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寻找痕迹

  这个时候的月月,却是憔悴着的,那种感觉,要不是亲身经历的人,都统统难以感同身受,只要看她的脸就明白,她的心里,是悲苦的。不会有人更加明白的把自己的痛苦这样的写在脸上了,虽然写在脸上也不一定会有人懂得。
  叶辰现在已经离开了东离的地界,这一点月月也是清楚地明白的,他为了逃离东离,还不惜叫了月月来为他圆谎,帮助他逃跑的一臂之力。当然他也就成功地逃跑了,还是用的名正言顺的方式,跟苏洛漓说他想回家一趟准备与月月婚娶。
  离无渊的性格在婚姻方面其实也是尤为自由的,所以并没有什么所谓叶辰究竟是不是真的回自己家赢取月月,反正他们这段时间的眉来眼去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在眼里,就算是君子以成人之美也好,还是把叶辰放走吧。
  叶辰顺利的的道路离无渊大笔一挥的假条,高兴地离开了七王府。而月月却整天哭泣,陷入了最深的凋零憔悴之中。明明知道自己爱的那个人已经不爱自己了,已经移情别恋了,偏偏自己就是不相信,还要走这么的爱他,还要帮他。
  这就是应该以泪洗面的,月月明白,自己在这场感情里面实在是太卑微了,卑微到甚至没有办法抬起头来。为什么她这么轰轰烈烈的感情会有这样的可耻的收场,这叫月月觉得心痛。
  或者就是明白自己的愚蠢,但是就是还偏要甘之如饴,因为自己喝的是解药,不知道自己正在一点点的杀死自己的心。这些事情,明明月月就知道这是错的,但是就偏偏不改过,这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心和自己的灵魂起了冲突。
  月月这么的想着,心里多少都有些疼痛。这种痛要想发泄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流泪。流泪多了,就会觉得习惯,忘记本来流泪其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会以为其实流泪真的很容易。那也是因为生活里面太多忧伤的因素了吧。
  水魔依旧时常来找她,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刻来找她。她的每一个细小的情绪都被水魔看在眼里,这会叫她崩溃。水魔反复的向她强调了,会在适当的时候让她和叶辰在一起,但是这要有多远呢?
  而且跟一个已经在也不爱自己的人在一起,会幸福么?
  月月统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已经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她就是那个最可怜的人。水魔时时刻刻问着她关于苏洛漓和离无渊的事情,而他们之间的事情在水魔眼中是多么的乏善可陈。月月说了离无渊的野心和苏洛漓的蜕变,也说了小道的消息苏洛漓的流产。但显而易见,这些统统都不是水魔想要的。
  水魔是不是又来找她了?在一小杯水中,她又看见了水魔熟悉的脸,但是这张脸叫她觉得害怕,身边没有一个朋友,而弯弯也要跟着苏洛漓出门去,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承受所有的遗弃和压力。
  但是她还是要说:“昨晚娘娘去参加皇后的生日宴,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王爷喝醉了,刚起来也去找娘娘了。”
  她尽量的把故事的情节压缩得短小,让自己说完之后就可以喘息,就可以休息,她是多么的渴望休息,一觉睡去,再也不用醒来,从这时起平安喜乐,莫过于此。
  月月憔悴的样子不会被水魔发觉,因为他不会明白月月的心情,他们之间进行的东西没有任何感情,有得只是交易,所以不需要任何的关心,只要各取所需就足够了。
  虽然月月多么渴望有人能照料她,事实上确没有。她觉得自己真是最可悲的人,自己的原来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的情人,现在什么都不如了。
  月月说完了这她知道的一切,看着水魔千篇一律飞回答:“我知道了。”然后再看着水魔一点点的沉入水中,连一个气泡都不会冒出来。月月不知道别人看她是不是就是在和一瓶水说话,还真是有点傻傻的感觉。
  月月躺倒在自己的床上,从此春去秋来,和她没有关系。
  这个时候的苏洛漓却是在思考着如何才能挽救自己的家族全身而退,但是这个问题显然是徒劳无功的。毕竟离无恨才是真正的万人之上,号令天下,谁也不敢不从。苏洛漓明白自己的处境是多么的危险,她还是只能等候着事情有可能会有的改观。
  或者苏落澈会来救她?苏洛漓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好笑,实在是没有人可以帮助自己了,把苏落澈都想了起来,这种庙间的神佛哪里会知道百姓的痛苦。父亲在她身边温柔悠长的呼吸她一声声的听着,或者有这么的一天,就永远都听不见了。
  永远究竟有多远,是海枯石烂,还是沧海桑田?
  苏洛漓开始思念离无渊,这个人是她最爱的人。要多爱一个人,才会与愿意和他一起生一个孩子,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小的结晶。苏洛漓想着离无渊的样子,微笑的,温柔的,那种可爱的样子。
  虽然这个人,害她失去了孩子,但是苏洛漓不恨他,一点都不,她只是不想原谅他罢了。有些事情是不值得人原谅的。例如说这种生死攸关的事情。就算是灾难蛊的缘故,苏洛漓也不愿意原谅他。
  在山洞里面这么久了,实在是不知道究竟到了什么时刻。这里没有昼夜的交替,也没有斗转星移。苏洛漓有时候会睡着,有时候会醒来,身边的火把是她坚强下去的力量,只要撑下去,很快天就会重新的亮起来,新的一天就会开始了。
  在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苏洛漓身上全都是厚重的粘糊糊的冷汗,这么寒冷的天气里面要是会出冷汗其实会是一件罕见的事情。
  但是苏洛漓却全身都是冷汗,粘糊糊的,脏兮兮的。她在自己的那个重复不断地噩梦之中醒来,里面的内容也是类似的,只是多了一些细节,叫她觉得左右为难的细节。
  那个梦里面会有叫她觉得无限恐惧的巨剑,还有另外的一些精光闪闪的东西,那些会不会是财富呢?苏洛漓在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这会是什么,她只是觉得对那把剑莫名的恐惧,这把剑是昭示着乱世的不祥之物。
  一个朝代的推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朝代,对于民众来说,就是让人觉得民不聊生的事情。苏洛漓明白这种动荡在无论是什么时刻都叫人民生灵涂炭。苏洛漓用尽自己的力量在这个血红的梦里面逃出来,直到惊醒的时候,一头冷汗。
  外面的月亮,是不是又该圆了。每次苏洛漓做这个噩梦的时候,月亮都会是完美的圆滚滚的形状。苏洛漓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她知道离无恨不久以后就会来到她这里,和她商量关于交出龙脉的消息的事情,虽然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也要硬着头皮上了。
  毕竟只要她咬紧牙关不说出来的话,离无恨还是不会动苏家一兵一卒。关心则乱,她自己还是有些慌,要是离无恨真的要大开杀戒她也没有办法。她十分明白的就是,要是她不愿意归顺离无恨的计划,她就一定会被杀掉,以防她去和别人成为一个争夺他权力的组合。
  苏洛漓这么的乱七八糟的想着,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或者她就真的只能够坐以待毙了么?
  离无渊看着和苏洛漓一起坐过的凳子上,凳子上有一个小小的突起,上面挂掉了一小根丝线,这大概就是苏洛漓身上掉下来的吧。虽然是伊人已经不在了,但是身上的痕迹依旧历历在目。他在这种关头,为什么还要伤春悲秋?真的没有希望了么?不。就算是怎么渺茫也要试一试。
  离无渊站了起来,四周看了一看,却是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蛋向着他招手,并不是漂亮的脸蛋,但是这叫离无渊感觉到有希望。
  这张脸,就是小叶的脸蛋。离无渊是明白小叶对他的感情的,或者这次小叶在那里叫他,就是为了告诉他一些关于苏洛漓的事情。这样的话,就会有可能帮助他找出苏洛漓。毕竟要不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她不会这样的向他招手的。
  于是离无渊连忙就跟了出去。
  小叶见了离无渊,只是觉得心中一阵阵开心,要是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呆在一起,就是莫大的幸福的事情,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应该是这样的。就算是只得一刻也好,也是生命里面会发光的日子。
  但是看着离无渊脸上的表情,小叶也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对她没有爱,要是真的对他有一点感情,就不会对她的那种强烈的爱视而不见了。就是因为不爱,所以不拆穿,不点破,给大家都留一点面子。
  小叶还是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她是要帮助离无渊的,这不仅仅是她的意思,也是苏落澈的意思。虽然她并不明白皇后为什么要帮离无渊,但是她只要有一个机会能和离无渊短暂的相处,她就是这个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离无渊听完了小叶的话,只是礼貌的表示了自己的感谢,仅此而已。这是叫小叶觉得失望的,但是失望也仅仅是一点点罢了,毕竟她并没有奢求太多,这一下子短短的相处,已经是她可以用来无数次的回忆的内容。
  离无渊走了开去,再度求见离无恨。再度的等待,再度的下跪请安,说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面对比自己更强的势力,还不是要下跪的。
  然后,离无渊走上前去看着离无恨的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