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梦境

  暧昧是这个世界上最叫人提心吊胆的情感了,若即若离,恍然如梦。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定是有一个人死心塌地,甘之如饴,这场暧昧才有延续下去的资本。这就是暧昧了吧。缠缠绵绵,纠缠不清。有什么感情能比暧昧更加的有意思呢?一个词,包含了多少的不清楚,不了解,不能真相大白?
  谁知道呢?要不是有一个人的心安理得,还有另一个人的宁死不悔,也不会有这样的故事吧。苏洛漓想着自己,怎么也会成为了这么的一个玩弄感情的人。感情这种东西是多么的危险,简直就是火焰,最后最有可能的结局就是玩火自焚。
  苏洛漓还是怕的,就好像一杯香甜可口的茶水,看起来是这么的美,偏偏就烫,一碰到嘴唇就觉得无比的烫,让喉咙十分不舒服的烫。但是偏偏还是好喝,叫人忍不住想多喝一口。
  离无忧不知道苏洛漓在想着什么,她是有一些羞惭的。毕竟她的梦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是关于一系列的混乱的梦境,在这个梦里她已经不是自己了,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一个人偏偏就不是自己,那又会是谁呢。
  离无忧在这个梦里叫做落英,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英就是花朵,而落英就是凋谢的花朵,多少有一些颓废的意味,而且还很美。但是她在梦里是不在马车上的,是在一个山庄里面,她在哪里是一个女主人。
  真是一种有趣的身份转换,虽然如此,但是她还是会觉得害怕,莫名其妙的就很害怕,因为那个世界不是她所熟悉的,是一个这么陌生的世界,看起来这么的恐怖,没有办法接近。所以她忍不住的抽搐起来。
  当然每个人来到一个这么陌生的世界都是多少会觉得害怕的,离无忧的害怕也是理所当然。她不知道那是一个梦,但是她在梦里就很想摆脱这么不熟悉的情况,她想要找回本来属于自己的生活来。
  这也真的可以算是一个怪梦了吧,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说。她知道自己不是那里的人,也永远不要到哪里去。她爱的人是苏洛漓,她最想的事情就是可以和苏洛漓时时刻刻在一起。虽然听起来真的是很没有志气的想法,可是她心甘情愿。
  没有志气又怎么样呢?她并不想做一个有志气的人。她已经是一个公主了,一个女子的身份爬得再高也不过于她。她早就已经在自己的身份上知足。一个人在物质上面满足了,也就会想着办法求精神上的陪伴。
  或者苏洛漓会是一个极好地选择吧,离无忧至少是这么的觉得。他谦和有礼,温文尔雅,谁会不喜欢这样的人呢?当然最重要的缘故还是她美貌。虽然把美貌用在男子身上并不是这么的合适,但是离无忧真的觉得苏洛漓就是美貌。
  人本来就是重视外貌的,谁都没有办法免俗的说自己只是柏拉图只爱灵魂。离无忧不知道谁是柏拉图,但是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很优秀的公主,身份高贵,容貌说不上倾国倾城,但是也算得上是金枝玉叶,这样的条件被人爱也是理所当然的。
  离无忧很是平静的对待自己的身份,一个人有身份从来都不会是坏事情,而且她要嫁给谁离无恨是没有资格为她做主的,他们都是一辈的人。离无忧喜欢上了苏洛漓就只想和苏洛漓在一起了,这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来,她心里的这份感情,毕竟她羞惭,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子。她从来没有想过苏洛漓会拒绝她,但是就是因为她害怕被苏洛漓拒绝,所以她也没有办法说出口。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出来呢?
  心情在这样的时刻其实是纠结的,不过她有信心,而且她在无形之间还是喜欢这种有些暧昧的感觉的。有时候人也会喜欢那种若即若离的距离感。
  感情不是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全力以赴的,或者有的人只把感情当成一场游戏,有趣的游戏,不论结果的游戏。离无忧还是想要拥有一份对方对自己死心塌地的感情,被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她很清楚的知道。
  要是她开了口,或者就把自己的身份拖后到了一个不堪入目的地位了吧,她虽然自问自己还是有勇气的,但是还是不敢。毕竟她还是害怕失败,要是失败了,她这么的一个公主,怎么抬得起头来。
  是可以想着办法用威胁的方式来逼他就范的,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最好的感情就应该是树上的一颗芳香甜美的果子,伸手一摘就可以摘下来,慢慢的吃着,汁水四溢,唇齿生香。或者就好像在口渴的时候喝了一杯甘甜清澈的水,酣畅淋漓。
  就应该是这种自然而毫无压力的感情,这是她最想要的。其实她何尝不聪明。只是一个再聪明的人只要陷入了感情的漩涡就不聪明了。会成为一个迟钝而且疲倦的人。这就是感情的可悲之处吧。
  不过要是没有一段值得回忆的轰轰烈烈的甚至是遗憾的感情,生活是不是就显得太没有意义了。离无忧自己其实也知道,她现在所做的事情是可能没有结果的。但是这又如何呢?为什么做一件事情一定要一个结果,要是真的这么索然无味,又何苦要出生。
  谁都逃不过死亡。
  虽然可以背叛自己作为人的身份,换取不老不死之身,但是那会是多么可怕的事情。离无忧不想这么多了。她其实有些疑惑梦境里面的东西怎么会这么的真实,就好像那个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一样。
  究竟现在是梦境里面的自己的梦,还是自己的梦境太真实?
  离无忧还是想着办法绕开了这么沉重的话题。她才不想想这么多,想想该怎样流Lang才好。她不知道前方会是哪里,也不知道是谁的安排要到什么地方,不过管他的呢。去到那里都好,只要有苏洛漓这样陪伴着。
  就这样同车,有什么不好,只希望永远这条路都不要走完,大家就在这么的近距离之中相对而望,是不是就可以地久天长。
  苏洛漓却也是各种的绮念,她是不会拒绝同性的爱的一个人,要不是她先爱上了离无渊,或者她也会爱离无忧的吧。
  再或者她爱离无忧只是为了逃避离无渊,谁知道呢?现在的情景是多么的好,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苏洛漓知道其实这些都是她的福气,要不是投身到了这个人的身上,她就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可怜巴巴的山野妇女,为了衣食担忧。她何尝不知道人穷志短的道理,所以她现在这样,她一定要好好的过,一定要快乐。
  快乐很困难,但是她还是要尝试。尝试不会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要是没有这样的勇气才是罪过。
  这里的人不只是苏洛漓和离无忧之间有着暧昧的心事的吧,还有陶染,白发老人和离无道。
  离无道是这里最疲倦的人,他也是忍不住的睡着了,在梦里他见到了他最想见到的人,梦蝶。在梦里她还是这么的美丽,明眸皓齿,唇红齿白。是的,他梦见的只是早上的故事的续集,只是结果不一样了。
  这个世界中有这么多分裂的平行世界,是不是有这么的一个世界,离无道和他的爱人相聚了,但是那个世界永远的和现在我们所处的世界失之交臂,背道而驰,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离无道其实也隐隐的有着不好的预感。
  他是开心的,但是他就是觉得有一种莫名的不真实感,是不是这是假的,其实他并没有看到梦蝶。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是这么的短暂,短暂得他甚至都忘记了该怎么和她相处。她就像一支最美的花,但是花的生命都是容易凋谢的。
  而且越是美丽的花,凋谢的时候越是凄凉。
  离无道想着这些,看着面前的人,他是想跟她说道别的话的,可是纵使有千言万语,看着她的艳艳红唇就是没有办法开口。因为面前的这个女子是这么的让他不可以拒绝。他醒来的时候庆幸,要是见到了她,或者他就不会走了。
  可是不走又何妨?其实谁又需要了他了,只是他一个人的自作多情。苏洛漓不会需要她,陶染和白发老人也不会需要他,只是他自己为了利益好奇罢了,没有必要把别人也一同拉下水。
  他的梦里梦蝶亲热的走向前来,拉着他的手,他这么快乐,却偏偏有一种恍然若失的意味。她似乎跟他说了一些什么询问的问题,可是他答不出来。是不是问题太难了呢?其实已经毫无印象了。梦就是这样,永远都拿捏不住。
  离无道最后悻悻的还是和梦蝶分开了,他回到原本居住的地方,走着走着,就不知道为什么摔倒了,就醒来了。这大概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他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爱梦蝶,他爱她就好像爱自己一样的多。
  这种爱是到了极限而且毫无保留的。爱就是爱,这么的赤裸裸,而且直接。这是多么好的,叫人羡慕的一件事情。离无道其实也喜欢自己这样,完全而且纯粹不遗余力。他才不想去想受伤的后果,只是放心大胆的爱。
  这个梦,或者就只是和别的梦一样的吧,离无道还记得自己在梦中吻了她的唇,柔软的芳香的甘甜的嘴唇,真是一种亵渎,偏偏就是这么的深情,而且他tian一tian自己的嘴唇,好像还残留着她的味道。真好,回味无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