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24、第二十四章

    第24章
    “裴大人如此对一个弱女子, 说出去怕不是被人笑话。”元瑾淡淡道, “至于这件事是谁做的,我并不知道。不过方才裴大人行迹匆匆,当真不着急走,要浪费时间同我说话吗?”
    “你若告诉我究竟是谁教你的,我会给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你不是要帮你弟弟争夺世子之位吗?我可以帮你。”裴子清继续道, “只需你告诉我,是不是一年轻女子, 年约十七八?”
    元瑾却别开了眼睛。
    她当然能听出来, 裴子清是在找她。
    可是找到她又能做什么。
    就不怕她是来报仇的,一刀把他杀了吗。
    “我不知道裴大人在说什么,那法子, 是我从书上看来的。”元瑾只是道,“不知道裴大人找的又是谁?”
    裴子清渐渐的冷静下来, 或者是重复一般的失望了。
    在那个情景下, 她怎么活得下来呢, 想要杀她的人实在太多了。其实他都知道, 不过是不想承认, 不过是一直希望……她是没有死的。
    否则怎的连她的尸首都不敢去看。
    他闭目叹了口气,淡淡地道:“罢了, 你走吧。”
    元瑾便看也不看他,径直地转身离去了。
    裴子清一个人沿着庑廊往前走。
    夜色已经静静的笼罩了佛寺,寺庙屋檐下亮着一盏盏的灯笼。黑夜静寂,周围仿佛都没有人存在的声响。
    一如宫变的前夕, 靖王找他过去问话的那夜。
    那个时候,靖王大概是察觉到了一些他的不对。因为他在某些事情上变得犹豫和不果决起来。
    靖王叫他过去,两个人对坐在一张小几的两侧,靖王端起紫砂小壶为他倒茶。那是第一次,靖王殿下亲自为他倒茶。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叫他品茶。正是这样的态度,才让他于心中不安。
    “我不会逼你做什么。”朱槙道,“这些事情,只有你自己才能衡量。不光是因为我,更是着眼于天下。太后若是不除,萧家势大势必动摇国本。甚至江山改朝换姓也不是没有可能。”
    裴子清当时自然知道,萧家权势大到了人人忌惮的地步。
    县主是西北候的女儿,萧家除了太后和西北候外最有权威的人。她平日过的什么生活,别人如何对她阿谀奉承,他都一清二楚。别说普通贵女,就是公主贵妃这些人在县主面前,也要让其一二。县主甚至可以直接插手锦衣卫,为太后分理奏折,手里还有一些密探。
    所有的繁荣和权势堆积到了,都是极其危险的。
    没有太多给他选择的时间,他其实并不能选县主。
    他低低的叹了口气:“殿下您,对我不止是知遇之恩,更是救命之恩。”
    靖王抬头看他,他便笑道:“那日,若不是殿下拉我一把,我恐怕是挺不过去的。”
    这样的恩情,他是不能不还的。
    当初他是侯府庶出的儿子,但是家中的庶子实在不少。他的姨娘因是瘦马出身,因此娘俩身份低微,受人欺辱。姨娘已年老色衰,再不得父亲宠爱,只盼着他能好生读书,出人头地。
    她辛苦地攒了十两银子,希望他能去个好的书院进学。因为家中的族学里,主母请来的先生只对嫡兄上心,根本就对他不理不睬。这般下去,他也别想能有金榜题名的那一天。
    少年的裴子清仔细地揣着那十两银子,大冷的冬天里,穿着自己最好的衣袍走在路上。
    谁知迎面一辆马车,突然将他撞到了街沿边上,还没反应过来。那马车的仆人还跳下来,骂咧咧地说他自己走路没长眼睛,冲撞贵人的车。
    那人走了之后,他才从地上爬起来,街边半化的黑色雪水泅染了他的衣袍,雪沫子沾得到处都是,他满身的狼狈,能找到最好的衣裳也这样了。但他没有时间回去换衣裳,只能拍干净了雪沫,忍着痛,一瘸一拐地一路走到书院门口。
    等到要准备交束脩银子时。他一摸身上,才发现稳妥地放在怀中的十两银子竟然不翼而飞。他摸遍了全身,竟怎么找都找不到。
    那书院的小童鄙夷地看着他。本来他这满身脏污的衣裳,看着就是个没钱的,竟连束脩银子都拿不出来,还妄想到他们书院来读书。他语带嘲讽:“你要找银子去别处找去,别挡着了后面的人。”
    裴子清那时候还只是个好面子的少年,被众多异样的目光盯着。他面色僵硬,心中极度难堪。从书院走出来后一个人就这么走在街上,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去跟姨娘交代,他知道那是姨娘卖了最体面的几件金器才攒够的银子,可能再也凑不到这样一笔银子了。绝望而无力的感觉笼罩着他。
    他甚至想不回去罢了,死在外面了都好。
    雪又下了起来,街上行人匆匆,纷纷扬扬的大雪淹没了眼前的景色。他在一处破败的屋檐下蹲坐下来,茫然地看着大雪。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前路究竟在何方。
    他只是盯着大雪,眼中茫然地倒映着雪中的世界,但其实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有一辆马车嗒嗒地跑了过来,少年的裴子清看了过去,驾车的是个衣着干净整齐的小厮,他跳下来道:“方才看公子与那辆马车冲撞,似乎是掉了银钱。我家主人特地命我给公子送来。”
    说罢递过来一袋银子,裴子清却分明看那袋银子,不是用他的钱袋装的。
    他未曾反应过来,这是为了什么,特地给他送银子的吗?裴子清有些疑惑地问:“你家主人是谁?”
    小厮笑了笑,又道:“我家主人还捡到了公子的文章,对公子十分赏识。想请公子一见。公子见了便知我的主人是谁了。”
    为了来书院应试,裴子清是带了一篇自己的文章。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靖王殿下。
    靖王殿下非常赏识他的才华,还告诉他,他才气不凡,不用被这些外物打扰。只要稍得提点,金榜题名便不是什么难事。
    靖王开始接济他,暗中派良师教导他,这让他非常的感激。
    如果那天没有靖王殿下的接济,也许他会走到护城河跳下去也不一定。
    只是在他第一次乡试之后,命运又发生了一个巨大的改变。他的才华被一个人看中了,要请他过去商议。
    这个人就是丹阳县主。
    县主很赏识他,告诉他科举入仕实在是太慢,还不如替她打点各方事宜。官职便不是什么难事了。
    但当时朝野之中人人都知道,靖王殿下与太后不和,而丹阳便是太后最亲近的人,他既然已经投靠了靖王殿下,如何还能答应她。所以直接便拒绝了。
    谁知靖王得知此事之后,却派人来找了他过去,告诉他:“你需要答应。”
    裴子清顿时就明白了殿下的意思,殿下是想顺水推舟,在太后身边安插一个人。
    而相对于他金榜题名而入仕,殿下真正需要的,是想让他去做一个探子。
    他那时候对殿下极为忠诚,殿下既然说了,他自然就去了。甚至还想好好地为殿下谋划天下,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其实他从始至终都在背叛县主,因为他本来就是靖王殿下的人。县主只是不知道而已。
    县主对他极好。她一路提拔他重用他,让他年纪轻轻就能身居高位,让侯府众人看到他都要小心翼翼的巴结他,让他不必再看任何人的脸色。
    她时常笑着跟他说:“你是我三顾茅庐才请来的,如今看来真是不亏。”
    因为裴子清把她身边的一切都料理得很好,还曾救她于危难之中。
    他那时候听着笑了笑,内心却突然泛起一阵痛苦。
    县主这样掏心掏肺地对他好,她又是这般的美好。他怎么会没有别样的心思。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美好,他身处高位,每日和县主在一起都放松而愉悦。他甚至越来越贪婪,想能永远的和县主在一起。即便知道就算是他如今的身份,也没有什么资格娶县主。
    但是他始终是靖王的人,不论如何,殿下对他也有知遇之恩。
    他只能劝自己,靖王真正要对付的是太后,县主不会有性命之虞。倘若失去了太后,他会娶她的,他会一辈子对她好的。她不需要依靠别人,只需要依靠他就好了。
    他必须选择靖王,他根本没得选择。
    所以最终那一天终于发生了,他其实还是迟钝的。他仿佛在做一件别人的事。根本不知道,自己那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后来县主被人毒死在宫中,他回天无力。
    不止是他回天无力,太子殿下朱询也是愤怒得失去了理智。
    他屠戮尽了慈宁宫的宫人,并非因为慈宁宫曾是太后的寝宫。而是他们当中,有人害死了县主,可能还不止一个。
    如果县主还活着,肯定觉得他们都很可笑吧。
    一个个都说在乎她,却一个个地背叛她。
    裴子清看着前方,靖王所住院中透出的火把亮光。
    可他还是,无比的思念她,无比的……想她能回到自己的身边来。
    元瑾回到薛家时有些失神。
    她喝了三杯茶才把那种感觉压了下来。
    崔氏则担心坏了,早派人去崇善寺里找过她们,但崇善寺寺庙被封,无论如何都进不去。她也只能在家里转转。
    听到元瑾回来了,她才赶紧过来。检查一番女儿无事,才放下心来。跟她说:“后日是定国公老夫人的寿辰,咱们都要去贺寿。你堂姐她们早便准备起来了,你却只知道跑去上香,还这时候才回来,真是气人!”
    老夫人寿辰?元瑾之前听崔氏提起过一次,不过那时候她正挂心兵书,所以没注意罢了。
    如今世子选拔只剩一个月了,恐怕大家都想在老夫人的寿辰上,讨老夫人欢心。
    崔氏却是拎着女儿的一只爪子看,惨不忍睹地啧了一声。
    她今天是去上香了还是扒地了,这身上发上的,怎的全都是灰。
    崔氏回头就叫她的丫头翠冷:“快叫厨房烧水,给姐儿好生洗洗!”
    元瑾也看到了自己一身的灰,这是在后罩房里钻的。不过说到后罩房,不知道陈先生现在怎么样了。他一个人住着,要是受点伤恐怕都不能照应自己。
    元瑾本想第二日再去寺庙中看看他,顺便问问他那些刺客的事。但是鉴于现在元瑾越来越没个女孩的样子,崔氏第二日便不许元瑾出门。元瑾只能派个小厮去寺庙中替她的带话,说她后日会去寺庙中看他,叫他不要外出。
    她已经是扑空过好几次的了,所以还是事先告诉他一声比较好。
    崔氏则抓紧这一天的时间,将元瑾从头发到指甲的好生整顿一番,免得明日在宴席上丢了自家的脸面。等第二日同薛府众人一起出现在宴席上时,元瑾才又恢复了香白娇软。
    她走出来的时候,其他几房姑娘难免侧目,随着四娘子日渐长大,她越发出落得好看。头发只梳了个简单的发髻,戴了个赤金宝结,淡青色交领白斓边绣兰花纹褙子,墨绿月华裙,便趁得她如青莲出水,格外清新动人。
    元瑾品位极好,只要崔氏不插手,她自然能穿得好看。
    几房姑娘自然也不差,薛元珍也是娇美温婉,珠玉装饰,织金华服。薛元珊也长得秀气,戴了整套的金头面。只是容貌上都逊色元瑾几分。即便华服累身,却也不能胜过她。
    薛元珍上了马车之后就脸色微沉,问青蕊:“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青蕊道:“都准备好了。您放心,今日过后,咱们少爷便是稳妥的世子了。”
    薛元珍嗯了一声,听到这里她才放心一些。
    本来也是如此,在薛家里,她和哥哥才是身份最尊贵的人,这世子和小姐之位,自然是属于他们兄妹俩的。旁人若是来抢,那她自然是不会容忍的。
    也不知怎的,她对薛元瑾总是有种强烈的危机感,觉得她会抢走自己的东西。
    而刚才一看到她,她就确认了。
    她觉得薛元瑾危险,是因为她骨子里就透出一种,同薛家旁的姐妹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一种说不出来的,让她有些忌惮的感觉。
    薛元珍闭上了眼睛。
    这次应是办寿宴,去的便不是定国公别院了,而是定国公家的主宅里。太太和娘子们仍然是在月门下了马车,由薛老太太领着,先去给老夫人贺寿。
    要备选世子的男孩们这次也都来了,但和女孩们之间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不同。男孩们都是笑笑闹闹的,薛云海更是和卫衡交谈得十分投入。
    元瑾却注意到,薛闻玉竟然也在和卫襄说话。虽然大部分时候是卫襄在说,他就是偶尔回应,或者笑笑表示他在听。
    元瑾觉得有些奇异,她一直以为闻玉不会跟别人交谈呢。
    诸位宾客都到花厅入座之后,闻玉坐到了元瑾的旁侧。元瑾侧身问他:“你现在似乎和卫襄关系不错?”
    闻玉想了想跟元瑾说:“他是个聪明人。”
    这是元瑾第二次听到闻玉说卫襄是个聪明人,她抬头朝卫襄看过去,他原是在喝酒的,竟突然有所感一般的抬起头,对她笑了笑。
    元瑾心想,这怕是个生性敏锐的人。
    她收回了目光,这时候老太太由拂云扶着出来了。今日寿辰,大家都齐聚一堂为她贺寿,老人家也是容光焕发,笑容满面。各家娘子少爷们都纷纷站起来说了贺寿的吉祥话,又各自送了寿礼。
    周氏送的是一对翡翠的手镯,玉色极好,碧汪汪的十分好看。沈氏因儿子落选,也没什么送东西的劲头,便只送了一副松鹤延年的字画敷衍了事。姜氏送的是一尊三尺高的紫檀佛像。崔氏为这个寿礼很是伤脑筋,贵的她送不出来,便宜的人家定国公府怎么看得上,人家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所以憋着想了好几日。
    她思前想后,最后决定送了一件……自己绣的檀香色杭绸褙子。
    崔氏的绣样不说多好,总是比元瑾好多了。这褙子上的鹤鹿同春图还是栩栩如生的,崔氏想着,钱数她自然没有办法,但这心意她还是能够给到的。她跟元瑾说这个主意的时候,元瑾并没有反对。
    当然,她还试图让元瑾自己来绣,元瑾只能告诉她:“你要是想让我去丢人现眼的话,我就绣。”
    最后崔氏思考了一下元瑾能把蜻蜓绣成蝴蝶的的绣艺,还是自己上了。
    老夫人见了这件褙子,倒是笑着同崔氏点点头:“你费心了,这鹿绣得极好。”
    崔氏没想到竟然还得了老夫人的夸奖。她有些激动,坐下来的时候差点坐歪了椅子。
    元瑾闷笑两声,崔氏有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不过她四下看去,却是注意到今天的定国公府,似乎气氛有些异常。
    不仅定国公早早地出现在了堂屋,穿着正式飞鱼服,且护卫也是平日的三四倍之多。这屋内的布置无不谨慎,甚至老夫人身边的拂云还一直盯着,若东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立刻就要丫头摆正过来。
    薛老太太也感觉到了一丝异常,便去问了老夫人。
    片刻薛老太太回来之后,便异常谨慎地把她们都叫过来,告诉她们:“今日靖王殿下可能会过来赴宴。”
    她这话一说,大家顿时哗然一声,精神一紧。
    靖王殿下是谁。
    在这山西地界,谁会不知道靖王殿下,便是说句话,山西都要抖三抖的人。
    周氏压低了语气,有些微抖:“娘,殿下当真会来?”
    他们这样的小家族,能够与定国公家攀上这样的关系,已经是今生有幸了。竟还能有幸,能与靖王殿下有个交集。
    这可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薛老太太严肃地点头:“老夫人亲口说的,岂会有假。你们到时候都给我警醒着,万不可行差踏错,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知道吗?”
    众娘子少爷们连忙应是。
    薛老太太说完之后,大家便开始了低声的讨论。自然别的旁支也知道了,堂屋里一片说话的声音。
    元瑾表情木然,拳头握在袖中轻轻地握紧。
    靖王朱槙。
    若是严格地论起来,他才是导致自己沦落到今天的真正元凶。若不是他主导的宫变,太后如何会死,萧家如何会败。
    这才是她真正最大的仇人。
    这个人也有绝对的冷酷和智谋。
    当年他拥兵自重,对太后下的,令他班师回朝的懿旨充耳不闻的时候。她曾密派三十个人围剿靖王。
    她提前知道了靖王那天会去狩猎,势必不会带太多人,便让这些人埋伏在猎场周围。靖王本已陷入包围,三十人围剿他一人,无论如何也该成功了。他却凭借精湛的箭术,一箭射瞎了打头之人的眼睛,随后将他虏获在手,以他来给自己挡刀箭。
    其他人自然忌惮,竟让他顺利突围,随即有大量官兵在外接应。三十个人,只顺利回来了两个,其余诸人全部被他抓获。
    那是她离刺杀靖王成功最接近的一次。
    元瑾垂下眼,即便是靖王今天真的到此又能如何,她除了憎恨他之外,也做不了别的事情。
    她只能和一群忐忑而期待的人一起,等着他的到来。
    因要等着靖王来,老夫人和定国公便不敢让大家散去。就这么一直等到午时,老夫人终于熬不住了,问定国公:“殿下是否还来,怕是要开席了。”
    作者有话要说:  6000字完成。姑娘们积极留言哦~每天留言里抽一百个发红包哦~
    感谢下面的小天使们~:
    与黑恶势力谈笑风生扔了1个地雷
    0.0扔了1个地雷
    ping扔了1个地雷
    readysteady扔了1个地雷
    猫儿肥扔了1个地雷
    嘟嘟扔了1个地雷
    今夜白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