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丹阳县主 > 1、第一章

    宫中今日发生了一件大事。
    徐贵妃那进宫探望她的妹妹,遇到了丹阳县主的小侄女萧灵珊,两个人起了争执,萧灵珊便砸伤了徐贵妃妹妹的额头,破了相。
    徐贵妃拉着妹妹到皇帝跟前哭诉。但丹阳县主萧元瑾只是说:“她犯下这等祸事,是我们疏于管教。万望徐贵妃多担待。日后不管令妹嫁何人,我都给令妹添一倍的嫁妆,以示歉意。”
    徐贵妃很不甘心,这破了相的事,是用银钱就能解决的吗?
    但又能有什么办法,萧灵珊虽然普通,但这丹阳县主萧元瑾的身份可不一般。她父亲是名震边关的西北候,姑母是当今摄政太后,她自小就由太后养大,身份贵重,就连皇帝也不会轻易得罪她,只能劝徐贵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算了。
    徐贵妃离开后,元瑾带着侄女回了慈宁宫。
    西次间里燃着奇楠熏香,元瑾靠着宝蓝潞稠迎枕喝热汤,她心里正是生气,便瞧也不瞧薛灵珊。
    灵珊则跪在地上,低垂着头小声地哭。
    元瑾没有理会她,而是放下了汤盅,示意宫婢把太后要看的折子拿来。
    宫婢们半跪在地上,用黑漆托盘盛放着奏折,等县主替太后将重要的折子挑出来。
    元瑾分好了折子,才问灵珊:“这次的事,你可知错了。”
    “灵珊何错之有!”她说话仍然带着哭腔,“若不是她挑拨再先,灵珊也不会和她们起争执。分明就是她们的不对!”
    元瑾听到这里更气,她怎的这般倔强,她语气一冷:“这便是你打人的理由吗!”
    灵珊被元瑾如此一喝,气焰顿时小了不小。
    元瑾叹了口气,继续道:“我当着外人的面,自然要护着你。但即便你和她有口角之争,也不能因平白动手,伤了人家的脸!今日是徐贵妃的妹妹,倘若哪天是个郡主公主的,我怎么给你兜得住?”
    元瑾当真是生气,她这边正和进宫的国公府小姐赏花呢,听到这桩事心急如焚,匆忙地赶过去。就看到人家徐贵妃的妹妹坐在地上大哭,额头上裂了寸长的大口。
    砸得真是狠,若是再用些力,怕就不是破相,而是毁容了。
    她当时看到都惊讶了,灵珊怎么下如此狠手。
    “但她实在刁钻刻薄,说姑姑是别人不要的,还比不得小门户的女子。我听了气不过……”灵珊仍然觉得委屈,声音却小了很多。“姑姑这般的好,长相貌美身份尊贵,喜欢姑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她们凭什么这么说您!”
    听到灵珊复述这些话,元瑾也是有些无言。
    原来还是怪她那桩亲事。
    她自小就有个婚约,是母亲在她三岁那年定下的,定的是魏永侯世子爷顾珩。母亲虽然去世了,这门亲事却一直存在。
    后来这位世子长大不仅俊朗出众,还跟着祖父在战场立下赫赫战功,升为了都督佥事。太后见他如此上进,就准备将元瑾嫁给他。
    不想在太后提起时,那顾珩竟然当场拒绝,说自己早就心有所属,要废了这桩婚约。太后震怒,差点撸了顾珩的官位。而顾珩的家人则是诚惶诚恐,进宫给她请罪,让她不要生气,他们定让顾珩回心转意。
    结果宫内外就开始纷纷传闻,她非顾珩不嫁,用尽手段逼人家娶自己不可。
    再后来元瑾听说,这顾珩是因在山西看上了一个小门户的女子,为了她一直不娶,不惜得罪权势滔天的西北候家和摄政太后。这事越传越远,甚至有戏班子将这事改成了戏文,她自然是那个棒打鸳鸯的恶毒女子。
    太后一怒之下,罚了顾珩去边疆守城门。但这件事已经让她成了满京城的笑柄,再怎么说也没用了。
    元瑾想起这件事也很无奈,毕竟灵珊是想护着她的,只能教育了灵珊一通,让她含泪认了错,才叫宫婢带她下去休息。
    西次间的人都退了下去,元瑾的贴身宫婢珍珠看着县主烛火下玉白的容颜,略薄的唇瓣,低垂的长睫微微地动。只是脸上略带疲态,却也有些心疼。
    县主这般貌美,倘若那魏永侯爷看过,必不会再反对,定会心甘情愿地迎娶县主过门。
    珍珠道:“县主的风寒还没完全好,又为了灵珊小姐的事烦心,还是喝了药早些睡了吧。”
    元瑾却摇头说:“今日靖王回宫。姑母怕是有的忙,我得为她看着些。”
    她的姑母,也就是当今太后,二十三岁被封为皇后,在先帝驾崩后收养了当今皇上,继承了皇位。但皇上慵懦无能,故仍是姑母主持朝政。
    但朝中礼部尚书、户部侍郎等人一直主张太后还权与皇上。且皇帝非太后亲生,早就蠢蠢欲动想要夺回摄政大权,他不足为惧,真正可怕的其实是他的亲弟弟,西北靖王。
    靖王是个极有才华和能力的人,所在的封地兵力强大,几乎可以匹敌整个北直隶。此人一直在西北按兵不动,只博个儒雅温和的名声。如此强横的藩王,又是皇上的同胞弟弟,惹得姑母大为忌惮。
    元瑾曾安排过锦衣卫卧底此人身边,但还没等接近他,就被人暗中无声抹去。靖王表面温和,背地里做的事情却又毫不留情。这是能成大事的人。
    他时常让元瑾深刻体会到,聪明与智谋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珍珠看她劳累,有些不忍心。不论县主如何聪慧,始终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女罢了。
    县主不仅是是西北候家的县主,还是她外家,保定傅氏的指望。家族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指望靠着县主飞黄腾达,这些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她身份尊贵,在外界看来是高不可攀。实际内忧外患危机不少。
    珍珠替她披了件外衣等着。外头传来了请安的声音,是三皇子朱询来了。
    一个高大的青年走进来。他一身玄色长袍,长相英俊,有种龙章凤姿之感。
    “姑姑。”他先给元瑾行了礼,声音低沉。
    朱询的生母原是个位分极低的才人,在他出生后不久就撒手人寰了。是元瑾见他可怜,将他从偏宫中带了出来,自八岁起一直跟在她身边。
    元瑾笑了笑:“都这个时候,你怎么过来了。”
    “听到了灵珊的事,所以过来看看您。”朱询看到药碗未空,便眉头微皱,“您怎的药也不喝完?”
    他将药碗端了起来,勺子递到了她的嘴边,元瑾却别过头避开了。
    朱询笑容一僵,元瑾才顿了顿说:“你如今身份不同了,不能像以前那般行事。”
    朱询便只能笑笑,放下碗说:“灵珊虽然蛮横,做事却不无道理。谁敢对您不敬,必得让她好看才行。不过此事的源头终归是顾珩,是他背信弃义,姑姑难道就此放过他不成?”
    元瑾虽然不在乎这桩婚事,但也不代表别人可以如此侮辱她。
    她淡淡地道:“姑母罚他去大同做参将,大同是父亲的任地,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教训他,与我无关。”
    朱询微微一笑:“还是姑姑思量更远。”
    他看着她的侧脸,朦胧的光晕照在她雪白的脸上,清冷而妖异,竟隐隐有层如玉光辉,那真是极美极美的。
    他不由看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说:“不过姑姑不必愁心此事,是他配不上您。”
    元瑾转过头,才发现他竟然一直看着自己,目光一时极深。直到她看他,他才别过头。
    元瑾才道:“不说这些了,你去给我拿书过来吧。”
    反正是人家不愿意娶她,她还能怎么样,她又不能杀了她。
    朱询将放在旁边的茶递给元瑾。“姑姑先喝口茶吧,我去给您找。”
    等到他拿着书过来,元瑾已经靠着迎枕睡着了,他站在旁边,静默地看着她的脸。又伸出手,将元瑾脸侧的乱发理好。
    姑姑这样容貌的女子,本应该被人保护疼爱,而不是适合这些腥风血雨,尔虞我诈。她倘若不是县主,不是如今尊贵的身份,怕是会沦为某些权贵的禁-脔。自然,若是她听到这样的话,肯定会将说这种话的人乱棍打死。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又让人敬畏。
    宫婢进来的时候,看到他在,立刻就要请安,朱询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道:“不必”。
    随后他跨出了宫门,侍卫正等着他。
    他披上了鹤氅,与面对元瑾的时候不一样。此刻他面无表情,透出几分冷意。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侍卫低声说。
    “知道了。”朱询淡淡道,“我在县主的茶中放入了安神药,一时半会儿不会醒。记得派人守在慈宁宫外,定要护住她。”
    姑姑可不是个简单的人,她对太后来说有多重要,大家心里都有数。她如果在,这件事会非常棘手。
    而且他也怕她会因此受伤,毕竟她已经无力改变局面了。
    侍卫有些犹豫:“殿下既疼惜县主,何不告诉她此事。以县主的身份,只会成为咱们的助力。”
    “告诉她?她对太后极为忠心。发生了以后还能慢慢接受,若是知道了,只能等她和你鱼死网破了。”朱询语气冷淡,“太后对我极为戒备,议储一事提也不提。若不是如此,恐怕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入主东宫了。”
    只能暂时对不起姑姑了。但只要他登大宝,一切……便都由他的心意了。
    ***
    朱询走了之后,元瑾睡了很久才醒。
    屋内烛火跳动。四周格外寂静。元瑾揉了揉眉心,竟没察觉自己睡了这么久。
    门帘一挑,珍珠同伺候太后的太监刘治进来了。
    刘治行了礼说:“县主,您醒了。”
    元瑾洗了把脸,这才彻底清醒,看了看周围:“”姑母可回来了?怎么这宫中如何安静。”
    刘治低声说,“太后仍在乾清宫和皇上商议政事……但方才传来消息,说靖王进入午门后,径直带着人朝着乾清宫去了,奴婢觉得似乎有蹊跷。”
    元瑾皱了皱眉。太后怎么会与皇帝商议到这个时辰,又怎会让靖王闯入?
    此事定有古怪!
    “你随时注意乾清宫,有异动就来告诉我。”元瑾吩咐了刘治。她这心中难免忐忑起来。
    她怎么会睡了这么久!
    元瑾面色凝重,坐在了太师椅上等着。
    另一个宫女则给她端来一碗芝麻汤圆,汤是蜜枣、枸杞炖出来的,香甜可口,让人非常有食欲。“县主吃些罢,您方才睡着,连晚膳都没吃呢。”
    元瑾虽然担心姑母的事,但毕竟也饿了,就吃了两口。
    宫婢们见她爱吃,便哄她多吃几个。
    元瑾正想说她已经吃不下了,突然腹中剧痛,她脸色苍白,捂着腹部弓起了身,珍珠也吓到了,连忙来扶她:“县主,怎么了?”
    “叫……”元瑾太医二字还没说出口,就觉得一股腥甜涌上了喉咙。
    有人毒杀她!
    ……
    京城大街小巷都传着一桩趣闻,丹阳县主萧元瑾因为吃汤圆被噎死了。
    之所以是趣闻,是因为她死得太不体面。
    不仅如此,丹阳县主去后一个月,皇太后也因为思念县主过度,薨于寿康宫,西北候家的荣华显贵从此不复存在。皇帝宣布为太后守国丧一个月,京城人人哗然,太后把持朝政多年,突然病逝,实在是让人不禁深思。
    说不是阴谋,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信。
    朝堂风云变幻。因靖王佐政有功,皇上亲政后,几乎将整个西北都赐给了靖王殿下。同时三殿下朱询也被皇上器重,正式册封为太子。
    一个时代的逝去,必然伴随着另一个时代的兴起。
    这些人,成了站在权力顶峰的人。
    皇太后和丹阳县主,已经成为了很多人都不想提起的往事。
    此时,薛府里。
    十三岁大的薛四娘子,正咔嚓咔嚓地剪着手里的鞋垫。
    一群小娘子围在一起做针线活,其他几个都在说着这桩趣事。唯独薛四娘子神色漠然,径直地剪着她的鞋垫。
    “你们可听说了,那被魏永侯爷拒亲的丹阳县主死了。”
    “我听说是被汤圆噎死,多不体面的死法……”
    “还不是因为跟着妖后作恶太多,才被菩萨给收了。”
    一直没有人注意的薛四娘子突然说:“宫里吃的汤圆,每个只有龙眼大,怎么可能噎死人。她是被人毒杀的。”
    听到她说话,其他几个娘子伸手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去去,谁让你说话了!大家都是这么说的,难道还有假不成!”
    几个姐妹把做针线的东西收了收,懒得和薛四娘子玩了。
    薛四娘子叹了口气,她就是知道啊。
    说是借尸还魂了也好,半路投胎了也罢,反正等她睁开眼睛,就已经是这位薛四娘子了。在她们面前的就是丹阳县主本尊。
    讨论她的死法,还不让她插嘴。
    她怎么死的,自己还不知道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