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吃饭

  苏洛漓现在确是多少有些百无聊赖的,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的生活其实并不能说是不好的,但是终究还是缺少了什么。生命要是没有了爱情,就没有办法成就生活本身的多姿多彩。因为自己爱的人,不在自己的身边,就是有再好的风景,也是看不进心里的。
  但是出门终究还是多少会好一些的,生活有的时候看起来就是十分的寡然无味,在苏洛漓失去了她的孩子之后日子就是日复一日的难熬,虽然她反复的告诫自己,要好好地活下去,生命是如何的可贵,但是时间长久了,慢慢就对自己的生活失去了信心。无论想怎么过,自己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枯燥无味。
  但是这样的得过且过的漂泊流Lang也好,反正生命里还有许多光阴足以用来Lang掷,生命真是一件短暂的华美的事情。但是这一点都不长久。要是可以永远的流Lang过下去,不担心自己的生活,也不必营营碌碌,在许多人的眼中,这就已经算是幸福了是不是。
  苏洛漓也不明白所谓的幸福的定义,他们总是在一起玩耍着,但是谁也不知道谁的内心,内心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底部的黑洞,什么装下去,都会完整的掉下去,掉到最深的,没有一点点光的地方,谁也找不到这个没有光的地方。
  苏洛漓想着,自己又到了繁华的街上,她并不是一个奢侈的人,也并没有一掷千金的买些什么。或者这次出行就真的只是她对自己的一场放逐而已,就是为了离开那个让自己伤心的地方,那些让自己伤心的事情。
  但是就算是离开了那里,该是要伤心的时候还是要伤心,谁不会为了自己失去的孩子而感到难过的,除非那个人真的就是铁石心肠。苏洛漓想着,真正能治愈自己的,还是只有时间,除了时间之外,别的都是虚无的,不切实际的。
  她慢慢的在本子上写着句子,一笔一划工工整整,都是漂亮的语句,纳兰性德和晏几道。这两个人是词人之中最伤心难过的人了。纳兰性德失去了自己新婚燕尔的妻子,而晏几道却是总是流离在悲哀的离别之中。再没有哪个人像他们爱得那么深。就是因为爱得太深,所以才会觉得格外的疼痛。
  苏洛漓想着,自己是不是也爱得太深了,所以才在失去的时候这么的绝望,生活里面的阴差阳错是这么的无情,没有办法解决这些没有办法的事情,她只能够乖乖的顺从着生活的脚步,大概这就是她的无奈,她慢慢的在纸上写着:“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安在?槛外长江空自流。”这是王勃在《滕王阁序》后面附上的诗句,看起来其实真的就是很简单的,而且在学习的时候被老师简单粗暴的被评为只是为了取宠而穿凿附会的诗句,没有真正的感情的凝练。
  苏洛漓却相信,每个能够写出感情的诗句的人,都不会是简单的粗暴的度过自己的生活的人,一个人要是过得太过于简单了,就失去了原本的那种在文字里面找寻自己的另外的完整的生活的能力。所以其实,每一个成功的人,都有着复杂的背景在身后的支撑和造就。
  这大概就是人生了吧,矛盾的。生活的时间是这么的好,无论选择了怎样的走下去,都会是一种折堕和Lang费。
  油墨的干净的气味在空气里面漂浮,这就是生活了吧。苏洛漓静静的看着自己手下写出来的笔迹,一笔一划都是整齐的。她想着,自己究竟是要什么呢?自己现在不是什么都有了么?怎么还是如此的闷闷不乐,郁郁寡欢。
  有些问题从来都不会有结果,例如说苏洛漓的想法就是没有结果的,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像现在这样。但是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就得过且过好了。
  合上手中的本子,这种纸质真是够漂亮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但是她是王府的人,用的东西一定会是一等一的好。苏洛漓想着自己这场莫名其妙的穿越,带给她这段新生活的,究竟是快乐呢?还是悲伤和绝望?
  这些问题都太难以回答,她不想想太多。现在的她变得嗜睡。睡眠真是一种最好的能够逃避现实的东西,别的方法都没有这么的简单直接有效。虽然由于睡了太多,她会变得很容易醒来,不过醒来也无所谓,睡熟也一样的无所谓。
  她有时候还是会做梦,有时候不,那个关于一把红色的剑的噩梦依旧困扰着她,不过没有关系,她知道,这一切都会过去的,黎明会出现在不久的以后。
  苏洛漓什么都不用做,钱就已经会源源不断的来,侍女和车夫把她带到她想去的任何地方,离无道无时无刻的陪伴着她,现在她还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叫做陶染的,也是一样的对她关怀备至。苏洛漓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必要挑剔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生活不是已经够好了么。
  现在又要出发了,她也不知道下一站是在哪里。该去哪里呢?好像去哪里都可以。她就像连自己的挑剔的本能都已经失去了,这都其实不是好值得挑剔的事情,就这样随随便便的过下去就很好了。
  早茶的茶楼又是似曾相识的,有着精致的茶点。水晶的鸡爪软滑带着脆骨,透明的小肉包里面有一整只完整的白灼而熟的虾仁,这些食物看起来都是这么的美味动人,吃起来也很不错。她也很乐意去吃,但是终究还是少了一些什么抬头看看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在埋头吃着,他们开不开心呢?苏洛漓还看到上次在茶楼看到的那个温婉可人的小公子,她真的怀疑他会不会是一个像自己一样的喜欢闯荡江湖的女子扮成的这么一个小公子。不过别人的事情,有和自己有什么干系呢?自己终究还是想了太多了。
  苏洛漓这么的想着,倒也还是不着急。这些事情有什么着急的。她其实很想自己突然之间就老了,就把这个平淡无味的世间的事情全都看透了,可是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世界上的太多事情,都实在是太难了。
  所以就算是看见了什么,也不必说出来,就算是说出来,也一样的毫无用处。她吃了许多,就好像自己真的很爱吃一样。但是她自己知道她并不是,她只是想让别人知道她很好,不必为了她而担心罢了。但是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一个人的伪装,就算是在就久,也是有着弥补不了的破绽的。哪里有这么容易就能够抹掉自己的过去的事情。也没有办法不让身边时刻相处的人能够看得出自己的那种内心的忧郁。一个真正快乐的人是会发光的。他的身上会有关于快乐的光线散发出来,显而易见,苏洛漓不是这样的一个快乐的人。
  但是不快乐又能怎么样呢?身边的人对自己已经够好了,这么好已经算是无可挑剔的,自己本来就不该要求什么的,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不需要自己用尽自己的每一份力量来祈求的。这种属于自己的感觉本来就该是心甘情愿的,舒服的,安定的。
  苏洛漓不奢望这些,她自己心里明白自己的不甘心,但是就算是不甘心也要承认,她自己的生活已经比许多人优渥许多。很多的人就连自己的生活都没有办法维持下去,能有机会维持像她这样的生活并且一点都不需要忧虑的人其实根本就没有几个。不知道多少人把她这样的生活当做心中的梦想,就算是要承担勾心斗角抑或流产的痛苦也要一定的前赴后继,义无反顾。
  苏洛漓就这么的乱七八糟的想着,吞咽着美味的食物。美味的食物的确是会让人觉得快乐的。但是她却是这么的心不在焉,整个人都不知道在想什么。能有什么可想的呢?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毫无趣味的一个世界。
  那位漂亮的小公子还忍不住看着他几眼,苏洛漓心中觉得有趣,但是并没有拆穿。人和人之间的相遇全都是缘分促使的,只要缘分到了,就能够在一起。
  那么自己的缘分呢?苏洛漓不知道自己的缘分该会在那里,是不是转一个弯,就能真的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份幸福。身边的那个让她要生要死的离无渊,是不是就是她一辈子的归宿?
  这些事情看起来实在是太虚无缥缈了,让人觉得真的一点都不实际。但是苏洛漓还是有着那些莫名其妙的愿望,例如说自己要拥有一个幸福的童话的结局,不是像海的女儿那样的化为泡沫,当然也不是像快乐王子一样的心脏破裂。她就像俗气的成为那个被人宠溺在手心的小公主,这对于她这个孤儿来说是多么难的事情。
  一个人最能够享受爱的时期就是小时候,一个人在小时候,总是格外的让人喜欢。但是苏洛漓的小时候却远远不是这样。她没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只因为小的时候,就算是她没有犯错,也被自己的父母遗弃,流落街头。
  这听起来的确都是难捱的经历。但是苏洛漓偏偏都过来了,在最后的那次险些死去的自己的一厢情愿的好朋友的背叛之后,她却还是依旧活着。这真让苏洛漓觉得生命其实是有些捉弄的意味的,并不让她死,但是偏偏让她得不到自己需要的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