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而在这三天当中,纳兰离天与眬月两个人虽然只是露过几面,但是却已经让现在神之界的众人,一片的兴奋啊。舒殢殩獍
要知道现在的神之界内的众人,那可都是纳兰离天,眬月,肖晴,死神,雷神,食神,酒神,荒神,芜神,云神几个人一手培养出来的。
特别是如同罗刹八兽,红衣,黑面,海蓝,权子谋,步飞花等人,则更是,要知道,他们那可都是一直跟着自己的主人纳兰离天,转战了许多年的存在啊,而且更是得到了纳兰离天不少的照顾,而且他们一个个心里也都很清楚,如果没有纳兰离天的话,那么也绝对不会有他们的今天。
如果没有纳兰离天的话,那么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还不知道呢,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们绝对不会在神之界的。
虽然他们也为自己的主人做了不少的事情,但是从心里上来说,纳兰离天给予他们的,可是要比他们付出的,要多得多啊。
而自百年前,纳兰离天再次陨落之后,这一百年来,如果不是因为肖晴再三肯定地跟大家说明,百年后纳兰离天一定会重生的,只怕他们也不会一直这么老老实实地在神之界等着纳兰离天的回归,他们会一起追随着纳兰离天而去。
一直跟随在纳兰离天的身边,他们最大的目标就是可以永远地追随着自己的主人,随着他,一路走下去,无论是去往哪里。
而且他们本来就是纳兰离天的契约兽,主人死,他们一定会跟着赴死的,这一点,他们早就知道,而且他们也绝对不会后悔的。
可是当危险真的来临之际,纳兰离天却是斩钉截铁地解除掉了她与众兽的契约。
这样的主人,天下间只怕只有纳兰离天这一个人吧,这样的主人,最是让人心服,这样的主人,最是让人心痛,最是让人敬爱,最是让人想要继续无怨无性地跟随着她走下去,不论生与死,哪怕是走到魂飞魄散的一天,也无所谓。
一百年的等待,一百年的沉默,在这一百年中,可以说,以前一直跟随着纳兰离天一起的众人,还有众兽,一个个的脸上都没有再次出现过笑容。
不是他们不想笑,而是他们根本就已经忘记了应该如何去微笑,如何去大笑,如何去笑了。
心底是悲伤的,那么脸上自然就已经不再会笑了。
一百年,一百年的等待,终于让他们等来了纳兰离天的回归,是的,他们的主人,他们最爱的主人,终于又回来了。
在肖晴三天前从那大殿内带着一脸的笑容走出来的时候,众人就已经沸腾了。
沸腾的不只是纳兰离天回来了,还有纳兰离天与眬月这对有情人,终于修成了正果。
他们的主人就要大婚了,神之界最最至高无尚的两个人,轮回始神与毁灭轮回之主就要大婚了,于是整个神之界中,众人一个个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乐颠颠地跑到肖晴那边去主动问一下,自己需要做什么。
人多力量大,这一点绝对是正确的,就因为现在神之界的人多,而且一个个还不知道偷懒,所以只需要三天的时间,于是整个神之界便被布置地成为了一个欢乐,喜庆的海洋。
放眼整个神之界,到底都是红色的地毯,红色的花朵,红色的灯笼,红色的喜字,红色的彩带,而且那漫天不断地飞舞着的,就是红色的花瓣雨,一朵硕大的红色的莲花正缓缓地在那高空中,旋转着,而那些红色的花瓣雨,便就是她的杰作,认得出她本体的人,便也都能叫出来她的名字,血腥红莲红衣。整个儿神之界在这一刻,完全地变成了一个红色的海洋。
今天便是纳兰离天与眬月两个人的正日子了,一大早,众神便早早地聚集到了大殿之外,等着眬月前来迎接新娘子。
时间不长,从天际处,缓缓地飞来了一辆龙车,一黑一白两条巨龙,张牙舞爪地飞了过来,而在这两条巨龙的身上,却是都披着一条又宽又长的红色的彩带,在彩带的另一头,却是拉着一辆红色的,薄纱轻车。
黑白两色的巨龙,一飞到大殿的上方,那两双硕大的龙目,却是已经迫不急待地向着那大殿内不断地张望着,他们渴望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今天主人大婚,想必今天的主人,一定十分的美丽。
这一黑一白两头巨龙不是别人,正是玉面与黑面兄弟两个人。而这时那红色的轻车车帘一卷,一道红衣飘飘的身影便从那车面扑了下来。
要知道神之界中,无论是谁看到的眬月,永远都中一袭雪白的长衫,似乎除了白色之外,这个男人再也没有穿过其他的颜色了,可是今天他却是一袭喜庆的红色长衫,施施然间,眉心,眼底,全都是笑意啊。看着那绽放的笑容,众人的心底同时升起了一个声音,那就是,原来眬月,穿上红色居然更妖孽了。原本的白色,衬得眬月还有着几分清冷的感觉,但是现在的眬月,却是灼灼其华,如同一朵灿烂的桃花一般,一张俊美的脸孔上,却是要比女人还要更加地绝色几分。
“离天,我来了!”看着那紧闭的殿门,眬月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起来了,他足下轻移,几是衣摆那么轻轻地一舞,于是整个儿人便已经来到了大殿的门外。
“离天,我来接你了!”眬月的声音轻轻地响了起来了。
于是那两道大门“吱呀”一声,便缓缓地向着两边打开了。
随着那两道大门的打开,一抹穿着洁白婚纱的绝色女子的笑脸,便出现在了眬月的视线中。
此时的纳兰离天身披白色的婚纱,当然了,那婚纱,可是由肖晴亲手制作而成的,整体款式虽然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却十分的大方与华丽,而且居然还是低胸款,大方地露出来一片雪白的酥胸,还有那圆润的臂膀,精致的锁骨,诱人的一道沟壑,让人一眼看去,便会忍不住吞上一口的口水。那乌黑的秀发盘在头上,形成了漂亮的发髻。鬓角处,还插着红色的玫瑰和白色的百合。那张本就倾国倾城的俏脸上,在鲜花白纱的衬托下,更显得楚楚动人。
“离天,你好今天好美啊!”赞叹着看着眼前的美人儿,眬月不由得发自内心地赞美着。
纳兰离天轻轻一笑,那笑容便如同一抹轻烟一般,晃花了眬月的双眸。
“只是,这露得真的有些太大了!”眬月很快就凑到了纳兰离天的耳边,低低地道:“你这个样子,只有我能看,不能让其他人看的,我可是会吃醋的啊!”
听到眬月那有些吃味的声音,纳兰离天不由得又笑了笑:“你啊,今天不是我们大婚吗?再说了,你都已经成为了轮回毁灭之主的人了,居然也会吃醋!”
“吃醋本就是男人的专利好不好啊,这根本与成神还是不成神没有关系的啊!”眬月抗议道。
“好,好,好,吃醋是男人的专利!”纳兰离天一笑,好抬头认真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那眼底闪动的,满满的全都是对自己的爱,对自己的宠溺。
这个男人,已经等了自己太久,太久了,而她自己不也一样等得太久,太久了。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他们两个人都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磨难了。
“离天!”大手一伸,紧紧地握住了纳兰离天的小手:“你终于真正地属于我了!”
“嗯!”纳兰离天点了点头,她不介意自己永远属于这个男人。
但是下秒钟,纳兰离天脸上的笑容便已经凝固住了。
因为眬月已经脱下他身上的红色长衫,然后迅速地披到了自己的身上。
“……。”纳兰离天扯了一下嘴角,无语了,这个男人,可是很少会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来霸道的一要面啊,这一次居然会在自己与他大婚的时候,表现出来,不过也好,随他了,只要他开心,那么自己也就开心了。
只不过,眬月一翻手,再次取出来的衣服,却不是红色了,而是白色的,没办法啊,他的纳戒中的所有的衣物都是白色的,红色的就是那么一件而矣啊。
“你还是穿这件吧!”纳兰离天说着,便想要拿下自己肩上的那件红衣递给眬月。
“不!”眬月却是已经迅速地套好了白色的长衫,然后一把就将纳兰离天抱了起来,抱着她,直接就迈出了大殿,然后一步一步,如踩着台阶一般的踩着虚空,走向那黑白两色巨龙拉着的轻车。
“……。”肖晴的嘴角抽(打断)动了,而且绝对是狠狠地连着抽(打断)动了好几下,她设计的婚纱啊,好不好啊,怎么会被搞成这个样子啊,男人啊,眬月啊,你小子吃醋也不带么吃的啊,你,你,你这根本就是在糟蹋我肖晴的心血,糟蹋我肖晴的艺术啊。
而众人也呆住了,话说,之前眬月进去的时候不是红色的长衫吗……
呃,这一切到底是个怎么情况啊。
可是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前,眬月却是已经抱着纳兰离天上了轻车,一声轻喝,黑白巨龙便已经仰天长啸了一声,接着龙尾一摆,便迅速地离开了众人的视线了
……
第二天一大早,肖晴便早早地来到了纳兰离天与眬月两个人的婚房外,一边拍着门一边喊道:“起床啊,我有很重大的事情,对你们两个人讲啊。”
可是肖晴的话音刚落,那婚房的门却是自动打开了,肖晴诧地向里面看去,居然是空无一人,只是在那张红色的喜床上,放着一封信,上写“肖晴亲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