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审问

  就算是在梦里苏洛漓也知道这一切是假的,苏洛漓觉得自己真是无助的。什么都不能依靠,什么都不会支撑着自己。生活怎么会如此的寡然无味。但是她却是这么的想。不是那种要求太多的奢望,而是一点点细微的想念。
  就好像在山间枕着一块石头入睡,耳边有依稀的水声传过来,是那种一滴滴的水敲击在石头上的声音。如果在喧闹的时候是听不见这种声音的。但是这种声音一直都存在。而且一步步的蚕食着石头。
  就好像这份爱,也在一步步的蚕食着苏洛漓的自制力。就算是在梦里,她也知道这不是真实的,但是她还是没有办法睁开眼睛。她就是没有办法让自己觉得自己其实是在异想天开。她的潜意识就是想留在这个梦里面,永远都不要出来。
  这是不是就是上瘾。一个人爱另外一个人,爱到甚至连幻觉都出现了。幻觉本来就是内心的投射,就是因为自己的内心有着希望所以才会有幻觉。要不是爱,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幻觉。
  苏洛漓挣扎在这个梦里,明知道是虚假却也是不愿意起床,为什么会有这么纠结的情况。一个人是不是很容易就会心甘情愿的受骗,上当也不是一件坏事,只要有人愿意骗自己就已经很好了。
  受骗不可怕,有人骗自己还更好。
  苏洛漓明白自己最痛苦的就是自己什么都明白,别人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自己都懂。这样就没有办法受骗了,就算是别人想要骗自己也只是被她觉得幼稚可笑罢了,这样又有什么好的。
  要是自己是一个傻傻的孩子该多好,就好像苏落澈,永远都不会担心这些事情,她永远都是被人关心被人担心的对象。她从来都不用想太多的事情。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苏洛漓真的很羡慕她。
  她受了伤,受了惊,受了怕,一定有人来为她担心,为她嘘寒问暖,而自己呢,自己最多只是打落了牙齿和血吞。别人不担心自己来算计他就已经很好了,还怎么奢望别人有多爱自己。
  苏洛漓明明是在做梦,但是偏偏哭了,泪水泅出来,无声的漫湿了枕头。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刻,大概就是在做这种梦境的时刻吧。这么的绝望无助,没有一个肩膀,是自己可以毫无顾忌的依靠的,她或者需要的是一场彻底的融融的睡去,什么都不必担心,什么都不必思考。
  但是生活是不会对苏洛漓太好的,虽然她也会相信苦尽甘来,但是她曾经杀了这么多的人,那些人的灵魂都在死亡的国度看着她。这是时时刻刻都要堤防遭到报应的。苏洛漓其实也不怕报应,这有什么好怕的,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是可怕的。
  但是她还是觉得愧疚,天其实还是会惩罚做了恶事的人的,虽然每个人都有有这么的一死。大概冥冥之中都是有着天意的吧。谁又知道自己的下一秒又会发生一些什么,生活就是这么的没有既定性才叫人觉得着迷。
  苏洛漓用手机把子轻轻的擦了一下眼睛,要是不好好的保护自己的眼睛就会出现皱纹,她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再也经不起一点点的折腾。一个人的苍老本来就是很容易的。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这个时候离无道和陶染正在审问着那个被苏洛漓抓住的人。离无道按照平时的习惯先问了他叫什么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姓黄,叫黄二。”这人的名字就好像这个人一样的乏善可陈。不过离无道也不在意这些,毕竟名字这个也只不过是代号罢了,他问这个人的名字,也只是问了审问这个人方便一下罢了。
  “黄二,那我问你,你和这些人来这里是因为什么?”离无道继续的问道。
  “我们黑面老大和白面老大说这里有一单大生意,我们都是去投靠他的。他们说带我做这么的一场大买卖。我们就跟着来了。”离无道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虽然是十分高大,吓人还是可以的,他们看起来也不就是一帮秀气的书生罢了。
  这个黄二其实也是在心里暗暗叫苦,毕竟攻击苏洛漓也是他自己选的,他看到苏洛漓五官清秀而且个头很矮,以为自己只要把自己的刀掏了出来就足以震慑她了。连动手都不必要。谁知道苏洛漓居然还这么的有功夫,真是叫他十分的惊讶而且不舒服。
  只是现在他面对的人也是多少懂得些武术的,他本来的高大的身材在他们面前就好像矮了一截。就算是懂一点武术又如何?自己知道的不过是皮毛罢了。而面前的这些明显就是知道不少武艺的,自己在这个时候就已经输了。
  而且他也曾经试过反抗,但是却被苏洛漓那迅雷不及掩耳的点穴手法击倒,就连一声救命都叫不出来。以前他总是以为自己懂得不少武术,而选工作也是挑肥拣瘦。所以自己也很是不讨人喜欢的。
  但是就算是再不讨人喜欢,自己也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对待。真是叫他心惊胆战的害怕的。这真是叫他觉得毫无办法。也不知道能怎么办来为自己救赎。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只能乖乖地全部招出来。
  离无道接着问道:“那你们黑面老大和白面老大究竟是在那里的山寨?我想有空就去拜访一下。”他本来想叫黑面老贼和白面老贼的,但是他生性就是较好修养的,这么粗俗的叫法他也一时叫不出来。
  况且他们也掳去了离无忧,就算是他们好运也好,但是他们至少也不是像面前的这位是这么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还是要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毕竟能救出来离无忧的话,这些人都得被自己扫平了才好,离无道就算是善良,性格里面也有着王族的那种杀掠的习性。每个王朝都是建立在战争和流血上的,所以每个王族的人都流着杀戮的血。
  面前的人当然是不知道的,他只是说:“黑面老大和白面老大的寨子就在香山头。”
  离无道觉得也真是好笑,一个土匪的寨子居然是建在香山上的。这个名字也真是遭到了玷污。不过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类似的讽刺的事情。他也觉得没有什么了。司空见惯就再也没有感觉。
  陶染看着离无道那张漂亮的沉重的脸上有一阵杀戮的黑气散发出来,他这么的俊美,偏偏也会杀人。一个太俊美的人,无论是什么表情都是让人觉得漂亮的。但是陶染的眼中不仅仅看到了离无道的俊美,还看到了一种隐患。
  不知道离无道会怎么做。他这种看起来就算是不小心弄死了一只蚂蚁都会难过的人,在大开杀戒的时候又会怎么做。不过无论是怎么做,都会是一件生灵涂炭的事情。陶染其实并不想有人死,虽然人人都会死,但是他爱上了苏洛漓之后,他就不愿意见到这种悲伤的事情了。
  这种悲伤的事情越少越好,他是实在的不喜欢的了。谁会喜欢死亡呢?谁都不喜欢死亡,但是偏偏每个人都要死亡,逃不出避不掉,就是这么的无情,这么的直接。陶染觉得自己自从爱上了人之后,自己就变傻了,开始忘记了自己以前的冷酷无情。
  一个人有了一颗心,就会成为一个有心的人。就不再能无情了。一个人爱上了另一个人,就会成为一个温暖的有心的人。一个没有心的人,是不会爱上别人的。
  而那位白发的老人却是走了出门去,在路口上迅速地转着弯,像是要找一个什么人似的。但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找一个什么人。只见他终于走进了一个小店铺,那个店铺看起来就和别的那种卖小杂物的店铺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他就是这么冷静的走了进去,却不是买东西的。
  他看着面前的小二:“我想买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呢客官?”小二当然是殷勤的问着。
  白发的老人慢慢的看着他:“我想买一件很贵的东西,很贵很贵的东西,大概要请你的掌柜出来,你才能知道这是一样什么东西了。”
  小二不住的点着头:“好的客官,我就去请我的掌柜。您先里边请。”
  白发的老人慢慢的走到了店铺的里面,他坐定在一张凳子后面。接着就来了一位看起来十分器宇轩昂的中年人。他这种人,就算是走在街上,也很容易被人认出来,其实是一个锋芒十分外露的人。
  白发老人看着他,只是说道:“好久不见了,你的气质又好了许多。”
  “你也不是如此么?”那个中年人慢慢的回答道:“这次来找我是所谓何事?”
  “我想要一万两黄金,明天这个时候来拿,可不可以。”老人轻描淡写的说着关于一万两黄金的事情,就好像说的不过是几百两银子罢了。而这个中年人也是很平静地回答道:“那么明天的这个时候你来取便是了。是要金票还是要现金?”
  老人皱了一下眉头,就算是他想要金票也不知道哪里会有这么大的钱庄有出一万两的金票,这实在是太多了。但是要是真的拿着一万两黄金也拿不动,同样的实在是太多了。他思考了一番,还是决定要金票好了。
  “那我就要金票了吧,但是必须是要保证一定可以取到的。”老人思考之后得出了这个结果。相信实现这个目标也不会是一件难事。
  那位中年人点了点头:“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暂且如此吧,我要是还有事,便再来找你就是了。”这个白发老人慢慢的回答道。他每次做一件事情,也往往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