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二十章 九幽地府(一)

“陈公子醒了没?王爷有请!”,门外一个内廷侍卫在陈林住所外轻轻敲门并说道,这可是王爷特意吩咐的贵客,自己可不能惹恼了他。

“来了”,在床上打坐休息的陈林起身下床,打开门对着侍卫说道:“前面带路。”。

这地府尽然和俗世一样,也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俗世的光是太阳发出来的,而地府上陈林观察了,地府上 空没有任何的东西,白天的亮光不知是从哪里出现的;这里晚上倒有月亮,只不过是血红色的,给地府的夜晚添了一分诡异。

陈林猜测这地府可能就是一个和地球接轨的空间,只不过两个空间的裂缝几乎没有,而且两个空间的能量相差不是很大,修为高的人能够在这两个空间通过。

随着侍卫来到一处宫殿中,陈林发现小七四人已经到了,撤了自己的四个属下,还有黑白无常。“王爷”,陈林朝阎王打了声招呼。

“贤侄,不必客气,你称呼我为叔父就是了;昨晚睡得可好?”,阎王还是那副热情好客,平易近人的样子,实在很难和昨天那发出犹如实质般杀气的阎王联系在一起。



“烦劳叔父挂念了,昨晚睡得很是踏实。”,陈林躬身答道,既然你以长辈的身份来说,那我自当按照晚辈的行事准则来做。

“那就好,贤侄,此次喊你们来,是准备带你们去参观下地府”,阎王乐呵呵道。

“如此正好!”陈林欣喜道,自己从小可没少听说关于地府的传说,如今马上就要去揭开它神秘的面纱,怎么不让人欣喜呢。

阎王考虑到昨天和自己的属下商量的布置,就对着陈林说道:“贤侄,既然你是第一次来地府,那咱们就先从地府的门户-鬼门关开始吧。”,陈林点头同意。

“贤侄,不要反抗”,还未等陈林回答,一片白光裹住陈林;事情来得突然,陈林正待运气法力抵抗的时候,闻听此言,马上散开了法力。

白光白的刺眼,陈林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一会儿的功夫,陈林感到自己已经踩到了踏实的地面上。刚一到达,耳边就传来‘呼呼…’的大风声,伴随着还有黄沙敲打着身体的痛觉。

这么快就到了这里,刚才阎王施展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瞬”,九龙戒中有着许多当年陈林拜入师门赌赢的东西,里面也不乏一些古籍。陈林闲暇之余就拿出来看。

陈林从中得知,地府自存在起,掌管地府的阎王便拥有一项天道赐予的特殊神通-“瞬”,有此神通,阎王可以瞬间在地府的范围内任意到达他想去的一处。

陈林赶紧运起法力,狂风和黄沙在陈林身前几寸处就自动的消失,很是诡异,陈林看了眼阎王和黑白无常,只见狂沙和大风也是在阎王面前前突兀的消失,而黑白无常则是拿着招魂幡出来,招魂幡发出一阵波动,狂风和黄沙在他们身边停下不前了;陈林瞥了眼小七四人,发现他们已经撑起了防护罩,护住自身周全。

“这里就是地府中的黄泉路,充满着狂风和黄沙,没有高深的法力,不能通过,而我地府办事的阴兵则是靠着招魂幡通过。”阎王说道。

“凡人阳寿已尽时,我地府阴兵便会拿着勾魂牌和批票押着亡魂到土地庙通关,土地神要打开本地《户籍册》进行核实,此亡人系属本地人氏,确实寿终正寝,又一一核实并无任何宗教信仰,便在批票上盖上本地土地大印,阴兵压着鬼魂化作阴风踏上了黄泉路。”阎王瞧见陈林等人望着黄泉路倍感好奇的样子,于是解释道。

正说着,远处一阵训斥声,却是一群押着鬼魂的阴兵向远处走去,那群鬼魂有的哭嚎不肯前往,有的满嘴花言巧语讨好阴兵,有的迷迷糊糊一路直走…。却都被阴兵一阵训斥,赶着往前面走,不听话的就是一顿乱揍。

“咱们就跟着他们走吧,看看人死后是如何的进入六道轮回之所”,阎王笑着说道,陈林等人自是巴不得。当即一个个兴匆匆跟在阴兵的后面,凭阴兵等人的法力,自是发现不了后面有几个人正跟在他们的后面。

跟着阴兵,来到一个雄伟的城池前面,这个城池还真的很是巨大。城墙用的竟然是修真界普遍用来炼制飞剑所用的玄铁,玄铁在修真界常见,但架不住量大啊,用这么多的玄铁筑墙,陈林看的一阵心痛,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见过败家的,但没见过这么败家的。

此城墙直插地府天上,众人抬眼望去,却是看不到尽头。城门前面站着一排穿着盔甲,拿着阴间兵器的阴兵,犹如俗世的城门守卒。

“这就是鬼门关!”阎王对着陈林和小七四人介绍道。

鬼门关是一个关卡,乃是天地阴世、阳间之交界外;死亡的边缘。世人传说此地乃是将人世与地府隔离的一道关卡,一入鬼门关,才能称之为真正的进入地府。而且一般世俗的修真之人只敢在鬼门关外行动,有的时候给人买寿抢魂,就都是在这个鬼门关外,黄泉路上发生的,而一旦硬闯鬼门关进入地府,则视之为对地府的挑衅。

“咦,他们在干什么?”,陈林发现那些鬼魂经过鬼门关时,将一张纸样的东西交给守关的鬼卒看,待鬼卒验证无误后,才放行。

“这是路引,凡人寿终之时,沐浴着衣(即登仙寿衣)后,按路引规定的空白栏填写逝者的有关事项。然后在出殡时与纸钱同时火化,意味着按照阴律的法定程序给逝者颁发了通行证。执路引,所有关津渡口都验证放行,顺利地进入轮回之所,这路引上有三枚朱砂大印。一枚是这鬼国京都城隍的大印,一枚是天帝的大印,第三枚是涪洲府丰都正堂的大印。三枚印章缺一不可。”阎王瞟了一眼,解释道。

看了会,阎王又带着众人跟随阴兵通过鬼门关来到一处地方,这地方的建造结构相当奇异,上宽下窄,面如弓背,背如弓弦平列,除了一条石级小路外,其余尽是刀山剑树,十分险峻,沿着小路上去,便可见到一座高高的石台,石台发出阵阵的光芒,上面刻着三个血红大字“望乡台”。阴兵指挥着一个个鬼魂上去停留。

“此处乃是望乡台,凡人死后,对尘世多有留恋之处;登此望乡台,让他们见人世间最后一面”。陈林看着站在望乡台望着俗世哭的抢天呼地的鬼魂,心情不由得变得压抑下去了。

那个头发灰白的鬼魂一登上望乡台,就留下热泪,陈林清楚的听到他口中念叨着:“小胜子啊,别哭了,我是到阴间来你娘在一起的,娃啊。。”,说着说着,老人就开始泣不成声,不愿在此地离开,一直到阴兵训斥他,让他离开,这个老人的鬼魂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望乡台,朝着望乡台一步三回头。

陈林对望乡台的功能很是好奇,就使了个隐身诀,跟着一个年轻男子的鬼魂来到望乡台,可在男子到了后,台上恍如有个隔膜,陈林无论如何也踏不进望乡台。陈林试着运起全身法力硬闯时,突然地府的阴气全部快速的聚集过来,对着陈林压过来。地府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阴气,这么多阴气的压过来,陈林只剩下苦苦的支撑的份。

阎王见了,脸上泛起一道笑容,轻轻的摇了摇头,手中划出一道圈,口中念着拗口的经文,最后对着陈林喝道:“敕!”,陈林感到身上多了点什么东西,随即感到身上一轻,自身地府阴气的压力一下子全部消散了。

陈林朝阎王露出一个感激的表情,随后关注着这个年轻男子在望乡台所见到的场景。

望着眼前望乡台幻化的场景,年轻男子的鬼魂初时还是一副不屑的表情,但随着望乡台中的场景变换,他的神情开始悲伤起来,陈林看着,这个画面正是眼前男子的一生。

一个农村妇女,小心翼翼,怀胎十月,诞下了一个大胖小子,一家老小全部都笑的咧开了嘴。

幼年时,一家人和和美美,大胖小子那是家里七代单传,集家庭宠爱于一身,家里人全部围着他转,吃饭睡觉都被自己的父母伺候着,自小体弱多病,父母为其求医,多次半夜步行几里,敲开医生的门…

少年时,父母对其宠爱,父母省吃俭用,母亲月下替人绣衣,父亲早出晚归在外辛苦劳累,只为了供其上学堂,望其出人头地,然而却利用不用功读书,终日在课堂上昏昏欲睡…。

…………………………………………

青年时,好吃懒做,终日游荡在乡野中与地痞之为伍,不理会由于生活的压迫,变得犹如老人的父母的苦苦哀求,行那偷鸡摸狗之事…父母恨其不争,与其断绝父子关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