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离无恨的压力

  离无恨和离无渊众目睽睽的看着这两个有一点支离破碎的字体.这句话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实在是一件太不可考的事情。毕竟有的人很容易就会相信那些不真实的东西实际存在,这种人实在是太常见了。
  如果,这只是那个死去的人的一厢情愿又能如何呢?
  事实可能远远不止会是这么简单的吧。离无恨心中还是转过了千百个念头,这个秘密究竟是关于什么的呢,是不是就是证明了这个传说中的龙脉就是真的了。那么他是不是该有所动作。但是这又要从什么角度来落手呢。
  离无渊其实也是不知道的,这个秘密是不是真的存在他其实都不清楚,所以他只是默不作声的呆站着。
  离无恨想了一下,再盘问他其实也是没有用的,留着他的确是养虎为患,但是不能让这个国家这么短的时间之中死了这么多人,这一定会引起不小的动荡。他要做就要做一个名正言顺的国家的领导人。
  不能让别人占了口舌上的便宜去了。离无恨还是要把这个离无渊放走的,他本来就是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来的这里,要是他不放走了他,也是很难向民众交代的。不过他这么一个君王其实也并不需要对别人有什么交代。
  但是还是先放走他吧,要是不留下他来,还是有别的人侍机着想要这个位置的。要是留下他来,他还是可以帮他制衡一下别的力量。毕竟铲除一个人能力还是比铲除一帮人的能力要来得轻松。
  这一个念头一出现,他便放下了手中的纸条,看着离无渊道:“那你要先回去吗?”这听起来是一个问句,其实也只是一个命令,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是注定了只能被人指手画脚的,可怜的离无渊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而且他也没有自救的能力。
  或许这就是每个人都有可悲的地方吧,离无渊其实在这个时刻也是可悲的。他不仅仅要报仇,还要忍辱。
  他的父亲撒手人寰,就在也不必管理人世间的痛苦,他没有继承王位,只继承了痛苦。这不能说是不痛苦的。这么多年,他也过来了。
  一场挫折或者是其他的事情,很容易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一辈子生命之中本来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这么的几件事情,就轻而易举的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
  时间本来就是最无情的东西了。因为谁也握不住时间,它太直接,而且不需要给谁面子,也不需要怜悯谁,只要过去就可以了。
  离无恨放走了离无渊,他看着离无渊慢慢的离开的背影,是高大英伟的。其实这样的人是很可以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力的。但是他是一个男人,他不会被男性的美色所打动。他要迎娶的就是这个国家最美貌的女子。
  父皇死后,刚刚过完了他的戴孝的一年,他就迎娶了苏落澈。这是他这一辈子做的最光荣的事情,因为这样的美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别的东西,或者说可以通过种种的方式换回来,而美人不行,美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财产。
  而且在他眼中,她会是一个美好的玩具,他总是用玩具的眼光来看待女子。苏落澈无疑是最出色的。她就好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天真,又有成熟的女子的风情,真是在她身上近乎完美的统一了。
  离无恨心里很清楚,这样美貌的女子,在这个世界山并不多见,而且她是这么的纯真热烈,这种玩具就算是用了很多年也不会玩腻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爱她,怎么会觉得她叫人厌倦?能看清楚的时候,就是不爱了吧。
  现在他的手中拿着的是一封信,信纸薄薄,上面却写满深情。面前有一个美丽的女子,他很少会承认一个女子美丽,但是这个女子的确是例外,她是他的眼线,冰清玉洁,不可一世。离无恨不敢将她如何,因为她实在是一个太聪明的女子。
  艳如桃李,冷若冰霜。
  离无恨其实是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的,一切的聪明人都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因为和自己智商相仿的人来往其实是很舒服的,至少并不需要耗费太多的心神在讲解上,要让一个本来不懂的人懂得自己的事情,实在是太困难了。
  但是他其实也恐惧聪明人。毕竟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有很多并不聪明而且努力的人,还有很多聪明并且努力的人,他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但是别的聪明人,要是也这么的努力,就很难说是不是可以比他还要优秀。
  所以他也恐惧,世界上不仅努力而且聪明的人太多了,他不敢让这样的人有机会遇到机遇。这听起来都叫他觉得毛骨悚然。
  就好像他面前的女子,他就觉得她其实是想做一个女王的。但是他当然不会给她做。就连皇后的位置,她也未必会安稳,这种条件也只能用来跟苏洛漓谈判。苏洛漓没有她姐姐那样的容貌,也没有什么受宠,或者这种人会是比较适合皇后的位置的。
  只可惜离无恨失算了,苏洛漓并不想要这个皇后的位置,至少在他看来是如此的。他知道了龙脉的秘密之后就开始四处寻访龙脉的传人,但是偏偏被离无渊棋高一着先迎娶进门。他不是不想强行抢走苏洛漓的,但是这个朝代的律法是他亲手指定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但是不可以迎娶姐妹。
  真是讽刺,他自己扔出来的石头,还是砸在了他自己的脚上。
  不过他是皇帝,这一切又有什么打紧的。权力本来就是用来使用的。他说出来的话,当然不是泼出来的水,但是他就是要违背,也不会是一件难事。姐妹之间的相貌如此的相似,谁又能认得出谁来,就算是苏洛漓顶替了苏落澈的位置又能如何。
  他其实根本不在意这些,他想要的,只是一份稳固的江山,那种可以万世不倒的。当然是不是他人一死了就没有了这份江山,他自己也管不上了。仇恨的种子这些年来一点点的在他的心上生根发芽,时时刻刻准备着开花结果,他其实也是疲倦的。
  时间有多久,这些种子萌发出来的枝叶就越沉重,就好像一块硕大无朋的石头压在他的心上,叫他喘不过气来。他这样的人生其实也是悲剧的,因为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复仇,这些仇恨都是上一代的,但是他一出生就要承担起来。
  面前的女子是漂亮的,他却没有闲暇来欣赏。美色其实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件可以适可而止的东西,他已经有了苏落澈了,她是这个国家最漂亮最完美的女子,他并不贪心。面前的女子虽然看起来美好,但是也是一朵有毒的玫瑰,一不小心,就会把手指扎出血来。
  受过伤的人,往往更加明白痛的感觉。他能做的,只是利用面前的这个女子,大家各取所需。一个太聪明的女子其实是不好的,因为这样会让男性觉得她太难以了解了。
  就会有无形的压力围绕在这样的女子的身边,离无恨还是喜欢苏落澈的那种单纯热烈,或者苏洛漓的那种认真的悲哀。面前的人就是因为太有野心,而且太聪明了,让他觉得没有办法接近。
  他们之间是为了什么产生合作的关系的呢?这个女子的身材和相貌都是一等一的,怎么就偏偏会这么的聪颖。来向他做这种近乎与虎谋皮的生意。难道她就真的不害怕么?离无恨并不清楚,他大概的知道这个女子的身份的,她其实也是水中的人,不过她所在的部族在美人鱼和鲛人族的打击之下真的就没落了。
  每一个没落的朝代,到最后的时候,总是会出现一个有才的人来力挽狂澜。和水上的人类的世界不同的是,水下的世界永远都是女子为最强的首领。这也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水下的男性大多都智力低下,空有一身的蛮力。
  不过离无恨还是不想太和她打交道,就算是她再聪明也好,一个过分有野心的女子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伴侣,至少他是这么的认为的。
  一个有才之士,她绝对不会甘于寂寞。在他的帮助之下,她或者可以收复水下的土地,但是谁知道她收复了之后会不会反咬他一口。离无恨还是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怎么成功的,所以忍不住就会对人处处提防。
  他可以辜负了别人,不过别人最好还是不要辜负他。
  面前的女子并没有低头,她的五官真是有一种特殊的精致,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可以是极度迷人倾国倾城的。离无恨很明白,要是她是人类,说不定他就会喜欢她。但是他心里比谁都清楚,非我族类,其心必诛。
  他看完了那封信。心中有了一些的决定。但是他不会跟她说,毕竟合作的关系,还是不要太亲密的好。他看着她,总是觉得这是他的年轻的母亲。聪明而且美貌。不过他的母亲很快就死了,不知道为什么。
  或者是她的这一生就是为了仇恨而活着的,这场仇恨有了终结,他就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了。死其实并不恐怖,一个人了结了心愿就可以死了。很多人其实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的。自己的生命实在是一件太无奈的事情。
  他离无恨何尝不是为了仇恨而活着的,他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无稽。幸好他还可以用那些忙碌来填补自己的生活的空缺,这是他唯一的活着的方法了吧。他幸好还可以依靠这些,这是他的希望。
  面前的女子依旧站着,明眸皓齿,笑靥如花。但是他不会留下她,每一个错误的决策都会让自己掉下万劫不复的深渊。所以他当然不会这么的轻举妄动。他只是叫了她:“你先下去吧。”
  她转动着明亮的眼睛,说道:“是的。”
  一个喜欢转动眼睛的人会是很聪明的吧,离无恨想着。叫来了另外的一些人,对着他们一番耳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