的赏花会,并不仅仅是赏花,多半还是为了各家夫人相互交流,相看有没有合适自己儿女的对象,所以来的都是妙龄少女。她似乎明年就要及笄了,难道老夫人是带她来找寻合适婆家的?
    元瑾道:“不过是出来散心罢了,裴大人这是来傅家游玩的?”
    他可真是好玩,分明是靖王的人,却和傅庭交往。不怕靖王对他生疑么。
    “公事而已。”裴子清言简意赅,“你到京城还习惯么?”
    她习不习惯,跟他有什么关系。元瑾道:“劳大人挂心,我是习惯的。”
    裴子清就嗯了声:“你若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托人来找我。”想了想又说,“不过你还未及笄,不必现在就寻觅亲事。更何况这些人家之中,子孙皆不成气候,没什么好的人在里面。所以也不必在这里头找……”
    这人真是多管闲事至极,她什么时候说她是来相亲的了!元瑾笑了笑道:“大人此言却是不必,我不过是定国公府的继小姐,同在座这些本就出生极好的人来说,是比不得人家身份的,哪里有我嫌弃人家的。”
    裴子清听了,凝视着她笑了笑:“这么说来,看来还真是来谈亲事的?”
    元瑾被他气得一顿,抿了抿嘴唇道:“大人若没有别的事,我便先走了,祖母还在等我。”
    裴子清望着她的远去的背影,依旧保持笑容。
    他的确对这小姑娘不一样。
    ***
    元瑾下午才回定国公府。
    定国公正好带着闻玉回来了,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不久就回了自己的住处。元见了便知事情恐怕不妙,让闻玉同她一起去了书房。
    “今日可见到太子了?”元瑾问他。
    闻玉摇头:“太子殿下只见了国公爷,没有见我。不过仍然没有同意给我封号。”他思索了片刻,语气微微一顿,“其实太子殿下,是想拉拢国公爷的。他暗示若我去帮他做事,世子封号自然没有问题。”
    元瑾听到这里眉头微蹙,思索了起来。
    难怪定国公的脸色这么不好看。
    朱询打的原来是这个主意。
    虽然宫变的时候,他和靖王是同盟的,但这世上怎么会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罢了。靖王如此强横的势力,必然会让朱询忌惮,将来若他登鼎大宝,这样强横的藩王也绝对是个巨大的威胁。
    所以朱询才阻挠闻玉封世子,不仅是有打击靖王派系的意思,恐怕也暗存威逼拉拢之意。
    朱询和靖王两个人都同她有仇,两个人狗咬狗相互斗,她自然是很乐意看到的。因此告诉闻玉:“你静观其变就是,既然是势力博弈,最后总会有结果的。”这个事她还真的帮不上忙,只能看定国公的。元瑾微一停顿,“不过……”
    其实元瑾最近还一直在思索闻玉未来的路。
    她不仅想让闻玉坐稳世子之位,还想让定国公府成为京城最权贵的家族,让闻玉成为最权贵的人物。
    而到那时候,她所想的自然能实现。
    定国公府有如今的荣耀,都是靠薛让在战场立下的赫赫战功,积攒而来的。但到了这个地步,势力想再往上走,光靠战功已经不行了。闻玉继承定国公之位后,若是想要定国公府更加强势,必然要取得皇帝的信任,同时有别的家族的支持,形成自己的势力和人脉。
    一般来说,大家族会采取联姻的方法,让自己的势力越来越稳固。忠义侯徐家就因为这步棋走对了,所以如今才是京城最显赫的家族。徐家的大女儿是贵妃,二女儿又是未来首辅之儿媳,三女儿想嫁给顾珩,徐家也是会想方设法替他达成的。因为这会让家族更强大。
    定国公府却人丁不兴旺,这条路恐怕难走。
    见闻玉看着她,元瑾才笑了笑:“无妨,先是解决你世子封号的问题才是。”
    倒是这时候,紫苏进来传话,说大小姐过来想见她。
    薛元珍这时候来做什么?
    元瑾让闻玉先去偏厅看书,让丫头将薛元珍带进来。
    薛元珍脸色凝重,进来后握了茶杯,久久地不说话。
    元瑾打量了她一眼,其实大概都能猜到她想说什么,但是薛元珍不说,只能自己先开口:“元珍姐姐找我,总不会只是喝茶的吧?”
    薛元珍抬起头,轻轻叹了口气:“元瑾妹妹,你如今看今天傅家的事情?”
    果然是为了傅家的事而来。
    其实方才,薛元珍的母亲周氏来找过她了。
    周氏听说了今天傅家的事之后有些忧虑,毕竟若是跟徐瑶比,薛元珍虽然说在才貌和品行自然是有优势的,但在家世上却没有丝毫优势,徐瑶可是徐家幼女。若徐瑶执意要来抢,难说女儿能不能争过她,她需要有人帮忙。
    周氏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思索了很久,突然对薛元珍说:“娘现在觉得,你怕是要和薛元瑾合作。”
    母亲的话让薛元珍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在来京城之前,她还是把薛元瑾当做对手的,她的语气有些犹豫:“但是娘,咱们之前对四房这般过分,又怎么还能和薛元瑾合作?她势必是恨我们的。”
    周氏叹道:“今日才看出,薛元瑾当真是一点都不想嫁入魏永侯府,我们原来的担心本就是错的。而她弟弟才是世子,很多事做起来比你方便。关键之处在于,若你嫁了顾珩,对她和她弟弟是有帮助的。顾珩比定国公在京城的根系更深,能帮她弟弟在京城立足。她要是考虑到这个,自然会同你合作。你们也算是都有所得了。”
    薛元珍却听着很是不靠谱:“娘,这样说得我都觉得牵强。她当真能放下过去的事帮我吗?”
    周氏坐了下来,轻叹道:“但不这样,娘也担心顾珩这婚事,最后会落到旁人头上……你势单力薄,老夫人又肯定是一切随缘,不会算计的人。那你怎么争得过旁人。”
    薛元珍也是想了许久母亲的话,才觉得母亲说的法子是可行的,因此才来找了薛元瑾。
    丫头端上来蜜饯盒子,里头放了六样蜜饯子。元瑾用银签插了一粒梅子递给了薛元珍。“傅家这事,说来还是元珍姐姐的事,我原也以为进了京城之后,姐姐能顺利嫁了魏永侯爷,没想却又出来个徐瑶,姐姐怕是要仔细了。”
    薛元珍听了也只是一笑。
    “我今日来,却是想请妹妹祝我一臂之力的,我知道你并不想嫁入魏永侯府。”薛元珍道,“但若我能嫁了顾珩,却能给定国公府,甚至给闻玉弟弟带来好处。妹妹也不必怕我食言,我若是嫁了之后,自然只有定国公府可以依靠,只会向着定国公府。”
    薛元珍果然是来找她求合作的!
    元瑾倒也没有预料错。薛元珍的家世不如徐瑶,势必会心慌。找了她联手,还能借闻玉的势。
    但是薛元珍说的话,倒是提醒了她。
    若是薛元珍嫁给了顾珩,的确能为闻玉带来人脉。顾家本就是名门,顾珩又是宣府总兵,权势不小。薛元珍若嫁了顾家,她想在魏永侯府站稳脚跟,自然需要依靠定国公府。而到那时候,定国公府已经是闻玉当家,她就算为了自己,也要凡事向着闻玉,对闻玉好。
    最重要的地方是,不论薛元珍怎么样,她都要阻止徐瑶嫁给顾珩。
    就算薛元珍不找上门,她也要想别的办法阻止这件事情。
    她笑道:“元珍姐姐是想同我合作?”
    薛元珍也知道这些难以抵消两人过去的恩怨,她放低了声音:“我知道妹妹重视闻玉的发展,只希望妹妹能向前看,知道姐姐说的句句是实。”
    元瑾就淡淡道:“那姐姐可先要拿出诚意才是。”
    她其实已经有了和薛元珍合作的打算。薛元珍也是歪打正着,撞着她和徐家有大仇,否则如何会轻易答应她。
    薛元珍已经听出她话中的转机,松了口气,面上也露出了笑容。
    “妹妹如此说,那我便放心了,只静候妹妹佳音了。”她说完,才准备起身离去。
    元瑾叫丫头送了薛元珍离开,举目看就是屋内的繁华锦绣,她觉得有些累了。
    这一天她的情绪起伏太大了。
    元瑾拿出了陈先生留给她的玉佩,摩挲着温润的玉质,突然有些想念他。若他在的话,势必能给她指点方向。可惜一去数百里,人都不在身边,他给自己这块玉佩,又能有何用?
    还是做个玉佩坠儿用吧,这络子打得倒是好看。只是样式男性了一些,再加些璎珞珠子应该会更合适。
    元瑾正想着,丫头又来禀:“二小姐,定国公来找世子爷了。”
    定国公这时候突然来找闻玉,应该是有急事吧。
    元瑾才回过神,闻玉这时候还在偏厅看书。她道:“你去告诉世子爷一声就是了。”但说完之后,元瑾自己又改了主意,“等等,还是我去吧。”
    闻玉看书的时候不喜别人打扰,是她的话还好一些,若是别的仆人,他怕是会不高兴的。
    元瑾顺手将玉坠儿挂在腰间。出了房门,就看到定国公带人站在庑廊下,她走过去屈身行礼:“国公爷。”
    薛让本是没有在意她的,淡淡嗯了声。“闻玉是在你这处的吧?”
    元瑾道是,便要去敲偏厅的门。
    薛让本来是漫不经心,只是随意看了她一眼,却扫到她腰间的什么东西时,突然目光凝聚,随后变了脸色。
    他太过震惊,以至于跨步过来,一把抓了元瑾的玉佩仔细看。元瑾一时都没反应过来,毕竟平日薛让根本不注意她,怎的突然注意到她身上的东西了。
    “你这玉佩——是从哪里来的?”薛让突然抬头,语气十分严肃地问她。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姑娘们,判断失误,没写到靖王出场,但明天靖王殿下肯定会出来的!!!提头担保。
    另外,三十章没看修改版的姑娘一定要看!如果发现情节无法衔接,就是没看的。苹果用户可能需要清理一下缓存,应该就没问题了。
    另外感谢下面的姑娘们~大家投好多雷,我真的很感动。说真丹阳的成绩是不如我前面的文那么好,但我在好好写它,而有人是爱它的,这我就满足了,这个文其实铺很大,大纲是已经定好的,一路看下去,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本章继续留言抽一百红包哟:
    小小紫禧扔了1个手榴弹
    春雨綿綿扔了1个手榴弹
    春雨綿綿扔了2个地雷
    蘑菇扔了3个地雷
    盛唐扔了3个地雷
    25689878扔了1个地雷
    xiaomi71扔了1个地雷
    0.0扔了1个地雷
    readysteady扔了1个地雷
    lanchoubjsy扔了1个地雷
    某菜扔了1个地雷
    29710757扔了2个地雷
    abcdefg扔了1个手榴弹
    梦幻银水晶扔了1个地雷
    水潋滟扔了2个地雷
    20763458扔了1个地雷
    猫儿肥扔了1个地雷
    凡欣扔了1个地雷
    buptldf扔了1个地雷
    我是一枝花扔了1个地雷
    天气变热了扔了1个地雷
    小狼扔了1个地雷
    兔兔扔了1个地雷
    杜希扔了1个地雷
    zaizaidemm扔了1个地雷
    旅行的猫扔了1个地雷
    唐汤1扔了1个地雷
    岁月流转扔了1个地雷
    落落扔了1个地雷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
    0.0扔了1个地雷
    与黑恶势力谈笑风生扔了1个地雷
    姐姐家的姐姐扔了1个地雷
    糖小胖扔了1个地雷
    29747905扔了1个地雷
    牛牛超人扔了1个地雷
    玉zuki扔了1个地雷
    30090919扔了1个地雷
    程肃扔了1个地雷
    叶梓霭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