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出门

  这个时候的离无渊,也是一样的紧张,毕竟面前的事情是他的计划之中的,但是离无恨会不会摸下去,却又要看离无恨的心思了。只要他能摸下去,自己就会有机会救出苏洛漓来。这个女子是他最爱的女子,不会有之一。爱是一件最狭隘的事情,不会有可能被取而代之。
  离无恨的右手扬了起来,一寸寸的向着后面接近着,皮肤下的骨骼在抚摸之下会不会感到疼痛,是检验他是否真的中毒了的唯一标准。
  离无渊的目光紧紧的注视着离无恨,和苏洛漓一起。苏洛漓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有些凄楚的站在他的身边。虽然在这个时候是不应该凄楚的,毕竟他们还是有着胜算。苏洛漓是为了那个恐怖的梦境而感到凄楚的,那个梦境让她感到了这个世界会不再和平的契机。
  这是让人觉得极度恐怖的契机。生活其实还是要是安定和平才会让人觉得舒服的,谁也不想自己的生活会是动荡的不安的。苏洛漓讨厌任何的不安,这会让人们流离失所,孩子失去父母,父母失去孩子,像她这样的孤儿会出现很多。
  苏洛漓不愿意见到这般的模样,她想要这个世界和平而又美好的继续。
  离无恨把自己的手摸到了第三节脊椎骨的地方,按下去的时刻是叫每个人都拭目以待的时刻。手指停留了一下,还是慢慢的加重了力度。
  然后就是离无恨惊讶的一声惊呼,谁也不知道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人人都能理解,这一定不会是一件好事情。
  苏洛漓看着离无恨的那种痛苦的表情,知道了离无渊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离无恨收回自己的手,放在他的眼前端详。手指上有一滴鲜红的血慢慢流出来,但是在一流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黝黑的。
  这的确是中毒的迹象,而且是中了剧毒。他离无恨就只能愿赌服输,真是棋输一着。
  离无渊的表情还是冷静的,他明白离无恨会怎样的受到伤害,所以一点都不觉得吃惊。只是看着离无恨。当然离无恨也看着他。两个人是名义上的兄弟,为什么要这样的相争,要这样的不太平。
  苏洛漓看着这两个人,明白自己和自己的父亲已经是得救了,就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欢呼来,这是多么让人值得高兴的事情。这大概也是每个女子在落难的时候最渴望的吧,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子来搭救自己。
  离无渊也是看着苏洛漓微笑,他们终于可以继续的在一起了,无论有什么艰难险阻,都要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分离。
  如果相爱,天长地久,不过弹指之间。
  离无恨没有气急败坏,他很直接的接受了面前的现实。有的人就是这样能够接受现实,想来这也是一种处变不惊的特质吧。也只有离无恨在这种时刻才能做得到。他的手一点点的麻痹,离无恨看着离无渊说道:“给我解药,你要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
  离无渊也同时看着离无恨,他说道:“我要你保证我们的安全,不得加害苏家的任何一人。”
  离无恨看看他,慢慢的说道:“好。”
  离无恨走上前去,把那瓶小小的绿色的药物倒进苏翼的口中,苏翼嘴唇在接触到液体的时刻不由得晃动了一下,随即就很快的醒来了。而他醒来的第一眼,就是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苏洛漓。
  无论在什么时候,能看到自己的女儿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吧。
  但是在看到苏洛漓之后他却发现自己身处在这么的一个山洞里面,不由得还是有些惊奇的说道:“我们这是怎么了,是被困了么?”
  苏洛漓看着自己的父亲惊讶的样子,不由得柔声的安慰他:“没事的,我们一会就能出去了。”
  苏翼虽然是惊奇,但是他毕竟是久经官场之人,转了头去还看到离无渊和离无恨在窃窃私语,这叫他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要是去拜见别人说不定根本没把自己当做一回事,而不去拜见好像又很不合时宜。
  幸好身边还有自己的女儿陪伴着,这样还不算太孤独。
  离无恨和离无渊说了一会儿话,只是两人一同和苏洛漓苏翼走出了山洞。苏翼看到机会来临,也是参见了皇上和王爷,毕竟现在究竟是谁是敌是友都分不清,两人都手握重拳,也是自己的女婿,还是不能随便把其中的任何的一个得罪了。
  四人走出山洞,也是就此别过。苏翼很是想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确无从得知,苏洛漓并不会告诉他。而别人更加不会。他自己揣测了三四分出来,还有六七分不得而知的。
  苏洛漓也是和离无渊一同回了家去,苏洛漓明白自己的身上一定是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存在的,于是只是想问问离无渊,自己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叫就算是离无恨这种九五之尊都会觉得一定要得到。
  她还是开了口,其实她并不愿意开口的,之间的沉默有一种和谐的美感,让人觉得十分舒服,而一开口,这种默契就被打破了,硬生生的。
  苏洛漓问着离无渊:“我的身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秘密呢?你能不能告诉我?”
  离无渊看着苏洛漓,他不明白面前的这个女子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身上包含的那些秘密,那些秘密别人可以不知道,她怎么可以不知道,要是她总是说自己不知道,只是因为她不说罢了,永远都不能让一个不愿意说的人想起自己的故事,就好像永远都叫不醒装睡的人。
  面前的苏洛漓,却是一脸的懵懂无知,这叫他觉得厌恶,这么的千辛万苦的救了她出来,冒着自己生命的危险,这么纯情的对她昼思夜想,就好像她是自己的另外一个灵魂,可是面前的这个苏洛漓偏偏就是无所谓的,这种无所谓让他觉得自己的爱都扑了一个空。
  说不定,苏洛漓已经和离无恨合作了呢?离无渊想着,苏洛漓说不定就是因为对自己和她的相处感到失望就转了去和离无恨成为盟友,这还真是可笑的现实。
  于是离无渊看着苏洛漓,表情都是嘲讽的:“你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呢?莫非要我告诉你么?你自己的秘密不问你自己还要问我?”
  离无渊的表情尽收苏洛漓的眼底,这叫苏洛漓觉得绝望。为什么面前的这个人会这么的不相信她,难道她的爱就不是真的,她就时时刻刻要背叛他么?这真是太讽刺了。苏洛漓明白自己,就算是自己要死了,最后一刻脑海中都会是离无渊的脸。
  但是面前的离无渊却不懂。为什么会这么的不能明白她的那份真情实意,这真是莫大的侮辱。苏洛漓觉得自己虽然是丢了孩子,但是却怎么还是这么的凄楚。还是没有得到更多的爱。两个人是不是永远都不和节拍,在离无渊道歉的时候,她不想原谅他,而在苏洛漓原谅了他的时候,他却不能相信苏洛漓。
  两人之间的爱,缺少了最重要的基石,该如何维系?
  苏洛漓不想再问下去,她只是冷淡的望了一眼离无渊,深深地觉得还是真的有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情况这么赤裸裸的发生。只不过是说了两句话,默契就僵硬得无以复加。
  离无渊并不看她,就像是两个小孩子生了气一样的互相不理睬,可是大家早就已经都不是小孩子了。早就都是大人了。
  苏洛漓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可以放在那里来倾吐,或者离开这里会好一点的。关于离无恨,应该还是在休养,不会有人来干扰她的孤独了。苏洛漓还是出了门去,在这里没有办法待下去,要是可以一个人静一静,应该还是会好很多的。
  离无渊没有挽留苏洛漓,为什么相濡以沫的感情会成了这般的收场。是不是大家都累了,不想再争了。
  而在苏洛漓出门的时候,她却又碰上了离无道,这也真算是造化弄人了。
  其实离无道也并不是和苏洛漓偶遇的,他只是和陶染在他以前建造了的看苏洛漓的小亭子里面喝酒作乐,刚好碰上了苏洛漓的到来罢了。
  陶染跟着他来到皇宫之后,也就正式的明白了离无渊和苏洛漓的身份,当然他之前也明白,只是没有点破罢了,他要做的就是做他们偶然相识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他的真实身份,能不说就不说了。
  苏洛漓于是看到了离无道,他好像又瘦了一点,是不是又有了心事。一个人要是想胖起来其实是很难的,要是有很多欲望的人很难胖起来,而要是什么都放下了,无忧无虑,就会很容易拥有一个较为突出的体重。
  苏洛漓看着离无道身上的那些灵气好像又回来了一些,又像以前的那个弟弟了。苏洛漓本来是要哭的,看到离无道又硬生生的把自己的眼泪逼了回去,毕竟流泪其实是很不现实的,现在是相逢的好时期,为什么要流泪呢。
  不就是一点点小事罢了,有什么好哭的,生活无论是怎样也要继续下去。苏洛漓有些破涕为笑的味道看着离无道,离无道却很高兴看到苏洛漓,拉她一起去饮酒作乐。
  那就喝一杯吧,苏洛漓想着,虽然举杯不一定能消愁,但是至少在举杯的这一刻自己是快乐的。那就只在乎曾经拥有吧,还说什么天长地久呢,都统统是骗人的鬼话,海都会枯,石都会烂,哪里会有永远的快乐呢。
  苏洛漓喝下这些酒,头眩晕着,身体漂浮着,什么都不会想了,只是怔怔的让脸上的眼泪流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