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感悟天地 > 第二章 初识韩信

“哼,如何处置?当然是全杀了。” 项羽满脸杀气道。“大王,不可,这样会寒了天下人的心的!”老者焦急的劝阻道。

“相父,你也知道,当年本王叔父被章邯所杀,本王在叔父坟前发过誓,要提着章邯的首级去到叔父坟前祭奠。若不杀了此贼,则何以慰本王叔父在天之灵!相父,难道你要本王做一个不孝之人……”

相父?原来是范增啊,范增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个垂暮待死的老人,但眼里的精光却不断提示着这个老人的不平凡。“这。。。。”这么大顶帽子扣下来,范增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要知道,在那时,百善孝为先,虽说秦始皇焚书坑儒,儒家已衰落,但儒家文化却已深入民心,诸侯都讲究得民心者得天下。此时议事大殿的气氛渐渐的变得有点僵硬了。

“这屁大的事,还想个啥!不是有个刚投奔过来叫韩信的谋士吗,问问他有什么意见,他安全送回虞姬姐姐,可以说是立了功,而他又想在这里得到重用。就拿这个问题来考察他的才学吧。”

陈林突然想到据古史记载,此时正是韩信投奔项羽时,古史记载:陈胜、吴广起义后,项梁也渡过淮河北上,韩信此时带着宝剑投奔了项梁,留在部队,默默无闻。项梁败死后,又归属项羽,项羽让他做郎中。韩信多次给项羽献计,项羽不予采纳。刘邦入蜀后,韩信才离楚归汉。

如今由于陈林的插入,才使得项羽能发现韩信的不同寻常之处。使历史骗了了正轨。

范增这才注意到陈林,向陈林看过来,陈林马上感觉到一股灵识探来,陈林有点不悦了,修士之间随意用灵识查看对方,那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陈林随即将自身的法力凝成透明的圆罩,对面的范增感觉自己的灵识再难入半尺。“范相父,在下陈林,目前的身份是虞清小姐的追求者,我不属于这里,我也没什么恶意,至于我想做什么,只想为项羽建立一个江山而已。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陈林用神念给范增传音道,神念传音片刻即可,陈林表面却对范增说到:“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范增感觉陈林很强,顾不上失理,范增悄悄一把拉过项羽,问他怎么遇到陈林的,项羽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范增,范增考虑半响,说道:“大王放心,此人虽来历不明,但自古以来修士不能为王为皇,这是天地法则所定!毕竟天人五衰可不是闹着玩的,此人的修为很高,具体怎样,还需我明天再试试他。但肯定不是其他势力的。其他势力若有这么个高手肯定像大爷一样好吃好喝的供着。再说,高手自有自高手的尊严,他们是不屑于做这种当间谍的事,我看我们应该相信他,毕竟结好一个高手怎么说都是有益的。”

“此人的修为比相父还高?”项羽震惊了,要知道,此时在项羽的楚军里,范增可是第一高手,而且据别人说范增离仙人的境界也不远,如果相父说的正确的话,那此人的修为。。。项羽不敢想下去了,暗自庆幸刚才没有得罪陈林。

“相父所言甚是”。项羽正言道。两人重新过来见礼于陈林,陈林见他们将自己当作前辈高人,想了想,反正这样也有益于自己行事,也就懒得解释。

一会儿,一个穿着青布衣,落魄书生样的男子被带来,不卑不亢地向项羽见礼道:“草民韩信见过大王”。又向范增见礼道:“见过丞相”。

这就是那个能忍跨下之辱,终成千古功勋的韩信?陈林好奇的打量着他,除了落魄就是沧桑,唯一让人注意的就是眼睛,不禁意间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本王在此先感谢谢先生为我护送本王爱妻”。

“大王不必客气,这是草民应该做的”

“本王这里有一个问题还望先生不吝赐教”,接着项羽就如何处置章邯投降之事询问韩信,韩信沉吟了片刻,知道若不处理好这件事,以后会难堪大用, 如处理得好,就会得到重用,这是一个让自己崛起的机会,自己该好好的把握这个机会。

韩信沉凝片刻,缓缓说道:“大王,依草民看,大王不妨接受章邯的投降,一则大王的所消耗的兵力会得到补充并会大大加强战斗力,毕竟章邯部军队是秦朝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二则,这样做会体现大王的仁义之名,让天下之人称赞大王的仁义,也给外人一个大王不计前嫌的信息,以后肯定有更多秦朝军队会来投降大王的;三则,就算章邯假意投降,大王大可将他部下分散打乱,借机吞并其部。四则。。。。”

望着侃侃而谈的韩信,果然不愧是历史上的牛人啊,陈林在一旁暗自感慨道。

韩信在一边自信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项羽的火热眼光。待韩信讲完,项羽忙从帅位走下来,对韩信深深一拜,“先生大才,籍恳请先生留在本王的营中,为本王出谋划策。”范增也在一旁说道:“先生大才,恳请先生留于此。”韩信本就想在此谋得一官半职,郎有情,妾有意,一拍即合。 双方一拍即合。

接着项羽就在大厅大摆宴席,邀请军队的所有将领,文官。将韩信和陈林介绍给众人,而陈林的身份自然就是虞清的追求者,望着众将敌视的眼神,看样子有不少人在追求虞清啊,但偶只是来打酱油的。陈林摸了摸鼻子暗自纳闷。

“啊。。。。”陈林打开房门,伸了伸赖腰,虽然昨晚睡得晚,但睡眠质量还是不错的。陈林迎来了这个位面的第一个清晨。

“陈公子,不知作晚休息得怎样?”一大早,范增就过来了。“嗯,挺好的。”“不知公子能否借一步说话?”,这老头,神神秘秘的干啥呢?抱着疑惑,陈林跟随范增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刚一站定,范增就鼓起全身气势向陈林压来,陈林皱了皱眉,感觉很不爽。

等一会儿,看范增还没听手的打算,陈林有点怒了,大清早的,有病啊!随即将自身的气息与周围环境结合起来,将大自然的威压稍微调动点,“噗。。。。”一口血不受控制的从范增口中吐出,可怜的范增一辈子修道,悟道,如何承受得了大自然之力,结果悲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