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三日之后的约定

  苏洛漓看着这个白面却是在不住的喂离无忧喝药,他这人的手指很长很干燥,非常的秀气。这种手指的确是非常灵巧的手指,也一样的是可以杀人的手指。一个人其实很难做到从头到脚的精致和好看,当然面前的这个人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哪一个。
  苏洛漓喜欢这种干燥稳定的手。不过对于这稳定的手让她赏心悦目来说,这一万两黄金更加的叫她费心。短短的三日时间,叫她从哪里和平而且稳定的拿到一万两黄金呢?真的就要找离无渊拿钱么?这叫她又如何开口?
  不过苏洛漓想着,自己还是可以学着那些飞天女侠之流来劫富济贫的。反正现在自己也已经穷得叮当响了。苏洛漓这么的乱七八糟的想着,却不知道究竟可以找到什么方法。陶染看到苏洛漓皱着眉头的样子,却忍不住觉得喜欢她。有的人就是这么的天生遭到别人的喜欢,无论她用着什么样的表情,或者是态度。
  这个时候后面的声音传来,有一点苍老的声音却让苏洛漓觉得由衷的恍如隔世。这种声调真是叫人觉得熟悉的。苏洛漓在这一个瞬间甚至觉得是离无渊的声音。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这没有用。就算是离无渊在这里也没有用。他半点忙也帮不上。
  苏洛漓艰难的把头转了过去,因为她其实真的很想见到离无渊,她已经被自己的心出卖了。心永远都不是一个乖巧的动物,很容易就和自己的本来的宗旨背道而驰。苏洛漓当然知道自己会见到的是那个老人,她觉得这个老人像离无渊半点都不是空穴来的风。
  本来就是因为有一点像,所以才会无限量的放大。一个人自欺欺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本来就没有坚强的足以照顾好自己的精神。苏洛漓明白自己就是这样,其实根本照顾不好自己。不过现在说这么多也没有用了,两个人至少要很久,才能把之间的鸿沟一点点的磨平掉。
  那位白发的老人却是冷静的说着:“钱的问题,老朽可以去筹集。”
  苏洛漓听了这番话,觉得这人活脱脱就是离无渊的翻版,两个人之间怎么有这么多的相似,但是偏偏就不会是一个人。
  苏洛漓觉得自己真是在痛苦的自我折磨着,明明就没有办法忘却,偏偏还是要自欺欺人,说自己已经全部忘记了,说自己已经不会再记得了。
  哪里会有这么的容易。除非是自己的大脑在最后的时刻不堪重负,把以前的所有的回忆都像清洗磁带一样的洗去,人生的那段时光,就只能剩下白茫茫的空白。会议的时候那段时间就是机械而且空壳的滚过,毫无起伏。
  苏洛漓想着,自己是不是也想自己的大脑主动的忘掉这段时间,然后换一个化身,继续痴缠?她多么的爱离无渊,这种爱就是太多了,沉甸甸的,叫自己没有办法移动。一个人那里能经受那么多的爱。
  那位白面已经喂了离无忧吃药,他对着苏洛漓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苏洛漓其实看得出他是想表示自己的好意,他的五官却因为太久的冷冰冰的不笑而变得有点扭曲。苏洛漓不知道他的这个笑容是要代表什么意思,但是她多少知道在给钱之前还是要和这些劫匪保持良好的关系。
  苏洛漓明白,自己只是一个王妃罢了,而且还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王妃。以前还有些银票,现在连从来都不会抛弃人的钱财都挥手作别了。真是可怜的自己。但是她和那些劫匪还是不能同日而语的,他们只是一群亡命之徒,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在道理的方向和他们较量。
  所以还是笑一笑好了,笑一笑又不会怀孕。就算是不喜欢他们也要装出来。苏洛漓这么的乱七八糟的想着。黑面老大已经带着那块玉佩站了起来:“既然药已经是吃完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三日之后的酉时,我们便在此时见,你出一万两黄金,我把你的妹妹还给你,当然还有你的玉佩。”
  黑面老大还把苏洛漓的玉佩在苏洛漓的眼前大幅度的晃悠了几圈,叫苏洛漓一定要看清楚了。这明显也是一种挑衅。苏洛漓也懂,只是她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刻反抗。她不能怎么样,也就只能听之任之。
  酉时,就是前世的时间之中七点了。七点往往是一天的夜晚开始的时刻,一切的黑暗,不真实,虚伪,都从这个时刻开始慢慢地复活。人们开始灯红酒绿,开始做不可以见光的交易。
  苏洛漓喜欢夜晚,因为夜晚也往往是她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刻。每个人在心里都有秘密,都需要有一个沉沉的黑夜来掩盖自己的秘密。她现在也并不揪心了,那位老人答应了帮她筹集到一万两黄金,这已经可以叫她常常的透出一口气。
  至于是通过什么途径,苏洛漓并不想知道,这些东西知道了也是一样的毫无用处。能有人为了自己操心已经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苏洛漓做一个人孤零零的为自己操心了这么多年,她也想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得到彻底的休息。
  要是有这么的一天,她可以彻底的好好休息一下该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但是她不能。有些事情一个人就算是穷极了一辈子的能力,也是一样的做不到的。哪有这么容易就完成的事情。一个人生活本来就是很困难的。
  苏洛漓疲倦的去把门合上了,他们三天之后自然会信守自己的诺言来的。苏洛漓半点都不担心这一点,就算是离无忧是一个难逢的美女也好,他们也不会觉得一个美女是多么的罕见的生物。毕竟只要有钱,有美女陪伴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苏洛漓很想就这样在众人的面前软弱下来,像一滩泥水一样的流到地上去,毫无力量的,柔软的流到地上。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好做的了,刚才对付他们,已经花掉了她太多的力气。她也为离无忧开好了方子,只希望离无忧可以好好地不要在生病。
  苏洛漓明白离无忧的病症其实真的是一种很严重的病。苏洛漓担心她的安危。不仅仅是关于劫匪的,还关于她的病。苏洛漓不知道她究竟是因为什么所以得了这种病。或者她回来了之后苏洛漓要和她谈一下。
  不过苏洛漓自己也不是一样的,救人的人没有办法自救。她都帮不了自己,还不是在自己的难受之中兜兜转转。却偏偏指望着自己的微薄能力能够帮一帮身边的人。太奢望了。
  生活是不是本身就是一件这么的毫无希望的事情。苏洛漓自己也不知道。谁又知道人生是用着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延续下去的。
  苏洛漓的脸上都是倦容。离无道看着她这么的疲倦,也只是说道:“你太累了,快去休息吧。”
  苏洛漓点一点头,她说道:“我还抓到了一个他们的手下,你可以问问他究竟这个黑面老大是什么来头的,他们的总部是在那里。”
  离无道点一点头,这种问题还是只是小问题罢了,他想了一想还要问道:“他在那里,我该怎么问他?”
  “在厨房的柴火里面,我把他点穴了藏在里面了。他不懂什么武功,你不要太害怕他。”苏洛漓也知道离无道不懂武功,只是这么的说道。
  离无道点一点头:“你也该去休息了吧。”他看着苏洛漓脸上的倦容,只是觉得多少都有点心痛。虽然他也爱苏洛漓,但是那种爱已经是近乎亲情的爱了。对于对梦蝶的爱,才是炽热的甚至可以燃烧的。
  离无道想起梦蝶来,心里却又满满的都是柔情。一个女子怎么可以像她这么的好,她的善良,她的透彻,她的可爱,都好像是一块最最上等的水晶,晶莹剔透,仿佛可以展翅飞翔。或者这就是爱的好处吧,一个人爱上了别的人,就好像是中了最严重的毒素,中了毒的人是会沉迷的。
  在爱里面的人,都是瞎子和笼子。他们看不见也听不见,都只能凭靠着自己的那一份直觉来生活着。他们多少都是无目的的。但是他们爱,这不就已经足够了么?本来就不需要奢求什么。
  而自己呢?自己都没有人爱,自己才是最最悲惨的那个罢了,自己的忧伤都数不胜数,哪里还有闲暇去关心别人的。不过其实也是自己自私罢了,自己就是因为只有自己的事情,才会这么的疲倦。
  苏洛漓躺倒在自己的床上,沉沉的睡去,甚至会希望再也不要醒来。现实太残忍,要是可以永远活在梦里该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什么都不必忧心,什么都不洗烦恼,每天都是这么的无忧无虑。
  而这个时候的离无道和陶染则在审问着那个被苏洛漓一招擒下的那个人。那个人也真是长得五大三粗十分魁梧,只是事实上还真是毫无本事。陶染本来还怕离无道不懂武术吃了亏,现在看来真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而那位老人则是出了门去。大家都知道他是去筹集一万两黄金去了。这个数目就算是对于离无道这个王爷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别人用千金来买美人的一笑,而他们用万金买回离无忧的生命,还是很划得来的、苏洛漓睡着了,在梦里是没有痛苦的。她抱着离无渊,和他一句句的说这话,这么的开心快乐。她甚至可以亲吻到离无渊的嘴唇,这么的近,这么的让自己的心里甚至是痒痒的。苏洛漓明白自己是这么的想喝离无渊和好,她爱他,他的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