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七章 争抢断剑

众人惊呼起来,随后纷纷施展法术,向拿剑的人攻击,夺剑的人在半空中面对攻来的法术,咬咬牙,运气法力遍布全身,想抗过去,只要自己拿到这件神兵利器,再施展血盾逃之夭夭,没有人能够追的上自己。

手接触到剑,一拿就拿到了,夺剑的人一愣,有点不敢相信这个神兵利器这么容易就拿到了。就在其一愣的时候,底下众人的法术攻击也就到了,各种各样的法术纷纷往其身上招呼着。

“噗”的一声吐出鲜血,夺剑之人倒在地上驻剑跪地,吐出的鲜血流在剑上,原本暗淡的断剑剑身发出一阵红色的光芒,“啊。。”,手拿断剑的夺剑人发出一声惨叫声,整个人颤抖起来,红光笼罩他,夺剑之人的身体瞬间变得干瘪起来。

在众人恐惧的眼前中,变成一具干尸;一阵冷风吹来,将干尸吹散,飘落在地;众人齐齐的退后,现场一面冷清,孤寂,断剑孤寂的插在地上,泛着漆黑的光芒,却好似没有一个人敢去再碰。

“既然大家都来了,都出来吧,躲躲藏藏的,徒让小辈看了笑话”,寂静的夜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众人大感惊讶,没想到还有其他人埋伏在这里。

一个人慢慢的从众人后面走出来,终于按捺不住要出来吧,陈林暗自冷笑,但自己却悄悄的隐藏在众人的后面,担心自己的身份被认出来,那要就不好浑水摸鱼了。

“见过长老”,气门的人见到来者,纷纷躬身道。仙人期,陈林发现来人的修为,皱着眉头,但随即就淡定下来,比自己修为高,而且是仙人修为,有小天印在,万事不愁。

“恩”,老者抬手道。“各位老朋友,是要我请你们出来,还是你们自己出来”,老者的声音不大,但是声音却清楚的传到了众人的耳朵中,。

“呵呵,既然是杜长老相邀,我们怎么会不出来呢”,随着笑声,几个老者一起走出来,“长老”,“长老。。”,不断的叫声从众人口中叫出来,这些人中都是在场门派的长老之辈。

陈林暗暗查探,发现这些人打扮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的是修为达到了仙人期,陈林已经对断剑势在必得了,只要他们是修道或者修佛的,那自己就不怕了。

“呵呵,这断剑当属我黑水阁,我黑水阁定当有所厚报,还望各位同道行个方便”,最后出来的黑水阁的大长老环顾着众人说道。

“哈哈,各凭本事吧夺取吧,”,大长老的话还没说完,人群中离断剑最近的,挥舞着双锤的矮个子突然一把抓住断剑,狂笑着往半空中逃窜。

“哼”,大长老冷哼道,左手掐着剑诀,一把紫色的飞剑闪电般的从大长老头上飞出,朝矮个子斩去,矮个子人在半空中,顺手一把符不要钱似地撒下来,众人纷纷打开自身的防御,符纸一接触到众人的防御气罩,纷纷变成烈火或寒冰或闪电,功力不深的倒霉鬼,纷纷发出一声惨叫,成为符下之魂。

陈林仗着自身法力雄厚,将灵气形成一个大型的护身罩,把小七等人给包含进去了。幸运的是符咒是分散撒的,陈林现在还是能够撑得住的。

这些符咒对于那些长老来说,只不过是延缓他们的脚步罢了,而始作俑者也知道这些符咒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没有作用,但能拖延一下还是好的,只是加快了逃窜的速度。

面对黑水阁大长老的飞剑,矮个子不敢硬接,左手一挥,将自己的一个锤子往飞剑撞去,将飞剑打偏,避过了这一劫,往南方迅速的飞去。

就在其快要逃出去的时候,就在陈林按捺不住要出手的时候,半空中又有几个身影闪动,飞到半空中,占据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将矮个子给拦截。“呼,还好”,陈林暗自吐出一口紧张的气息。

“交出断剑,饶你一命”,半空中踏剑而立的一个老者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大长老也飞到半空中,脸色沉重的看着这四个人,自己尽然看不清这四个人的修为。

这四个人一出来,陈林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客栈里鬼公公的那股阴寒气息。“你不配知道”,为首的一人瞥了大长老一眼说道。

“好好好,好多年没有人敢对老夫说这句话了”,黑水阁的大长老气得不青,自己身为黑水阁的大长老,位高权重,没想到今天却别人说不配知道他们,如果不将其击杀,天下人莫都以为我黑水阁是好欺负的。

“剑斩虚空”,大长老大突然大喝道,其紫色飞剑爆发出一团璀璨的紫光,瞬间天空中没有剑,只有一道极短的紫色寸芒;空气中响起一阵尖锐的爆破声,却是飞剑与空气的摩擦所带来的,飞剑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这四个人斩去,这一剑,大长老是用了全身法力,誓要一剑将那四人杀了,维护自己的尊严。

“碰”的一声,半空中一人掉下来了,可是周围所有人都是一副见了鬼似地,有的甚至擦了擦眼,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

的确是有人被斩杀了,但却是那个人使用双锤的矮个子。当大长老的飞剑斩去时,那四个人似乎是空气,飞剑没有一丝阻碍的穿过去,将矮个子给斩了。

陈林看了也是大为惊讶,这样的功法闻所未闻,和别人战斗时,别人打不到你,你已经位于不败之地了,而对手只有挨打的份了,那不是爽死了。

“威力还算不错”,四人中为首的人说道,“啊。,你。。你们是鬼蜮的人?”,大长老不愧是活了许久的人,仔细的想了想,突然脸色苍白大声叫道。

鬼蜮?什么鬼蜮?在陈林的印象中,那天来参加项羽分封诸侯大典的人,基本就是天下所有的大势力了,哪里知道还会有什么鬼蜮。

“还算你有点见识,不错,我是鬼蜮鬼尊者,这把断剑,我们鬼蜮需要”,领头的人冷酷的说道。“既然是鬼蜮所要,那各位鬼蜮的就拿去吧”,大长老痛快的说道。“你们没有意见吧?”鬼尊者环顾众人说道,当扫视众人时,眼神在陈林的身上停留了片刻。

众人也不是笨蛋,既然连黑水阁的大长老都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那自是不敢招惹,特别是刚才见到他们的‘表演’,简直堪称逆天。

“我知道还有不服气的人,我就让你们服气。你们可否记得刚才的血祭,那个血祭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鬼尊者一脸嘲笑道。

“血祭后,这把剑已经将含有血祭之人的门派功法特性给记住了,只要是血祭过的门派,一拿这把断剑,立马就会灰飞烟灭,不信你们可以试试”,鬼尊者冷笑道。

原来如此,这样说来,刚才看到那个茶馆老者隐约的笑意,不是自己眼花,想到这,陈林看了茶馆老者一眼,却看到其眼神中闪现过不甘。刚才那个拿剑的矮个子不会也是他谋划的吧,陈林突然心里冒出这么个怪异的想法。

众人纷纷看着那个说要血祭的茶馆老者,但此时老者的脸色已经变得很是阴沉,低头沉思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沉默就等于默认,众人纷纷怒目相向,自己的弟子不但白白损失,还失去了拥有断剑的资格,杀了他难解心头之恨。如果不是有个鬼尊者在这里,相信已经打起来了。

而老者旁边的人也离老者隔开,不但是未免遭到殃及,还担心被这个老头给阴了,。

鬼尊者和自己三个护卫飞到地上,一把将断剑拿起,鬼尊者注视着断剑,随即缓缓的往断剑里注入自己的灵气,想要令断剑认主,“嗡嗡嗡…”,断剑不断的颤抖,在不断的发出抗拒声,很不情愿的样子。

此时陈林心里很是纠结,那声音就像是召唤自己前去一样,失去断剑,就像失去了心爱的东西一样,自己恐怕很是不甘,于是咬了咬牙,陈林站出来,喊道:“前辈请住手”。

众人一阵惊讶,纷纷打量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到底是年轻人啊,看到宝物,就迷了心窍,太不知死活了。众人纷纷叹道。

而几个门派的大佬此时脸色却是变了变,陈林郁只好苦笑着,很明显他们是认识自己的,自己作为仙界巡察使兼楚国国师,自然会被有心人知道的,刚才自己也听到他们低声惊呼“巡察使”的声音。听到陈林的话,鬼尊者停下了动作,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陈林。

“前辈,俗话说宝物有能者居之,而且宝物也是自行择主的,前辈这样强制让宝物认识主,未免有伤天和。”,陈林硬着头皮说道,即使自己是有底的,那晚经过鬼公公的相助,自己带有那股气息的印记,自身小天印已经可以将这股气息记下来了,自用担心被他们击杀;但是自己的护卫的性命怕是不保。

“恩,你说的不错,你试试看,看宝物是不是与你有缘”,略一思考,鬼尊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即将断剑扔到陈林脚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陈林一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