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纸片

  白发老人看到苏洛漓这样,也并不违背她的意思。就按照她说的来做吧。她现在不生气,只是悲伤,不知道她爆发的时候会有多么大的能量。或者真的是山崩地裂的。他只是这里的一个过客,就不该这么侵略性的左右别人的思想。
  一个人活久了,就慢慢什么都可以了解了。一颗蚌里面想孕育出光滑圆润的珍珠,就一定要无数的时间的历练。一个人本来就是很容易就苍老了的。青春的年华,是永远找不回来的回忆。或者是年少的轻狂永远还是比较好的吧。
  离无道看着白面老大径直的走了出去,他并不想救离无忧,就这么的走了出去。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人拦住他。黑面老大也是一样。他们没有一起走,只是各奔东西。一对伙伴在经历了离别之后也没有办法在一起了。就算他们都是回到香山去,也不会一起回去了。
  苏洛漓没有看他们,她的手还是深深的疼痛着。左手。在最悲伤的时候,她都已经忘怀了自己身体上的痛苦。身体上的痛苦永远都是暂时的,而精神上的痛苦才是永久的。她蹲下来,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好累。怎么可以这么的累。
  就好像在沙漠上奔走的人,永远找不到出路,就算是死了,灵魂也没有办法止息。这,大概就是她最深刻的可悲之处吧。苏洛漓伸出手去捡青碧玉佩的裂片,一块块的,好像都刺在她的心上。
  当然是疼的。哪有人受了伤害会不疼。人人都知道痛苦的滋味。苏洛漓一点点的捡起来,就好像看到了以前的碎片,自己的娘亲,低眸浅笑。她拿一把小小的团扇,娇媚可人。这就是她的母亲了,这么遥远这么近的一个距离。
  这块玉佩,应该就是她随身携带的物品了吧。一个人要有多少的爱,才会把一件东西这么随身这么贴合的存放起来。但是她偏偏是这么的一个没有能力的人,连自己最心爱的东西都没有办法保护好。
  这也是极度的无奈的。如果她可以,她一定不会让这块玉佩受到半点的损伤。她的手臂火辣辣的疼痛。就好像随时都会折断一样的疼痛。她想哭,但是不知道怎么样来运用自己的眼泪才是不遭到人耻笑的。世界上的人早就一个个磨练得铁石心肠,谁还会怜悯别人了。
  自己的悲哀,还是留给自己好了。就算是处罚了别人,自己的玉佩也不会回来。
  苏洛漓将一片片的碎片收拢了起来。放成了小小的一堆。这小小的一堆玉片的渣子。就好像离人的眼泪一样的无情。苏洛漓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一个人黏贴一个塑像,黏贴好了就可以获得自由,只可惜他一辈子也不能粘好。
  每次粘好了就会破裂,这是不是就是他的这一辈子的宿命。苏洛漓一份份的抚摸着这些玉佩的裂片。上面是晶莹剔透的裂口。一不小心,就会把手划伤。一个人的身体就是这么的脆弱的存在,真是没有意义。
  苏洛漓看到玉佩里面夹着一张小小的纸。心里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这张纸又会是什么呢?上面是几条简略的山脉,上面有一个朱红色的小点,这会是一个什么地方呢?苏洛漓揣测着这个地方。
  肩膀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不受控制的,她手上的纸片滑落在地上。
  白发老人和陶染都看到了这张地图。陶染不知道这会是什么,但是他知道这应该是一个秘密,应该是和龙脉有关的秘密。他们都是热衷于龙脉的人,所以知道关于龙脉的秘密,也不会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
  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的。只是需要时间冲刷掉上面掩盖的外衣罢了。
  白发的老人帮苏洛漓捡起了这张纸,他的语调里面有一种莫名的颤抖:“这会是什么?”
  苏洛漓摇一摇头:“还给我。”她平平的伸出手来,她的手心上面镶嵌着玉佩的渣子,好像还会流血。她的语调真是半点感情都没有的,这让这个老人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只好把这张纸片还给她。其实只要是认识地貌的人都会知道,这张纸通向的地方会是哪里。可是苏洛漓并不是一个懂得地理的人,她也不会做一个懂得地理的人。这四个国家缠缠绵绵的边界已经超越了她的想法的极限了。
  或者每个人都有自己不爱学,不愿意去学的东西吧。这刚好是苏洛漓的死穴,但是她也知道这是她的母亲的遗愿。既然这张纸有了重见天日的一天,就该有重新被人了解的一天了。她明白自己身上即将要肩负的重任。
  前面的路还有很长,她要一路坚定的走下去。不要后悔,也不要想回头望。
  离无道这个时候放开了对离无忧的束缚,她却疲倦至极而且睡倒了。或者她真的累了吧。一个人的疲倦该是从头到脚的。她这样的一个孩子。熟睡也不会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谁都可以睡下去,只要觉得自己身边的那张床可以足够安稳,可以叫人义无反顾的安枕。
  离无道不敢离开了离无忧,只是抱起她放到她的厢房的床上去,她的熟睡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天使。一个没有成熟的孩子其实是很美丽的,因为她不会有什么斤斤计较,也不会有什么不屑一顾。她会是一个纯粹的孩子。
  离无道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上面投射出来的阴影。她睡得真甜。要是她能不要想这么多的事情该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如果她真的能够回来自己的身边,成为原来的那个妹妹,该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
  她应该是离无忧,无忧无虑的一个天使,而不该是落英。落英是凋落的花,很快就会花落水流红,这会是最凄美的一个镜头,永远的腐烂下去,被虫子吞进肚子里。成为冷冰冰的泥土。
  离无道还是会想起自己的梦蝶来,他再不会爱一个人比梦蝶更多,梦蝶是她的一个美好的梦。要不是梦蝶,也不会有谁叫他这么的爱。
  一个人也只能花光自己的这么多心思在爱人身上。或者说爱一个人,也只能说是竭尽全力。每一段恋情,是不是都是竭尽全力的,花光了自己的所有心思和运气,才能够最后成就一场爱。
  陶染看着面前的这位白发老人,他明白苏洛漓的心碎,也明白苏洛漓已经揭开了一个潘多拉的墨盒。一个墨盒里面应当是会有许多的不为人知的故事的。秘密这种东西一向来深藏在闪闪的高塔里,不会有人能触碰得到。
  他还是比较关心苏洛漓的手臂,因为看得出上面有青筋在跳突着,受了伤的表现。虽然知道这只是一个小伤而已,但是他还是心痛。要是他自己可以为苏洛漓来承担这种痛苦就好了,他不会介意的。能为自己心爱的人承担痛苦,其实是一种幸福。
  苏洛漓现在才发现她手臂的疼痛。她这么的疼,所以她没有办法来思考。一个人死不成的藕断丝连其实是最最痛苦的。要是可以痛快的死掉了也就一了百了了吧,只是死不成,才是最可怕的,被逼要在人间流连。
  苏洛漓一个人慢慢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去,陶染想走上前去送她,她只是挥了一下并没有受伤的手:“不必跟着我了。我一个人静一静就好了。”
  陶染见状也知道识趣,于是他也并没有跟着苏洛漓。他的脚步停在原地迈不开了。毕竟他还是没有办法接近苏洛漓。这是叫他觉得最没办法的事情。就因为他再怎么努力,也不会走进她的心里去。
  他是一个孤儿,没有什么东西是最爱的,但是当他看见了苏洛漓,他就从此的为此痴狂。爱这种东西一向来就是会叫人痴狂的。为什么会这么的爱她。她是不是真的就是这么的好。陶染不知道,他其实也知道她有很多的优点,她懂得爱人,她是一个可爱的女子。
  就只要这两个理由就已经非常的足够了,还要怎样呢?都统统不需要了。陶染不是不懂。他是没有机会的。但是他又不甘心。每次被提示着没有机会的时候,心都被狠狠的伤一次。
  白发的老人目送着苏洛漓的去路,他转过头来看着陶染:“你不要爱她,爱她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我没有.......”陶染很快地做出了否认。他不敢承认自己隐瞒了这么久的真相。所有的真相都应该被好好地深藏起来。
  “我知道你有。”白发老人看着他,就好像要看到他的灵魂深处去,接着他呼吸了一口气:“不过没有关系,她永远都不会爱上你的。”
  这个断言真是惨烈的真相。陶染低下头去,再抬起头来:“是,我知道。”可是知道又能怎样?一个人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死心了。死心需要无数次的折磨,反复的,不厌其烦的折磨。他明白这一点,但是不能自拔。
  他从小就是一样,爱上一样东西,就是这样的不能自拔。要花很多很多的时间浸yin在里面。比如说他迷上了偷窃的艺术和易容,就整日整日的花时间在里面,把自己的模样变得无人能识。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他爱上的不是死物,他爱上的是一个人,是一个爱不到的人。这样的故事注定了有伤心的结局。谁都知道,一个不该爱的人,就注定了不会爱自己。
  白发老人的表情里面有着一种莫名的狂热的喜悦,虽然是如此,他的细致还是指出了陶染的爱慕苏洛漓。他知道苏洛漓手上的那张东西可能和什么有关,这就是关于一个盛大的秘密的故事了。
  一切的谜底,终究有一天会被揭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