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妥协

  黑面老大就好像已经知道了白面老大一定会这样做的,所以他只是很冷静的自顾自的看着自己。他也对这些事情没有兴趣,至于究竟是谁会被救出来也是和他没有关系的。苏洛漓其实也不奇怪他会这样。因为她已经有着这样的预料了。
  黑面老大和白面老大不过是赤裸裸的那种合作的关系而已,半点感情都不带,所以白面老大不带他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必须要是纯粹的才是舍得花时间和精力来挽救的。要是之间只是合作,只要换一个伙伴就可以了,无论是谁都可以,这时不需要耗费力气精神的。
  苏洛漓其实也明白,要用身边的这个人来威胁白面老大其实是不实际的。他一心想要的就是离无忧。要是不给他离无忧,他就会摔碎这块玉佩。当然这块玉佩也是他的王牌,要是他摔碎了这块玉佩,他就没有办法得到离无忧了。
  而且他摔碎了这块玉佩的话,他连自己的安危都没有办法保证。就算是苏洛漓抓住了他的伙伴也没有用。这其实是挺无奈的结果。毕竟不是无路可走,谁又愿意选择兵刀相见了。苏洛漓看着他,想在他身上找到一丝慌乱,不过他明显不是那种感情会外露的人。
  所以他的表情里面,全都是胜券在握的感觉。只是苏洛漓接着说道:“我不会给你带走她的。”
  他的五官扭曲了一下:“为什么不能让我带走她?”
  “真是好笑的问题,她不是你的,你爱上的也不是她。你又有什么资格这样来篡夺别人的感情?”苏洛漓严词厉色的对他说道,可是她却是一脸不明白的表情。
  苏洛漓看着白面老大继续一句句的说着:“我就是想带走她,不可以么。”他的表情里面是迷惘的,就好像他要做的一件事是非常的理所当然的,不应该被任何人所质疑,全世界都应该支持他的这种行动。
  苏洛漓只是觉得好笑,毕竟痴情的人她见多了,这么痴情到了近乎病态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叫她觉得十分搞笑。不过在搞笑里面还是有一种深刻的可悲的。就是因为别人的爱是这么的可笑,这么的直接,才会对自己觉得怜悯。自己为什么就不会深刻的爱上?
  每个人都活着,但是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不一样的。谁又能免俗呢?还不是会爱上别人。苏洛漓有些恨,自己怎么就没有被人这么深刻的爱过,愿意把她变成一具只会笑的玩偶。这种爱是病态的,但是也很深刻。
  白面老大看着苏洛漓:“我知道你很喜欢这块玉佩,但是这块玉佩在我这里无缘无故的开裂了,我怕你会觉得是我损坏了的,于是我自己找了玉来做了一块相似的。就是我给你的这块。我手上的这块只要我把它摔到地上,就一定会摔碎了,如果你不怕它碎了的话,就让我把离无忧带走吧。”
  苏洛漓听了他说了一番这么长的话,只是觉得心里很是不舒服,毕竟是自己的母亲留给她的唯一的遗物,她无论如何都舍不得让这块玉佩损毁。要是她还有一点留恋的话,就是全都是关于这块玉佩的了。她也不是不懂,只是懂不懂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人生在世,她也知道什么是要注意的,什么是重要的。但是她不想自己这么的做出蠢事。
  用离无忧来换这块玉佩,当然是划不来的。她不愿意做这么亏本的生意。而这块玉佩,又是对于她最重要的事情。这又可以让她怎么来解决?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选择的。就算是理智告诉她当然是离无忧比较重要,她的情感却还是想要那块玉佩。
  真的有一种忠义不能两全的感觉。虽然这个形容词听起来并不太好。但是这也是事实。忠和义,本来就没有办法统一起来。一个人做了一种选择,都会辜负另外一个选择。
  苏洛漓突然会想起平行世界,那个世界的自己是不是可能没有选择离无忧,而是选择了拿回玉佩呢?她突然觉得自己也很可笑,把自己的希望这么眼巴巴的寄托在另外一个世界上。她还是走向了前去:“我想跟你仔细地说清楚。”
  苏洛漓走前了一步,走到很贴近白面老大的距离,她并不看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有一种慑人的魅力。
  白面老大就站在她的面前。他的皮肤真的很白,就好像随便都可以看见淡青色的血管。苏洛漓其实并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他。或者他算是一个美男子吧。但是他的表情太冷静了,就缺少了一种该有的人的气味,像是一座大理石雕像。
  她说:“为什么不可以给回我玉佩,我保证我会放你走。”这种语调里面还是有哀求的。她本来就需要这块玉佩,感情在这个时候就是很纯粹的流露了。她也明白自己心里的感觉。但是她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她害怕用武力导致自己一辈子的遗憾。所以这个时候她有功夫也没有用。
  她看着白面老大的手,手上面也有青色的血管,他手中握着那块青碧玉佩,上面有着裂纹的青碧玉佩。他这双手是一双灵巧的手,苏洛漓懂。但是灵巧的手,不一定都是救人的手术师,更多时候,灵巧的手,是用来杀人的。
  苏洛漓想到这一点,心里觉得不是一点冷。但是她不知道怎么诉说自己心里的这种感觉,别人是不懂的。她其实不怕死,死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次长眠罢了。或者又能穿越到另外的一个新鲜的时代,谁又知道呢?
  但是她其实也留恋这个时代。她流连自己的身份。苏洛漓这个名字和她的前世是一模一样的。是不是她前世的名字就来自于今生?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她已经开始阻止不了的忘记前世的事情。她拥有的只是今生。
  苏翼是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在生双胞胎的时候难产而死。“玉佩留给妹妹”,这是母亲死亡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苏洛漓还是记得自己去算命的时候的,那位盲人摸着她的手,说她命运坎坷多磨,父母缘薄。这一句话大概就说完了她所有的故事。没有和父母之间的缘分,生活坎坷。但是她还是努力着活下去。这块玉佩,是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东西。她要好好的保管着。
  所以她愿意这样的放下自己的身份,去恳求面前的这位白面老大,给她一个机会,把玉佩还给她。只要把玉佩还给她,如何都可以。这种也是降尊纡贵的,但是她不知道除了这样还能怎么做,谁都没有办法救她,她只能够自己来挽救自己。
  可是这个白面老大也明白,于是他要把这块玉佩作为自己的最大的砝码,就用这块玉佩,他要带走离无忧。他爱离无忧,自从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爱上了她。她就像是一个公主,她是他心里的公主。
  但是她是出身大富大贵的人家的,未必愿意和他在一起。他为了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就只能出最下的下策。要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爱的人爱上自己,那就让她只能爱自己。她只可以用这么简单的方法来留住她。
  因为他只会这种方法,他就想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他现在的谈判叫他胆战心惊,不过他不怕,他只怕不能和离无忧在一起而已,他才不会怕这些。他的落英,就是一朵凋落了,在空中迎风起舞的花朵。
  这种感觉是凄美的,当然也是叫人迷醉的。爱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愿意永远的照顾她,呵护她,让她安好。爱不都是这样的么。苏洛漓懂得他的那种痴情的感觉,但是她不愿意帮助他。
  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这么的紧张,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根本就没有办法这么轻易地原谅。所以苏洛漓理解他,但是不会帮他。理解是一回事,帮助又是另外的一回事。
  白面老大看着苏洛漓,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说服面前的人,他的能力看起来是这么的杯水车薪。但是他还是要这么的来做。尽管看起来很傻,但是他根本没有别的方法,他这次不能成功,以后也不能的。
  武艺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了,他没有办法强行带走他的落英。他只能靠手中的这块玉佩。他不是一个顺利的人,应试不中,虽然自己文武双全。但是就算是自己能有能力又如何?还不是别人的钱花在了刀刃上。
  他那个时候对这个社会只是觉得失望。他其实是一个经不起失败的人。所以他不再参加科举这种毫无意义的东西,而是上山落草为寇。他想认识的人,要是一个美好的女子,但是他根本没有机会。
  他想要找的,是一个冰雪聪明,冰清玉洁的女子,就好像落英那样。她要像一个公主。或者这也是他潜在的喜欢功名利禄的体现。只是功名利禄的体系不要他,他没有办法,偏偏又咽不下气来。
  这种性格其实也是注定了要吃亏的。但是没有办法,谁叫他就是这样的人呢?他现在爱上了离无忧,他没有办法把离无忧放走,因为他就是爱她,这有什么办法。这也是不应该的,但是生命里已经有了太多贸然的随便的事情,再加上这一件也无所谓。
  只要能有一点点机会,他就应该试一下,因为只要试一下,就代表是可以有机会的。但是要是一下都不试,就一点点机会都不会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