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王位

  离无恨依旧高高坐在王位上,因为他是皇上,所以他坐过的每一个位置都是皇位。谁会不喜欢身处高位的感觉呢?虽然也会敢到高处不胜寒。但是谁又会真的这么的保守着自己的心灵的净土,能够拒绝功名利禄的诱惑呢?
  恐怕这样的人是很少的吧。
  离无恨自知自己其实也是一个成功的人了,但是他要是想换一个身份也是骑虎难下的。既然他这么的一天做了君王,这一辈子都是要做君王的了,君王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他自知自己的方式并不准确,而且关于龙脉的秘密,是对他没有利益的。
  因为龙脉,只和姓离的人有关系,而他并不姓离,他是远远地神谷族的后代,娘亲告诉过他,他的身份大大不是这个旧王的儿子,而是另外一个身处王位的人的孩子。他的所谓的父皇,其实就是他的杀父仇人。
  真是讽刺的故事,他被人歧视,认贼作父,终于有一天偏偏就可以否极泰来,这当然不仅仅是运气,这个世界上运气是很重要的,但是要是没有实力的话,就算是有运气也没有半点用。
  所以他坐上了这个宝座,他是一个出色的领导人,而且他领导的国家,并不姓离,而是姓神。他本来就是神明的后代,而不是什么龙的传人。他并不喜欢龙,他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安稳人心,其实都是他不屑的不喜欢的。
  他才不愿意成为什么龙的传人呢,他自己的身份已经够好了,又何必呢。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身处的神谷族,他永远留着的都是这个族群的血。
  他是成功的,把那个不中用的流连于美色的“父皇”终于逼下台了,而且他也明白了自己的能力,就算是逼下台,还是不足够的,他还想要更多。当然谁知道他那个父皇的口中会不会还留了一手能够置他于死地的手段。
  娘亲从小的时候就会给他讲老虎找猫拜师学艺的事情,老虎学尽了猫儿的拿手好戏,于是就想反咬猫儿一口,将自己的师傅杀之后快。
  可是猫儿并没有教会老虎上树的本事,于是猫儿躲在树上,逃过一劫。
  而离无恨,他是不可以让自己的这个“父皇”有逃过一劫的机会的,这个并没有太多老态的人其实身上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好色,所以就有了缺点。一个人的弱点就在他所爱的事物上,要是他什么都不爱,就没有缺点了。
  他太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就算是娶了全世界最美貌的女子作为皇后,他还不是一样的不爱她。在他的眼中,苏落澈不过是一件上好的玩具,一个人可以宠爱一个玩具,也可以拥有一个上等的玩具,但是谁都不能说一个玩具是会比玩具的主人重要的。
  从来只要抛弃玩具的主人,没有抛弃主人的玩具。玩具是这么功能单一,只能用来讨好的东西。只是作为主人的一种附加品罢了。离无恨这么的冷静,他半点都不爱任何人,人人都是他前进的路上的跳板罢了。
  他是这么的一个人,身材并不英伟,但是偏偏就有一种吸引人的内敛的气质。所以让人喜欢而且着迷半点都不足为奇。不过他谁都不爱,谁都没有办法接近他讨好他,除了苏落澈。当然苏落澈也只是作为一个玩具来受他的爱。
  她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在别人的眼中,她只是一个玩具,这真是一个可悲的称呼。不过她也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对这样的称呼其实她也是不在意的。这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她这辈子也只能如此了吧,安分守己,做一个看起来无忧无虑的人。
  谁又知道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就好像表面上那样的行为。如果说表象就像层次分明的建筑,一眼就可以让人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该到哪里去,那么真实就是隐藏在湖底和森林里黑暗幽深的地方的秘密。
  苏落澈就算是知道这是自己的命,也要认。
  离无恨高高的坐在他的王位上,坐着一切作为一个皇帝应该做的事情,日理万机,关心百姓。他有很多的眼线,分布在这个世界的四周,为他传递来第一手的消息,最秘密的,最让他需要知道的消息。
  比如说,关于龙脉的消息。
  他知道龙脉对他是没有利益的,这是他在派了人守候他的那位死鬼“父皇”的时候收到的消息,这个所谓的“皇帝”不过就只是一个虚名的空壳,最后他还是再死之前见到了本来该是王位继承人的离无渊。
  离无恨并不恨离无渊,毕竟他才是这个王位的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他只是一个强行插队的人。不过他的这场插队还是很成功的。无论做什么事情,其实都不必讲什么道理,生活一向来都只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但是他知道,要是能爬上这个位置,有朝一日跌下来的时候,就是最痛苦的时候,他才不愿意冒这样的一个险。所以必须孤注一掷的全力以赴。
  对于这个威胁着他的消息,关于龙脉的消息,是通过派在那个将死的皇帝的身边的人听见的。他这种失去了权势的人本来就是最悲哀的哪一种。他一直派着人日夜的看守他,就是为了从他的身边探听出上树的最后的一击。
  就好像猫,每个人其实都会给自己留一招退路的。只是这个王朝的代代相传的安定状态已经持续了太久了,需要他来动手让这个朝代焕发出新的生机来。改朝换代,这是一件多么好多么容易的事情。
  他这么的有野心,但是还是要想到别人是不是还留着这一手。这个将要死的皇帝已经服下了毒药,目光非常的安定,离无恨想他再也不会忘记这样的表情了吧。那种彻底的解脱和平静。
  虽然这个毒药是他赐给这个失势的人的,但是这个曾经的九五之尊的那种爽快的吞咽还是叫他觉得吃惊。或者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他远远都做不到这样的平静和安之若素吧。他应该会想尽一切的办法拖延,就算是苟且偷生。
  好死不如烂活着,不是么。
  能叫一个人佩服的,往往是他做不到的事情。
  他笑着问这个曾经身上充满了皇霸的气势的人:“你就要死了,还有什么遗愿么?”他的确是高兴的,现在只要他可以死了,这个江山就非他莫属,没有人再可以控制住他的能力。他自己心里也十分的清楚。
  所以他这么的冷静,而且哈哈大笑。他不是没有用过毒药,非但有,而且常常都是亲手的。这是一种毫无痛苦的毒药,至少在看起来是这样,一个人死的时候能够一点都不难受已经是一件福气了。
  很多人的死亡都是在一种非常的痛苦的情况之下,让这个世界上充满了怨念。他选择让面前的这个人在一刻钟之后用一种最简单方便的方式永远的睡去,也是一件很好很简单的事情。面前的这个曾经的皇上这么的趾高气扬,至少是在他脑海中的趾高气扬。
  不然这个人怎么会灭掉了关于他的整个部族,唯独留下他的母亲,而他是这么的一个遗腹子。因为母亲在欺骗着感情而得以长大,偏偏就想着有朝一日的出人头地。
  而且他就这样成功了,并没有耗费太多人的性命,毕竟他也并不喜欢流血,他想要的是安定的平稳的交接。他将这个不可一世的皇帝软禁在锦绣城的中心,一点点的消磨掉他的耐心和权力,让他失去所有的人。
  没有人,没有心,他不再可以得到天下。离无恨的目标就这样达到了。
  他不可以做一个没有恨的人,他一出生,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恨。这么简单地赤裸裸的字眼。就好像带着辣椒水的气泡,叫眼睛忍不住的流泪。她的母亲一点点的教会他,他和别的人不同,别人也不会爱他。
  事实果然和母亲说的一模一样,因为这个地方只有自己和母亲是神谷族的人,非我族类,其心必诛。
  这是离无恨这一辈子的事情了。他的名字多么的好笑,离无恨,他从小就慢慢地写自己的名字,无恨,无恨,是不是真的就可以没有了恨。
  可是他身上肩负了这么多的仇,怎么能不报?这个世界上的事情,这么多的父债子偿。他没有办法平静安稳的生活下去,那些人都是这么的看不起他,叫他野杂种,这是多么让人无地自容的称呼。
  但是他还是忍受了下去,日日年年。终于他有这么的一天长大了。能力一点点的提高,他慢慢的接触了更多更多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唯一的报仇的方法就是不流血的替换这个城市的首领。这就是最大的最完整的最好的报复了。
  所以他要努力,不动声色的成为一个大人,要比别热思考更多更多的事情,他没有办法逃避,逃避的结果就是终究无所事事,认贼作父,这是他做不到的。他明明就知道自己半点都不像自己的“父皇”。但是还是要亲热的叫他“阿玛”。
  不过这种日子并没有太久,终于有这么的一天,他的势力发展到了可以把这个纵情声色的王朝倾覆的地步。然后他就软禁了皇上,叫他为自己俯首称臣。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半点血缘的关系。
  就是因为如此,在这个时候,他更加要派人好好地盯紧这个父皇,听听他的最后一句话,究竟是关于什么的。是不是有一个大的他还不知道的秘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