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五章 除妖与神秘老者

 杀人,就会结下因果业力,结下因果业力,只有自身福德与之相抵,或者做功德以抵消。业力缠绕,会不断的使福德之气消去,最终身死。君不见,自古征伐的皇帝一般短命,君不见,自古神仙之流,一般都愿呆在下界俗世,就是怕业力缠身,最终身死道休。

“英布将军,你就去破了这个妖道的阵。”“得令。”一个特彪悍的中年男子就想纵马入阵。

“慢,”陈林从项羽身边走出,微微笑道:“我来这里至今还寸功未立,不如把这个交给我吧。”

项羽身边的将领早就对陈林这个小白脸有意见了,陈林无端冒出,又被项羽所看重,更是成了虞清的追求者,那些年轻的将领一个个是血气方刚,早就对虞清有想法,现在无端端的多了个竞争对手,更被项羽看重,大都羡慕妒忌加恨。对于陈林的主动请缨,一个个感受到迷雾阵的恐怖,料想陈林会死在阵中,当下一个个连说是极,巴不得陈林进去破阵。

只有几个沉稳的中年将领顾及到陈林为项羽所看重,陈林有个什么闪失的话,项老板的怒气可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自己还要在项老板手下混呢。于是说什么“先生远来是客,不宜动手…。。”之类的。渐渐的两边将领争论起来,争论的焦点就是:到底是不是要陈林去出战。

陈林望着两边争论,有点哭笑不得,自己也没想到就自己这么一个请战,竟然弄出这么个情况出来,眼看两边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项羽看不下去了,“够了,”项老板一发话,两边立马闭嘴了。项羽用眼光扫射众人说道:“成何体统,尔等不思奋勇杀敌,却在这里徒争口实之劳,难道各位忘了秦朝的暴政吗?忘了家乡父老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待看到将领们纷纷羞愧的低下自己的头,项羽放松了口气,接着说道:“本王已经决定,就派遣陈先生去破阵。”

陈林施施然的进入雾中。一进入雾中,一股浓臭迎面扑来,让人忍不住作呕。陈林迅速的封闭自己的五官,随即看着这个阵,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雾中隐隐传来各种狮恐,虎啸。又有鬼哭狼嚎掺杂期间,阴森恐怖。

忽然,陈林眼前的雾纷纷退去,陈林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是雾阵放自己离开,还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静观其变。果然,雾开露出一点光亮,随即一个由雾组成的奇丑无比的鬼脸在陈林前方停下来,待看到陈林这么年轻,不由得嘎嘎笑道:“哈哈哈哈,项羽手下没人了吧,竟然派你这么个臭未干的毛小子来送死,既然来了,就让道爷超度你一程吧!”猛然间,“鬼脸”冲向陈林,组成“鬼脸”的雾气饱含剧毒,一般修士只要被缠住,沾了一丁点雾水,即刻全身真元被制,毒素进入身体,从而杀死对方。雾妖靠这个,不知使许多成名修士含恨九泉!

“剑由心生,心剑诛邪”陈林临危不惧,随即念动咒语,两手一指,一道金光从陈林指尖射出,随着金光到达“鬼脸”,犹如水倒在油上,发出嗤嗤的响声,随即鬼脸被击散,变成了一团黑雾,阵又重新变成原来的样子。

“啊…,小子,你竟敢伤害道爷,道爷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云雾噬魂,杀”雾变得翻滚起来,一根由浓雾组成的,漆黑无比的黑剑朝陈林杀去。 还是速战速决吧,项羽还等着接收降军呢,陈林摇了摇头,暗暗想到。

丝毫不惧黑剑的到来,双手往额头眉间上一指,突兀的显现一个金黄的“卍”字,散发出一阵佛门金光。这还是陈林上次入门派时,一个师叔送给他的见面礼。此物称为“阴阳印”,据说是一位剑仙当年未成仙时,自己的家人为妖魔所害,这位剑仙是在悲痛之下,立誓铲除天下间所有妖魔,后来被妖魔的老祖亲自出手追杀,被迫自爆而亡,但由于其执念与其自爆后的功力,阴差阳错之下结成“卐”字法印,此物具有极强的诛邪功能,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为这位师叔所得,又转赠给陈林。

果然强悍,当陈林将“卐”印一施展,黑剑在半途中就分解掉了,金光所过之处,浓郁的黑雾迅速变淡,渐渐地消失不见。而还未等雾妖施展其他手段时,金光就将巫妖吞噬,雾妖在不甘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就彻底消散在这天地间。

强悍,陈林这还是第一次使用,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随着雾妖的死亡,雾阵渐渐消失,前方的道路也出现在众人眼前,陈林的身体也慢慢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旁观的众将领却全部傻了,强悍!

众人吃惊之余纷纷打量起陈林来,从心里重新给陈林定位起来。项羽将众人吃惊的神色尽收眼里,微微笑了笑,随即大声喝道:“启程!”

在项羽那边遇到雾阵时,二十万秦朝士兵赶往洹水南岸的殷墟,正是向项羽投降的章邯一众人。

突然,道路的前方突兀的出现一个老者,一座凉茶棚,望向正赶来的章邯部队,老人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朵红莲,红得耀眼。老人神色不断变换的将红莲拿出来,又放进去自己的储物空间里,如此反复几次,终于脸色变了变,心一狠,将红莲放进茶壶里,红莲遇水马上融化,一会儿,全部消失,而茶壶散发出阵阵清香。

老人远远的吆喝道:“来往的客官,天气热,进来喝喝凉茶吧。”老人的话仿佛有魔力似的,章邯的军队停在凉棚前,全军纷纷过来喝凉茶,而那么一个小茶壶,此刻像深不见底的海洋一样,无穷无尽的茶水从茶壶中冒出来,待所有人喝完茶水后,老者和茶棚又神秘的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章邯等人却像做梦一样,完全不记得刚才做了什么。总感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可具体的却又说不上来。随后摇了摇头,不去想他。可能是自己太累了吧,随即想到自己。

当年陈胜部将周文率起义军入函谷关至戏,危及咸阳,秦廷震恐。自己临危受命为将,率数十万获赦的骊山刑徒和私家奴隶,从关中转战中原,相继击败周文、吴广诸部,镇压了陈胜起义军。又于次年六月,引兵北进,将反秦旧贵族魏王咎围于临济(今河南陈留西北),相继大败齐、楚援军,攻克临济。九月,再败楚军主力于定陶(今属山东),杀楚将项梁。继又北攻旧赵地,大败赵军,围赵王歇于巨鹿城(今河北平乡西南)。如今却被项羽所败,自己是该歇歇了。章邯落寞的想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