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十七章 前往地府

耳朵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扰乱了陈林的心神,陈林赶紧用法力封闭了自己的耳朵,可却起不到丝毫作用,那鬼哭狼嚎声似乎是直接作用到人的脑海中。

很快,陈林就感觉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有股不可抑制的睡意逐渐扩大;陈林使劲的摇了摇头,勉强的定了定神,瞧见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鬼卒;陈林怒了,什么时候连这样的小鬼卒都敢侮辱自己。

“六丁六甲,护我周全,敕!”,手上金光冒起,施完法后,陈林再也坚持不住,倒在地上。

十二个金光闪闪的巨人在陈林施法后瞬间出现,一人拿着一柄战斧朝一蹦一跳的鬼卒冲过去砍着。

瞧见陈林倒在地上,黑白无常的舌头瞬间伸得老长,朝陈林卷去,想把陈林一举擒获;陈林勉强从九龙戒中拿出一把仙剑,“铛”的一声,仙剑与舌头一接触,发出金属相碰的撞击声,仙剑被嗑飞老远,而陈林也被这股后冲力冲出老远,狠狠的撞倒在大树上;这一下,倒把陈林昏昏沉沉的脑袋撞得清醒过来。

陈林赶紧调动小天印,一股清流流到灵台,混混沌沌的头脑顿时清明起来,那股扰乱神智的鬼哭狼嚎声也被阻绝在外;陈林暗叫声好险,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对敌时绝不能放下警惕之心,要全力以赴。

“黑白无常,将我逼到这个份上,你们也可以自傲了”,陈林自傲的说着,马上展开渡劫前期的气势;望着陈林越来越高的气势,黑白无常毫不在意,他们两个可是鬼仙期的修士,陈林在他们面前卖弄气势,颇有点班门弄斧的嫌疑。

“剑由心生,心剑诛邪!”,陈林双手放在胸前,两手打了几个咒语,猛然喝道。几道金光迅速的从陈林身上飞出,朝鬼卒和黑白无常飞去。“哧”,“ 哧”,“ 哧”。。几道声音传来,与金光巨人厮杀的鬼卒被金光一击中,顿时变成了一缕青烟,消失不见;见机得早的黑白无常立即浑身黑色的气体冒出,在体外形成一个盾牌,护住自身,将金光挡在外面;可即使这样,两人也惊讶无比,这金光的力度,根本就不像渡劫前期的修真者施展的。

瞧见这个结果,陈林也不气垒,自己本就没打算就这样料理掉他们。陈林的额头上金光一闪,一个‘卍’字符若隐若现的闪着金光飞出来,正是初到楚汉世界就立功的阴阳印,陈林催动法力调动阴阳印,得到法力的阴阳印猛然发出一阵璀璨的金光,像一道激光似地,朝树林中的白雾射出去;树林中的白雾和黑雾在金光下快速的褪去;陈林还发现了躲在一旁惊讶得合不拢嘴的水月儿。如果有旁人在这里的话,也一定会惊讶的嘴都何不拢,因为此时树林外面是黑夜,但树林中却是白天。

瞧见陈林阴阳印的威力这么大的威力,古井不波的黑白无常也显得有点急了,不甘示弱的催动着自身的黑色气体,朝阴阳印相抗着;金光和黑光在半路中相撞,两道光都稳稳的半空中不退开;黑白无常此时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眼前这个只有渡劫期前期的小家伙竟然能够与自己两个鬼仙期的相对抗,在短期不见败相,确实不容小视。

黑白无常合作多年,一个眼神就可以传递无数的信息,此时两人相互一望,不由得同时加大了法力的输送;陈林此时的法力根本就不能与来给你个鬼仙对抗,刚才黑白无常没有使出全部的法力,才能堪堪抵挡,现在他们一用全劲,顿时阴阳印被击退,在离陈林一米左右的距离才堪堪稳住。

陈林心里暗暗的叫骂,狗日的,两个鬼仙期的用得着一起全力攻击我一个渡劫期的菜鸟吗,我是与你们有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啊;真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

“陈公子不愧为巡察使,但在黑白无常两个鬼仙期的手中你能讨得了好吗?公子还是答应我吧,不然公子一番苦头是不可避免的”,在一旁观望的水月儿望着陈林,劝降道。

“哼,做梦,这是你们逼我的”,陈林猛然全力将法术灌注道阴阳印中,随即手上多了件金光闪闪的袈裟,这件袈裟正是陈林从西方得来的那件普陀寺的传法袈裟。

陈林催动体内的那股佛力运用到袈裟上,瞬间袈裟上金光大放,自动的悬浮在空中,上面绣绘的佛祖和菩萨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亮起来,竟然开始口诵佛家真言;佛家的气息真是对魔和鬼有克制作用,瞬间黑白无常的黑色气体迅速的消失。

“不好,走!”,黑白无常大叫道,一阵黑烟在原地冒出,两人就准备遁走。“给我留下”,陈林自是不会就这样放走他们,将佛门袈裟飞到黑白无常刚才的位置上,佛门金光笼罩着那两股青烟,“噗。。噗。。”,黑烟消失,黑白无常被打回原型,跌落在地上,吐出黑血。

收拾好这两个人,陈林这时才顾得上还有一个人,水月儿,望着那边已经空空如也,不由得轻笑摇了摇头,算你跑得快。

居高临下的望着受了重伤的黑白无常,陈林顺手将两人的法力给封住了,对着空空如也的树林说道:“你不出来吗?不出来我可尽我巡察使的职,将这两个怪物给咔嚓了。”。“哼,赶紧放了”,陈林话声刚落,水月儿就显出身形,对着陈林说道。

“好说”,陈林顺从的将黑白无常像扔垃圾一样扔到水月儿手中,“这。。你。。”,水月儿瞧见陈林如此的配合,半天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想去你鬼蜮做客,不知道欢迎不?”,陈林笑着问道,如今自已有许多事还想去鬼蜮弄个明白。刚才陈林全力战斗时,突然心血来潮,知道自己渡天劫的时间还有两年左右,故想去鬼蜮弄清一些事情,如此才能完美的渡天劫;至于安全问题,自己有小天印,不能护自身周全;至于水月儿就相当于一个小孩子胡闹,相信他们的主事之人应该会好好的善待自己。

“你。。”,三人又是半天没有说话,不可置信的看着陈林,难道他不知道那里是我们的地盘,他一进去就是羊入虎口,不会是刚才战斗时脑袋傻了吧,三人脑袋中浮起三个大大的问号。

“不带我去吗?”陈林皱着眉头继续问道,难道要自己偷偷跟着他们走。“荣幸之至,欢迎还来不及呢”,水月儿的脸马上绽放开笑容,到了自己的地盘上,他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陈林看得水月儿突然一笑,不觉一愣。

“这就是鬼蜮?”陈林望着眼前的小山谷,不相信的问着水月儿。这样的一个平凡的小山谷,谁会多看它一眼。望着陈林疑惑的表情,水月儿点了点头,神秘的一笑,对着是那打出一阵繁琐的手印。

“开!”,水月儿嘴里轻轻一句,陈林就感觉自己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眼前一花,待陈林站定时,眼前的景象已经变换了。

陈林放佛来到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天空是灰蒙蒙的,道路也是灰蒙蒙的,没有阳光,但路上却长着许多陈林没有见过的植被,虽然这些植被只有黑白两色。

“这里就是地府了”,水月儿好心的为这个羊入虎口的人解释道,“哦”,陈林回答一句,然后自顾自的打量着这神秘无比的世界。

水月儿看得一阵气结,这个家伙,难道这周围没有颜色的植物比她这个大美人还好看吗,这家伙来的路上,可是一直没正眼看过自己。

沿途中陈林也渐渐见到了地府的鬼魂,如果不是看到这些人都是飘着走,而且没有丝毫的人气息,陈林真的怀疑这些鬼魂是活生生的人类。

渐渐的鬼魂多起来了,“这些鬼魂不是对人气很敏感吗?怎么不攻击我”,看着看都没看自己的鬼魂,陈林惊讶道。

“这些鬼魂好好的攻击你干吗?想触犯法律吗?”,水月儿眼一翻,丢给陈林一个白痴的眼神。“我。。”,陈林无语了。

自己等人走的据说是官道,这一路上,陈林已经相当无语了,这里根本就和外面的世界一样嘛,所不同的是没有农田,而且这里的鬼魂都是有着修为的。

前面一座很有气势的城楼映入众人眼中,地府也有城市?陈林把自己的疑问向水月儿问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么多人死后,总有一些人不愿投胎的,还有一些鬼魂需要等着几十年才能投胎”,水月儿讥笑道。

来到城中,看着此起彼伏的沿街叫卖声,陈林傻眼了,“这地府…”“好了好了,不要问你这白痴问题,地府中的一切就和阳间的国家是一样的”,水月儿实在受不了陈林文的白痴问题,忍不住打断道。

“哦”,陈林说道,丢给水月儿一个“你不早说”的白眼,就兴致颇高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留下抓狂的水月儿和想笑又不敢笑的黑白无常。一路走来,黑白无常也逐渐的认为这小子不错,为人还很和气,最主要的是和公主一起斗嘴,让公主吃扁;这让经常被公主欺负的黑白无常暗暗偷笑,看着陈林也顺眼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