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百零二章 心经

  以前的苏洛漓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她还是喜欢心经。因为心经是一部关于所有的佛经的著作。在佛法中,大乘佛法是全部佛教的核心,而般若则是大乘佛法的核心,而《心经》是般若经典的核心,所以称为《心经》。
  在写心经的时候,一个人是可以真正的彻底的安定下来的,就好像这种力量是发自每个人的最深处的内心的平静。苏洛漓享受这种感觉。要是可以的话,她真希望自己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清洁而且无喜无怒,这该是多么好的状态,和一切保持着距离,却又是安全的。
  可是一个人要是一个人久了又会开始期待自己可以和别人发生什么轰轰烈烈的故事,这就是一个人的执着和痴迷。苏洛漓慢慢的在纸上写着:“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那么究竟生活又会是什么?是不是只是一场华丽的幻觉?
  苏洛漓不懂,她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高深了,她也不想懂。要是可以什么都不懂的过下去又不会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她慢慢的写着关于自己的故事,每一笔都是和自己的息息相关:“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心经》真的就是这么的一部最最经典的经书了。苏洛漓很愿意一次次的重新在纸上写出这本书来,每一个字里面都或者有着或多或少的故事。这个世界上都是由无数的故事组成的。要是可以读懂故事,就可以从故事里面得到自己灵魂的解脱。
  但是苏洛漓不想要解脱。她只想要很多的爱。就算是经书给她宁静,她也还是会一样的浮躁。或者经书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特效药,只是一颗芬必得。头痛感冒肌肉酸痛的时候,她就会吃一颗芬必得,全身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不过经书里面其实不是这么说的,经书的意思其实是:“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要是真的可以皈依我佛,说不懂就真的可以成为那个没有苦难的人了。
  想来这不会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只要把一切都忘却,自然一个人就不会再有苦难了。道理永远都是简单的,但是要做到确是困难的。
  苏洛漓同样的懂得这一点。她也想清洁的生活着。就好像一颗植物一样,只要接受着阳光的照射和雨露的滋润就足够了。但是她偏偏就是一个完整的人,需要很多的爱来滋养自己。这也是她的命中注定了吧。
  苏洛漓本来是想合上自己的本子来,但是不禁讪笑自己起来。自己的本子明明用狼毫写了字,怎么可以合起来。这样会让墨水印上去的。自己真是越大就越不中用了。是不是成了一个为爱情沦落的傻子。
  狼毫的字细细的,自己的字很是中性,看起来男女都可以写。苏洛漓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很暧昧的存在,从头到脚都是暧昧的,模糊不清的。
  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呢?苏洛漓其实自己也并不懂。一个人的字本来就和那个人的性格和处境有着许多的挂钩。她自己很不巧就是那个性格古怪的人。虽然乔装在正常人里面这么久了,但是苏洛漓还是明白,自己并不是那个正常的人,她装了这么久,很累。
  她的本身,就是难以和人相处的,疏离的存在,而不是那种事事都可以做好的人,她一向来都没有这种强颜欢笑的本事。只是她装得太好了,以至于连自己本来的模样都没有办法记得。
  苏洛漓掩卷沉思,不知道现在楼飘雪又如何了,她会突然之间觉得楼飘雪其实也并不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子,虽然她很精致,很美观,但是她就是半点都不快乐,快乐这种东西本来就和一个人的身份没有关系。
  虽然苏洛漓多少都会觉得羡慕楼飘雪,她并不厌恶娼妓,这也是她会喜欢梦蝶的关系。本来社会就一直是笑贫不笑娼的,要是一个人真的忠贞,也不是任何东西可以引诱的。要是可以被引诱,就不能被称为忠贞。
  现在的人,那有一个是没有苦衷的。人人都有大把大把自己的伤心事,只是不说而已,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苏洛漓想自己或者是把自己的难过扩大化了,而现在的楼飘雪,她是不是快乐呢?
  要是你再一次的看见楼飘雪,一定会惊讶她的改变,她当然还是美丽,一个美女无论在哪里都不会被掩盖了风姿,只是她变得更为野性而且矫健。她笑起来的时候还是一口雪白的牙齿,黑发如瀑。
  但是她就是有了不一样,那种野性的直接的美感在她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人人都是喜欢美人的。相貌在一个人身上本来就是很重要的一环。
  她的身边,时时陪伴她的,当然就是常在野了,这个人一直陪伴着楼飘雪,他们其实在一起不能说是不般配的。郎才女貌就是般配了。世人其实都是只羡鸳鸯不羡仙,这种神仙一般的眷侣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幸福。
  楼飘雪其实也是多少都有这么的一点担心的。一个人的幸福感太强烈了,往往就会让这个人举得自己是不真实的。而且这个快乐的人,怎么可以这么的碰巧,偏偏就是自己,偏偏就是楼飘雪。
  一个人,要是一直都不快乐,一定不会知道彻底的快乐时何等的甜美。苏洛漓就是觉得自己曾经也是快乐的。只是快乐的粉碎太快了。
  楼飘雪现在还是居住在石屋里面,只是现在的石屋已经不像以前的石屋了,她现在的石屋已经变得修茸一新,虽然离金碧辉煌还差很远,但是至少也能算是很是漂亮了。楼飘雪已经加入了蛇籍,不为什么,她只是想用自己的能力,过上暂新的生活。
  抛下过去其实一点都不难,只要给一点足够的勇气就可以了。抛下过去其实也不简单,有得就有失是这个世界上永远的真理。人人都只是沙滩上捡贝壳的孩子,一颗颗的挑选,就想要那一枚最好的。
  楼飘雪也知道,自己走上的是一条不归路,但是她一定不会回头。她是永远都不会离开蛇籍的了,她是用了自己的血来发誓的,这种誓言近乎血咒,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咒语。她自己也是学会了这些东西中的一点的,还是知道血咒的严重性。
  但是她还是愿意。爱一个人,想和他在一起,本来就是一件不计成本的事情。她太懂得自己的事情了。楼飘雪本来就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她一点都不爱绕弯子,兜兜转转半点意思都没有。她永远为自己的生活的下一步做出决定。
  但是她还是会担心自己的父亲四处寻找她,于是她花了钱派人来为她送了一封信给自己的父亲。那个她一直都无法揣度的男人。她说不上爱他,也说不上不爱他。她总觉得自己和父亲之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隔阂。
  这是叫楼飘雪觉得奇怪的。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父亲其实应该是很喜欢她的,但是偏偏并不宠爱她。不过自己的父亲其实谁也不爱,她通过看自己的那些姊妹她就能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很莫名奇妙的人。
  楼飘雪才不想多想这些,她一点都不想回去,在西楼,她不过只是一个工具罢了,用来给自己的父亲楼千树排遣寂寞和勾引他想要害的人的工具。而且她的用处是这么的单一,她没有被从精神上作为一个独立的可爱的人来尊重。
  而常在野却是很尊重她的。她就是尤其的爱他的那种众生平等的气魄。毕竟他其实也不是人,只是腾蛇而已。或者不是人的生物才更加懂得人生的意义。
  楼飘雪很安于现在的状况。毕竟是相爱,一切都是好的,就连风吹过都是甜的。谁说不能相爱的了,两个人只要相爱,哪里有什么国界种族身份之分,就算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是生离死别,也要坚持着在一起。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如胶似漆能够持续多久,时间长了,楼飘雪其实也会觉得心里没有底,她并不是一个自信的人,在这样的情景里面她难以自信。因为她以前做了太多的不该的错误的事情了。要是真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话,她是没有办法幸福的。
  看来真的是从善了,连善恶的因果之论她都能够明白了。楼飘雪明白自己的身体上的改变。她其实是很快乐的。就是因为太爱现在了,所以尤其的害怕失去。
  而楼千树在接到楼飘雪的信的时候,表情和楼飘雪并不一样。他看着女儿的饰物,就知道这是和楼飘雪有关的东西。他其实是在乎的,在乎楼飘雪是不是死了。在他眼里,一个人死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不可以背叛自己。
  他难以确定,楼飘雪是不是背叛了自己,他很不希望有这样的结果,但是要是真的有了这样的结果,他也要一样的处理掉这件事情。现在实在是有太多的东西要用来思考了,他自己也是很忙碌的。
  楼千树派了楼飘雪做的事情,她并没有如约的完成。所以他还是要想着办法来解决了这件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