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知道真相

  有的人会喝酒,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喝酒,只是想在喝酒的过程之中能够找到一份安慰罢了。有的时候喝了酒,才能敢由衷的表达出自己的感情来。喝酒,只是让自己平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做出来罢了。
  就好像流泪,苏洛漓其实也并不愿意流泪的,流泪往往是懦弱的象征,但是有的时候,眼泪永远都不能被抑制住,只是自顾自的躺下来。是因为难过么?要不是自己爱的人,怎么会伤害到自己?心本来就是无坚不摧的,要不是因为自己爱上了别人,怎么会有柔软的缺口。爱就是身上的弱点。
  离无道和陶染都静静的看着苏洛漓,离无道慢慢的抚摸着苏洛漓的背脊,就像抚摸着苏洛漓的小宠物雪花。现在雪花已经被刘安带在了身边,成了一只可以和人沟通的波斯猫,还是一身雪白的毛儿。
  离无道没事的时候,也会去看一看雪花,这只可爱的小猫。他经常没事就和这只小猫说这话,虽然小猫不怎么懂得他的故事,他也并没有说太多的事情。爱在有的时候只是陪伴就可以了,不要太多的言语的接触。离无道经常这样的抚摸雪花的柔软的绒毛,雪花总是配合着发出咕咕的声音来。
  这个时候离无道也是在抚摸着苏洛漓的背脊,抚摸其实是熟悉的人之中的一种最亲密的表现方式,要不是有足够的熟悉和爱,谁会用抚摸的形式来表示自己的情感。就是这种轻微的细柔的接触。
  苏洛漓明白这是离无道的手,所以并没有抗拒。人在什么时候都是需要一个好朋友的,尤其是在难过的时候,更加需要有一个好朋友的支持和帮助,朋友本来就是可以一起共度艰难险阻的人。
  陶染也是在注视着苏洛漓,他的任务就是好好的照看苏洛漓,同时也监控着龙脉的情况,当然在他的心里照看苏洛漓是比较重要的任务。爱一个人,最想的就是保护她的安好。至于自己会与她有什么的发展,却是其次的。毕竟不是每场感情都一定会有结果。
  苏洛漓抬起头来,有点欲言又休止的样子。陶染很快就明白了,这是苏洛漓有些话想说并不想他知道。于是他只是笑着说:“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了。”
  陶染走了开去之后,强撑的笑容中还是流露出了心酸。有些时候就是心酸的,自己爱的人,也只是当自己是局外人。
  苏洛漓看着陶染远去,多少觉得自己有些促狭了,但是有些秘密让人知道对那个人并不是好事情。还是什么秘密都不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一个人就往往越危险。
  那个她最想知道的问题,最终还是问出口了。
  “我身上的龙脉的秘密,究竟是什么秘密?”
  离无道看着苏洛漓,她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这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毕竟在每个人心中,她才是真正的知道秘密的那个人。但是她偏偏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愿意说。
  不过离无道想着,自己就算是说出来又何妨,既然她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她迟早也会知道的了,又何必纠结自己是否说出来,自己不说出来又如何,说出来又如何,都对现实于事无补,而且苏洛漓要是想知道,迟早还是要知道的。与其叫她去和离无恨与虎谋皮还不如自己告诉她。
  于是离无道看着苏洛漓:“你跟我来。”
  又来到了离无道的王府,并不大的地方曲径通幽。只是苏洛漓并没有心情欣赏那一盘盘怒放的鲜花和池塘里清香的莲藕。只是径直的跟着离无道走了进去。去到这个王府最保密的地方。
  离无道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一柄小刀,在自己的床上轻轻一点,一个地洞就出现在苏洛漓的眼前。苏洛漓跟着离无道一起进去了,地洞随即合拢。
  整个锦绣城,是不是都是在一个地下城上面建造的,苏洛漓有时候会这么的想。这个城市在阳光下面的部分并不多,说不定在阳光照射不到的部分才更真实。
  两人坐在一张小小的石桌旁边,各自坐了一张石凳对望着。苏洛漓眼睛里面有着渴望知道关于自己的身上的秘密的那种神情,这个离无道还是明白的。所以他只是说道:“由得我先去把灯拿一盏到桌子上。”
  苏洛漓现在才意识到,这个地洞还是较为黑暗的,估计是通风并不好的缘故,并没有点着多少明亮的火把,整个地方较为昏暗。
  离无道拿了一盏小小的灯放在桌面上,灯不知道使用了什么东西制成的,只是让人由衷的觉得十分高贵。苏洛漓看着这盏看似小小的灯发出巨大的光亮来,觉得这个朝代的工匠还真是有智慧的。
  或者说这些灯油,就算是只有一点点,也要拼尽自己的生命来燃烧出那些光亮来。
  离无道从自己的身上抽出一本小册子来,这本小册子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一本小册子,上面却写着两个字,虽然并不漂亮却还是清楚的两个字:“龙脉”
  苏洛漓看似平静的心情在这一刻终于风起云涌了起来,龙脉,自己是不是已经接近了秘密的边缘了?而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呢?马上就在这本薄薄的小册子里面,会揭晓这些和她息息相关的秘密。
  离无道双手把这本小小的册子递到苏洛漓的手中,这份资料并不是第一手的资料,而是他花了高价在离无渊的一个叫做陶德的手下中买下的。这个人据说是在一个路边的老人手中买下了这份资料,然后却又卖给了好几个人,这样得到了高额的利润收入。
  不过这也是题外话了,苏洛漓的目光还是紧紧的注视在这个本子上,手中这本普通的本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得沉甸甸的,就这样,她终于还是翻开了第一页。
  上面依旧是那种并不好看却又是很清楚的字迹,显而易见是一个人写下来的。第一页就开始介绍着东离的历史,这大概对于离无道来说就是早已经耳熟能详的了,但是对于苏洛漓来说,还是一个较为新奇的东西。
  当然苏洛漓也在东离呆了这么久的时间,对于东离的历史大概也是明白的。
  首先讲述的,就是关于东离的开国皇后,一位苏姓的女子的事情,她的血脉高贵纯正。当年,东离王朝江山初定,先皇听从高人的意见,将征战得来的大量金银珠宝和开国神器“杀戮之剑”埋在龙脉之下,以平天下。为保王朝安宁,龙脉的秘密从不外传,甚至连历代的皇帝都不知道,知道龙脉位置的,只有那位姓苏的皇后。
  “杀戮之剑”这个名字还真是熟悉,只是苏洛漓究竟在哪里见过或者是听过这把剑呢?苏洛漓一时也是一点都想不起了。或者现在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就真的像一场梦一样。
  这一页的字苏洛漓已经看完了,苏洛漓的确是明白了究竟什么是龙脉,也明白了为什么离无渊和离无恨要来争夺龙脉的下落,想来苏洛漓嫁给离无渊和苏落澈嫁给离无恨,都只是一场暗地的争夺罢了,这些事情可以和权势有关,自然就可以和感情无关。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
  而第二页上面却写着:“为保龙脉,高人给苏家女性施了法术,一旦生下了女儿,母亲就会殉难而死。”苏洛漓看着这几句话,就明白了这是一种多么重要的秘密,需要人用自己的生命来保守的秘密。
  不过还是要看完的,虽然只是薄薄的几页纸,苏洛漓并不想成为这场龙脉的牺牲者,她还是翻开第三页,上面写着龙脉能够给发现他的人的利益,金银珠宝可以招兵买马,杀戮之剑出世,会引来世外高人,高人会无条件帮拥有杀戮之剑的人一个忙。
  然后呢?苏洛漓决计是不会想到这位姓苏的皇后和她之间究竟有着什么联系的,但是她们之间偏偏有着联系。因为后面的“苏氏族谱”上面俨然写着的最后一行字,苏氏的最后一代人就是苏洛漓和苏落澈。
  于是苏洛漓完全的明白了自己身上的秘密,明白了为什么当时离无渊要娶她这个人作为妻子,那个时候的她,胆小,懦弱,活得就像一块影子,每天都为自己的脸上的伤疤而感到自卑,不敢出门见人。
  柳妃欺负她,她也是一样的不敢还手,最终被推下河里去,葬送了自己的前半生。而苏洛漓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挑落了山崖,开始了一个另类的后半生。
  苏洛漓想着,要不是自己身上有着这个龙脉的秘密的可能性,谁还愿意理她呢?她不就是人群里最虚幻的那个影子罢了。只是偏偏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她成为了一个大秘密的可能的拥有者,虽然她自己毫不知情。
  离无道看到苏洛漓已经看完了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只是向着苏洛漓点点头。苏洛漓也是有些恍惚的回了一个点头,她抬起头来跟离无道说:“我想回到王府去。”
  自然苏洛漓所说的王府不会是十三王府,而会是七王府了。离无道能够理解苏洛漓的心情,无论是谁,在这么的一个时刻,知道自己的命运原来和别人不一样的时候,往往还是想去证明一下自己本身的价值的。
  于是苏洛漓回到了王府中去,她看到了离无渊,却只是直接的问他:“你有没有爱过我?”
  离无渊看着苏洛漓这般怀疑惊恐不信任的样子,就是觉得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既然是不知道,就算她是在想着对自己不利的念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