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十八章 儒雅的阎王爷

PS:千言万语一句话 ,恢复更新了,还望大家多多支持哈。

“站住,此乃王府所在地,闲杂人等,速速退去!”,来到一个宫殿样的建筑物前,大门守卫处的两个护卫打扮的阴魂抬起手中的枪,对着众人呵斥道。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陈林用眼看着水月儿,一副这里好多野蛮人的神情,差点让水月儿要骂人…

水月儿在来路上已经被陈林挤兑的无以复加,已经快抓狂了。本大小姐自出生以来,还没受过如此大的气。如果有一日你落在本大小姐的手里,我一定要要好好的折磨折磨你。

水月儿刚想着自己的心事,马上就听到那两个白痴说的话,再加上陈林那副样子,牙恨得痒痒的,这个坏蛋。

“小甲,小乙,是不是姑奶奶出去几日,你们就皮痒了啊”,一声充满火气味的暴喝出来,在后面的水月儿扒开众人,来到前面。小甲和小乙就是那两个站岗的两个护卫,猛然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身子不觉一个哆嗦,这声音的主人可是自己的噩梦。不是说她要在外历练吗,我滴亲娘啊,这煞星怎么就回来了啊。

“公主,你回来了,请!!!”小甲和小乙看着眼前这个女煞星,忙卑躬屈膝的挤出笑容说道。自己小时候可是没小挨她的揍,有次自己拿怪物吓她,直接被她追了两天两夜,再加上一顿胖揍才把事情解决。再说这片地区的权贵子弟,有哪个小时候没有受她欺负啊。

“哼,等下再收拾你们”,水月儿看着眼前这两个人神情很是紧张,再加上一副谄笑的样子,撅着嘴说道,随后带着众人直接来到宫殿建筑物里。外面的小甲和小乙已经在为即将到来的痛苦日子默哀。

来到会客室,陈林发现这里与电视里出现的清明时代的会客室也差不多;客厅中两排青色的竹椅排列在会客室的两边,会客室里最前面留有一个主位。四周竟然也挂着一些山水画,显得主人很是有雅调。

陈林暗自琢磨着阎王最起码应该不是那种一介武夫,于是琢磨着自己该用哪种人的说话方式和阎王交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还是很有必要的。

“哈哈哈哈,巡察使大人远来,未有远迎,恕罪恕罪啊!”,随着一声舒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门“吱”的一声,一个穿着黄色袍子,袍子上绣着几条张牙舞爪金龙的中年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后面跟着一群人,而黑白无常和水月儿就靠近他。

中年男子一脸的儒雅样,看着犹如一个饱读诗书的文化人;如果不是他自己说出身份,谁能把眼前这个一脸儒雅,敦厚的男子同掌管地府死轮回的阎王联系在一快呢。

“阎王”,陈林起身打了声招呼,自己身为巡察使,代表的则是天帝的颜面,倒不致于去叩拜地府最高统治者-阎王爷。

“见过阎王爷”,身后小七四人同时拜见;在别人地盘上要低调,更何况自己等可是对阎王有种崇拜的感觉。

“呵呵,巡察使大人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来日定当前途无量啊;既然来到这地府,那就在这里多多休息,让本王略尽地主之谊”,阎王看着陈林,满脸热情的说道。

“在阎王爷面前,这大人是在不敢当。阎王爷就别抬举在下了,若是方便,就直接称呼我名字即可”,陈林赶紧说道。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托大称呼你一声贤侄,你便称呼我为一声伯父吧”,阎王面上略带喜色,松了口气,顺势说道。

自己掌管地府不知多少年了,如果眼前这个人还是仗着官职对自己吆五喝六的,自己也许为了大局暂时忍着,但以后见到他,不介意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现在这个小子这么拾抬举,哪自是最好。

看着陈林这么会做人,阎王不禁闪过眼前这个年轻的一塌糊涂的巡察使的资料。

姓名:陈林,男 ,20岁,其为天帝在俗世所收弟子,但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天帝当年收弟子之事。

其第一次出现的地方是凡界落日胡,而后随项羽接受章邯的投降,后超度秦朝被坑杀的士兵,后为项羽能够得到争霸天下的资格,入天庭,被勾陈大帝和托塔天王封住全身法力,后一直相助项羽…。。对此人的认知:神秘!

阎王心里想着这些资料,表面上却没有丝毫的犹豫,“月儿,过来!”,阎王对着身后的女儿喊道。

“父王”,水月儿一脸得意的走上前,还撅着嘴,冲陈林挥舞着拳头扬了扬,准备好好欣赏下陈林向其道歉的样子。

到时再刁难他一下,定要好好的让他知道本公主不是好惹的,水月儿暗想着;又想到那天晚上客栈里,陈林对她的调戏,水月儿不觉得又是一阵脸红。

呵呵,陈林发现水月儿在家里还真是像个小女孩,真情流露,将自己真实的一面表露在外;在外面的水月儿就如同戴了面具生活。

“贤侄,月儿以前若有得罪之处,还望你这个做哥哥的多多见谅。”,阎王对着陈林满脸微笑道。说着又转过头对着发愣的水月儿说道:“月儿,你还不向你陈大哥道歉!”。

什么?我向他道歉?他是我哥哥?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哥哥出来,水月儿有点发愣,待父王训斥后,才反应过来,忙嘟着嘴对着阎王撒娇道:“父王,是这个小子欺负我,而且还想要非礼我,我…。”。

“还不快去!”,阎王收起笑容对着水月儿一瞪眼。“事情的经过我听黑白两位使者说了,原本就是你的过错,在外不好好的历练,野蛮任性,快向你陈大哥道声歉。”,瞧见水月儿还是一脸的不愿意,阎王不禁大声说道。

“没事没事,月儿妹妹也是年幼不懂事,谁没有年轻过呢,我能谅解的”,陈林一边长辈口吻说着,一边又隐晦的对水月儿眨了眨眼,惹得水月儿又是一阵抓狂。

最后水月儿迫于无奈只好向陈林等人道歉,陈林乐呵呵的接受道歉,水月儿道完歉之后立马就跑出来,跑回自己的房间去,水月儿想不通,为什么以前很疼爱自己的父王,现在对陈林这个生人却是这般的结交,甚至是讨好。

“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下叔父,还望叔父能为小侄解惑”,待众人全部退下,小七等人也被安排在客房居住,陈林对着阎王拱了拱手说道。

“哈哈,有着疑惑在心中,想必贤侄就算游览地府,也没什么心情吧;贤侄有问题就尽管问,叔父我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阎王没有丝毫犹豫,豪爽的说道。

“叔父,七玄镇镇外山野里有个神秘的‘不要来客栈’,里面有个鬼公公和他的伙计打理,不知道叔父可知晓他们的背景?而且不知道月儿她们带着人诱惑旅店内的人,随后杀死是为哪般?”,陈林说着,马上紧紧地盯着阎王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陈林发现听到当阎王听到‘鬼公公时’,阎王端着茶杯的手忽然顿了下,脸色也僵硬下来,随后像没事一样继续喝着茶。

“鬼公公?哼!”放下茶杯,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浓郁的杀气从阎王身上冒出,客厅中无端的刮起了一阵刺骨的寒风。

此时的阎王不复那个儒雅的读书人形象,相貌堂堂,一脸威严,满脸杀气。让人一看,自身的气势上就弱上三分。这才是名副其实的阎王,掌管人世生死轮回的地府最高统治者。

很快,阎王恢复了先前的淡定,对着陈林说道:“那是地府的叛徒,贤侄自可不必理会他,至于月儿带人去那里杀人,每一次都杀的是该杀之人,冥冥中自有天道公证。”,说完就半闭着眼睛,在思考着什么。

“哦。”陈林哦了声,对阎王的话那是半信半疑,但既然阎王说那是地府的叛徒,言外之意就是那是地府的私事,外人,那是不能插手的,否则便是坏了规矩。

“本王还有一些事需要处理,就不陪了;贤侄且先行在这里休息吧,等本王忙完这些事,带着贤侄去观看我地府的风景。”阎王睁开眼,瞧见陈林一副思索样,对着陈林说道。

“如此便打扰了”,陈林也想看看地府到底是怎么样,而且还有那神秘的轮回,于是答应了下来。

阎王让人带着陈林下去休息,自己独自坐在会客厅的主位上,半闭着眼,屋外黑白无常在守着大门,不许别人进入。

“砰砰砰…”。屋内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黑白无常大骇,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惹得阎王爷如此的大怒。

“碰”,客厅的门被踹开,阎王爷急冲冲的跑出会客室,向自己的书房走去。启动着屋内布置的隔绝阵法,白光亮起,一会儿,阎王的身影在书房内消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