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六章 世人丑态

陈林和黑水阁的几个主事人相互看了看,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疑惑。“你,下去看看”,刘公子指着一个黑袍人说道。

“是!”,被指到的黑袍人躬了躬身,就往大坑中走去,“抱一块那种石头上来”,上面的齐公子喊道。“啊…”,黑袍人刚把手触碰到陨石上,就发出一声惨叫,黑袍人的手仿佛接触到烈火,转眼之间,一条手臂没了,在众人还未回过神的时候,整个人就变成了灰烬。

好霸道的陨石啊,陈林暗自心惊,身后的小七等人不由得暗自庆幸,幸亏不是自己教官喊自己下去,不然自己的结局肯定和那个烧成灰烬的黑袍人一样。看到这个状况,众人沉默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神兵利器出土,有德者居之”,一阵突兀的笑声由远及近,打破了众人的沉默。一把青色的飞剑掠过众人头顶,转眼间就停下来。正是在茶楼的那个老者。

“哈哈哈哈,说得对极了,宝物当然是有能者居之”,远处,几道颜色各不行相同的飞剑飞来,在天空留下长长的尾芒。在坑旁落下,却是三个中年人。

……………………。

不一会的功夫,已经来了几波人,这群人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僧有俗,正是被天空中异象吸引过来的高手,他们都神情紧张的盯着坑中那六块大陨石,值当早先来的黑袍人是透明的。

陈林依着强大精神力,还发现暗地里还有一些人在隐藏着,等待着时机。

“此处的宝物是我黑水阁最先发现的,当属我黑水阁,不知各位的到来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来看热闹的,那就好好看着,不要在我黑水阁取宝的时候,破坏了规矩,免得大家都不好过”,脸色变得很难看的刘公子环顾着众人说道,换来的却是一阵冷笑。

“你母亲是我最先发现,那是不是你母亲就是我的了,乖儿子,快叫爹,爹待会给你买糖吃”,人群中一个拿着双锤的矮个子说道,“哈哈哈哈”,众人大笑。“放你娘的狗屁,你是什么人?”,暴跳如雷的刘公子骂道。

“我,无名氏一个”,拿双锤的矮个子说道。“哼,无胆匪类,连名字都不敢留下”,刘公子骂道,无名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过话。

“众位是否都想要和我黑水阁夺宝?”,刘公子环顾众人冷冷道,“我夺得了这个神兵利器,外出闭关将它炼化,出来后还害怕你黑水阁不成”,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将原本有些退意的人拉了回来。是啊,我夺得了宝,有了此等神兵利器,那时候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在大陆中都可以横着走。

“那就各凭本事吧”,刘公子说道,哼,就算夺得了宝物,那还要有命用。刘公子在心里已经对这些人判了死刑。

一群傻逼,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先答应下来,再在关键的时候突然出手抢夺,或者下黑手,这样夺宝的几率也大得多,不像这群笨蛋,不但将自己给暴露了,还将自己的对立的立场摆在明面上,一群二货;暗地里那群等待时机的娃还算不笨;但既然我到了这里,那说不得也要争取一番了。陈林暗暗地想到。

陈林也不急,冷眼旁观着,扮猪吃老虎,才能将利益最大化,这是至理名言。

等待许久,坑还是这个坑,陨石还在冒着烟,没有什么变化;众人渐渐地有点不耐烦起来,有一个门派派出了一个弟子,下去看看情况,其他人没有阻止,他们也想要知道下面的情况。

至于黑水阁的人,则是在一旁冷笑着,等着看好戏,陈林也没有提醒他们,自己和他们非亲非故的,没这个义务,再说了,枪打出头鸟,这个自己还是知道的。

果然,那个弟子手一接触陨石,“嘶…”,手顿时冒起了白烟,还未来得及喊痛的时候,整个人就变成了灰烬,这个陨石比刚才的那个还要霸道。

陈林似乎听到了周围众人倒吸冷气的声音,半饷,人群中,那个在茶楼的老者抚了抚自己的胡须说道:“据我所知,大凡一些神兵利器出世,是需要血祭的。”

“血祭?”,众人惊讶道,“不错,我刚才观察了下,那个人的精,气,神,已经全部消失了。据我所知,神兵利器大都有其自己的灵魂,一些特殊的神兵利器出土,必须要使用修真者的精,气,神,相当于将神兵利器再一次的开锋,这样才能解开神兵利器的煞气,使其能够存活下来;不然妄自出动,会被天谴,将其还不容易孕育出来的灵魂劈个魂飞魄散。”。老者自傲的说道。

“那依老先生的说法,我们必须血祭,才能让神兵利器出土?”,人群中一个声音问道。“是的,我刚才观察了下,这七个大石头,已有两个被血祭了,还血祭五个之后,神兵利器才能出世”,老者说道。

“哼,我黑水阁已经血祭了一个,剩下的是你们的了,不知道是哪有倒霉鬼,哈哈哈哈”,齐公子望着众人看来的眼神,痛快道。

“我鼎门已经血祭了一个,哼”,刚才那个倒霉鬼的门派说道,最后那声‘哼’,明显是对黑水阁不提醒自己,使得门派白白损失一个弟子的不爽。

却也不想想,人家凭什么要提醒你,大家是来抢东西的,东西只有一个,难道我还要主动帮助对手增强实力对付自己,那肯定是脑残,那个鼎门的说话的人实在是太逗了。

接下来,寂静的坑旁顿时成了菜市场,一群群道貌岸然的家伙犹如小贩讨价还价,纷纷保存着自己门派的实力,让别的门派派人去,刚才的同盟状态瞬间瓦解,不断挖着坑,诱使对方答应下来,只要你门派答应,事毕后给多少的灵丹妙药…。。

陈林冷眼旁观,看着人世的冷暖,这些也是对心境的一种修炼。争吵了半天,才抉择出了五个人,所有的人都是喜气洋洋的,包括那五个人所属的门派,因为就算没有得到神兵利器,自己的门派也可以得到一大笔财富,当然,各个领队的还会有一些回扣啥的,可悲的只是这些被门派卖了的弟子。

“去吧去吧,放心,你们是为门派才做出牺牲了,门派会好好照顾你们家人的”,那几个门派领头的纷纷对自己门派送死的弟子安慰着,当然,是否和他们嘴上说的一样,那就不知道了,就算不是,也没有不开眼的人为了已死的人而得罪同门。

送死的五个人排好队,陈林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们,这五个人有吓得全身颤抖的,有慷慨无憾壮士赴死般的,也有眼神躲躲闪闪的,有很不甘心很是怨恨的人,还有一个表情很是木然。

“去吧”,茶楼的那个老者说道,只是陈林似乎从其眼神中发现一丝嘲笑,他在嘲笑什么?一声声悲痛的叫声不断地敲击着众人的心神,场面右边的冷寂下来,只有惨叫声,有些女修士不忍的转过身。

“不,不,不,我不要去,林长老,小的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不要让小的去,米不是喜欢小的妹妹和妻子吗,小的回去马上将自己的妹妹和妻子送给你,求求你了,林长老。。”轮到最后一个人,突然出现了情况,那个全身发抖的人突然跪下来,扯着他的门派中那个管事的中年人的裤脚,哭求道。

“妈的,你这王八羔子,胡说些什么呢,你不去也得去,去也得去。”,恼羞成怒的林长老一抬腿直将脚边哭求的门人给踢飞,撞到最后需要血祭的那块陨石上;众人向他投来一阵鄙夷的目光。“真是个禽兽”,有人群中有人低声骂道。也许是骂最后那个血祭的人,也许是骂林长老,或者二者都有吧。

伴随着最后一声悲惨的叫声,最后一个陨石也被血祭完了。大地发生一阵颤抖,似乎要地震了,大坑中七块被血祭的陨石闪现出一阵红光,缓缓的飞到半空中,陨石发出的红光慢慢的连成一片线,由线又变成面,变成一个圆柱形光幕,犹如一个瀑布将众人阻绝在外面,外面的众人纷纷后退一步,紧张的盯着光幕里的东西。

大地震动的更加厉害了,索性众人都是传说中的仙流之辈,还是能够撑得住;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一把漆黑无比的剑从地上光幕里缓缓升起了,刚一出来,陈林就感觉心神一阵激动,心里有个声音在喊着:“那是我的,那是我的”,一定要夺过来,陈林在心里暗暗的下决心。

剑缓缓地升起,当飞到陨石与地面的中间时就停下来了,光幕突然消失,陨石上的红光全部投入到剑中,,一会儿的功夫,陨石上的红光越来越少,最后消失,“碰”的一声,陨石纷纷破裂开来,洒落在地上。

“断剑!!”人群中惊呼起来,的却,那把剑似乎遭受了外力的击打,从而断裂,剑只剩下剑形的三分之二,人群中不断地响起的唉声叹气的声音,辛辛苦苦大半天,只有一个残次品,谁都知道,兵器受损,那兵器的威力发挥不出本体的二分之一。特别是一些大师级锻造的兵器,兵器被破坏了,那就犹如破铜烂铁。

“贼子,安敢”,就在众人脸色阴晴不定的时候,一个身影飞身朝半空中的断剑抓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