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死亡

  离无恨想着那时候他的“父皇”死的时刻的场景,反正他是已经吃了毒药了,已经命不久矣,马上他就可以登上皇位,不如给他一个机会,顺便让他知道是否还真有巨大的秘密,离无恨知道自己无限的野心,他想要更多的资料和钱财来完善自己的这个王位。
  他是一个为了复仇的人,复仇的愿望在心中埋藏了太深就好像一颗种子,一点点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只是这种复仇的果子不会是甜美的。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会有昭雪的这么一天,这是被河底的泥沙淹没殆尽的真相。
  报仇的人,又会萌发一个新的仇恨,冤冤相报,哪里会有了结的时刻。
  这个将要死的父皇,这个苍白憔悴的父皇,他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每一分钟都是养虎为患。但是他偏偏爱上了他的娘亲,偏偏这样的把他养大,知道自己错了又如何?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简单轻浮的认错就可以解决了的。生活本来就是一场落子无悔的棋局,牵一发,自然就会动全身。
  所以他选择自杀,这是最好的了解生命的方式,喝一点点毒药,只需要一点点,自己的灵魂就可以从此脱离身体,活着其实本来就是一件毫无乐趣的事情。尤其是像他现在这样的活着。不过他可以死,这个江山不可以。这个江山不可以流落到外姓人的手中,所以他的最后一个愿望还是说了出来:“我想见一见离无渊。”
  离无渊,本是王子,被立为储君。
  但是他没有真的就这么一帆风顺,皇帝的地位,最终还是没有让他坐上。他在这场战役之中惨败,遍体鳞伤。就因为他没有一个招人喜欢的母亲,他的母亲早逝。或者真的是要看命的,每个人的命都有着太多的变数,谁又知道谁会爱上谁。
  离无恨点着头同意了,他才不忍心叫一个这么大的秘密沉在水底,他也想知道这个秘密。因为这个王朝是在传说中有一个叫做龙脉的秘密的,这个秘密是为了保护这个国家不可以被外姓的人执政。
  所以一定会有用一大笔的钱财出现,他需要这么的一笔钱财,钱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让无数人为之痴狂的。要是他能够再得到这一切,就不会再有人能够撼动他的权力。每一个人,都是有野心的,所以就算是看起来温良的离无渊也不会例外。
  他其实早就想杀了离无渊,但是终究是不忍,毕竟他还是颇有可圈可点之处的,他不能平白无故的借机杀了他。况且猫捉老鼠的时候,都是要好好地玩弄一番,才会舍得把老鼠杀死。是否吞下肚里,就不是重要的了。
  他离无恨也想做这样的一个玩弄老鼠的人。虽然他明明知道这种玩弄是不会安全的,但是他就是想这么做,觉得这种做法有着一种隐藏的冒险的成分。他们国家的人,天生的血液之中就带着冒险的因素,要不是这么热衷于没有结果的事情,这个王朝或许就会不一样。
  这个即将面临死亡的被软禁了的皇上,终于还是见到了离无渊,离无渊从外面来,一身上全都是时间凝聚的滚滚风尘。离无恨远远地看见了他,他还是一个这么年轻俊美的人,不过他没有机会坐上皇帝的位置了,因为一山不能容二虎。
  离无渊不会看见他,离无渊急匆匆的走进了皇宫,来见父皇最后一面。其实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也是一样的无力回天。这有什么办法呢?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命运,谁也没有力量帮助。
  离无恨藏身他的“父皇”所在的地方,用一个小洞来看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他知道会有秘密发生在这里的。他需要这个秘密来让他的生活继续下去。要是他不知道这个秘密,怎么会甘心。
  世界本来就不会是风平Lang静的,这里充满了暗涌在看起来的安定之下其实是有着许多的变数。离无恨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的野心支持着他向前,不断地向前。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和他一起看着的人还有几个,都是他贴身的侍卫,他需要很多人的目光看着这个并没有太多老态却是锦衣玉食的人的遗言。想要知道他究竟想说些什么。还是不能光靠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
  就算是叫多几个人来听听又何妨?最后死人还是不会泄露秘密的。在必要的时刻,还是要杀死他们。;离无恨很清楚的明白,一个人要获得彻底的完全的成功,只能够建立在别人的生命代价上。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东西其实都是有价钱可言的,离无道不会比别人更加清楚这一点。通过权力和金钱,已经可以俘虏大部分人的心,没有人可以脱离这样的生活,因为这样的东西是存在着的,就是可以被接受的。
  终于那个父皇和离无渊开了口:“我不该这样,我错了。”
  他的道歉听起来还是忍不住有一种发号施令的意味,不过离无恨还是可以确信无疑他是在道歉,他并不觉得对不起,因为这个人是他的杀父仇人,还蹂躏了他的娘亲,他本来就应该杀了他,这是一件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
  虽然听起来还是多少有一点恐怖,篡位,不该是一个人对自己的父亲所做的。但是一切东西,都是有着隐情,从来都没有什么是无缘无故的,其实都可以一层层的剥开分析,最后到达内心的位置去探讨。
  不过他的“父皇”,的确是对不起离无渊的。但是人活着,永远都是有对不起的人,这不是什么叫人奇怪的东西,离无恨也不会觉得心安理得,这些事情,永远都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一个道歉,也只是一句轻飘飘的话罢了,没有用处,说出来就被风吹散,哪里能进去到脑子里去。
  果然,离无恨在离无渊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深刻的悲哀和不屑,他是不爱听的,毕竟这种对不起是一个太大的玩笑,不是一句简单的没关系可以原谅。
  离无恨莫名的想起自己的小时候来,他一笔一笔的慢慢的写着自己的名字,离无恨,名字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希望他是一个没有恨的人。但是怎么会呢,他学会写的第一个字,就是恨,他在知道了爱之前,就知道了恨。
  别人叫他杂种的时候,他的心就是像刀割一样的疼,他没有办法不恨这些人,他们对他的伤害,不是一点点,他并不会是一个脆弱的人,百炼成钢,他知道坚强二字怎么写,只是知道是一回事,但是可以做得到又是另外的一回事。
  离无恨看着离无渊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复仇的快感,他不喜欢那些兄弟姐妹,虽然离无渊并没有欺负他,但是可以从他的那种身为储君的桀骜的眼神之中看出他对他的那种看不起。
  这是叫他觉得痛苦的,但是他现在不了,当初痛苦的伤疤有多少个,现在就全都还给了他们,赤裸裸的还了他们。他还是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不要再跟他说别人如何了,他才是这个群体之中,唯一的,彻底的胜利了的那个人。
  多么光荣的故事。
  他现在,就是在品尝着复仇的甜酒。香醇可口。
  将死的人看着离无渊的神情,只是觉得自己可悲,毕竟是曾经的一国之君,现在还不是墙倒众人推,谁又会给他一个好脸色看。这真是错了,但是错了又如何,错了也回不去了。只能忍气吞声的死,没有办法再苟且下去。
  而且他有一种奇妙的舒服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舒服和畅快,大概这就是这种毒药即将发作了的感觉吧。比起那种全身抽搐的毒药,想来这会是一种体面的死法。他只好快点把要说的话都统统说完:“你不爱听也好,我就快要死了。”
  死亡,这是看起来多么无情的事情,总是召集天下有才之士炼丹的人,还不是也会有这么的一天遭遇死亡,谁又能幸免?
  人是不可能长生不老的,不过妖魔就可以,但是人却瞧不起妖魔,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看来有时候生命的长短并不能决定一切,妖魔修炼千年万年,也不就是想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有血有肉的人罢了。
  离无恨看着离无渊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的闪烁着。他其实是不相信的吧,但是他知道父皇不会骗他,皇上说出来的话,永远都会是正确的,在预计自己的死亡的时刻也是一样。但是他还是说出客套的话来:“父皇身体康健,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离无渊其实也知道会有人偷听,所以他并不表现出关心来,他也会恐惧在伺机而发的杀身之祸,报仇是需要性命的,要是他没了命,就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了。
  但是这个父皇却没有管这么多,他抓住了他的手:“你送我最后一程。”
  离无渊知道自己的手心之中有了东西,不过他也知道该不动声色,他的表情有一种奇怪的悲伤,其实应该是同情吧,那种不知怎么描述的感觉。
  在离无恨的眼中看来,其实离无渊也是对他的父皇彻底的失望了。但是故事远远不会在这个时候结束的,他早就想好了下一步前进的方式。
  那个中年的皇上终于死去了,他的脸上有一种极乐的神色,不知道他是不是就真的这么开心。人其实很容易就会对身边的事情产生厌倦的心态的吧。要是有一刻的欢愉,就算是丢了性命又如何?他也是红尘之中的痴人,才会把这一世的王位,葬送了在女人的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