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十六章 黑白无常

第二天一大早,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在彭城内传开来:在这扎更数百年的司徒家族一夜被灭,而李家则全面接收司徒家的商铺等一切财产。这条消息让平时过惯了城中两大巨头统治的百姓听得还有点晕乎乎的。尽管昨晚百姓听得喊杀声,但绝对想不到是这么件大事。但很快,百姓就习惯了,生活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傍晚,陈林只身一人来到了彭城中西边的一个树林中,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晚上。昨晚那个三长老趁夜离开,带走的还有那司徒家的两个血脉;司徒家剩下的护卫面对着带着赶过来的李家家主,很明智的选择了投降;陈林不顾李家家主的邀请,欲离开此地,和李轩告别了几句,拿出一本修习古武术的书交给李轩,把这厮感动得一沓流泪;正在踏出房门的时候,耳朵里却传来水月儿的传音“明晚孤身到西边树林一叙”!

“疯婆子,我来了”,望着眼前黑漆漆的树林,陈林忍不住大喊道,虽然修为足够高了,但是望着眼前黑漆漆的树林,陈林还是受前世的影响,怕鬼。不由得大喊着壮壮胆。

突然,前方树林中亮起了一盏红灯,橘红色的灯光冲淡了其周围的一点漆黑,显得有点明亮;陈林看着这个树林,感觉很是诡异,但还是定了定心,深吸一口气,壮了壮胆朝红光处走去。

“陈公子怎么这么来得这么犹豫?难道担心奴家害你不成?”还未到灯光处,就听到了水月儿传来妩媚的声音。

陈林忍不住脸一红,“怎么会呢?这不是担心佳人还没打扮好,不能为悦己者颜呢”,陈林这厮机灵道。走过去才发现林中早备有两个石墩和一个石桌子,上面摆满了菜肴;而水月儿此时还是昨天那一袭紫衣的打扮,坐在一个石墩上,在红灯笼的灯光下,更是美艳不可方物。此时闻听陈林的这句话,下首微低,陷入了思考中。

陈林毫不客气的坐到另一个石墩下,仔细的打量着水月儿,灯下看美人,另有一番滋味。

“没想到陈公子才学不错,还真很难和客栈那晚那个粗鄙的野人联系起来”,水月儿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着陈林一脸的不可置信道。

“什么?我是野人?”,陈林大叫道,但马山笑眯眯的看着水月儿,“嘿嘿,野人就野人吧,小美人,今晚约我独自到这树林里,是不是对我有不良的企图,看你这么漂亮,我就勉强接受了吧”,陈林这厮暗叹剽窃无敌,又对着水月儿调戏道。

哼,看样子真的是别人帮他提前写好的,我还奇怪他怎么能够说出如此好句,真是糟蹋了这样的好句子,野人就是野人。水月儿心里暗暗气愤道。脸上也有刚才的复杂变成略微的厌恶。

陈林可是不管这些,碰巧自己没吃晚饭,这里既然备好了酒菜,那自是让我品尝的,顺手拿起一双筷子,倒着小酒,吃的不也乐乎。

“我想要你做我的手下”,水月儿看着陈林这番动作,更是认为陈林就一野蛮人,厌恶的说道,“咳咳”,正在享受美酒佳肴的陈林一下子被呛住了,这娃怎么这么直接,不是先准备聊聊人生啥的,再讲正事吗。

水月儿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心里有点报复得逞的快感。“我凭什么要投靠你?”,陈林感到很是莫名其妙,真是个疯婆子,陈林心里给水月儿打了个‘疯婆子’的标签。

“跟着我有权利,有美女,有财富”,水月儿说出男人最感兴趣的三样东西。“哦”,陈林转着酒杯,露出思考的表情,“在我手下做事,你能得到修行所需的一切资源,而且我保证让你的修为能够大幅度增加”,瞧见陈林有点意动的表情,水月儿加了把火,她不信还有人能够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

“你总用不断的好处诱惑着我,可是我又该如何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据我所知,黑水阁好像也没有你这号人,那么你又是哪个势力的,能夸这么大的海口?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你看上我哪点?当然,我个人认为我最强悍的是床上功夫”。陈林说着说着,又色迷迷的看着水月儿,打量着水月儿的前凸后凹,故意在她面前使劲的吞了吞口水。心里好笑不已,如果自己是一般的人,那可能就会卖给她,但自己的师父为天帝,哪用得着投靠别人。

水月儿心里暗暗恼火,如果不是昨晚看着黑水阁的三长老在陈林面前服服帖帖的,然后自己发消息回去得知陈林的真实身份,自己的父亲要自己将他拉拢过来,自己才不会受这么大的委屈呢。

“公子作为大名鼎鼎的仙界巡察使,难道还不值得我们看重吗?至于我是哪个势力的人,公子只要知道黑水阁的人在我们面前什么都不是就行了;只要公子加入我们,那时自会相告”,水月儿一脸笑意的回答着。

“你是鬼蜮的人?”陈林突然说道,“你怎么知道?”,水月儿惊讶的站起来,望着陈林。“你现在说的,哈哈”,陈林结合争夺断剑事,黑水阁的人面对着鬼蜮的人服服帖帖的,抱着猜测的的心里诈道,没想到确实不错。

“我再问你个问题,那晚在不要来客栈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林突然靠近水月儿说道,两人距离不足半尺,陈林听到了水月儿加速的心跳,闭着眼睛,闻了下,说道:“好香啊”,在水月儿快要翻脸的时候,陈林又一本正经的做好,看着脸色红红的水月儿,陈林不由得感到一阵好笑。

“你加入成为我的手下,自然会知道”,水月儿此时的脸冰冰的,看不出半分喜怒哀乐。

“如果我不答应呢”,陈林突然反问道,“那就让我们领教领教巡察使大人的高招了”,脸红的水月儿似乎早就料到了,从容不迫的说道。

接着,手中出现两张黄符,低声喝道:“天阳地阴,地府招魂,黑白无常,速速显身,敕!”,手中黄符无火自燃,“领教巡察使的高招!”,水月儿的话还在陈林身边,但人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陈林暗暗摇了摇头,本打算擒住她,将事情问清楚,没想到她倒挺狡猾的,先溜走了。

黑暗的林子里渐渐的刮起了风,红色灯笼的蜡烛被大风一吹,熄灭了,四周又变得很是黑暗,但以陈林的修为,在他眼里,黑夜就像白天一样,一点都不影响他的视觉。

突然树林里起雾了,起着白雾,在如此黑暗的树林里,能够看到白雾,陈林只感觉很是蛋疼。“阎王要你三更死”,突然从白雾中飘来一个穿着白袍,戴着白帽,舌头伸的老长的人,手中拿着哭丧棒,喊叫着站到陈林的面前。“绝不留人到五更”,突然陈林的另一边飘来一个穿着黑袍,戴着黑帽,舌头伸的老长的人,手中拿着哭丧棒,喊叫着站到陈林的后面。

“你们可是地府的黑白无常?”,陈林好奇的问道,“不错,小子,还算有点眼力”,黑无常对着陈林说道。既然是黑白无常,陈林的兴趣不由得大增。

自己小时候可没少听老人讲黑白无常的故事,对于两人是地府的勾魂使者,只要他们把人的魂勾走了,那么那个人就会死亡,陈林自然对他们兴趣很大。

“小子,是你乖乖的认输,还是让你黑白无常两位爷爷教训你一顿”,白无常哭丧着脸吓唬着陈林。

“我乃仙界巡察使,你们身为地府人员,难道敢公然攻击仙界巡察使吗?”,陈林一脸正气凛然的呵斥道,虽知道两人可能不惧怕,但陈林还是忍不住的装逼道。

“我等只尊地府令,只知地府,不闻仙界;再说就凭仙界也想管我们地府的事?”,黑无常一脸不屑道。“大哥,不要和他浪费口舌了,听从公主的安排”,白无常说道。

猛然,黑白无常的哭丧棒呼啸着朝陈林身上招呼。就凭你们也想拿下我,陈林心里暗自不屑,心里想和两鬼好好玩一下,身子一仰,一个侧身,双掌齐出,两掌深深的打在黑白无常身上;黑白无常相互看了看,显得有点诧异,他们长年外出拘留灵魂,近战功夫非常不错;原以为陈林是个修真者,近战功夫肯定基本为零,没想到却是比自己兄弟两还高明得多。

既然知道陈林是个近战高手,那他们自是不会傻不拉几的近战,黑白无常一提哭丧棒,两个哭丧棒分别冒出黑白两色气体,一抖,哭丧棒中传来惨无人寰的尖叫声,“小子,让你见识下十八层地狱里受苦灵魂的尖叫声”。

当声音传来,陈林只觉得眼前的黑白无常两个鬼是摇摇晃晃的,整个世界都在摇动,暗叫一声不好。“鬼卒,敕”,黑白无常哭丧棒一朝引,十几缕黑烟从地底下冒出,露出十几个鬼卒,“大人有何吩咐?”为首的鬼卒恭敬的向黑白无常问道。“将他抓起来”,白无常指着被音攻攻的摇摇欲坠的陈林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