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驯兽师

  陶染看到了这么多野兽,再看看苏洛漓脸上的表情,她的表情是死寂的,就知道这场战役没有什么希望。
  虽然希望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但是至少也要有。陶染看着这样的场景,就知道自己和苏洛漓都逃不出去了。他却不觉得难过,他的生命本来就不是属于自己的,现在这样和自己心爱的女子葬身野兽的腹中也不会是一件太坏的事情。
  陶染知道自己其实一直都把生死的事情看得很淡,生死其实在她眼中也并不算什么了,生与死其实还不是一线支差,他这辈子都不可能逃出牢笼,这样死了还算是轰轰烈烈。不过他也在潜意识里面觉得自己是不会死的,死亡那里是这么的容易的事情。
  想要死,还要天时地利人和呢,陶染觉得自己也真是笨的,哪里是想死就可以死得了这么轻易的了。
  不过要不是笨,也不会这么的一个人沉溺在爱河里面,明明知道现实,就是不死心。
  苏洛漓定一定神,毕竟要来做这样的事情的人要不是就是想要换东西罢了,真的伤了人的性命也没有什么用,她在这里也不算是结仇什么人,应该不会是有人来报仇的。别人要什么东西都统统给了吧,反正别的东西都是身外之物。
  苏洛漓等了一会,果真那些动物只是围成一个圈不住的打着响鼻,其中有狮子老虎也有豺狼,她看着这些动物,无非也是为了一份食物,在别人的手下找着自己的生活罢了。人何尝不是这样,就为了自己的欲望,变得这么的营营碌碌。
  前面有箫声传来,却是两个小孩子并排走了过来,远远地看着就觉得他们是小孩子罢了,走进了就知道,他们早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虽然他们的相貌俊美,个子矮小,但是已经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他们绝对不会是小孩子了。
  苏洛漓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侏儒,他们笑起来就像小孩子一样,但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的感觉。苏洛漓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或者是他们手中的萧发出的声音是有魔力的,能给那些野兽发出指令来。
  总是有一些人有异能的,虽然面前的这些只是小小的侏儒。陶染已经知道了他们是谁:“陶云,陶元,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苏洛漓看着其实两人都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她也分辨不出究竟谁是陶云,谁是陶元,但是她知道这两个人是陶染的朋友,而且发生的这一切不是陶染可以掌控的。
  两人笑了起来,声调是怪异的,就好像苏洛漓小时候看的那种早已过气的动画的声调,歪斜而且叫人忍不住就觉得不舒服。苏洛漓静静的看着这么的一番场景,她不怕死,其实就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得到她了。
  不过他们大概要的也不会是她的命,这是在假如她的血不可以用来炼宝赚钱的前提上。谁知道现在的人想着的是什么。苏洛漓其实心里也大概的知道了,他们这么的来找她,无非就是为了龙脉的事情罢了。
  龙脉,听起来是多么的玄妙。这是和很多的财产有关的,也可能和盖世的武器有关,人争抢的对象,不就是这些么。想要更多的权力,又想要更多的财产。想要这么多的东西,但是真的就可以拿到手中么。
  侏儒笑着看着陶染:“我们现在已经不为王爷效劳了,我们现在已经不再姓陶了,我们现在姓苏,皇上赐给我们的姓,这个姓是当今的皇后娘娘的姓。”
  苏洛漓心中已经有了几个起落,姓苏么,就是跟她一样的姓,还是别人的殊荣。她这么久都不知道这个姓在别人的眼中也是值得炫耀的资本。或者也是她拥有的太多了吧,就不再珍惜了,这真是自己的一种劣根性。
  面前的两个人这么的精致优美,就好像两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不过侏儒都是这样,永远长不大,永远都是孩子。苏洛漓看着他们的脸,真是漂亮的,而且陶染还认识他们,这个陶染究竟会是什么身份呢。
  苏洛漓心中疑惑着,毕竟陶染在她身边一直都是说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偷,但是他的行为处事其实也是有些叫她怀疑的。虽然她一直都不是很注意他,但是他的确不是一个和自己相似的人,他其实是个另外的身份的人吧。
  但是苏洛漓并不想搞清楚,因为陶染给她一种安心的感觉,她只是把他当成了空气罢了,但是至少是闻起来叫自己觉得舒服的空气,而不是那种有污染辐射的有毒气体。况且空气本来就是必不可缺的物质。
  一个人没有了爱可能还可以活着,但是没有了空气一定是活不成的了。
  不过空气永远都是被忽略的对象,就好像喝水,一个人可能会喜欢馥郁的喝酒,有的人会喜欢喝香浓的茶,或者是清甜的果汁。更或者是解渴的酸梅汤,但是在真正口渴的时候,一个人还是会想喝水,水是叫人觉得最轻快最舒服的饮品了吧。
  不过被人忽略的,永远都会是最简单最纯粹的东西,人总是想要更好的,更刺激的。谁会舍得留下来,只拥有一杯水,一阵清风的幸福。
  苏洛漓看着面前的那两个看起来俊美而且像两个孩子一样的男子,其实他们不过是侏儒罢了,但是真是讨人喜欢的侏儒,美得就像漫画之中的人物,当然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这么新潮有了漫画,只有一些诗词画作,有点类似吴道子。
  他们都开口说话了,声调是清甜的,就好像抹了糖霜的味道,苏洛漓为他们觉得可悲,但是她并没有机会找陶染来了解他们究竟会是谁,或者一个身有残疾的人本来就是可悲的吧。她自己是健全的人,更加明白他们的可悲。
  因为在小的时候,跟她一起流Lang的人之中也有残废的孩子,就是因为他们的身体不健全,于是惨遭歧视和抛弃。所以被师父就出来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苏洛漓都很讨厌别人说自己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因为她知道自己不可以靠自己的漂亮活着。
  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灵魂都该是平等的,虽然每个人的身份,地位,处境,都不可能平等。苏洛漓听见他们的声音传来,优美的:“苏洛漓,我们是奉了当今皇上的旨意来找你拿龙脉的消息的,只要你乖乖的交出消息来,我们一定不会杀了你,会给你一条生路。”
  他们两人是孪生兄弟,这句话说得并不是异口同声,而是一个人说了半句,又有另外的一个人接上,并且一个人接上的时候,另外的那个人就很自然地把箫声也接上了。
  或者这就是孪生兄弟之间的心灵相通了吧,苏洛漓看着他们,她的心里没有讽刺的意思,只是觉得他们也都是可怜人而已。不过要真的是从人的悲伤上面入手,也真的没有谁会是不可怜的,其实人人都只是可怜人罢了。
  不过有的人把伤心的事情看的淡些,有的人看得重些,就显得没那么悲伤而已。其实还不都是一样的要经历痛苦。苏洛漓笑了起来:“你们为什么就想凭这群野兽来抓住我,你们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么?”她知道这些人也只是受君之命,忠军之托,但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她想保全自己的性命,就必须和他们战斗。
  而且她的血液里面其实也是渴望着战斗的,她在前生经历了太多生与死的瞬间,现在都忍不住回忆起那些尽心动魄,或者平淡如水的生活真的就不适合她吧,她更加渴望的是那种可以自由的生活。
  有一点挑战性的,这种丰富而且充实的生活,不用思考太多的东西,可以干净纯粹的活着。一个人空闲下来其实是很容易就陷入了胡思乱想的。苏洛漓不想成为那个胡思乱想的人,所以她要好好地。
  面前的两个俊美的男子也笑了起来:“这些野兽我们都只用人的鲜血来饲养,他们最爱吃的就是人了,要是你还知道怕死的话,就乖乖的认输好了。”他们的目光里面全都是充斥着满满的不屑,就好像苏洛漓已经时刻准备着束手就擒了。
  陶染其实也是知道苏洛漓的功夫的,但是有句话叫做关心则乱,他太关心苏洛漓了,于是就忍不住有点慌乱。他只是不住的说着:“你们先别着急,有什么好好的说吧。”说完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别人哪里会听得进他的话了。真是自找的烦恼。
  苏洛漓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对他的迂腐感到好笑,其实更多的还是感动,毕竟他不会是一个怕死贪生的人,她和他相处了这么久,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其实说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都是没有仔细的观察罢了。
  要想了解一个人并不是只是靠几句话的,要用长时间的相处来了解一个人,这是永远的王道。苏洛漓虽然是为他感动了,但是她还是不会改变自己的念头,她身体里嗜杀的细胞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她真的有点想爱尝试一下血的味道,无论是人的还是兽的。
  或者只能通过杀的方式,来证明她自己内心需要证明的价值。
  苏洛漓轻轻的举起软剑来,内力透过软剑,一把剑轻巧的变直了,她将这把剑就近的砍到了一头正在她身边最近的摩拳擦掌的猛兽的眉心之间。这头猛兽不知道是什么种类,但是看它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野兽。
  苏洛漓知道自己这一仗非打不可,她根本就不愿意交出关于她的娘亲的唯一的念想,她已经没有了爱情,难道亲情也要被剥夺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