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5、第五章

    第5章
    元瑾也并不想跟这个人有什么应对。便别过头看旁边,只当自己根本不认识卫衡。
    卫衡走到她面前的时候,竟稍微地停了一下。
    他本也想假装没看到薛元瑾的,谁知道旁边有个姑娘却捂唇笑道:“四姐姐今日怎么了,换做往日,不已经巴巴的凑上去了吗。”
    元瑾喝了口茶道:“五妹妹再这般口无遮拦,祖母听了可是要罚的,我对卫三公子没别的意思。”
    这关乎女子名声的事情,哪里能乱说。
    她看也不看卫衡,反倒惹得卫衡身边的人又笑了起来:“卫三,这美人为何不理你了。可是你长久的不回应,人家恼了你?”
    卫衡清俊白皙的脸微微一红。他之前是觉得薛四姑娘的身份配不上他。可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今日的薛四姑娘,比往日的要好看许多。若一开始便是这个人喜欢的他,他未必能拒绝得了。
    但她突然又这样似乎对自己不屑一顾,他却也不舒服。之前不是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吗,为何今天又这幅样子!
    卫衡便走到了她面前,顿了顿说:“薛四姑娘。”
    他为何突然叫她。元瑾抬起头看。
    卫衡继续轻声道:“不管你是因何种目的来到这里,又说了什么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我并不相配,往日的那些事便算了,从今起切莫纠缠我。”
    元瑾听到这里便笑了笑。
    她的笑容有些奇异,既轻缓又美丽,似乎带着几分嘲讽。
    这卫三公子倒也算优秀,但元瑾是什么人。这些年权贵们在她眼里就犹如过眼烟云,别说是个小小卫三,就算把侯爷太子的送到她面前来,她也看都不想看一眼。
    小元瑾怎么看上这么个人!
    即便小元瑾当真喜欢他,难道他就能如此当众羞辱人不成?今天在这儿的是她,倘若是旁的姑娘,该如何自处?
    “卫三公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的语气淡淡的,“我在这里看花,既没有扰旁人,也未曾扰公子。什么喜不喜欢的,却不知卫三公子从何而来。”
    “你……”他哪知这薛四姑娘竟然嘴巴还如此厉害,脸色未免一红。
    她现在的神情,似乎真的和以前天壤之别。
    正在这时,石子路上小跑来一个小厮,叫着卫衡“三少爷”,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卫衡听完之后脸色一变,也来不及跟薛元瑾说什么了,匆匆几步走出亭子。
    本来看着好戏的薛家几姑娘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小厮也跑到管事嬷嬷旁边说了话,管事嬷嬷也郑重了起来,招了亭子中的娘子们:“有贵客路经此处,请娘子们先随我去花厅。”
    见管事嬷嬷催得急,众娘子也赶紧起身,纷纷走出凉亭。却只见那石子路上走来了一群人,数十个护卫在前开道。簇拥着一个头戴银冠,身着飞鱼服的人。他嘴唇微抿,眉眼间有些阴郁,却是一种阴郁的俊秀。
    元瑾一看到他,几乎是控制不住地脸色微变。
    卫衡却已经走上前,对他行了礼:“舅舅要来,怎的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去接您!”
    “只是有私事罢了。”这人声音也十分冷清。
    在座的小娘子们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好奇地盯着他看,话也不敢大声说,只能小声地讨论。
    “此人是谁?排场竟然这样大。”
    裴子清。
    元瑾的手慢慢地握紧。
    她第一次见到裴子清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失意的青年罢了。虽然出身世家,却只是个没有人重视的卑微庶子。那时候他饱尝世人冷眼,什么苦没有吃过。哪里有什么排场,不过是个沉默低调的人罢了。
    后来是她赏识他的才华,把他扶持起来,又推荐给了太后。元瑾对他不薄,他倒也颇有才华,竟一路做到了锦衣卫副指挥使的位置。她对他极好,从来都是当成心腹看待。
    没想到他最后却背叛了她和太后。
    现在他是锦衣卫指挥使了,越发的权势在手了。
    朱询背叛她是为了太子之位,她也一直知道。太后并不喜欢朱询,从未想过要将朱询议储,一直想立的是六皇子。朱询倘若从小就是个心机深沉的人,怎么会没有存异心。
    但是裴子清背叛她是为了什么呢?
    她一直想不通,她一直以为自己对他是有知遇之恩的。一直以为,就算谁都会背叛她,但是他不会。
    现实却给了她重重一击。
    裴子清淡淡地问他:“你混在这脂粉堆中做什么?”
    卫衡答道:“不过是小事而已。”
    裴子清看了一眼后面站着的那些小娘子们,小娘子们都被他看得脸色微白,心中忐忑,卫衡再怎么长得好看毕竟也只是一个后生。但裴子清可就不一样了,他可是位比定国公的锦衣卫指挥使,正二品的大员。
    “你到了成亲的年纪了,若是有喜欢的,便带回来给你娘看看,免得你娘为你操心。”裴子清说,“方才似乎听到你在和姑娘说话,是哪家姑娘?”
    听到这里,元瑾心一紧,表情却仍然漠然。
    卫衡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薛府的几个在这种时候自然也不会开口,但总有刚才看到了,又好事的娘子,将元瑾指了出来:“便是这个,薛府家的四娘子!”
    裴子清的目光落到了她身上。
    薛元瑾也没有抬头。他只看到她眉眼姣美,清嫩秀雅,素得几乎只剩一对丁香耳钉,柔软的发丝垂在雪白的面颊两侧。
    别的娘子都面露好奇或是惧怕,却唯有她表情平静,甚至有几分冷淡。
    嬷嬷见裴大人没有说话,便赶紧让娘子们先跟着她去花厅。元瑾也跟着走在后面,但没想元瑾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后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说:“方才那姑娘,我们裴大人让你等等。”
    元瑾只当自己没有听到,越发快走了几步。但后面很快走上来两个护卫,将她拦住。“姑娘留步,裴大人叫你稍等。”
    元瑾不能再躲,只能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她感觉非常复杂,既仇恨又冷漠。
    他叫住她干什么,难道还能看出她是谁了不成?那又能如何,是找出来再把她斩草除根吗?送给皇帝处死,换取更高的地位?
    他又将她看了很久,才低声问:“她是谁?”
    卫衡不知道舅舅为何要问她,只能说:“她是薛家的四娘子。”
    裴子清仔细看她的样貌,这姑娘虽也极美,却和县主的样貌并不相似。但方才那个神态,却又极为相似。
    薛家?不过是个没有听过的小家族。
    他在想什么,怎么会觉得这姑娘有几分像她。
    她怎么会像萧元瑾!
    那个人是他心里最特殊的存在。当初她给了他荣耀和权力,给了他隐秘的盼望和温情。但是他由于某种原因,他背叛了她,这么多年,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留在他心里,以至于成了他的业障。
    大概,没有人真的觉得她已经走了吧。
    丹阳县主萧元瑾,没有一个人能真正忘了她。无论是背叛还是别的,更复杂的情绪。
    “你方才,在和衡儿说什么?”裴子清问她。
    元瑾想了片刻,轻声道:“不过是卫三公子和我说了几句写莲的诗罢了。”
    裴子清听着笑了笑,少男少女们,彼此相互有倾慕之意,是再正常不过的。他的语气彻底淡漠了下来:“你走吧。”
    把这样的女子认成她,是对她的侮辱。
    薛元瑾不置一词,裴子清是她一手选的人,脾性她最了解不过。此人才高八斗,最善于察言观色,在他面前,最好就是少说少做,免得让他猜出心思。她这么一说,他势必觉得她是和卫衡有什么私情,只会看低她几分,更加不屑于理会她罢了。
    她行了个礼,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到了傍晚,吃过晚膳。薛府的人才赶着马车回家。
    薛元珊几个上了马车,正和太太们将今天发生的事。
    “有的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要看人家看不看得上你。”薛元钰见元瑾走出来,冷笑着说,“凭出身,给人家做妾都勉强。遑论还想做正室,巴巴贴着也没人要!”
    元瑾一言不发,径直地上了马车。
    这种人,你反驳她她倒更带劲了,再者她现在也没有心情计较。
    她只恨自己那时候手里没把剑,仇敌就在她面前,她都没办法报复,最好是一剑捅死他。
    不仅不能捅死他,反而自己还要装傻,实在是让她忍得很难受。
    薛元钰见元瑾不理自己,果然央央地没了兴趣,缩回了头。
    崔氏则难得地看出自己女儿的不痛快,以为她是因为薛元钰的话,就安慰她说:“你二叔家两个闺女说话就是如此,你别在意就是了。”
    元瑾看向她,虽然她是不在意薛元钰,却也不喜欢崔氏这话。崔氏这样的人就是如此,色厉内荏,面对子女拿得出款来,你真让她对外面的人使威风,那是半点也不敢的:“那您就不在意吗?”
    崔氏就说:“怪只怪咱们是庶房,你爹又没出息。你娘我……也不是正经官家的女儿,不能和人家比。”
    元瑾一笑:“二叔当年是冒领了父亲的文章,才拜入了山西布政使名下。若没有这段,他如今怎么能做到知州的位置?现在他两个女儿倒是挟恩报仇,全然忘了。”
    崔氏又叹说:“人家如今却是知州,你父亲只是个地方寺丞,又能有什么办法。”
    元瑾发现,崔氏其实是个非常认命的人。
    那她认命吗?她自然不了,她若是认命,那些害死她的人岂不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她会抓住一切的时机成长,这些对不起她的人,她最终会一个个地报复回去的。
    “不会总是这样的。”元瑾淡淡地道。
    她挑开车帘,看着外面渐渐消逝的黄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