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十三章 色诱

“奴家多谢刘公子的赏赐”,就在万花楼沉寂下去时,水月儿突然从后台换了身衣服来到前面,对着陈林施了一礼谢道。陈林没有发现的是水月儿低下头时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

什么,送她了?谁说送她了?哥只是想说我哥不差钱,才把这些黄金露出来,怎么一眨眼之间就变成我送给她的了。陈林只差翻白眼了,郁闷不已,但水月儿都已经感谢了,不可能再去要回了。

比赛还在继续下去,望着面前那晚用了两箱金子换来的菜,即使看着很是美味的样子,但陈林就差骂娘了,昔日有人千金买马骨,我今天可是两箱金子买碗菜啊。

“陈公子,吃啊,莫非奴家的饭菜做得不合你的意?”,水月儿端着那晚菜,笑眯眯的看着陈林,两个大大的眼睛笑得像个月牙一样。

“水月儿,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你啊?我总感觉你的声音很熟悉,可是我就是想不到哪里见过你?”,陈林盯着水月儿看,一脸不解的问道。

“陈公子,那晚在客栈里公子可对奴家多番照顾啊”,水月儿突然对着陈林微微一福。

“靠,原来这小子竟然抢先一步了”,水月儿的声音没有一丝降下来,所以万花楼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下下面吵闹起来,纷纷谈论着‘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在一个夜黑无星晚上的照顾’。

“客栈?”,陈林疑惑道。

“是啊,传说中英俊无比,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陈林陈公子,说要和奴家起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谈未来呢,哪知道却门都不敢开”,水月儿笑脸盈盈的说道。

“不要来客栈?你是外面那个疯婆子?”,陈林脱口而出道,“哦,是那位神仙妹妹啊,那晚多有得罪,还望神仙妹妹多多见谅啊”,陈林这厮,一见势头不对,马上转口道。

“哦,原来奴家还是疯婆子啊,陈公子,今晚疯婆子就在闺房中等着公子呢”,水月儿听到疯婆子时脸上露出一股煞气,但转眼间又变得很是平静起来,对陈林咬牙切齿道。说完不等陈林品尝,就把自己做的菜给端走了,不给陈林尝。

陈林头痛的的看着离开的水月儿,不禁又是一纠结,古语说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更何况是漂亮的女子呢,我这可把她完全得罪了,唉,我今晚到底去水月儿的房间还是不去呢。

陈林无精打采的回到楼上,“林哥,原来你和水月儿小姐早就认识啊,那晚你和水月儿小姐谈万人生理想之后,有没有那个啥…?”说着,李轩对着陈林眨了眨眼,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而李清儿则是一脸紧张的盯着陈林看,真不知道她为啥紧张。

“谈个屁!”陈林郁闷道,说完不管别人的目光,自顾自的在一旁思考着到底是去还是不去的问题。

“经过了三轮的比拼,下面由我来为大家隆重介绍我们的花魁,而且也是彭城几十年来唯一的一位花魁王,那就是…。。”,下面的老鸨使劲的煽情道。

“水月儿,水月儿…”,楼上楼下的人在狂喊着,陈林也被喊声惊醒。转过头,发现李轩和李清儿此时已是疯狂的喊着,,再看着疯狂喊叫的众人,不由的感慨原来追星在楚汉时代就有了啊到。

“不错,就是她-水月儿!”随着老鸨扯着嗓子喊道,一阵阵呐喊声更是不绝于耳,后台的水月儿穿着一身紫衣,来到前台对着众人深深一躬,又对着众人微微一福道:“奴家感谢各位官人捧场,奴家会在明年的花魁大赛中继续夺魁的,望大家多多支持奴家。”。那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看的现场众人有股想把水月儿抱在怀里呵护的感觉。

“奴家在众位官人面前,邀请陈林陈公子今晚到闺房一叙,继续讲完那晚在客栈中公子讲的话,还望陈公子不要让奴家失了脸面”。说完用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陈林。丝毫不顾四处响起的一片嘘声和好白菜被诸拱了的感慨声。

去就去,我一个大男人难道会怕你一个女子吗,陈林暗暗想道;于是马上由为难的脸色转换为猥亵的笑容;先是眼睛直直的盯着水月儿的胸前,目光似乎要透过衣服看到里面;随后色咪咪的对着水月儿道:“甚好甚好,水月儿姑娘,我今晚定当准时赴约,要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啊。”,说完又是笑眯眯的盯着水月儿的胸。

水月儿看着陈林一副好色样,恨不得将陈林的两个眼珠子给挖出来,但表面却是笑脸迎人的道:“如此,奴家恭候陈公子了”。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向后台走去,水月儿心在则在想着如果自己再看着陈林,真不知道会不会发飙。

万花楼是男人的天堂,即使花魁大赛已经结束了,但来到这里的人却是已经抱着不回家的打算,打算今晚将自己交给自己的相好的,所以此时的万花楼相比较刚才花魁大赛时,更加的热闹。。

陈林刚打发走一脸鄙视的李清儿,就过来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说水月儿有请,陈林随手赏赐了丫鬟一锭金子,高兴地的丫鬟看陈林的脸色也越来越温和。陈林告辞李轩,随即整了整衣服,毕竟去见的怎么也是一个美女,不能失了风度。

随着丫鬟打着陈林七转八转,来到一个精致的小院子,在一间更加精致的房子前,丫鬟停下了脚步,一脸笑意的对着陈林说道:“小姐已经在里面等公子了,公子里面请。”陈林又是顺手几两黄金打发走了一脸喜气的丫鬟,至于为什么是金子而不是银子,那是由于陈林这厮手上只有黄金,都听过点石成金,但没听过谁点石成银。

“陈公子请进来吧”,正待陈林敲门,里面传来一个庸懒的声音,那声音充满着诱惑。声音和刚才在进行花魁大赛时的声音不相同,那时的声音如果说是清脆,孤傲;那现在的声音则是充满着妩媚。

陈林心神摇晃了下,但马上定镇定了下来,随即内心紧张的推开门,话说这还是人生第一次进女人的闺房呢。

屋内的摆设很是古典而不奢华,墙上挂着几幅山水话,屋内摆着许多书,陈林点了点头,这个水月儿倒是一个有教养,有品位的女子。

“公子,来啊”,里面传来水月儿的召唤,陈林移步走过去,顿时陈林傻眼了,只见水月儿此时单手靠在床上,整个身子伏在床上,万缕青丝披撒散乱、媚眼微闭、朱唇半开,显得一点庸懒;身上穿着半遮的紫色衣服,露出胸前一片白,两条雪白粉嫩的大腿在床上露出,穿着棉袜的小脚在断的晃动。

“咕噜”,陈林不自觉的了了吞口水,他的小弟弟已经挺起来了,他的心脏也快蹦出来了;他哪里见到这么火辣的现场版美女啊,顶多他以前就是在互联网上欣赏下,但现在可是真的在眼前啊,而且这个美女更加美,场面更加的诱人,陈林估摸着如果将这场面拍成电影放到二十一世纪去放映,那造成的结果肯定是万人空巷。

“公子怎么还不上上来看看奴家啊?”,水月儿轻轻启齿道。“水月儿姑娘,那个。。”面红耳赤的陈林吱唔了半天,就是不知道说些啥。

“扑哧,公子喊我月儿就行了,房间没有椅子,那请公子坐到床上来和奴家聊天解闷吧”,水月儿感觉很是好笑,怎么也不能将眼前这个面红耳赤的男子和那个在客栈里调戏她的男子想到一块。

好在陈林虽是初哥,但毕竟是经过岛国艺术片的熏陶,再加上小天印不时的传来阵阵的冰冷凉意,陈林马上反应过来了,暗想自己刚才的表现,还真是丢脸,而且还被水月儿掌握了主动权。

“既然月儿这么说,那我就来了”,陈林微微一笑,恢复到了吊儿郎当的样子,调戏道。“恩,月儿还真香,不同于世俗女子啊”,陈林做到水月儿的的身边,在水月儿身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夸奖道。

“咯咯,公子太夸奖了”,水月儿虽对陈林这么快反应过来有点错愕,但还是感谢到。“公子那夜骂奴家,让奴家好伤心啊”,水月儿一副欲哭的样子说道,紧接着又楚楚可怜的说道:“不信,公子摸摸,奴家的心现在还在哭泣呢”,说着,空余的那只手一把拉过陈林陈林的手,贴在自己的心脏位置。

好!好!好!陈林心里在呐喊着,好滑嫩的小手啊,握着仿佛没有骨头,陈林暗暗爽到,等到自己的手被拉着摸到水月儿的心脏,陈林只感觉快呼吸不出气了,心脏在“噗通噗通。。”的跳着,呼吸急促,心脏病快复发了。

“公子的心跳好像在加快啊”,说着水月儿挪揄的看着陈林,嘴角闪现出一丝阴险的笑意。“没没,春宵苦短,咱是不是先谈人生理想”,陈林暗恨自己的心脏不争气 ,边贪婪的看着水月儿似雪的肌肤。

“公子别急啊,反正奴家今晚是你的”,水月儿边娇笑的说着,边用自己的穿着棉袜的小脚贴在陈林胸脏处。

我。。我受不了了,陈林此时只感觉头脑一热,什么要将自己的第一次留给自己老婆,什么不能受美色动摇,之前的警惕这个女子的心思全部给扔到太平洋了;此时陈林想到的则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