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百零七章 邪门

  苏洛漓觉得这次来到这个邪门的地方,也是近乎奇遇了,她一开始是觉得这个白面老大的武功超群,但是在外面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一个真正的优秀的人是隐忍不发的。而且她实在是的发现,这个白面老大的居住的地方未免有点太邪门了,之所以说这里邪门,是因为这里太容易给人产生很多很多的密集的幻觉,就好像一道墨水一样的可以遮蔽一个人的双眼。
  这种感觉是不好的,尽管一个人其实也没有能力来分辨幻景和真实。谁知道什么会是真的,什么又会是假的呢?要是自己觉得这是真的,是不是就已经可以是真的了。一个人光凭自己的主观的理念,就可以决定许多的事情。
  白面老大的笑容还是一贯的。就算他看起来并不是一个时常笑的人。一个平常的人是不会这么笑的。他虽然面容英俊,手指修长,但是还是明显就不是那种会对一个身边的人如何如何的人。他看起来早就已经沉溺在自己一手创造出的幻景里面了。
  一个人有能力创造和维持一个幻景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苏洛漓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真是暧昧的,好像里面也在微微的旋转。但是在仔细的凝视的时候,她会看到他的这双眼睛里面的旋转急速的加剧起来。
  这种加剧是可以把周围的人迷惑的。谁知道眼睛的后面又有一个怎样的世界?或者那种未知的感觉才是最危险的。要不是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有能力抵抗自己身边的层出不穷的诱惑,怎么可以成为一个完整的人?怎么可以为了一个目标,每天都付出不少的努力?
  要是真的这么热衷于只享受今天,那活着不是很无趣的么?
  苏洛漓还是想着办法把自己的目光从他的那双看起来深不见底的眼睛上面移开。这里面的无限的内容她读不懂。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毕竟她还是一个要活在现实中的人。要是真的这么留恋于这些不现实的东西,结果注定了会是悲惨的。一个人有求于人就会成为奴隶。
  苏洛漓当然不想成为任何人的附属或者奴隶,她是遗世独立而且骄傲的一个人,只要有她一个人就够了。她才不要麻烦别人,才不要亏欠别人。感情的欠债永远都是难以归还的。
  陶染已经闭上了眼睛,他什么都不去看,但是身边还是有幻觉的身香味触法,虽然没有色。但是也是很安宁冷清的环境。他不去看,是因为他的心里有太大而且太痴缠的愿望,他不能够让自己有一点点的希望。
  因为他太理解自己,自己不是一个理智的人,自己一定会疯狂的。自己一定会以为自己的未来会是有希望的。所有的一切幻象都是从自己的心里走出来的。闭上眼睛,当然半点用都没有。是不是有一个温暖的苏洛漓的在围抱着他?
  他的幻觉居然强盛到了这么样的地步,他知道这没有可能。但是心里宁愿相信这是真的。苏洛漓救了他一次当然不想他在此的沦落。就算他是一个没有明天的人也好,他也愿意这么的默默地守候着苏洛漓,他爱她,所以他不能沉溺下去。
  虽然这个理由听起来真的很虚伪,但是陶染要靠这个做自己的最后的一根浮木,最后的一点依靠。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可以值得相信的呢?除了自己爱的人?他慢慢的让自己的思想从自己身边环抱着自己的苏洛漓身上移开,他没有办法拥有苏洛漓。
  但是那种感觉是这么的真实,叫他甚至有点手足无措。他伸出手去挥动,摸到的却不是空气。真是疯了。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睁开眼睛来,却看到苏洛漓在身边站着,真是分不清自己的幻觉还是真实。
  白面老大看着他笑着对苏洛漓说:“你的朋友已经沉溺于这种幻觉了,你应该也快了。”他的表情太有恃无恐。原来他要做的事情只是让每个人都在这里呆一会,就可以不战以屈人之兵。这种想法,真是直截了当,而且容易。
  苏洛漓明白这是一种散布在房屋之中的能量,一种未知的能量。面前的这个人可以没有幻觉只是他了解这种能量罢了,自己也可以了解这种能量的。这不会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只是如何运用不容易而已。
  苏洛漓还是要把目光移回来,就算是有危险她也要这么做。因为这些事情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冒险。她也明白。所以她只是问:“我来看看我的妹妹而已,你让我们看一眼便是了。”
  “可是我的香山,怎么是你们想来就可以来的地方。要是给你们这么的出入自由,别人看了岂不是笑掉大牙?还有谁会对我们黑白双煞服气呢?”白面老大阴测测的说着。他明摆着不叫苏洛漓和陶染好好地离开这里了。
  苏洛漓是想着办法拖延时间,现在只剩下她还是可以保持清醒的。陶染则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她没有办法在他的身上寄予太多的希望。不过没有关系,她从自己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是靠自己了。
  世界上的所有东西,全是不可靠的。只有自己,才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值得被依靠的东西。苏洛漓想着怎么来成功的避免这种幻觉。说白了这种幻觉就只是叫自己看到自己最爱的东西罢了。不知道被幻觉吸进去会是什么样子,说不定就是沦为奴隶。
  基本上世界上未知的东西,都是很恐怖的,当然面前的这一幕也不奇怪。苏洛漓笑着说:“白面老大你武功盖世,给我看看又何妨呢?不就是看一眼么?”
  白面老大笑着抱起身后的女子来,她熟睡的脸庞是这么的安详。就好像童话里面的睡美人,只要一个王子吻她一下,她就会从永远的沉睡之中清醒过来。
  真是很有美感的女子。也是很有美感的一幕。虽然白面老大总是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但是他还是能算是一个较为英伟的男子,只是缺少了一种凛然正气。所以苏洛漓并不喜欢罢了。但是他的能力是不可以被抹杀的。
  “你现在不就看到了么?”白面老大说着,在离无忧的额角轻轻吻了一下,她真的就好像故事一样的从沉睡之中惊醒回来,睁开美丽的迷惘的眼睛,朝着每个人微笑。
  苏洛漓明显的看到,离无忧的这个微笑是没有焦点的。这让她觉得彻底的恐惧。是不是她已经丢失了自己的灵魂?是不是这个白面老大已经用了自己的琴声为她疗病的同时也摄走了她的灵魂。
  看来看到一个人没有灵魂真是让人很恐惧的事情。就好像面前的离无忧,她是一个服食了毒品的人,眼睛里面闪烁着彩色的美妙的幻觉,但是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苏洛漓太明白这一点了。
  一个人可以沉溺在幻觉里面其实也不是坏事,至少还可以被欺骗。一个人可以受骗其实也是好事。最痛苦的是要时时刻刻的承受着现实。苏洛漓看着离无忧,还是会觉得担心。担心的是是不是她的幻觉一直都会有人保护着。
  为什么要叫她有这样的幻觉呢?还是苏洛漓看到的离无忧,根本就是一个假象?谁又知道这里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呢?这个地方的确是无比的邪门。谁敢在这种地方呆太久,这么邪门的地方,谁也不知道谁,谁也没有办法了解谁。
  身边的陶染却已经有些不稳了,白面老大看着苏洛漓的样子,说道:“你也看到离无忧了,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毫无忧虑,这样是不是就已经足够了?你们是不是该走了?”
  苏洛漓真的觉得很是如获大赦,在这么的一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她没有办法保持自己的神智的清醒。这本来就是一个迷乱的地方。她抓住陶染的手,陶染一时觉得自己被抓住了,只是下意识的挥过来,想把苏洛漓的手打开去。
  苏洛漓不由得觉得真的是有些窘迫,只得把住陶染的手臂,将他带了出去,并且向着白面老大鞠了一个躬:“明天就可以见了,只希望你可以把她安稳的带来。”
  白面老大哈哈大笑着:“是的,我们就明天再见吧。那我可就不送了,你们慢慢自己回去吧。”
  苏洛漓赶快拉着陶染走了,这时陶染还没有从自己的幻觉之中挣脱出来,离开了这间房间之后还是好了很多。他知道的确是苏洛漓拉着自己,自己刚才还是失态了。他真的很爱苏洛漓,这一点不用否认。
  一个好好的人,就是因为爱上了别人,于是注定了飘零憔悴。人都是这样。一个好好的人,就是想走近别人的生活,本来就没有这么容易的事情。一个人不是这么容易就会爱上另外一个人的。需要很多的机会,需要很多的相处。
  爱就爱,不爱就不爱,没有办法拖泥带水。可以选择的感情太理智,而感情本来就是一种让人丧失自己的智商的事情。陶染定住自己慌乱的心神,和苏洛漓一起回到了房间里。
  而现在,苏洛漓正在等白面老大和黑面老大来找他们。把离无忧和玉佩还给她,拿回一万两黄金。苏洛漓已经知道了这一万两黄金已经被那位老人拆分成了金票。这个时候她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因为要是不打起精神来,她就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她已经初步的猜测了关于那位白面老大身上的能力,这种能力是很叫人觉得奇异的。或者只能在他的那间房间之中发生,那间房间真是邪恶得离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