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烂醉如泥

  苏洛漓在这个同时也看到了李芸和谢无双,这两个人真能算得上是神仙眷侣,天生一对。苏洛漓真的羡慕他们,这么的相爱。有着甜蜜的恋情一直都是值得让人羡慕的。尤其是像他们这种如胶似漆,更加叫苏洛漓觉得实在是太好了。
  人总是会渴望自己没有的东西。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的难处的。谁会真的没有难处足以一手遮天呢。大家都是不是过得哪个容易的。在之前,李芸也就是一个不懂得爱的人,永远都不明白如何回应谢无双发来的对她的爱慕的信号。
  这大概就是感情之中的阴差阳错的成分了吧。百世修得同船渡,千世修来共枕眠,要是真的想成为神仙眷属本来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的人,就算是早已经不相爱了,也要坚持着在一起,维护自己的财产亦或是权力。这就是事实的真相。
  苏洛漓一次次的劝说自己,对自己的生活,要宽容一点,要放松一点,其实说白了无非就是想给自己找一个理由,找一个让她原谅离无渊的理由。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彻底的离开离无渊,就算是在外面旅游,心里最最挂念的也是他。
  或者远行可以让她自己清醒一点吧。真的要原谅一个人其实根本都不需要理由。要理又有什么用呢?无非就只是自欺欺人的把戏罢了。
  夜明珠一颗颗硕大无朋的挂着,上面的光线真是让人觉得舒服的,这就是权势能够做到的了。蜡烛的烟火终究还是有些熏着眼睛,夜明珠,光滑洁白硕大,价值连城。
  苏洛漓不再想这些事情。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这场晚宴的主角,她的姐姐——苏落澈。
  苏落澈身穿着轻柔的羽毛织成的衣服,飘飘荡荡,恍然若仙。苏洛漓不知道可以用什么世间已经有了的词语来形容她的那种倾城绝世的美貌,她就好像是没有灵魂的那种会漂浮的羽毛,太精巧太好看,笑容太温暖。这张脸和自己的真相似,但是,苏洛漓看看自己,那种深色的口红都挡不住自己的嘴唇的苍白,额角也有些流汗。她真的是不是已经老了。
  虽然自己的姐姐的青春才刚刚开始。她笑着,轻盈飘洒的笑着,步伐步步生莲。怎么会有这么的一个美好的女子。不仅仅美丽,而且还是那种一点都不挑剔的美丽,随和的,精致的。这真是完美的妆点技术。苏洛漓看着自己,苍白平板得就像一张纸,随时都可以被啪的一声夹进记事本。
  苏洛漓继续着和别人的觥筹交错,所谓的宴请群臣也不就是宴请了几个人罢了,七王爷离无渊,十三王爷离无道,还有宰相谢无双,父亲也高高的坐在姐姐的身边,这场晚宴本来就是为了她的姐姐而设的,并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苏洛漓这么的想着,一个在爱情中的人,自然最害怕的就是遭到了冷落。冷落是一种可怕的态度,意味着关系的渐渐疏离。
  现在她就是被冷落的,被不注意的那个人。离无渊本身就是心高气傲,说了无数次对不起之后见到苏洛漓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就不想再徒劳的努力了。虽然所有该对苏洛漓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其中还是差了一些应该有的深层的关怀。
  苏洛漓笑着把手中的小杯举起来走到苏洛漓身边,在这个光彩照人的苏落澈身边她无论如何都显得苍白,虽然她也是一个漂亮的女子,但是就是偏偏显得苍白了。人人其实都爱那个在人群中光彩照人的形象。况且今天苏落澈也是主角。
  父亲见了苏洛漓,也是笑着握住苏洛漓的手,掌心无限温暖。他的确是成功的,妻子亡故的时间很早,而他一手把两个女儿拉扯大也并不容易。一个成为了当今的皇后,母仪天下,另外一个也不差,成为了最有权势的王爷的宠妃。
  他的一生,已经知足了。况且他还是父凭女贵,被众人所熟知。现在享受着国父的待遇。一个人这样,他也该知足了。苏洛漓明白,自己已经长大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走近她的内心倾听她心里的话的。或者没有人能听见她的话,因为她根本就不说。
  苏洛漓笑着和自己的父亲也喝了一杯。她并不想表示出任何自己的不快乐的心情。今天是姐姐十八岁的生辰,也是自己的。
  父亲笑着看着自己的女儿,这真是他的无限的财富。自己的二女儿虽然没有像大女儿一样的成为皇后,毕竟皇后只有一个,但是她的身份也是一点都不差的。两个女儿他都爱,他笑着对这个女儿说:“今天也是你的生辰,你也要记得快快乐乐的。”
  这句话听起来客套,其实也包含了最深层的愿望,人的生活,无非就是为了快乐罢了。除了快乐,还有什么是值得让人追求一生的呢。名利权势,其实放眼以后,无非是过眼云烟罢了。人生一世,就是要好好的快乐的生活下去。
  苏洛漓和两位自己最亲的亲人碰过杯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身边的离无渊却在喝着酒,酒的颜色是清澈透明的,但是可以闻到清香的酒味扑鼻而来,这大概就是东离最烈性的酒——云酿。
  云酿的产生有个很古老的传说,这是云上的仙子为了给地上的人民一点用来消遣生活的饮品,便化身为人,教会了人云酿这种做法。这种酒酒性极烈,就跟苏洛漓以前学的那种“三碗不过岗”估计是同样的路线。
  离无渊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这种酒,苏洛漓看着他的这幅样子,心中有些惊奇,这样的喝下去,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应当会醉的。
  负责歌舞的侍女一个个的走来,腰肢轻软曼妙,笑容模糊不清。太重的粉遮盖了她们原本的表情,鲜艳的口红让她们唇齿分明。她们真是漂亮的,苏洛漓看着她们。或者她们之中的其一也会渴望着真挚的爱情,或者有人怀上了皇宫侯爵的孩子。这些故事都太复杂,谁知道。
  说别人是有故事的人是最无趣的,怎么会有一个人是没有故事的人。要是一个人可以永远维持一张白纸,那么他一定不曾降临在人世上。只是一个人总是会觉得自己的故事才会是缠绵悱恻,最最动人的,其实每个人都只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而已。
  离无恨却是走了上前来,把精致漂亮的大酒壶往离无渊和自己的酒杯里面敬酒,那种烈酒的味道苏洛漓在一边也能清楚地闻到。
  但是纵使闻到苏洛漓也不能说些什么。苏洛漓看见离无恨往自己的酒杯里面斟酒,手指把酒壶上的一个小孔轻轻地按住了。苏洛漓是个很爱观察细微小节的人,她早就发现了这个孔,这么一看便能知道,离无恨喝的这些酒其实是和离无渊不同的,只是半醉了的离无渊却是毫不知情。
  苏洛漓只是不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离无恨笑着跟离无渊说道:“你我兄弟一场,不如干了这杯酒?”
  离无渊醉眼惺忪的站了起来,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杯子:“干了这杯。”
  苏洛漓不知道怎么阻止离无渊喝了这杯酒,虽然她知道离无渊不会被离无恨杀死,要是离无恨真的要杀离无渊,不会采取这样的方式,但是她还是多少有些着急。只是拉一拉离无渊的袖子:“王爷怕是已经不胜酒力了,还是不要在喝的好。”
  不过苏洛漓说出这句话之后发现这句话其实是徒劳无功的,离无渊已经把这杯酒爽快的倒进了肚子,就算是她在说些什么,也是一样的回天乏术了。这铁一样残酷的事实让苏洛漓觉得真是欲哭无泪,就算是看见了也是一样的于事无补。
  苏洛漓只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离无渊继续着一杯杯像喝白开水一样的喝着酒。她心里还是觉得十分心疼的。要不是真的有什么伤心事,大概谁也不会这样的喝酒。而离无渊的伤心事,是不是就是她并不愿意原谅他呢?
  苏洛漓转念一想,还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说不定离无渊只是想的现在边境并不安全,国家在四处生事罢了。毕竟西楼和北越都和东离有着接壤的地方,无论两国的外交有多么的好,边境多少也会生出一些事端来的。
  苏洛漓自嘲的笑笑。倒了一杯果汁喝起来。这里还是有一点好处,就是有各种新鲜水果榨成的果汁,里面还放了些蜜糖,吃起来真是甜美可口。苏洛漓本身其实是嗜甜的,因为甜真的是一种会让人感到幸福的味觉。
  苏洛漓慢慢的喝着果汁,吃了这些菜肴。其实都是精心制作的,排场很大,每道菜也很是漂亮。苏洛漓各种菜都试过了,只是觉得还是挺好吃的。毕竟在外面呆久了,也想吃些宫中的正襟危坐的做法。
  苏洛漓一口接一口的吃着,身边的离无渊已经醉酒而沉沉睡去了,这莫非就是离无恨想要做的事情,他要让离无渊醉倒是为了什么呢?不过要是换一个方向来看,离无恨只是想自己不要喝酒罢了,毕竟他作为一国之君,还是多点清醒的时候要好。
  渐渐地就笙歌散去,人也要归家了。苏洛漓只好叫来离无渊的随身侍从,背了已经是烂醉如泥的离无渊到轿子上。她自己也正准备出去了。
  只是在准备出去的路上,却给自己的姐姐,今晚的主角,苏落澈拦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