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两百章 玉佩

  那位中年人也只是点了点头,他其实看得出是一个很沉稳的人,是那种处变不惊的沉稳,而且从他的那种气概可以看出,他是那种有着不少的内涵的人。只是说他实在是一个心有成府的人,还差一点把自己的能力隐藏起来的能力。
  一个真正的聪明人,不会是锋芒毕露的,他应该是非常的低调的闪烁着聪明。像是一块精美的玉石,非常的冷艳,不会是处处都不停止的闪着光。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朝,大隐隐于市。
  这个人继续的看着这位白发的老人:“还有些什么事吗?”他的表情是很平静的,处处处变不惊。
  老人只是点了一点头:“没有什么了,我先走了。”
  中年人也送了这个老人出门,他这个看起来如此器宇轩昂的人在这个时刻却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的猥琐而且平凡,就好像放在人群中谁也找不到他一样的渺小。这个人原来还会有这么的能力,虽然是低调的,但是还是很是平凡。
  一个人能达到对自己的形象这么自然这么成功的转换,其实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不仅仅需要时间的阅历,也还需要对自己的精细的磨练。一个可以干大事的人就好像一把剑,平时不必使用的时候就藏在剑鞘里面,但是在被拔出来的时候,还是可以光芒万丈,明艳不可方物。
  白发的老人也慢慢的走出了门去,他究竟又会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只要一句吩咐就能拿到万两黄金呢?看来这个人的本事也是一样的海水不可斗量。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上究竟蕴藏着什么样的能量。
  或者他的身份也不像他的本身这样的是一个算命的神算子罢了,说不定他还会有别的更加神秘的不为人知的身份。每个人都有可能拥有一些神秘的生活和经历,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秘密,不能够随便地告诉他人。
  老人慢慢的回到了苏洛漓离无道所在的地方。他并没有先回到自己的厢房休息,毕竟他还并不疲倦。他只是慢慢的走到了苏洛漓的房间边上。他的脚步由于缓慢而同时变得轻盈。对于熟睡的苏洛漓,是很难发觉的。
  他把眼睛凑在窗纸上面的一个小洞上看着苏洛漓,苏洛漓正在熟睡,却是泪流满面。不知道她是不是心里很苦。一个人很容易为了很多理由感到难过,苏洛漓也是一样的会难过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而他呢,他会不会难过?一双眼睛看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又会不会因为一朵花的凋零而流泪呢?谁又知道。或者捏着一朵花微笑的时候,那个人就突然之间能明白生命的最终极的道理。
  谁又知道呢?生活里面太多无常,需要多少坚强,才不会念念不忘。
  离无道和陶染已经审问完了面前的这个黄二,这个黄二只不过是看起来有些本事,其实还不就是一只绣花枕头,也不懂什么熟练地武术,只是能够随便玩几手罢了。所以这种人,只是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他的本身是什么都不懂的,就算是要在他的身上加上什么罪名,也是一件十分枉然的事情。
  因为他什么都不明白,就算是知道生命的可贵,也没有用,他什么都不懂。就算是杀了他,他也只是瞬间痛苦一下罢了,谁都知道这种人其实是不懂的难过的。所以杀了他还不如放了他。这种小小的人物其实根本不能造成什么巨大的影响。
  当然在乱世就不一样了。乱世这种人就会被一群群的灌输思想。将他们送上战场,或者是成为炮灰,或者是成为一堵堵的血肉城墙,来开启一个崭新的王朝。不过就算是国家易主了又如何,民众想要的,只不过是少一点苛捐杂税,多一点王朝的关心罢了。
  不过这个要求,看起来也不是一个很小的要求。想要一件东西是很容易的。但是这也是需要很多很多年的一步步的斗争,一步步的对于自己的权利的争取,才能最后取得胜利。不过牺牲了许多人的性命换取回来的胜利,还算不算是好的胜利呢?
  或者只是一场人的自欺欺人罢了,只是用来瞒骗自己的。那些死的人,有没有白白的死去,谁又能知道了。
  离无道觉得自己真的是想了太多了。是不是这个世界真的会有朝一日成为乱世。是不是龙脉真的就不允许外族的人来执掌自己的国家的朝政,于是就大显神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让这个世界开始动荡,开始回到原来的族类手上。
  离无道其实并不想管理这么多的政治方面的事情了,这些事情不会给他带来快乐。一个人想要快乐真的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仅仅要有天时地利人和,还要有一颗知足的心。
  离无道看着窗外的天,还是很蔚蓝的。今天的天气这么反常的好,但是自己的妹妹却被人抓走了,这真是不幸的消息,而且自己还对这么的情况无能为力。
  不过应该离无忧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就算是那些劫匪有色心也好,一万两黄金叶足够他们找无数个能满足自己的欲望的女人了,大可不必找离无忧来为他们解决烦恼。就算他们是没有什么信用的人,也没有必要和自己过不去的。毕竟自己见到苏洛漓还是小小的露了一手自己的武功,要不是真的有人质在他们手中,他们才不会这么的骄纵。
  在这个时候,黑面老大却在打量着从苏洛漓手中抢走的这块玉佩。这块玉佩并不薄,只是色泽极为均匀,而且色泽透明晶莹如玻璃,没有半点脏杂斑点,不发糠发涩。
  但是虽然是说玉的色泽重在均匀,不应里面含有杂质,但是里面却有着一小块椭圆形的白色的玉块,奇就神奇在这块玉块也是形状圆润,色泽均匀的,就是一大一下两块玉不知为何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下雕琢成了如此完美的模样。
  这的确是一块很大的玉佩,而且十分的圆润厚重,上面用阳文漂亮的雕刻着一个“苏”字。精巧秀丽,十分华美。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传下来的。虽然可以看得出这是古玉,但是想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古语,就要叫一个识货的人来看看了。
  黑面老大轻轻的把玉佩抛到桌子上,玉佩的声音其实是很清脆的。只是偏偏就有这么硕大的肉眼可见的一条裂缝。其实玉器本来就该是坚强的,就不该如此的易碎。黑面老大静静的审视着这块玉,就算是对着阳光都是晶莹剔透的,只有里面的一圈白色的玉圆滚滚的镶嵌着。
  白玉其实应该是很不值钱的玉,但是偏偏在一起搭配得这么完美,还是叫人心生欢喜的。谁不想拥有一块真正美丽的饰物呢?就算是黑面老大面前的这块玉已经碎掉了,裂纹甚至延伸到了里面的白色的玉的位置,真是叫人心疼。
  因为就算是重新打磨,这块玉也就只剩下里面的那一圈白玉了,价值就少了不少。这块玉虽然十分美丽,但是还是要给真正的喜欢这块玉的人,才会真正的明白这块玉的价值。苏洛漓就深爱这块玉,不管为什么,这都是他们土匪勒索一万两黄金的可乘之机。
  无论有什么好重要的东西,钱永远都是第一位重要的东西。
  白面老大却是在离无忧的身边。他是黑面老大的军师,黑面老大为了尊称他,就叫手下的叫他白面老大。其实他也只是略通一点武艺,不知道该投靠哪里的人罢了。这次劫持离无忧,自然也是他的注意,他见到离无忧的打扮装束就知道,她的确会是一个身价不菲的人。
  所以当然最好的方式,就是抓住她向着她的家人劫持一番。但是在抓住她的时候,他闻到离无忧身上淡淡的芳香,才知道她其实是一个女子。女子的身上,天生就会有一种清甜的芳香味道,所以他扯下了离无忧的发髻,她如云的秀发全都散落下来,这一个瞬间,就好像恍如隔世的美貌。她是这么的脆弱,是这么的可怜,是这么的招人怜爱。
  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好感,从来都只需要一瞬间。
  这一个瞬间,却是恍如隔世的遥远。
  他掏出刀子来抵住她秀美的脖子,虽然这么的说多少都有了一些亵渎的**的成分,**往往就是要流血的。但是他心里一点都没有亵渎的意思,他就是想要这个女子在他的面前表现出弱势和楚楚可怜。
  或者就是她那一瞬间的脆弱叫他觉得心动了。就好像一滴水,刚好砸在了心里最柔软的琴弦上。自然就拨动了,而且发出悠然的声响。
  其实他也不明白这种感觉,也不知道这种心态究竟该是如何的。但是他就是愿意守候着她,等她的药送来之后,在此把药喂进她的樱桃小口。一个人会蹂躏另外一个人,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不爱而已。
  一个不爱,就抹杀掉了一个故事的许多可能。爱改变着这个世界。
  不过谁知道呢?他也在感受着面前的女子是他深爱着的那种愉悦。毕竟能和心爱的人相处本来就是愉悦的事情。她的脸蛋也是憔悴的,不是枯黄,只是没有血色罢了,就是这么的没有血色的苍白,才叫白面老大自己喜欢,他自己的肤色很白,更是喜欢没有血色的皮肤。
  白面老大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潜意识的觉得要把面前的女子好好照顾好,她能够安全快乐,自己就也是一般的安全快乐。一个人只有在完全的爱上了另外的人的时候,才能真正的完全的感同身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