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18、第十八章

    第18章
    元瑾回到薛府的时候天色已晚,但还是同闻玉将西宁战役讲了一遍。
    闻玉竟能举一反三,心智敏捷灵活超出元瑾的预期。
    元瑾觉得他在这上面果然有天分,才放下心来,叫丫头送他回去歇息。
    等闻玉走后,柳儿跟她回禀道:“奴婢已经问过,崇善寺中的确住着定国公府的幕僚,是不是姓陈就不清楚了。丫头们对这个也说不上来,只说那幕僚是定国公不喜欢的,生活也很清贫……”
    那便是对上了,元瑾心想,看来此人的身份没问题。
    她准备让杏儿打水洗洗睡了。这时候崔氏却带着丫头过来,一进门便抱怨道:“你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您可是有事?”元瑾对崔氏的抱怨一般都当听不到,问她。
    崔氏坐下来,她手里拿着个檀色祥云纹细铜扣的锦盒,打开了递给元瑾。“这对雕海棠的金簪,是我及笄的时候,你外祖母送我的。”
    金簪放在白绸布上,雕的海棠花栩栩如生,花蕊处还嵌了几颗米粒大的红宝石。金子有些分量,元瑾掂着都有些沉。虽是海棠金簪,却也不俗气,反倒是贵气精致。
    看来外祖母的审美,是比崔氏好一些的。
    “我嫌它样式不好看,一直没怎么戴过。当做你的生辰礼送你了。”崔氏说得别扭,元瑾却笑了起来。
    崔氏就没有嫌金子不好看的时候,不过是想送给她罢了。
    “多谢母亲。”元瑾让柳儿好生收了起来。
    崔氏咳嗽一声继续说:“你如今十四岁了,到了可以定亲的年纪了。平日打扮得好看些,别穿得太素净了。”她说着摸了摸元瑾的头发,“我和你爹头发都好,你偏像你外祖母,头发又细又软,都不好梳发髻。簪子都不好戴。衣着也是,整日的没个喜庆,给你做好看的衣裳你都不穿,不知道在想什么,白让人操心……”崔氏絮絮叨叨地数落了她一通。
    元瑾却没觉得不耐烦。
    她前世三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她对母亲没有什么印象。只能从太后、从父亲的形容中得听来。父亲说母亲满腹诗书,大家闺秀,温婉和气,反正没有一个地方不好的。
    太后听了却笑,跟她说:“你母亲脾气最急,别人不合她的意,往往就从不来往。特别是你的事,什么她都要做到最好的,把你养得特别好,抱出来就跟个瓷娃娃一样好看。她得病去的时候,就告诉你爹啊,要好生照顾你,不能让继母欺负了你,否则她做厉鬼都不会放过你爹……你爹那时候半跪在她床边,跟她说,你若是今天死了,我明儿就娶个继室,也不会好好养女儿。”
    “你母亲听了,气得直瞪着他。可你母亲终于还是去了,你爹却跪在床边痛哭出声,浑身发抖,我从没见他哭成那样……后来……”
    后来的事元瑾知道,父亲再也没有娶过旁人。
    每每她听到此处,都对母亲好奇不已。她很遗憾自己记不得这样的母亲,也很遗憾她和爹早早地失去了这样的母亲。
    她突然在崔氏身上,找到了一丝母亲的影子,竟勾出了她心中温情的那一部分。
    分明母亲和崔氏半点都不一样。
    “我都记住了,您也早点睡了吧。”元瑾笑着说。
    “记住有什么用,你啊就是太小,等你嫁了人,就知道为娘说的都是为你好。”崔氏最后还数落了她一句,又犹豫了一下,“你和闻玉的胜算能有多大,人家厉害的人不少呢。你的重心还是要放在自己身上,别为了这事耽搁了自己嫁人。”
    她说的元瑾都应好,才好不容易把崔氏送走了。
    元瑾拿着金簪看了一会儿才睡下。
    次日定国公亲自考察这几个人,以西宁战役为范本,叫他们分析谋划。卫衡、薛云海都答得一般,卫襄的答案另辟蹊径,倒也不错。
    而闻玉则出乎众人的意料,对答如流,且思路清晰,条理得当。竟叫定国公听了赞叹不已。之前他觉得薛闻玉虽然聪慧,却难免性子有问题。如今看来却问题不大,让他有些惊喜,觉得薛闻玉是个培养的好坯子。
    这件事让薛云涛觉得很不妙。
    他不像云海、卫衡二人,本来就得到了定国公府的赏识,也不像卫襄答得好。现在这唯一不如自己的傻子都得了赞赏,他岂不就成了最差的一个,若是现在他们当中要淘汰一个人,他岂不是就危险了。
    他心事重重地回到府上,将今日发生的事讲给了沈氏听。
    沈氏听了眉头紧皱:“本来,你败给你大哥或是卫衡倒也罢了,他们比你强些,败给他们也不丢人。如今却是败给一个傻子,这要是说出去,你恐怕面子上也无光。”
    薛云涛颔首:“正是这个道理。若说败给这个傻子,我是怎么也不甘心的。”
    薛元珊和薛元钰在旁听着,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们也很怕薛云涛会选不上。
    虽说薛家无论是哪个男孩入选,其他房的姐儿都有机会成定国公府继小姐。但总归还是亲生的兄弟姐妹可能性大,更何况她们本就不如薛元珍有优势,倘若薛云涛被淘汰,她们还有什么盼头。
    这下两姐妹也没有什么互掐的劲头了,怏怏地看着彼此。
    一想到定国公府的荣华富贵,想到京城那位位高权重、号称第一美男子的顾珩,如今就要失去了,简直是令人窒息。
    薛元珊也非常的不甘心。她在薛家,入选的可能性仅次于薛元珍,她也曾幻想假如自己有了这样的家世和身份,是何等的叫人羡慕,现在一切都要化为泡影了,想想就不好受。
    她也想挽救。
    “哥哥,我说你们就这么傻坐着不成。”薛元钰却突然说话了,语气有些严肃,“你们要真的什么办法都不想,岂不是真的成全了四房吗?”
    其余三人面面相觑,突然觉得这傻妹妹说得有道理。
    在这里吁声叹气,倒不如想些办法出来。
    “那你想到了什么?”沈氏问她。
    薛元钰的想法简单又直接,毫不思索地道:“咱们是怎么让薛云玺淘汰的,就怎么让薛闻玉淘汰呗!”
    沈氏和薛云涛对视,别看人家薛元钰平日莽撞无脑,这时候倒还说得对。她们又不是不能使手段。
    薛云涛的面上,顿时闪过一丝果决的阴狠。
    当初他对薛云玺这样一个孩子都不会手下留情,如今就更不会对一个傻子留情了!
    沈氏让两姐妹先回去休息,母子二人在房中秘密商量该怎么办。
    而这件事,很快就通过沈氏身边的一个丫头,传到了姜氏那里。
    她听了顿时直起身子:“她们打算对闻玉下手?商量怎么做了吗?”
    “奴婢听得真真的!的确如此。”丫头答道,“后来二太太就屏退左右,奴婢便没有听到了。只知道有这个打算,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办法。”
    姜氏坐了回去沉思,自然了,这样的事沈氏是不可能让她们听到的。
    “这事你做得很好,日后有消息,你还可以来告诉我。”姜氏对她说,又让素喜包了二十两银子,做为报酬。“今儿额外给你多些,以后放出府去,也可以在外头置办两亩地了。”
    丫头喜形于色,谢了几次姜氏,捧着银子回去了。
    “太太,咱们该怎么办?”素喜道,“四少爷好不容易有了些可能性,他们便想对他下手!”
    姜氏冷笑:“二房一贯眼界狭小,只会捡软柿子捏!我自然不能让她们得逞!”
    幸而二房平日待下严苛,又十分抠门,丫头们的月钱都时常克扣。所以她收买了几个二房的人,如今便派上了用场。
    姜氏决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元瑾。
    她连夜去了元瑾那里。
    元瑾听了姜氏的话,倒也并不意外。
    她知道闻玉一旦露出锋芒,肯定会引来旁人的算计。但也没想到二房竟这样的急不可耐!
    元瑾谢了姜氏:“多谢三伯母,我会注意防备的。”
    姜氏道:“你且放心,只要你把你家闻玉盯紧了,薛云涛薛云海便都不是他的对手。坐上世子之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姜氏的话让元瑾露出一丝笑容,姜氏是不知道卫家那两个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她也颔首道:“我会盯好他的。”
    姜氏也知道元瑾是聪明人,当初她挑四房合作,看中的并不是薛闻玉的天分,而是薛元瑾的聪明才智。元瑾不需要她多说。她同元瑾一起喝了杯茶才离开。
    而元瑾则去找了父亲,将这事告诉他。
    薛青山听了也是脸色铁青,当年二哥偷拿了他的文章去应选的事,让他耿耿于怀至今。如今他们家竟还想对闻玉下手!元瑾道:“桐儿毕竟年幼,我希望您能派几个身强体壮的小厮,随侍闻玉身边。免得出现云玺那样的事情。”
    薛青山想了想道:“我们府中正好买来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小厮,你给闻玉选几个吧。”
    元瑾便便挑了几个小厮出来,专门安排了每日陪着闻玉去定国公府进学。不过由于是才进府,又不是买来的孩子,元瑾怕有什么底细不清楚,先暂时放在外院。
    只是这样三四日过去,都未曾有什么事发生,难免叫人猜不透,二房究竟想做些什么。
    一时间,有的人也放松了戒备。
    定国公府进学是五天一次,再休息一日。这日因不必去定国公府,闻玉便在书房里读书。
    他正在看书,桐儿进来,放下了手中装早膳的食盒,对闻玉说:“四少爷,您先吃些东西吧。”
    闻玉嗯了一声。
    随后桐儿便去给他支开窗扇,叫外头的阳光照进来。
    闻玉就放下了书,正要打开食盒。
    但随即他便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抬起的手又轻轻放下,后退一步,凝神盯着食盒。
    桐儿见此,有些疑惑地走过来:“四少爷,您怎么不吃?”
    他说着正要帮闻玉打开,闻玉却伸出手阻止了他:“别动。”
    四少爷除了偶尔应他一声,很少会跟他说话,桐儿更是疑惑了:“四少爷,究竟怎么了?”
    闻玉轻轻摇头,道:“你别动,去叫姐姐过来。”
    片刻之后,元瑾带着人走进来。食盒放在书案正中,闻玉和桐儿站在一旁,元瑾走过去问闻玉:“怎么了?”
    闻玉思索片刻,跟她说:“食盒里……似乎有东西在动。”
    元瑾眉头微皱,叫众人都退出去。对柳儿说:“你去找根长竹竿来,另去前院找几个身强力健的小厮过来。”
    柳儿应喏而去,不过一会儿就拿着竹竿回来了,元瑾示意关上门,叫小厮从窗户伸了竹竿进去,将篮子挑开。
    咚的一声盖子落地,突然一个东西从食盒里蹿了出来!众丫头小厮顿时惊呼,连元瑾都后退了一步,只见原是条蛇,那蛇落在书案上,斯斯地吐着红信子,它长约三尺,通体黑色,带有白色环纹。
    “食盒里怎么会有蛇跑进去!”篮子是桐儿提来的,他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若刚才四少爷没有阻止他,他恐怕已经被蛇咬了。
    元瑾道:“这蛇是剧毒的银环蛇。不会是自己跑进去的。”
    寻常家中即便有蛇,也不会是这种蛇。这绝对是有人蓄意放进去的,至于是何人干的,那还能是谁,自然是蓄谋已久的二房动了手脚!他们的心当真是歹毒,即便是想淘汰闻玉,也不必用这样的死招!幸好闻玉机敏,否则现在恐怕已经没了性命。
    元瑾表面平静,实则心里异常的愤怒,她是真没料到二房会下死手。
    她先问小厮们:“你们谁会抓蛇?”
    但是听元瑾说此蛇剧毒,皆无人敢去抓。
    倒是背后有个声音说:“四小姐,我在家中时常抓蛇,不如我来试试吧。”说话的是个身长矫健,面貌普通的小厮,他性格沉静,平时都不怎么爱说话。似乎是因为家中受灾,只剩下他一个人,便卖身入了薛府为奴。
    其实方才元瑾不过是想借机考验这几人,都是**凡胎,她怎么会无故叫别人去抓毒蛇。不过是想看看哪个最不怕事罢了。“不必抓它,去池塘边捡些大石块来,砸死便得了。蛇身也别扔了,找个麻袋装起来。”元瑾吩咐道,又问那小厮,“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名唤赵维。”
    “从此你叫薛维,跟在四少爷身边贴身伺候。”元瑾淡淡道,那人立刻就跪下谢了。跟在少爷身边伺候,跟粗使的小厮可是完全不同的。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成为管家,比小厮威风八面多了。
    其他几位小厮难免地有些后悔,早知道方才自己就上了,四小姐分明没有真的让人去抓蛇。
    自然了,这事是肯定要审问清楚的。
    既然发生在这样的环节,那必然是四房当中有奸细,必须要揪出来不可!
    元瑾对柳儿道:“你去厨房,把人都找到西厢房来,我一一审问。”
    人很快都被带到了西厢房来,做饭的婆子,烧火的丫头,但凡有可能接触到食盒的人都被带了过来。元瑾端坐在正堂太师椅上喝茶,虽年少纤细,脸庞清秀稚嫩,却透出一种摄人的魄力。
    桐儿是最后接触到食盒的,他嘴唇发抖地道:“四小姐,不是我,我没有放过蛇,我怎么会害四少爷呢……”
    不会是桐儿,方才闻玉也说过了,桐儿还试图帮他开食盒,不过是被他阻止罢了。
    元瑾自然也没怀疑桐儿。她让桐儿先退下,然后审问剩下的几个人。
    做饭的婆子是崔氏陪嫁过来的,跟了崔氏十多年了,而烧火的小丫头一见到被提进来的蛇尸就吓得大叫,连连后退。唯独那刚进府的小厮,脸色苍白眼神游移,极似有鬼。
    元瑾便问他是否是他所为,这小厮不肯答,元瑾便叫了薛维进来,示意他:“打吧。”
    薛维身强体壮,几下就把那小厮打得满地爬,连连哀嚎:“四小姐,是我干的!您别打了,是我!”
    元瑾挥手叫停,又问他:“是谁在背后指使的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