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十一章 万花楼

“李公子,你可好久没来了,小红可想死你了,她天天以泪洗脸啊,整个人都瘦了许多…。。”,刚一进入里面,眼尖的老鸨就来到李轩身边,将自己的胸贴紧李轩,一脸哀怨的对着李轩说道。

李轩很是熟络摸了老鸨的屁股,从衣袖里掏出银子放到老鸨的肚兜里,对着老鸨就是一阵打情骂俏。

陈林看着擦着厚厚干粉,画着浓妆的老鸨,感到一阵恶心,想要吐了。没想到李轩倒是能忍受,再一看众人的反应,发现他们都是一脸热切亢奋的样子,充满着激动。你们真强大,陈林心里喊道,不由得佩服他们。

看不下去了,陈林眼睛乱转着,打量着万花楼的美女,陈林真不信,这万花楼的货色如果真的和老鸨一样,那不早就破产了。

看着满屋子的肥肥瘦瘦,高高矮矮,万紫千红,陈林仿佛陷入女人的海洋中,正在自我陶醉的陈林突然感觉自己被别人盯上了,陈林顺着看过去,却是李清儿。陈林和李清儿的眼神给对上了,这个丫头看着陈林,一副恶狠狠的眼神,盯得陈林很是心里发毛。

难道我还会怕你吗,陈林也睁着眼睛盯着李清儿,两人相互瞪着,谁也不服谁。

“咦,林哥,你们俩在干什么?咱们上去,二楼,是个好位置”,和老鸨打情骂俏完毕的李轩看着自己妹妹和自己刚认的大哥在玩眼睛游戏,不禁一阵疑惑。

“哦,没事,走,上去。”,陈林收回目光,嘴上说道,心里则在暗暗想道,我不与小女子一般计较。

一行人来到二楼坐下,倒还真是个好地方,能将楼下一览无余;陈林与李家兄妹在一桌,陈林让小七等人占一个位置,李轩看着,也让自己的护卫坐下去喝酒。

看看时间还早,陈林对着李轩说道:“小轩,我和我的护卫还有点事要说,就先失陪告辞了。”,说完就离开来,到了小七等人的桌子上,和小七等人说笑着,陈林可没有忘记,今天小七等人才是主角。

“妹妹,你觉得他怎么样?”,喝着杯中酒的李轩,突然对着自己的妹妹笑道。

“他?还能怎么样?”,李清儿不解的问道。

“你不觉得他学识丰富,而且很自信,对待外人很是沉稳,自信,从容不迫;对待下人犹如兄弟般,而且没有一点做作,一切都是很自然吗?”李轩转动着酒杯,悠悠的说道。

“哥,不是吧,你可从来没有这样夸过一个人,他真的有这么多优点?哥,你没发烧吧?”,说着,李清儿将手往李轩的额头探去。

“别胡闹”,李轩好笑的一把将李清儿的手打落,继续说道:“恩,也对,一般有很多优点的人是不容易看出的,就像你哥我一样”,李轩先自夸着。

“他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他的护卫也是不平凡的,他们只有面对陈林兄弟的时候才有心服口服的态度;对待其他人都是一副众生平等的态度,你可能没发现,咱们家的护卫已经被他的护卫给折服了”。继而,李轩又一脸苦笑着说道。

“哥,不会吧,咱们那几个可都是心高气傲的主,爹爹派他们出来保护咱们,他们还不乐意呢;如果不是看在家主的面上,他们还不一定答应呢”,李清儿此时才一脸惊讶道。

“呵呵,你越和他交往,你越会知道的”,李轩呵呵一笑,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看着自己的妹妹,突然露出神秘的笑容。

真的是如哥哥这般所说?可是我怎么感觉他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啊,恩,还有一点猥琐,竟然和哥哥讨论那些问题,想着,李清儿的脸颊增添了两朵彩霞,看着与护卫喝酒的陈林,李清儿不由得陷入对陈林的好奇中。

此时的陈林如果知道有个女孩已经对他好奇,那他一定会非常高兴吧,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好奇,那就意味着那个女人离陷入男人的怀抱不远了。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万花楼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大楼里吵吵闹闹哦的。陈林刚才在酒桌上给小七等人放了三天假,吩咐他们可以自由活动;在他们一阵欢呼声中离开了他们。

陈林相信他们在四大门派里得到了那么多的茶水钱,肯定是不差钱;所以陈林很是放心的来到了李轩两兄妹处。

“今天原本是打算给护卫们庆贺的,所以刚才先去陪他们了;花魁大会快开始了吧?”,陈林笑着说道。

“林哥,这你就见外了,既然是为他们庆贺,等下我也去他们那里喝几杯;这花魁大赛马上就开始了,我来想为你介绍下流程。”,李轩一脸热情的说道。

原来这花魁大赛,请的是本地有名望的人来作裁判,本地才子们作评委;共举行三场,第一场,比试歌舞,这些来‘观赏’的人觉得哪个歌舞最好,就往她身边扔财物,获得财物最多的胜利;第二场比诗词,由第一场胜出者抛出绣球,绣球落在谁的手里,谁就出第二题诗词的题目,由评委们投票决出胜利者,;第三场考的是说来好笑,竟然是厨艺,由第一场和第二场的胜利者抛出绣球,,如果第一二场胜利的都是同一个人的话,那就由那个人和当前排名第二的人抛出绣球,拿到绣球的两个人将和裁判评委们一同品尝参赛女子做的菜,决出第三场胜利者。

“那如果三场的胜利者是不同的三人呢?”,陈林疑惑道。

“那就在台上等着下面的众人扔银子,谁得到的最多,谁就是花魁了;胜出两场的人也是花魁;但如果有人在三场比试中都胜出,那就是当之无愧的花魁王;这彭城已经十几年没有花魁王了”说到这,李轩一阵叹息。

但马上说道:“据说这次有个新来的叫水月儿姑娘,她最有希望成为花魁王了”,李轩一脸激动。

至于吗,一个花魁王就这样激动,陈林很是不解。不是这个时代风流人物出身的陈林,那是很难理解那些人对花魁王的期待了。

“咦,那不是李家的废物吗,怎么?被悔婚了还不在家闭门思过,又来这地方寻欢作乐啊?”,就在陈林等人期待时,从边上传来大声刺耳的声音,将二楼客人的目光吸引到了陈林一桌。

陈林皱着眉头看过去,只见离自己不远处,有四五个公子打扮的人围坐在一桌,后面几个护卫在忠诚的站着岗。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个被众人众星捧月般的,眯着小眼,面色苍白的鹰钩鼻子的年轻人,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

李轩没有答话,平静的喝着酒,只是握酒杯的右手,上面的青筋表示他内心的不平静。

“呦,没想到被悔婚的李家大公子竟然脾气也变好了,真看不出来啊,你那过去的未婚妻是怎么说你的啊,等等,我想想。。”,那个年轻公子一副思考样。

“司徒公子,是废物,没有灵根,不能修仙的废物”,边上有个年轻公子讨好道。

“对,是废物,现在靠老爹,将来要靠自己的女人保护的废物,哈哈,将来肯定会被自己女人戴绿帽子的废物。哈哈哈哈哈”,被称为司徒公子的那人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

二楼的人有些人畏惧李轩父亲,苦苦的忍着笑意,但另外一些可是没有那么多顾忌,只管放肆的大笑。

“啪!”李轩的酒杯被李轩给捏破,李轩的脸变得狰狞起来,狰狞的可怕。

“司徒家的小狗,管好你自己的嘴巴,不然你司徒家绝后可是自找的”,李轩站起来,那声音仿佛是从地狱中传来,他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你。。”,那个司徒公子看着通红双眼的李轩,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一个疯子,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没必要和一个疯了的废物多计较。

“哥!”,李清儿站起来,轻轻的握着李轩的手,轻轻的呼唤着,李轩慢慢的平静下来,坐下来,看了陈林一眼,苦笑道:“见笑!”,说着,不管不管的一人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闷酒,独自解愁,只是脸上苦闷之色更重。

“到底怎么回事?”,陈林问道,可是李清儿和李轩没有回答,只是一股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那四个护卫有两个也是没有灵根”,陈林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可是在李清儿和李轩的耳朵中这不吝一个重磅炸弹。他们自然是知道作为不能修仙,却能担当护卫的含义了。

“林哥,你说的可是真的?”,李轩突然呼吸急促,抓着陈林的和双手,激动道。李清儿也是一脸激动的望着陈林。

“佛曰不可说,一说就是错”,陈林很神棍的打了句禅语,让你们不告诉我原因,先让你们急急。

也许是意识到什么,李轩神情平静下来,慢慢的讲述了整个事件。

原来,李轩自幼被检测到没有仙根,不能修仙;而自小与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却是有着不错的仙根,拜在黑水阁门下;后来李轩的未婚妻回来,走到李家,对着李家家主要悔婚,说李轩是个废物,还有一些难听的话,将李家家主气得吐血。

如果不是当时有黑水阁的长老在当场,李家家主当时就一掌将那女孩给拍死了。而李轩让自己老爹气的吐血,被未婚妻悔婚,就成了整个彭城最大的笑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